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寒冬再见

作者:半支烟头
韩熙媛看了一眼来电,哭着接了起来:“哥……”
韩启尧一愣:“你在哪里?”
韩熙媛哭哭啼啼的,韩启尧一猜就知道:“你和陆骁吵架了?昨晚你不是去陆家了?”
“哥……我看见南初和陆骁,呜呜呜……”韩熙媛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如实的告诉了韩启尧。
韩启尧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但表面却不显,口气仍然冷淡:“你先回来,我和你保证,陆骁和南初,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事情。”
或许是韩启尧的笃定,让韩熙媛焦躁的心收敛了下来,又抱怨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而后,韩熙媛驱车回了韩家大宅。
……
——
陆骁追进大厦的时候,早就看不见南初的身影。
但很快,陆骁就朝着大厦的侧门走了去,果不其然,他追到后面的小路时,就看见了南初的身影。
纤细,孤独,更多的是倨傲。
陆骁很安静的看了一阵,那是一种没由来的心疼,就如同藤蔓一样,一点点的把他的心给缠住了。
想也不想的,陆骁叫住了南初:“站住。”
南初身形一僵,双手抄在大衣的口袋里,她是真的没想到陆骁竟然还在这里。
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还是来警告自己的?
但脑海里,南初盘旋过无数种的想法,唯独就没有这人是来安慰自己的念头,毕竟两人前不久才刚刚吵成那样。
吵到陆骁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狗耳朵不是很灵敏?你就学着狗咬人,没学住狗耳朵灵敏?”陆骁见南初没反应,三两步就追上了南初的步伐。
迥劲的大手就这么扣住了南初的手臂。
南初不吭声,扯了一下,仍然转着头,不理会陆骁,长发就这么垂在脸颊上,堪堪的遮挡住被韩熙媛打的狼狈的脸。
“为什么给我电话?”陆骁明知故问。
南初的态度明显冷了一下:“打错了。”
“打错了?”陆骁不显山露水。
见南初还转着头,两人就这么僵着,陆骁干脆一个用力,就把南初给拽到了自己的面前。
两人面对面。
南初娇小和陆骁的高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以前的南初总喜欢在这这人面对面的时候调侃几句,他们这是最萌身高差。
但现在,南初出了感觉到沉沉的压力外,再没其他的感觉。
“你家大人没教你和人说话要看着人的眼睛?”陆骁是真的被南初的倔强弄的无奈了。
南初夸张的惊呼一声:“陆公子还不知道?我爹不管娘不爱,我家我就是大人嘛。”
说这些话的时候,南初仍然低着头,她就不想陆骁看见自己的狼狈。
那是莫名的情绪。
就好似,这是南初唯一可以在陆骁面前维持的尊严,也是自己唯一的保护壳。
“抬头。”陆骁的口气霸道却不容质疑。
一边说,他一边捏住了南初的下巴,就这么半强迫的让南初看向了自己。
遮挡住脸颊的发丝也被陆骁温柔的勾到了耳朵后,然后,那清晰的血痕瞬间也暴露在空气中。
陆骁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起来:“她打的?”
“陆公子这是觉得打的好,还是心疼我?”南初很冷淡的冲着陆骁笑了笑。
既然遮不住,南初也懒得遮。
那刺疼的感觉,随着寒风吹过,让南初差点呲牙咧嘴的叫出声。
是夸张,但是也是入骨的疼。
“疼?”陆骁的声音不自觉的放柔,轻轻的抚摸着南初的脸。
南初没好气的看着陆骁:“陆公子,你给我打一下,看看疼不疼!”
陆骁没说话。
原本还显得嬉皮笑脸没个正经的小姑娘忽然安静了下来。
她的手很淡的推开了陆骁,然后又恢复了双手抄袋的模样,因为冷,就算站着,感觉南初整个人也是蜷缩起来的。
长长的发丝又把脸上的伤口遮住了。
她的眉眼低敛,也没正儿八经的看陆骁,那声音淡淡的,从红唇溢出:“陆公子,我们就这样,好不好?”
陆骁没说话,很沉的看着南初。
“该说的我都说过了。”南初的声音冷淡的不像话,“今天的事情,只会是开始,而不是结束,只要我们纠缠下去。这里是江城,不是巴黎,也不是东京。”
“南初……”
“别打断我。”南初难得冲着陆骁霸道,“陆公子,起码南初也曾经是你一件完美的商品,那就让这件商品完美下去,不要留下疤痕好不好?”
南初忽然抬了头,大眼氤氲着雾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就这么看着陆骁。
很倔强,也很倨傲。
就偏偏是这样不施粉黛,再真实不过的南初,一点点的扎在陆骁的心口,怎么都没办法抹去痕迹。
五年来的一切,忽然就跟着清晰了起来。
这样的感情,竟然也一点点的把陆骁逼到走投无路的地方。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初,南初忽然就笑了,没由来的笑,却莫名的显得悲凉。
她在陆骁猝不及防的时候,踮起脚尖,红唇主动亲了亲陆骁的唇角,然后她又安静的退了下来。
“陆公子,别靠我太近了,我真的会爱上你。”南初声音很低,自言自语的,仿佛说给自己听,“我爱上一个人,就和我的脑残粉一样,很可怕的,指不定能做出什么变.态的事情。”
一边说,她一边开了自己和陆骁的距离:“所以,这样就好了。”
南初的头低的很下,脚尖就这么在原地转着圈,忽然,黑色的长靴上落下了白白的初雪。
江城下雪了吗?
南初一愣,下意识的抬头,大雪忽然就这么纷纷扬扬的下了下来。
猝不及防的瞬间让这座城市银装素裹了起来。
也把南初的心,渐渐的冰封了起来。
她冲着陆骁笑,生疏有礼,然后就转身,朝着小路外走去。
结果,南初没走两步,忽然陆骁就这儿牵着了南初的手,南初是真的愣住了。
她说了那么多,是白说了?
为什么陆骁无动于衷的模样!
“南初。”陆骁的声音低沉的吓人,“这些真的是你想要的?”
“是。”很久,南初才给了答案。
陆骁就这么看着南初:“对我也没感觉了吗?”
“有。”南初不否认,“然后呢,那又如何?这样偷偷摸摸一辈子吗?我不要这儿廉价,陆公子。”
“你要的也不过就是陆太太的身份,嗯?”陆骁很沉的问着南初。
南初的大眼仍然氤氲着雾气,但口气却变得没正经了:“想,想疯了!可是陆公子不给嘛。”
陆骁没说话。
这陆骁的底线,也是南初和陆骁永远不可能跨越的鸿沟,南初怎么会不清楚。
她在心里自嘲,表面却笑的灿烂。
忽然,陆骁附身而下,就这么沉沉的的吻住了南初,南初错愕的被陆骁吻住,但是这样的错愕也就是一瞬间。
下一瞬,南初就变得格外的主动。
纤细的手臂搂上了陆骁的脖颈,脚尖垫了起来,回吻着陆骁。
冰冷的寒意,在火热的姿态里,渐渐的被驱散了。
口腔之间,传来的就只有温热的润泽感,还有彼此纠缠的时候,那种从喉间深处传来的生疼感。
拼尽了全力,想留住了这样的感觉。
把它深深的刻在记忆里。
这样的南初,是疯狂的,疯狂到了极致,不管不顾的逼着陆骁,把他彻底逼的走投无路。
甚至,连胸腔的空气都被掏空了,南初都没松开陆骁,疯了一样的又吻了上去。
牙尖咬着陆骁的薄唇,尝到了血腥味。
扑面而来的是两人灼热的呼吸,还有强健有力的心跳声,甚至,手心都跟着汗涔涔了起来。
……
最终的最终,南初拉开了陆骁,大口的喘着气。
相较于南初的情动,陆骁反而显得很平静,已经恢复了双手抄袋的姿态。
就如同南初遇见陆骁最初的那一眼,矜贵疏离。
她很自然的退了一步,眸光氤氲着雾气,眼珠就这么打着转,然后一言不安分的,转身就继续走着。
大雪已经下的一层,地面彻底的覆盖了白雪。
遇见雪从来都走的小心的南初,这一次却又快又急。
陆骁没再追上去,一直看着南初的身影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不见,俊朗的额面容,此刻却有些讳莫如深。
……
南初走出小巷子,就这么站在路口。
忽然,她拿出手机,拍下了长长的马路,稀疏的车辆,一切白茫茫的。
指尖被冻的生疼。
南初却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着,用【圆滚滚的胖布偶】发了一条朋友圈。
圆滚滚的胖布偶:【寒冬,再见。】
南初的小马甲有几天没发微薄了,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条,粉丝看见的时候,诸多的还是关心的话。
【胖胖,你怎么了?下雪心情不好吗?】
【胖胖,之前不是还看见你谈恋爱那么开心么?】
【胖胖,天冷我给你暖被窝吧。】
……
南初就这么在大雪里,靠在墙上,刷着粉丝的留言,嘴角很淡的挂着笑意,这是她固守的唯一的私人阵地。
剩下的一切,都已经被赤裸裸的扒皮在公众的面前。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