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才俊册

作者:无罪
载着丁宁和沈奕的神都监马车缓缓驶回梧桐落。

张灯结彩的陋巷里,却已经有人在等着他。

丁宁看到,南宫采菽、谢长胜还有徐鹤山正恭谨至极的坐在薛忘虚的身侧,和薛忘虚在说这话。

一眼看到丁宁下车,谢长胜马上第一个站了起来,兴奋道:“姐夫,你回来啦?”

再看到跟着丁宁下车的沈奕,谢长胜却是一愣,“你怎么也来了?”

沈奕看着谢长胜,一脸的苦相。

“不要再用那种称呼喊我,你知道我不喜欢。”丁宁平静的看了一眼谢长胜,说道:“沈奕是白羊洞最新收的弟子,现在是我师弟。”

这下换做谢长胜苦了脸,道:“这怎么可以,他对我姐意图不轨。”

丁宁皱眉道:“那我正好可以从中促成。”

沈奕的眼睛一下子瞪大,惊喜至极的看着丁宁:“丁宁师兄,真的?”

谢长胜恼怒的说道:“你高兴个什么劲,我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沈奕一愣,眼神顿时一暗,顿觉有些胸闷。

“你也就知道瞎胡闹,在薛洞主面前还这么幼稚。”

南宫采菽呵斥了谢长胜一句,又看着离开的神都监马车,问丁宁:“怎么会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连回来都是神都监的马车?”

听到南宫采菽这样的话,丁宁知道薛忘虚肯定已经告诉了他们鱼市里发生的事情,于是他点了点头,道:“那是莫青宫对我的照顾,神都监马车送我回来,便是告诉别人,神都监已经插手,想要对付我的人也最好收敛一些。至于刺杀我的,神都监也在查,想必不会那么简单。”

“可能是庙堂之间的纷争,将你卷了进去,你接下来尽量小心。”徐鹤山压低了声音,凝重的说道。

他和南宫采菽都是出身名门,眼光自然比起一般出身的人要更深刻些。

感受到他的好意,丁宁点了点头。

“不过你也真是不简单,两名五境和一名四境的修行者…换了别人早就被杀死了。”谢长胜自从祭剑试炼之后就有些崇拜丁宁,此刻看着丁宁的目光便更加崇拜,“这消息传出去,你在剑会才俊册上的位置,可是绝不只七十二,肯定又要大大的上升一截了。”

“你们今天怎么都会过来?”丁宁微微蹙眉道:“剑会才俊榜又是什么?”

“新年里当然要走动访友,就算现在不是我姐夫,也不要说得这么不近人情。”

谢长胜随手掏出了一本薄薄的小册,递给丁宁,说道:“再过一两个月,这东西的手抄本可能到处都是,不值钱了,不过这是第一批,可是花了我不少力气。”

南宫采菽微微一笑,轻声解释道:“这剑会才俊册是弘养书院综合所有有参加岷山剑会资格的修行之地,以及所有得到举荐机会的所有年轻才俊做出的评估。”

“那这相当于就是实力排名的册子,居然有这样的东西?”沈奕大吃了一惊,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那先前谢长胜说七十二,难道弘养书院在这个册子上,只把丁宁排名七十二,这到底准不准?”

南宫采菽解释道:“弘养书院不是什么修行之地,是经户司的一个附院,一些统计的事情,尤其是大秦修行者的登记和编修,全部由他们完成,即便是一些不在修行之地的修行者,他们都会尽量去调查统计最新状况,记录资料。现在范围缩小至可能会参加岷山剑会的年轻才俊,他们编修的这个册子,应该最为权威。当然这只是综合修为和所修剑术的评估,未考虑战斗起来的发挥和互相间克制的问题。”

沈奕的脸色顿时发白。

他此时已自认远不如丁宁,即便这只是基本的综合评估…这长陵里,原来有这么多的强者?

此时张仪正好烧了热茶出来,正好听到南宫采菽回答沈奕的话,又看到沈奕苍白的脸色,他便忍不住出声宽慰道:“小师弟,长陵很大,尤其人特别多,比关中多出很多倍。”

沈奕没有出声,他此时只是想着,连此刻的丁宁都只被排到了七十二名,那被弘养书院那些人排在第一,认为最出色的年轻才俊是谁?

张仪也很好奇,他先给薛忘虚倒了杯暖手的热茶,然后看着丁宁手中薄薄的小册子,问道:“排在第一的是谁?是独孤侯府的独孤白么?”

独孤侯府独孤凉生以天地元气和战气战魂为药,以天道自然养人培养的儿子独孤白在长陵的确极有名气。

长陵几乎所有的修行之地,在年前便都已然听说他从漠北回来,准备参加这次的岷山剑会。

“我也原以为是独孤白,翻开却发现不是。”听到张仪的话,谢长胜却是眨了眨眼睛,有些得意的说道。

“那是谁?”

就连薛忘虚都微微一怔,望向丁宁手中薄薄的册子。

即便是在他看来,独孤侯府的那个肯定已经踏入了第四境的小孩子,应该是排在第一。

丁宁在薛忘虚的身旁坐了下来,神色有些凝重的翻开了第一页。

既然已经决定要在岷山剑会上折桂,给薛忘虚最大的风光,那这本小册里的所有人,便都是他的对手。

他也已经听说过独孤白的许多事情,即便是拿出所有隐藏的实力,对于目前他的修为而言,独孤白也应该是个极具威胁的对手。

现在独孤白都不是第一,那便意味着这次的岷山剑会对于他而言并不是毫无变数,并不是他想到就能得到的。

“第一位:烈萤泓”

只是在看清这个名字的瞬间,丁宁微微的一怔,这绝对是个极罕见的姓氏。

张仪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个名字连他都根本没有听说过。

他不由得飞快看了下去。

“预计修为:四境中品”

“修行地:海外诸岛”

这本薄薄的才俊册上其实并没有透露太多的讯息,有关一名修行者,只是记载了这三项。

海外诸岛,这是指大秦王朝经常与之通贸的一些出产灵药的附属岛国。

这些岛国物产贫瘠,经过上百年的商贸,命脉已经牢牢的控制在大秦王朝的手中,虽然也有修行者存在,但极少会有修行者会到长陵。

像此种参加岷山剑会,恐怕都是第一次,而且竟然能够得到弘养书院的极其重视,排在第一。

丁宁微微蹙眉,抬头看着谢长胜和南宫采菽等人问道:“这人是谁举荐的?”

听闻此语,张仪也从惊愕中回过神来。

他顿时觉得丁宁这一问抓住了症结,像这种大秦海外属国的修行者能够参加岷山剑会,背后恐怕必定有极大的靠山。

听到丁宁的问题,谢长胜却是又有些得意,轻声道:“我已经打听过了,不能确定,但极有可能是胶东郡的人。”

丁宁顿时面色微沉。

张仪也是脸色一变,“皇后殿下家里的人?”

胶东郡是大秦王朝沿海大郡,大秦王朝任何一个人都心中清楚,皇后郑袖虽是郑人,但她之所以能够最终成为皇后,一是因为她的修为、美貌和智慧,另外一点最为关键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娘家郑家门阀在胶东郡拥有惊人的势力。

事实上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前,整个胶东郡一带虽然名义上是大秦王朝的领地,但实则几乎相当于郑氏门阀管辖的独立王朝。

郑氏门阀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前,甚至和大齐王朝都有一些见不得光的盟约。

元武皇帝能够登上皇位,很大程度也来自于郑氏门阀的支持。

大秦王朝最早的铁甲舰队,便都是属于郑氏门阀。

在那时,郑氏门阀便已经有了称霸海上的能力。

“弘养学院都是些认死理的老学究,他们应该不会特别给皇后面子。”谢长胜看着丁宁,认真说道:“所以这个烈萤泓应该是确有实力,在海外可能有惊人的战绩,你一定要小心。”

丁宁点了点头,翻开第二页。

第二页出现的依旧不是独孤白的名字。

“第二位,叶浩然。预计修为:四境中品。修行地:骊陵君府。”

这名年轻才俊的来历便已然一目了然。

想着在祭剑试炼中遭遇的雪蒲剑,丁宁目光微冷,语气微讽道:“骊陵君的确是事无巨细,什么时候都有拿得出手的人。只是现在长陵的权贵心胸倒也广阔,居然会让骊陵君府的人都参加岷山剑会。”

南宫采菽看着他,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骊陵君还是有可能会回大楚王朝接替王位…所以有可能是长陵的有些权贵和他有些交换条件,这应该只是大人物之间交易的极小部分。”

张仪眉头微皱着。

庙堂里那些真正大人物之间的权衡利弊太过复杂,未到那些高位的人根本不可能理解,所以他对那些也没有什么兴趣,只想知道接下来这第三个到底是不是独孤白。

然而当丁宁掀开第三页,出现在他视线里的,却依旧不是独孤白,而是一个令他和丁宁、薛忘虚都绝对意想不到的名字。

【仙侠武侠】推荐阅读:农民圣尊欲望塔凡人修仙传星辰变神战遮天风流艳侠传奇仙鱼莽荒纪穿越西游之从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