第75碗:直到找到答案的那天

作者:羽加加
初代火影与斑之间的最后的叙旧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没一会儿,斑便慢慢地阖上双眼,沉默了下去。

永远的。

而在同一时刻,四代火影也对鸣人诉说完了最后的话语。

然后,便是离别了。

“我们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就此……告别了。”

初代火影似乎有几分感慨地环视了一番头戴清一色的“忍”字护额的忍者们,接着转向大蛇丸——

“年轻人,解开秽土转生之术吧。”

“呵……”大蛇丸舔了舔嘴角,笑道,“这就要走了么?总感觉有些遗憾呢。”

“莫非你还打算做什么?”闻言,二代火影立刻沉声喝道。

“不,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大蛇丸稍稍转头看了眼桃子,接着便合起双手,开始结印。

“这里可是有个很不好惹的家伙呢,我可不会去做自讨没趣的事情。”

结印完毕,术式解除,四位火影的身上开始散发出微微的金色光芒,一点一点地升向空中。

美丽,又感伤。

此时此刻,所有的忍者都情不自禁地抬起头,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就在这时——

“你的名字是五味皆斗吧,我还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身体被微光所笼罩、并已经渐渐开始淡去的初代火影看向皆斗,忽然再次开口:

“你的师父是个很了不起的忍者……不过,无论是他,还是我——我们的时间已经停滞不前了,但你们还会不断前行,不断地超越我们……”

——所以,未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

点点金光完全消散在空中的同时,第一缕阳光终于也撕开了阴沉的天幕,照射下来,洒在每个人的身上。

漫漫长夜,终究是过去了。

不久前还一片嘈杂的战场上,这一刻安安静静。

幸存下来的忍者们左顾右盼,彼此相视,眼中都带着不确信的茫然神色。

刚刚的一幕幕发生得匆匆忙忙,甚至让人不知所措。

“嗯?这些家伙怎么看上去一点儿都不高兴的样子,也就是说……呆若木鸡?”

桃子一边抚着开始在她怀里打盹的兔子,一边不解地看着人群。

“不是已经结束了么?”

“是啊。”皆斗会意地笑了笑,“——战争,结束了。”

这句话虽然声音不大,然而在这片寂静的辽阔之地,却如水纹般荡开,毫不费力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猛然间,人群中爆发出了如雷声滚动一般的巨大欢呼声,震彻天地。

“战争结束了!!”

“我们胜利了!!!”

一切的犹疑与茫然在得到了确凿的答案后终于一扫而空,大家激动地欢呼,拥抱,互相击掌,又哭又笑。

“皆斗!”

“皆斗,你没事吧!”

这时,止水、真赤和文柚也来到了皆斗身边。分属于封印班和医疗部队的真赤与文柚原本应在后方进行支援,但二人在得知消息后,在第一时间便匆忙赶了过来。

虽说由咲没有抱任何疑问便对皆斗的归来表示了热烈欢迎,可对于其他人来讲,有不少事情都还是一头雾水。

——受的伤不要紧了吗?

——被带进神树里面后发生了什么?

——尾兽们是怎么被解放的?

——呃…话说这个抱着兔子的女孩是谁?好像没见过哎……

一连串的问题争先恐后般地扑到了皆斗面前,不过,他一个都没有去回答。

皆斗的目光投向了距离人群稍远的某处地方。

在那里,拥有相似的容貌,名为“兄弟”的两个人正相对而立。

“抱歉,我去去就回。”皆斗简短地说道。

————————

结束了……吗?

佐助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正在欢呼的人群。

【“——等到一切结束后,我有话要对你说,哥哥。”】

眼下他和鼬之所以会一同站在这里,正是由于当初那个无声的约定。

那么,该从哪里开始说起呢?

佐助轻轻地吐了口气。

“你曾说过……要选择怎样的道路,应该由我自己来决定。”

说出这句话后,佐助突然瞥向远处正同鸣人等人谈论今后去向问题的巨大身影们,与此同时,他左眼中的黑色六勾玉开始飞速地转动。

“所以,首先——是尾兽。”

“啊!”

鸣人那里忽然传来一声惊呼,众人循声望去,却见刚准备四散而去的尾兽们不约而同地僵在了那里,眼中竟带上了勾玉与圆圈的图案。

“即便战争结束,过去的黑暗也不会消失,宇智波那样的事情还会再次发生……所以我决定摧毁包括尾兽和五影在内的现在的一切,然后重塑新的忍者世界。”

引发了大骚动的佐助事不关己般地转回头来,继续对鼬说着:

“这样的道路,对于宁愿牺牲自身也要保护村子和平的哥哥你来说,想必是无法理解……”

“不。”

一直都只是默默倾听的鼬开口打断了佐助的话。

“我能够理解……因为,我们想要做的本就是同样的事情。”

为了理想中的新世界(和平),而摧毁现在(一族),然后将一切的纷争(憎恨),全部加诸自身。

相信只要把所有的灾祸尽收于己,未来的世界便可得到和平与安定。

哪怕前方行处皆是常暗。

“但是,也正因为我曾走上过那样的道路,所以更加明白它并非‘解决之道’,而且……”

“而且——”

伴随着一道耀眼的电光,皆斗毫无预兆地闪现于二人身旁,接过了鼬的话:

“如果那样做的话,世界是不会得到拯救的,你将白白地成为‘牺牲品’啊,佐助。”

牺牲一个人的“幸福”来换取整个世界的“幸福”,听上去好像是件划算的事情。

但实际上,不论牺牲的数量是一或二,是千或亿,都没什么差别。

如果为了让多数人获得“幸福”,而肯定少数人的“不幸”。

那么总有一天,牺牲的数量一定会超过拯救的数量。

即便选择了自我牺牲,世界也一点不会因此得到拯救。

那只是“苟延残喘”而已——世界依然会毫无改变地运转下去。

并且一个又一个地找寻下一名牺牲者。

——直到最终毁灭那一天。

“那么,你就有更好的方法么?!”

刚刚还表现得十分平静的佐助,突然间爆发了,似乎从小时候起,他就不太擅长在皆斗面前控制情绪。

“还是说,你认为世界今后将会一直其乐融融的和平下去??”

皆斗稍稍沉默了一下。

然后,又一字一句地说道:

“……不知道。”

未来的时代会是怎样的一个面貌呢?

会毁灭吗?会像以前一样在死了很多很多人之后回到旧有的轨道上吗?

还是……会获得新生呢?

不知道。

不过,正因为不知道,未来才有了许多的可能性。

“虽然想不出办法的我并没有资格去说三道四……”

抢在佐助再次发作前,皆斗快速地接着说了下去:

“但是,如果说‘毁灭’这条道路是你一个人做出的选择,那么要不要试一试同家人和同伴一起,再去找出更多的答案呢?”

“家人和……同伴?”

“没错,佐助,你有着很出色的同伴呢。”

鼬说着,略微抬头望向远处。在那里,鸣人正一边努力地向众人解释尾兽们的异常状态,一边不时地投来担心的目光。

“另外,有一件事也不要忘了。”

鼬抬起右手,慢慢地伸向佐助。

“与过去不同,从今以后……”

嘴角扬起,鼬伸出的手有力却温柔地落在了弟弟的头上——

“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

“……”

佐助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从头上传来的、那份已多年未曾感受过的温度,奇迹般地让他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用一直在黑暗中前进的这双眼睛去探寻未来,是件无比困难的事情。

但是,如果今后不再是独自一人的话,世界又是否会变得更加广阔一些?

“……我试试看。”

————————

数日后,木叶村里举行了庄重的葬礼,悼念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忍者们。

参加仪式的人群中,多了两个久违的面孔。

鼬虽然曾是被通缉的s级叛忍,不过在纲手和卡卡西的努力下,“其实是派去晓内部的间谍”这一说法逐渐在被村民们所接受。

至于佐助,最终选择与大家一起回到木叶的他,还没等在战场上受的伤完全愈合,便打算独自一人离开村子,踏上远行之路。其理由嘛,用他的话来说便是“鼬在村子里,我在旅途中——以各自的方式共同去寻找更好的答案。”

当然,这些将是后话了。

……

葬礼结束后,皆斗和由咲换了衣服,匆匆地奔向村子的大门口。

在那里,一名左手抱着兔子,右手拿着饭团在啃的灰发少女已经等候多时。

“终于来了啊,妾身还以为汝惧怕离别之伤感,所以不愿前来呢,也就是说……提心吊胆?”

桃子一口吞下手中的饭团,说道。

“到最后你的成语也还是没用对啊……”皆斗苦笑了一下,“话说回来,桃子你一定要走吗?木叶村里美食众多,也是个可以愉快生活的地方呢!”

由咲也跟着点了点头。

回到村子后,皆斗正式地将桃子介绍给了止水、真赤和文柚,并借此一举洗刷了当年的“思春期妄想症”嫌疑。虽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而没有将桃子的真实身份也告知给村里的其他人,不过若是想在木叶定居的话,倒也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毕竟,作为在战场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的风云人物——皆斗所带回来的同伴,还是能够得到大家信任的。

“哼哼,妾身乃饕餮,是要吞噬天地万物的存在,一个小村子怎能容下妾身!”

桃子干脆地回绝了皆斗的邀请,紧接着——露出了一点都不像凶兽,而是完全属于女孩子的笑容。

“这是那个人所爱的世界,妾身想继续他未完成的旅行……而且,现在我们也不算是告别,只是‘再见’罢了。”

“嗯,说的没错。”

皆斗点点头,以最灿烂的笑容回应道。

天空中远远地传来一声清脆的啸鸣,一群鸟儿掠过三人的头顶,向远方飞去。

“——以后有空的时候,再一起去品尝美食吧!”

【综合其他】推荐阅读:海贼王之异常存在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穿越天龙八部之风流虚雨神雕群芳谱大唐双龙之召唤师网球王子之破发睡神火影宇智波金无限恐怖之我在东海队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