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作者:汤娘子
没有番外。

————————

《大德云》全属虚构,勿上升真人。

2018年9月5号~2019年2月10号。

感谢每一位书粉陪伴着《大德云》的每一个夜晚,从起初的三四个到如今的无数个还有未来的每一个,诚恳致谢。

感恩相遇,谢谢大家。

这一篇算是告别,算是致谢,剩下的就是解答。这就当做是大伙儿坐一块儿,煮茶闲话吧。

我从小爱好写文,又因为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而喜欢戏剧和诗词等古文化。最初写《大德云》的时候也是一时兴起,只在备忘录写了一个小篇章而已;原因是看了欢乐喜剧人第四季,当时觉得杨九郎先生很可爱,一时灵感上头。

在此之前,我对相声的记忆只有郭老师与于老师两位,其他时间听京剧、潮剧多一些。

当那一时兴起的小篇章上传之后,我在抖音有了两个小书粉,私信多次希望我能多写一些;于是,2018年9月5号《大德云》正式开书。

当时张云雷先生的粉丝是120万+

孟鹤堂先生还没有参加相声节目

秦霄贤先生的粉丝不超过10万

张九龄先生和王九龙先生还没办专场。

以上是写《大德云》的原因,初衷就是因为有两位高考的小姑娘喜欢而去坚持。

写文之后,我听到了许多面的评价,能力有限,不敢讨赏赐,但是言语指责我侮辱兄弟情,这我就不敢苟同了。

相声界有句话: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

无论文中如何都不能上升真人,并且《大德云》中每一位的名字都是台上艺名,与真人无关,希望各位清醒。就如同听相声一般,他们台上说的与文中一样,但台下的他们与《大德云》无关。

阅文集团在我写《大德云》初的时候与我签约,成为了签约作家。

作家每个月都有满勤,条件是签约后,每天在0点之前更新四千字,30天缺一不可。——我是学舞蹈的,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赶在0点前更新。

但为了不让熬夜等更新的书粉失望,我仍旧每天下课之后熬夜到凌晨三点左右,现编现码字。

2018.9.5~2019.2.10

《大德云》的稿费?所有书粉的打赏,最后我收到的酬劳一共是:人民币538.16元。

写《大德云》的过程中,我有四次请假停更。第一次是生病,上吐下泻后昏睡;第二次是舞蹈毕业考试,体力不支时间不充裕;第三次是去北京看《清风亭》;第四次是爷爷重病,生活不能自理,照顾老人。

所谓的“蹭热度”、“想红”、“想赚钱”、“侮辱兄弟情”,恕我直言,都是您自己的脑补大戏。

写文的逻辑与故事情节需要贯通连接,文笔不好,水平太低,我需要加几个角色进文中助攻等,添加故事色彩。

其中:少夫人李小珍、秦夫人玉溪、余荌、婢女赵亦庄、唱曲儿清欢、医女徐晓雨,孙夫人董屺,均属于虚构。

以上女性角色纯属我本人杜撰,我本人声明:没有真人原型,绝对没有。

女角色的名字都是我随手打出来的,也有两三个是诗词中来的灵感,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猜测。

我不希望德云社的黑粉来骂《大德云》。

我不希望《大德云》的黑粉去骂某一位少年。

起初是想写几篇就好,书粉越来越多,抖音私信及各个阅读软件的书评也越来越多,通过书粉的分享,我所知道的相声演员也越来越多;《大德云》的故事也越来越长。直到今天完结我仍然看到很多书粉的建议,感谢大家喜欢《大德云》。

看部分书粉的四处寻找,我决定开个微博;从前只是在微博这个app上面看两眼,一月不超过三次。

2019.1.29我申请了微博账号,iD名“a汤娘子”,收到了一些私信,同时也看到了微博上的部分网友对《大德云》的评价。

感恩喜欢也感谢批评,同时我在大年三十2019.2.4发了微博,大年夜完结并且丢弃微博与抖音账号。

大年夜网络故障,完结篇章没能顺利上传,隔天及时找人修理了。无奈的是,个人原因我受伤进了医院,手机重新码字上传不得已拖到了2月10号。

在此道歉:对不起。

就在我写这一段话时,我又收到了网名为“想嫁周九良的二奶奶”的网友评论:不是要完结吗还不是蹭封箱的热度说完结来吸引读者吗?当biǎo zǐ还想立牌坊。

或许网名有相同的,抱歉,我写了出来。其实有很多,已经麻木了;烟火向来五光十色,人言也该七嘴八舌。

只是希望与这位姑娘相同想法的网友能看得到我这一篇解释,不求闭口不言,但求尊重文章。

微博“a汤娘子”和抖音“冰糖”都不登录了,辛苦取关。

不想红的我,放弃了所有的德云女孩及书粉,谢谢各位一路相伴,《大德云》结束了。

还有发生了抄袭事件,有位姑娘看了《大德云》之后入戏太深,自己申请当作家写文,加入了《大德云》的情节及人物名。

我曾劝阻却未能得到回应,只好截图准备联系律师,她后来解释说她只是想让那些角色有个好结局并不是刻意抄袭。

我原谅了。旧事重提不为指责谁,只想和大家说一声,《大德云》是我的心血我的作品,我半年多来每天熬夜到凌晨更新出来的文,不容许任何人更改侵犯。

以后还会专心写书,只写书。

目前未完结的书有《良末未晚》,有喜欢这本书的读者,辛苦您在《良末未晚》底下留言建议几句让我知道是否继续。

三天之内会开新书,以《大西厢》作为背景,但故事并不相同。这是年前我与一位好友{徐婉黎}说好的新书。当时已经构思了一部分情节了,等开书;十分感谢她在我受伤绝望时,哭着联系了我喜欢的人,并且让我收到了一句安慰,我会好好活着的,谢谢。

如果有人觉得又侮辱了谁或者是想继续骂得,那就继续吧。

告辞。

——————————番外

按着规矩,今儿是少爷给小宝上课的日子,偏生这一早就忙活得没完。

刚给小宝上了课,转头外院管事就来报,说着三里屯设教的事有了些许变动,还有那新进的学子还没分堂院儿的该上哪去?霄字辈里头的几个今年都该安排外出设教了,又该如何安排?秦霄贤是霄字辈的大师哥,他不在了该由谁领着?

一桩桩一件件,甭说给处理好咯,单是这么听着,少爷就恨不能多长几个耳朵出来,这叫一焦头烂额。

陶阳戏园子今儿也有场,没得空闲来帮他,两人一块儿吃了午饭就各忙各的去了。

正好顺道儿,陶阳抱起小宝就出了书院,正好给他送回家去。

看看头顶的日头,正是晴朗舒爽的好天气,经过闹街时陶阳抱着小宝下了马车,想着带娃娃走走算散心了。

小宝从他怀里冒出脑袋来,恨不得跳下去穿梭在人群里头跑几步,奈何人多喧嚷,这陶阳怎么都不会放下心的。

“糖!糖!叔叔有糖!”

娃娃忽地直起了身子,身子向一旁倾斜指着不远处的糖葫芦喊了起来。

陶阳被这调皮鬼的东倒西歪给带得差点儿摔了,颠了几步,佯装生气道:“再闹就把你丢这!”

宝宝一委屈,低下头瘪着嘴不说话了。

这话是这么说,可一串糖葫芦而已,孩子想吃就给买了,就是吓唬吓唬娃娃罢了。

陶阳抿唇,看这乖巧又可怜的小模样给乐得不行,抱着他几步走到了糖葫芦摊前。

“要这个!”

小孩儿一见着糖可不就高兴坏了嘛。

陶阳无奈地笑笑,侧身一偏头,小厮就掏出来银两给递了过去。

“陶阳!”

正是要走呢,陶阳抱着宝宝的身子那都侧了一半,这喊声一来,一下顿住了脚步。

转过身时虽然有些疑惑,但仍旧挂着笑。

卖糖葫芦的姑娘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看着。小厮在一旁看着有些不明就里,挠了挠后脑,上前一步,问道:“姑娘有事同我们家爷说吗?”

“我…”姑娘看着陶阳,衣袖下的双手有些抖;最终这深吸一口气,道:“春日多雨,您记得带伞。”

陶阳一笑:“多谢。”

转身离去。

——————————————

庄生晓梦迷蝴蝶。11

【女频言情】推荐阅读:春色满园哑妻妃运风流总裁奴本如玉合租之恋绝色军师再世为妃都市超级强少医妃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