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番外终章

作者:米团子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

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

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

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盎然,到处一红情绿意,姹红,风光却是无尽的好!

玉怀珠站在河堤边,望着下面的春水绿波,苦涩一笑道:“妹妹,听越公子说,你与他,却是在这护城河边相识的?!”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艳羡,似乎,很是羡慕玉如颜能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地方遇到越羽。

闻言,玉如颜微微一怔,随后却释然的笑了

越羽没有告诉玉怀珠自己小时候救他的事,想必,他也是想忘记之前那些不开心的事,只当自己与她的初遇就是在这护城河。

或许,他不想让玉怀珠知道,曾经的他,也有过心里阴暗,被复仇冲复头脑的时候

看着玉怀珠晦暗的神情,玉如颜猜到她心里的苦闷,不由苦笑道:“我与越大哥的初次相遇,却是充满了惊险若不是在这里遇到他,被他救下。估计我如今”

一想到那晚从秦香楼逃出来的可怕历,玉如颜现在还胆颤。

那晚,若不是在这里遇到越羽,她要么是跳下了护城河,要么是被秦香楼的人抓回去,从此失了清白,彻底如了木梓月的愿,一生就此毁掉

玉怀珠闻言,有些诧异的回头看向她。她当时问越羽是怎么与玉如颜如何相识的,他并没有说过这些,只是淡然的提了一句,说是在护城河与她相识的。

玉如颜并不隐瞒她,将自己被木梓月设计卖到秦香楼的事细细同玉怀珠说了。

听后,她更是惊诧到合不拢嘴,怎么也没想到,玉如颜竟是经历过这么多坎坷与磨难!

玉怀珠本就是一个直爽性子的人,一旦打开了话头,不由也同玉如颜说起了自己与越羽相识的经过

原来,之前在大齐时,玉怀珠曾经听玉如颜提起过大梁的漱玉馆,所以在来到大梁后,就找了机会去漱玉馆尝一尝大梁的特色菜品。

玉怀珠并不知道自己来得巧,碰到漱玉馆为了庆贺穆凌之与玉如颜大婚,免单三日。

不单是漱玉馆,越家在东都的所有饭馆酒楼都连着三日免费。

所以,不明所以的玉怀珠,一时兴起,竟是将漱玉馆特色菜品都点了个遍

等她吃完唤来掌柜结帐时,却被掌柜告知,不用花钱,一切免单!

漱玉馆是真心实意的做到百分百免单,可玉怀珠看着自己一个人点了那么多价格不菲的菜品,还剩下许多在桌子上,心里感觉愧疚,就坚持要付钱。

别的食客听到漱玉馆免单,都是欢天喜地的离开,只有玉怀珠坚持要付钱,却是让掌柜很为难。

玉怀珠坚持要付钱,掌柜坚守越羽的吩咐不肯要她的钱。两相推辞了好久,最后,掌柜无法,只得去请示恰好正在漱玉馆的越羽。

初初第一眼看着一身白衣胜雪的越羽,就让玉怀珠很是吃惊与意外。

她并不是吃惊他长得好看,而是没想到,一个生意人竟是长得这般出尘脱俗,身上没有沾染到半点铜钱的臭味不说,反而气质清雅高尚,有如谪仙临世般让人惊叹!

越羽看了一眼玉怀珠,面容淡然温和道:“还请姑娘收起银子吧,小店这三日都免单,并不是只对姑娘一人所为,所以,姑娘无需愧疚。”

说罢,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拿起玉怀珠放在堂柜上的钱袋,递到了她在面前。

他语调轻缓,却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威严,不由玉怀珠再也不好说什么,只得伸手去接过他手中的钱袋。

然而,她堪堪要将钱袋收好,手却是被人拿住了。

惊愕抬头,玉怀珠怔怔的看着欺近她身子的白色身影

只见越羽伸手拿住了她手,蹙起好看的眉头,凝神看着她手背上露出的红疹,担忧道:“姑娘,你起风疹了!”

直到鼻尖闻到了越羽身上那股极其淡雅的药草香,玉怀珠才猛然的醒悟过来。脸一红,她竟是与一个陌生的男子离得这么近。

她红着脸的收回手,嗫嚅道:“不碍事的,不过是水土不服身上起了点红疹!”

越羽却并不放心,他拿过玉怀珠点的菜单,一项项的仔细看了起来。

看完,他叹息一声道:“风疹之症,可大可小,姑娘原本可能只是普通的风疹,但方才姑娘没有忌口,还吃了与风疹相冲的发物,所以,风疹越发的严重了,只怕要好好的服药!”

他不说还好,一说,玉怀珠果然发现身上原本不太痒的地方,都痒得分外厉害起来

玉怀珠全身骚痒难耐,当着外人的面,又不好拿手去身上抓,只得憋红了脸难受的站着。

她的样子那里逃得过越羽的眼睛。他也知道这种风疹发作起来,严重的可能会死人,轻一些的也是全身难受,不由道:“今日我出来,身边没有带药箱,姑娘不如随我去我的医馆一趟,我给姑娘一些止痒的药膏,再开一副治风疹的药方吧!”

说罢,不容她开口同意,已是率先出了门。

玉怀珠本是有些迟疑,因为她的身份,不太好随便跟一陌生的男子走。但身上实在痒得难受,再加上她对这个越当家有着莫名的信任好感,直觉相信,他是值得相信的人,于是,跟着他一起来到了无为医馆

“他亲手为我擦药,还给我开了药方,另给了药草让我回去放在沐浴的汤水里泡澡我给他诊服他也不肯要,还说,我的红疹严重他们店里也有关系,因为,店里的伙计在帮我点菜时,看到了我手上的红疹,没有提醒我不能食用相冲的菜品,是他们漱玉馆太过疏忽了”

说起这些,玉怀珠眉眼间轻轻漾起最柔软的温情,轻轻叹息一声道:“五妹,从小到大,我与你,可能是大齐后宫最可怜的两个孩子。你学会隐忍,我却是越发的暴躁,因为没人知道,每当我一个呆在空寂冷漠的如意宫里时,我的心是多么的渴望父皇能给我多一点关爱”

“这两年,我随太后理佛,本已是放下了一切的尘世情缘,就想着一个人这样过一辈子。可是,当我遇到越当家,当他认真的帮我小心的涂着药膏时,我竟是平复不了自己的翻腾的心绪。我突然突然就动心了”

玉怀珠语气一片伤感心酸,但说到越羽时,脸却是又红了起来,晶亮亮的眼睛羞涩的敛起,不敢去看玉如颜。

“五妹,我是不是是不是太不矜持?是不是太丢人让人看不起?”

看着玉怀珠又是娇羞又是慌乱羞愧的样子,玉如颜心里反倒一片欣慰,拉过她的手笑道:“四姐,在感情上,每个人都有权力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越大哥是一个好人,只不过,因为过往的经历,他暂时的关闭了心门。但我相信,只要皇姐拿真心去感化他,越大哥一定会发现皇姐的好的!”

其实,从玉怀珠决定暂时留在大梁时,她的心里也已是下定了决心,所以,得到玉如颜的支持后,她更加的坚定了要与越羽在一起的决心。

她清盈透亮的眸子里闪过热切的光芒,点头道:“你与凌亲王经历了这么多苦难险阻,都能最后走到一起,如今是这般的幸福。我也想勇敢一次,不想放弃!”

玉如颜会心一笑,点头道:“我一定会支持你的。”

和玉如颜聊过以后,玉怀珠心情舒解了许多。

从那以后,玉怀珠真在暂时在大梁住了下来,每天一早就去无为医馆帮忙。不是帮忙熬药就是帮着晾晒药草,还给一日三餐做着饭菜。

因着常年陪着太后身边理佛,玉怀珠之前在宫里会亲手给太后做各种各样好吃的素菜,和越羽待在一起后,她发现他的口味喜好清淡,于是,更是细心的依着他的口味,翻着花样的给他做饭菜吃。

最开始,她来到医馆,越羽还是会催着她离开,但渐渐的,他也不再催她走了,任由她每天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而对于玉怀珠给他做的饭菜,却是异常的合他的口味,小半个月下来,清茶竟是发现他胃口好了后,脸色好看了许多。身上也长了肉。

于是,一向不喜欢女人近自己主子身的清茶,倒是对玉怀珠分外的喜欢起来,每天在越羽面前不停的说着玉怀珠的好话

可是,越羽虽然不再反对玉怀珠出现在医馆里,也喜欢吃她做的饭菜,但一直对她都是冷冷淡淡的,说话也是她说三句清茶回二句,他才回一句。

这样的日子不知不觉都过去三个月了,看着越羽还是同往常一样对玉怀珠不温不火的样子,清茶不由有些着急,生怕那天玉怀珠没有耐心再去捂越羽这块石头。

不光清茶急,玉如颜也急!

她不止是怕玉怀珠一直得不到越羽的回应,会灰心丧气的打退堂鼓。最主要的是,父皇已是派了来请玉怀珠回去!

齐王不止是催玉怀珠回去,同时也盛情邀请玉如颜与穆凌之带着小世子去大齐省亲,参加十月初一大齐太子的授印大典。

这样的时刻。玉怀珠肯定是要回去的。

如果在回去之前,与越羽的关系一直没有进展的话,只怕等玉怀珠回大齐,两人之间就真的再无可能了

玉如颜急得嘴巴都冒泡了,一大早去了趟医馆后,回来长吁短叹的唉声叹气,连穆凌之亲自下厨给她做的红烧肉都没胃口吃了。

穆凌之见她这副样子,亲手将肉夹好喂到她嘴里,蹙眉道:“你操心归操心,也得多吃点东西,身上长肉才好生身体健康啊。”

玉如颜正想着愁着越羽与玉怀珠的事,没有听清他说的那个‘生’字,咽下嘴里的肉心里烦闷道:“你天天念叨着让我长肉长肉。是不是嫌弃我了?”

本是一句无心的话,玉如颜却蓦然想起,有一次在院子里听那个仆妇们悄悄聊天时说起的话题,说是男人都喜欢丰腴一些的女子,说是丰腴的女子摸起来更有手感

当时听到那些仆妇的话。玉如颜不由红了脸,悄悄的走开也没讲这些婆娘们的话放在心里,如今天天听着穆凌之在自己面前念叨着让自己长胖,难道他也是同那些男人一样,喜欢丰腴的女子,所以在嫌弃自己了?!

想到这里,玉如颜脸色一沉,重重的放下手中的碗,眸光又冷又厉的看着正帮她盛汤的穆凌之,语气酸溜溜道:“王爷,你是不是嫌弃我身体不够丰腴,摸没有手感”

话一出口,玉如颜的脸就红了。

而且,她想起某人夜夜激情无限,更是睡个觉都时时刻刻将她搂在怀里,梦里都要在她身上摸上几把,也不像是嫌弃她的样子啊

虽然,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果然,听到她的话,穆凌之先是一怔,接下来竟是极其认真的思索起来

看着他的样子,玉如颜心虚的低下扒着碗里的饭,嘀咕道:“那个今天的肉烧得很好啊。呀,这个茄子也烧得不错,好吃王爷的厨艺越来越好了,嘿嘿!”

她一边讨好的说着奉承他的话,一边小心的窥探着他的神情,摸了一把自己快折断的腰,她心里忍不住哀嚎

自己刚才这样的话,听在某人耳朵里,肯定是会被他误解成另一层意思了

是的,她没想到,穆凌之确实是这样想。

玉如颜明明是在质疑他喜欢丰腴的女人。而他却以为她是在抱怨他不再热烈

于是乎,当晚云松院里就闹出了颇大的动静

“呜你理解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呜我错了”

等穆凌之终于松开她的嘴时,玉如颜趁着喘气的间隙连忙向准备大干一架的他求饶着。

某人直接忽略掉她的求饶,大手一边在她身上到处游走,一边极其认真道:“手感不好?我何时说过你的手感不好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嫌为夫每次的前戏不够啊?”

“”玉如颜简直要喷血了,再也忍不住伸手死死的按住某人极其不安分的大手,咬牙道:“来,我们好好讲讲道理!”

“唔,你讲,我听,不碍事!”穆凌之嘴上答应着,手上却是不停,一只手轻易的就制服了玉如颜的两只手,另一手继续不安分的游走着

“啊”

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他早已对她身体每一个地方都了如知掌,那里敏感,那里怕痒痒,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大手所到之处,让玉如颜浑身一阵燥热,恼羞成怒道:“既然你不是嫌弃那为什么总是在嫌我瘦,嫌我身上没肉?”

闻言,穆凌之倒是暂停了手上的动作,认真的看着一脸羞红的她,叹息一声道:“我的傻娘子,你若是不长胖一点,如何好再怀上孩子?”

“”

“你看人家茹贵妃,这才刚刚生下小公主,又怀上二胎了我今天进宫时特意去打听了一下,人家茹贵妃比你能吃多了,身体好,自然容易怀上孩子”

“”

“你不是也很喜欢小公主吗,说她长得很可爱,也很乖巧。娘子,咱们的雅公子都快一岁了,都会叫父王母妃了,咱们是时候再生个闺女了。所以,你努力吃胖一点。我也会努力的”

穆凌之循循善诱的引导着玉如颜生女儿。看着他提到小刀女儿时,毫不遮掩的羡慕喜爱之情,玉如颜哭笑不得道:“王爷,你不是说咱们雅公子是这世上最可爱的孩子吗?怎么又喜爱上小刀的女儿了?你这样滥情,让雅公子知道会很伤情的。”

“我的儿子当然是这世上最可爱的,但是,我还想要闺女啊。娘子,咱们生个闺女吧!”

穆凌之涎着脸讨好着玉如颜,却被她丢了一个大白眼。

“万一又生儿子怎么办?”

“没关系。那就接着生。”

“穆凌之,你到底想让我帮你生几个孩子?”

玉如颜已是咬牙切齿了。

看着她气恼的样子,穆凌之小心翼翼的伸出十个手指,玉如颜嘴巴都合不拢了,一个枕头狠狠的砸到了他的身上。

“你你竟然让我让十个!!!”

见玉如颜发怒,穆凌之连忙收起一只手,举着剩下的五个手指头,坚定不移道:“五个,就生五个好了!”

“”

玉如颜知道自从生下世子后,穆凌之对孩子的狂热是怎么也挡不住的,所以,他说要生五个,真的一个都少不了!

但这么轻易答应他,她又觉得不甘心,眼珠一转,她道:“王爷想要闺女也成,但王爷也得先答应帮我做成一件事!”

穆凌之何等的聪明。不用她开口,已是得意笑道:“你皇姐与我堂兄的事包在我身上了。只要你愿意帮我生闺女,我一定想办法在你皇姐回大齐之前,让越大哥向她表明心意!”

想着不久就要回去,而越羽一直对自己不温不火的,玉怀珠却也是愁眉不展,心情异常的郁结。

换做她以前火暴的性子,估计早已是直接逼着越羽回答了。可是,在太后的教导下,她知道有些事情,就算强逼也没有结果。

她每日郁郁寡欢,一边舍不得离开大梁离开越羽,一边又是因为得不到越羽一个正面的回应,心里难过,心情实在是跌入了谷底。

看着她整天这个样子,玉如颜也是忧心,想着这初秋东都的烟霞湖四周的秋色正好,就想着陪她一起坐了画舫游湖散散心!

看着四周的美景,玉如颜一直逗着玉怀珠开心,给她讲趣事,也不停的劝解着她。

玉怀珠知道因为自己的事让她为自己操心了,不由酸涩的苦笑道:“五妹,你不要担心,如今,我倒是看开了。我已经努力了这么久,如果越当家一直看不上我,那我也不能总是这样赖着他罢趁着父皇的来信,倒是给我一下台阶下,让我可以借此离开这里”

话虽这么说,玉怀珠眼泪却是忍不住直往下掉

玉如颜也很是为她难过。

到了如今,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劝她不要放弃,继续用真诚去打动越羽?

还是劝她收手,就此别过?

她暗自叹息一声,很想将越羽的过往经历告诉她。想让她知道。越羽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而是,他受过太多的伤害,一颗心脆弱又坚强。他要顾虑的事情或许比她们想像中还要多

譬如,他辛苦隐瞒的另一层身份,他身体上的旧疾

最后,玉如颜叹息道:“四姐,越大哥是一个有着非常经历的人。我想,他不愿意同你在一起,不是不喜欢你,而是他的心中有着太多的顾虑与担忧到了如今,我也不好再劝你什么,只是希望,姐姐你不要怨他!”

玉怀珠有些疑惑的看着玉如颜,从她的话里,她感觉到,越羽似乎有许多秘密是她所不知道的。而越羽如今郑重的对待感情,也是与这些秘密有关

她正想向玉如颜打听越羽之前的事,突然,一个浪打来,画舫剧烈晃动了一下,站在船舷边的她却是身子一个不稳,掉进了湖水里

当越羽听到消息苍白着脸赶到湖边时,玉怀珠已被捞了上来,盖着白布静静的躺在了岸边。

穆凌之迎上前去,在他惨白着脸色要去掀那尸首上的白布时,拦住他的手,一脸悲戚道:“哥,人已走了,就别看了!”

看着静静躺着的人儿,越羽心痛如刀绞,眼泪却也是不自禁的流了下来,嘶哑着嗓音不愿意相信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跪在尸首边上的玉如颜抹着眼睛哭得也是伤心欲绝。道:“是啊,前一刻姐姐还在同我说着越大哥的事,想着要回大刘要离开越大哥,还伤心的哭了才一下子,就掉进了湖里皇姐更是可怜,在大齐时就惨遭退婚,如今,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却又是伤心收场,更是带着满心的遗憾离世,到死,都没有一段好姻缘。真是真是太可怜了”

玉如颜哭得梨花带雨,而四周的丫鬟们也是闻言落泪,一个个哭得格外的伤心。

越羽像是傻了般怔怔的站在那里,脸色灰败一片,眸光里看不到半点亮光,全身也是直打哆嗦。突然一把上前将地上的人抱进怀里,声音抖得不成样子,眼泪也是一颗颗的落下,透过白布,浸在到玉怀珠的脸上。

“怀珠,我错了,我不该如此对你其实,我并不是不喜欢你,相反,我喜欢你安静的陪在我身边,也喜欢你做的饭菜,可是你是堂堂公主,我只是一个商人,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给你带去幸福”

其实越羽早已习惯了这几个月玉怀珠对他的贴心陪伴,她长相美丽,人也端庄大方,更让他喜欢与欣赏的却是她可以放下公主的身份,陪着他天天守在简陋的医馆里,与他一起照顾那些贫苦的百姓

最开始,越羽只以为她是一时兴时,或许过不了几天,只要自己不理她,她就会忍受不住离开。

可是没想到,几个月的时间下来,她不但没有走,反而与医馆里的下人,还有来看病的百姓打成一片,一点也不因为身份的区别与大家产生隔阂,总是笑脸待人,而对他,更是贴心细致的照顾着

从母后离开后,越羽却是再也没有被人如此温暖的对待过

而这些天,听到她要走了,他也是纠结难安,他知道,是时候自己要下决定了。

然而,不等他做出最后的决定,她却是溺水身亡了

越羽抱着玉怀珠伤心悲痛到无经复加,方才听了玉如颜的话,心里更是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对她那么残忍,一直冷落她,不告诉她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让她至死都留有遗憾,不能瞑目

在越羽抱着玉怀珠跪在地上悲痛自责时,四周的人竟是不知在何时已悄悄的走了个精光

等越羽发现时,心里一滞,下一刻,他却是全身一松,绝望的眸子里重新染上神采,手微微颤抖,终是轻轻的掀开了那一层挡在他与玉怀珠之间的白布。

白布下,玉怀珠虽然紧紧闭着眼睛,可嘴角却是抑止不住的往上扬起。

越羽又好气又好笑,伸手轻轻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故意板着脸道:“四公主扮戏倒是扮得很像!”

闻言,玉怀珠全身一震,蓦然睁开眼睛同,一双亮晶晶的眸子里闪着最动人的光芒,却在看到越羽的那一刻,脸‘涮’的一下红出了血!

“那个,越当家方才说的话可是当真?你当真喜欢我吗?”

想起玉如颜的殷殷嘱咐,让她记得趁热打铁,她只得顾不上害羞,连忙开口向他要最后一个答案。

越羽定定的看着她,半天没有开口说话,良久,缓缓道:“你方才不是都听到了吗?快去换衣裳!别凉着身体。”

闻言,玉怀珠心里比吃了蜜还甜,高兴欢喜得快要飞上天了,连忙爬起身,主动拉过他的手,却是再也不肯放开

八月底,穆凌之领着玉如颜,带着小世子一起去大齐参加大齐太子的授印大典。

同行的当然少不了玉怀珠与越羽,小刀本是想着去,可是有国事绊身,还要守着怀着身孕的小茹,只得恋恋不舍的送一众人到城外,不停的叮嘱他们要早去早回,还叮嘱越羽,如果要与五公主成亲,一定要回大梁东都来办婚礼。

听了他的话,众人都笑看向玉怀珠与越羽。

玉怀珠爽朗笑道:“我一切都听越当家的,他说去哪里成亲就去哪里成亲!”

越羽笑了笑,温和道:“此番去向你父皇提亲。你可得帮我多说几句好话。”

闻言,玉如颜在一旁笑道:“越大哥不要害羞,到时,我们大家都会帮你向父皇要人的。”

玉怀珠却是一本正经的道:“我早已认定了你,父皇同意不同意,我都跟你走就是!”

众人闻言,都欢喜的大笑起来!

一个月后,众人顺利当到大齐。

梁王与吴皇后见到众人互来,很是欢喜,对越羽的求婚也是一口答应。而玉如颜在见到淑妃的那一刻,瞬间泪湿眼眶,母女二人抱在一起欢喜的哭了好久,直到雅公子奶声奶气的上前给淑妃娘娘叩头请安,才让母女二人平复了心绪。

齐王想着三日后的太子大典,想到大齐的江山终于后继有人,而且四公主觅得了一位良婿,心中却是欢喜不尽。一声令下,宫里连摆七天七夜的宴席庆贺,众人都是喜笑颜开。

当齐王答应玉怀珠与越羽的亲事那一刻,玉如颜当着越羽的面,将他曾经送给自己的那块羽牌送给了玉怀珠当贺礼。

她笑道:“皇姐,这是越家金库的钥匙,你好好收下,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天下最富有的人了!”

越羽将自己之前对玉如颜的感情毫无保留的讲给了玉怀珠听,也是从那一刻开始,他的心里真正的放下了玉如颜,只当她是自己的亲妹妹般。敝开心扉接纳了玉怀珠。

知道一切后的玉怀珠并不生气,反而为他的坦诚感到高兴,所以,如今玉如颜送她这块羽牌,她很欢喜的接下,真诚的笑道:“谢谢你。妹妹!也祝贺妹妹又怀上身孕,希望这一胎是王爷心心念念的小公主。”

几天前,玉如颜被越羽诊出了又怀上了身孕,当时可把穆凌之欢喜坏了。

听到玉怀珠的话,不等玉如颜开口,穆凌之已欢喜的在一旁道:“一定会是个漂亮的闺女的。”

此言一出,却是让在座的宾客都欢笑起来,人人上前向他们道贺。

太后终是老了,没能出来参加前面的宴席,玉如颜亲自去阳华宫给太后请安。

当再次看到太后时,玉如颜终是没有忍住,问出了埋藏在心里十几年的问题。

她跪在太后的床头,轻声问道:“太后,恕孙女冒昧,当年你带我回宫时,我的师傅同你说了一句什么话?”

太后慈祥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抬手让她上前,坐到她的身边,缓缓道:“你不问,我也正要同你说。”

“你师傅是位世外高人,他告诉哀家,你有凤后之相。”

闻言,玉如颜微微一怔。

之前她也听过这个传言,但当时她只以为是玉明珠故意挑拨小刀与穆凌之之间关系的。没想到,她的师傅竟然也说过这样的话。

可是,如今她嫁给了穆凌之,这凤后之相,不是没有成真吗?

太后看出了她心里的疑惑,淡然笑道:“你可知道,当初你师傅妙手回春,为何不帮你治无泪之症?”

“他医术高超,并不是担心会治瞎你的眼睛,而是他知道,一旦你的无泪之症治好。你的凤后面相也就破了,你的命数也就改变了。”

“但他终是没想到,你最后还是改变了倒数。丫头,你可后悔?你可满意你如今的生活?”

当凤后仍天下女人的夙愿,但在经历了这么多坎坷,看透了人生百味的玉如颜眼里,她却并不想登上那个高位。

她看着太后浅浅笑道:“太后,我如今身边有相爱的丈夫,有可爱的儿子,我的人生,已是圆满,我再无所求!”

听了她的话,太后满意的点点头,笑道:“知足才能常乐,丫头,你是一个有福气的人,哀家当初没有看错你!”

走出阳华宫,穆凌之牵着雅公子的手在等她,见她出来,穆凌之在雅公子耳边轻语几句,他挥着可爱的小手跑进玉如颜的怀里,奶声奶气道:“娘亲,爹爹与我来接你与妹妹回家!”

“好,我们一起回家!”

夕阳的余光里,玉如颜一手牵着儿子,依偎在穆凌之的怀里,幸福的向着前路走去

(完结)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

【女频言情】推荐阅读:春色满园哑妻妃运风流总裁奴本如玉合租之恋绝色军师再世为妃都市超级强少医妃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