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识过荡秋千没有,之前那个叫贝鲁斯的男人,如今被倒吊在桅杆上面,而且还时不时因为跟杆子离得近撞得眼冒金星。

空鹤、尼飞比特、君麻吕还有基诺斯四个人都是坐在折叠靠椅上面,手里面抱着一桶冰激凌,老神在在的欣赏着美景,别问为什么会有用‘桶’这个词论的冰激凌,反正就是有!

吉尔伽美什如今相当于众星拱月一般,直接在甲板上设立的一道屏风,手底下的人都开始对他唯命是从。鱼骨此刻却很紧张的担当瞭望手这一个角色,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紧张,可能是克洛克达尔曾经给他造成了相当刺激的打击吧。

果不其然当船已经看到了那个岛以后,按照鱼骨的计划是打枪的不要,悄悄的进村。吉尔伽美什刚想要批判一下这个没骨气的鱼骨,整个船没来由的就卷入到了一阵漩涡当中,呼呼的打转。

这个漩涡并不像大海里面的那种漩涡,一发不可收拾直至让船粉身碎骨,却也是让船把握不住出路的方向。所有人对这样没有威胁力的漩涡都没有慌张,把握好帆的位置,乘着海浪嗖的一下就出去了。

没出去两分钟,又被卷进另一道漩涡当中,呼呼的打转。这种海贼船都是流线型的船身,转的那才叫一个快,鱼骨也算是有经验的,三两下指挥水手,该干嘛干嘛,又是嗖的一下出了漩涡。

鱼骨看着海面上的波浪,认准一个方向以后,大手一挥朝着那里出发,结果又被卷入了旋涡当中,呼呼的打转。此刻绑在桅杆上面的贝鲁斯张口说道:“嘿,嘿!明白的人在这儿呢,你要是没有熟悉的人带路,活活绕死你啊,耽误的时间太长了,你们可就被发现了!”

尼飞比特嘭的一下蹦到桅杆上面蹲着,贝鲁斯的视角正好能够看到尼飞比特,“这位猫小姐,如果您觉得小人还有那么几分利用价值,能否让我带路?”

鱼骨当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做梦吧你,我们本来就是全歼沙鳄鱼克洛克达尔的,要是让你下来,你想通风报信!”

“这个倒是一个好办法呢。”尼飞比特闪着睿智的猫眼睛,“喵家食人无数,也算是懂得一些人类的微表情,你不是正儿八经的手下吧,要不然怎么会被流放出来!”

贝鲁斯还想硬撑一下,“小人是在岸边小便,一脚踩到了松土上跌入的海里面,还磕到了礁石。但是小人对克洛克达尔大人的尊敬,那是情可比山高,爱可比海深,你要是一直这么污蔑我,小心我不给你带路!”

噔的一声,绑着贝鲁斯的绳子被君麻吕掷出的骨刺剑给砍断了,整个人非常直观的摔到了甲板上面,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刚刚那一声咔吧,好像把鼻梁骨给摔断了。

“你们不是人,你们没有人性,你们……”他刚刚翻过身来,满脸都是血话还没有说完,蹲在桅杆上面的尼飞比特一个小跳下来,落点就是这个贝鲁斯的肚子上面。噗的一下,从他嘴里面吐出来的血都能彪老高了。

尼飞比特攥着贝鲁斯的脖子说道:“死固然可怕,因为谁都没有死过。但是更可怕的是没死,因为你不知道后面等着你的究竟是什么。好了,告诉喵家出路,不然……哼哼!”

贝鲁斯委屈的都哭了,“我说我说,那个人偏不让我说,我说……”

贝鲁斯之前招揽过沙鳄鱼克洛克达尔,是为了他背后的势力,克洛克达尔显然并不害怕他身后的势力,却也留给了他一条命去通风报信。至于那个岛原本就是他们的地盘,是被克洛克达尔给抢下来的。贝鲁斯背后的老大觉得够可惜的了,如果能够用一个岛换取一个实力高强的自然系能力者,岂不是个何乐而不为的事情么。结果残暴的克洛克达尔对领地还有排名浑然不在意,不止杀了来何谈的人,就连贝鲁斯自己也被沙风暴给卷出了几千米都不算完。倒霉催的还碰上了空鹤这一伙人,成了如今这幅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死不让死的这个惨样。

之后的事情非常简单,按照贝鲁斯的指引,鱼骨的这艘海贼船无惊无险的穿过了这道由内流漩涡组成的天然屏障。贝鲁斯还知道自己是从哪里被卷飞的,而且那里有克洛克达尔本人的大营,当下直接的领着整艘海贼前去那个岛上面。

现在的贝鲁斯在君麻吕的应急矫正下,鼻梁虽然有那么一点不美观,但是起码来说还是直的,鼻梁刚才扭曲成了那个样,真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啊。

他如今两个鼻孔里面都塞了一团小纸团,指着那片飘扬的海贼旗,“诺,就是那里,我们老大就在那里。”

鱼骨用怀疑的眼神去看贝鲁斯,“你有那么好心?会不会有陷阱,还是说我们来讨伐沙鳄鱼克洛克达尔的事情被你们提前用某种渠道知道了,故意用你设下诱饵引诱我们去上钩,到时候来个人赃并获一举两得手到擒来易如反……”

“够了!”贝鲁斯就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要扑上鱼骨,可惜的是他身上还绑着绳子就在尼飞比特的手里,哪怕是这样他都要冲上去,“我是诱饵,有我这么惨的诱饵吗,我都快被你们活活搞死了,你赔我英俊的容颜,赔呀!还有我受伤的心,又有谁来抚平,你们这帮不是人的畜生。你们要问我是谁我说了吧,你们要找出路我指了吧,到现在你还怀疑我,我还有退路吗!”

鱼骨被骂的带血的吐沫星子都崩到他脸上了,而鱼骨一直都是以绅士自居,有仇必报。可是如今大局在前只是用手绢擦了擦脸,安慰性的拍了拍贝鲁斯的肩膀,“我都知道你的苦了,从今天开始,你跟着我干,一点不比在这里混的差。”

但是他把目光聚集在那个大营的方向,整个身体却突如其来的打起一阵恶寒,因为尼飞比特已经开始用她的圆去探测大营如何,却惊起了一行飞鸟,只要克洛克达尔不是废物,又岂能察觉不出会有这样带有恶意的念呢。

君麻吕这边已经站到了队伍的最前面,尼飞比特这样做无非就是打草惊蛇,更直白一点讲宣战都有可能了。而克洛克达尔之前他已经订好了,这是他的,所以……

“组长,你还记得你在船上答应了我什么吗?”

空鹤连刀带鞘的从腰间的腰带里面抽出来,找到一处干净的地方坐好,“还用说吗,有我坐镇,不会有任何人插手。”

君麻吕背对着空鹤,但是伸出了大拇指,头也不回的直冲大营,来见识一下究竟什么叫……沙鳄鱼!

(QQ群6:19527700)
【综合其他】推荐阅读:穿越天龙八部之风流虚雨海贼王之异常存在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神雕群芳谱短篇小说选集(二)短篇小说选集(一)大唐双龙之召唤师无限恐怖之我在东海队火影宇智波金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