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老婆都没错

作者:半支烟头
南初几乎在这样的恍恍惚惚里出院回到了位于温哥华的别墅。
南晚见到南初的时候,叽叽喳喳的问了遍。
一是因为南晚的身体原因,所以南初不让南晚去医院,避免万一出现交叉感染,二是保护南晚,不想南晚因为自己的原因,后面的生活被记者打扰到。
在看着南晚站在自己面前,安然无恙的模样,南初笑了,很耐心的听着。
“姐,你到底在听我说话吗?”南晚见南初都没反应,停了下来,就这么看着南初。
“听着。”南初笑,“每一句都听着。”
“噢。”南晚点点头,“其实呢,我现在挺好的,姐夫也让人跟着我,所以,你不要担心我的。等你和姐夫大婚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一句话,又让南初闷了下。
南晚见状,惊呼了声:“你不会和姐夫就打算这样,不举行婚礼了吧?”
南初:“……”
最近,婚礼这个词,被提到的次数真的太多了。
南初那种心烦意乱的感觉忽然卷土重来,她沉了沉,很自然的转移了话题,南晚的心思浅,也没觉得什么不对劲,很快就被南初带着跑了。
南初回到别墅,休息了几天后,就在陆骁的陪同下,亲自把南晚送到了学校,陪着南晚办理完所有的注册手续后——
陆骁才带着南初回了西雅图。
……
——
西雅图。
酒店套房内,巨大的落地窗前,南初就这么拿着马克杯,看着窗外的车流涌动。
但是,透着落地窗的玻璃,南初眼角的余光却是落在在流里台前站着的男人。
陆骁已经脱去了外套,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衬衫的袖子被挽到了手肘处,衬衫的扣子随意的解开了几颗,也不似之前的一本正经。
活脱脱的一个从禁欲系男人,变成了行走的荷尔蒙。
南初看得有些入神。
陆骁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让南初不自觉的吞咽口水,那种躁动的感觉,随着陆骁身形的移动,越发的明显。
有些情不自禁的,南初直接转身,想朝着陆骁的方向走去。
结果——
“好痛。”南初委屈的叫出声,手就这么捂在自己的脑门上,“你撞到我了!”她先发制人。
陆骁很无辜的看着南初:“好,我的错。”
“明明是我不讲理,你干嘛还认错。”南初嘟囔了声,扁着嘴,一脸的孩子气。
“老婆都没错,错的都是老公,嗯?”陆骁倒是慢理斯条的,一本正经的说着。
南初是被逗笑了,就这么笑眯眯的看着陆骁。
她的脚没穿袜子,也没穿鞋子,踩在酒店的地毯上,顺势移到了陆骁的脚背上,微微用力。
陆骁没吭声,只是低头看着南初。
一只手还拿着装着温水的马克杯,一只手拿着药。
反而是南初,随意的把手里的马克杯就这么放到了一旁,纤细的手臂已经主动的楼上了陆骁的脖颈。
两人之间,只剩下薄薄的衣料,做了阻隔。
南初的臋,抵靠在沙发上,脚尖微微的踮起,所有的重力几乎都在陆骁的身上,姣好的身形在落地窗里,倒映了一个s型,性感的让人热血澎湃。
陆骁的眸光越来越沉,喉结滑动,但表情却始终不动声色。
“陆公子——”南初的声音娇媚到了极致,“我发现吧,你最近的嘴,甜的就好似每天吃了很多蜂蜜一样,你想干什么?”
“你。”陆骁的答案简单明了。
南初回过神的瞬间,脸就爆红了起来:“陆骁!”
“不是你先勾引我的吗?”陆骁挑眉。
“我哪里有。”南初很无辜,“我只是站在这。”
“嗯。”陆骁不咸不淡的应了句。
南初还以为这人要做什么的时候,结果陆骁却把手里的马克杯塞到了南初的手中:“吃药。”
南初:“……”
而另外一只手,陆骁已经很自然的把药丸从一板药里掰了出来,南初的耳朵里,传来的都是保护膜破裂后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细细碎碎的,但是却忽然多了几分的暧昧。
空气里,都流淌着截然不同的情绪。
“张嘴。”陆骁一个口令接一个口令的命令南初。
见南初不懂,陆骁的手卡住南初的双颊,半强迫的把药丢了进去:“喝水,把药吞下去。”
南初的脸皱了起来,这个药是真的好苦。但是为了消炎恢复的好,她必须吃。
但是每一次,她都要再偷偷的背着陆骁吃很多的糖,才可以解嘴巴里的苦涩的感觉。
偏偏,医生又禁止南初吃糖,陆骁在的时候,看的特别紧。
就好比现在的情况。
“快点。”陆骁催促了一声。
南初很是委屈,皱着眉头:“老公,药真的好苦。”
说着,那张小脸皱成了一团,充分像陆骁证明,自己并没在开玩笑,而是很认真的抗议。
而这一声“老公”却让陆骁的眉眼渐染了星星点点的笑意。
带着薄茧的指腹,就这么轻轻摩挲着南初的下巴:“真的很苦?”
“嗯。”南初重重的点了下头,“我想吃个糖。”
南初的视线已经看向了之前上楼的时候,她买的巧克力。而喉间那种苦涩的感觉随着药片的溶解,越来越明显。
别人都不知道,南初对于药片是典型的吞咽困难。
其实一口气吞下去,这样的苦涩她根本感觉不到。
但南初却偏偏都要让药片完全融化了,才会开始吞咽,自然,那种苦涩不言而喻。
“好。”结果,出乎南初的预料,陆骁干脆的答应了。
南初的眸光闪了闪,那是一种兴奋和不敢相信,但下一秒,陆骁的大手就已经稳稳的托住了南初的臋,把她抱到了自己的身上。
薄唇瞬间吻了上来。
在唇齿之间,两人都尝到了药片的苦涩,但更多的却是那种在内心深处被搅了蜜一样的甜腻感。
挥之不去。
“唔——”南初呜咽了一声。
两人顺着沙发,就这么倒了下来,绵软的沙发瞬间包裹住了南初娇小的身形,沉沉的沉了下去。
加上陆骁的重量,似乎有些撑不住。
但是,对于南初而言,这却是再甜蜜不过的负担。
“陆公子——”南初的声音很婉转好听,眉眼里,流光闪烁,风情无限。
“为什么选这个酒店知道吗?”陆骁一边吻一边问。
南初一愣:“为什么?”
“因为,你喜欢这个牌子的沙发——”陆骁的声音一本正经的。
但是当陆骁贴近南初的耳边时候,那个轻声细语的话,却让南初的脸瞬间爆红了起来,她羞恼的看着陆骁,可这个男人却显得一脸若无其事的模样。
“现在知道原因了?”陆骁眉眼浸染笑意,透着几分暧昧,声音缱绻缠绵。
南初没好气的捶打了一下陆骁,但瞬间,笔直的长腿就被陆骁的大手扣住:“老实点,嗯?”
见陆骁来了劲,南初一摊手,也有些坏心眼:“陆公子,我受伤了,动不了。”
“我来。”陆骁笑。
南初被陆骁弄的咯咯的笑起来,不断的闪躲。之前送南晚去学校,抵达后办完所有的手续,陆骁就迫不及待的带着南初回了西雅图。
这期间,两人赶的是夜航。
现在的陆骁,下巴上,多的是冒出来的胡渣还没来得及清理,刺的南初一阵阵的发痒。
南初越是躲,陆骁越是直接。
落地窗外,阳光正好,金色的光晕就这么打在灰色的地毯上,同色系的沙发里,称的南初的肌肤越发的白皙。
空调在转动,但是却抵挡不了房间内不断上升的温度,热情洋溢,却又透着陆骁和南初特有的味道。
电视机里,播放着当地热门的真人秀节目。
偌大的套房里,却只剩下彼此纠缠的身影。
南初气喘吁吁的:“陆公子,不是说好了要去你学校的吗?”
“嗯。”陆骁含糊不清的应了声。
“晚了就不合适了,没人黑灯瞎火去学校的。”
“那就明天去。”
“陆骁!!!”
南初尖叫出声。
而后,她就听见陆骁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着,很低沉,有力,却充满了蛊惑:“南初,再给我生个孩子,一个像你的孩子。”
“好。”南初应着。
……
在这样你来我往里,南初被逼到了极致,落地窗外的阳光渐渐的不再那么刺眼,套房内的战争才彻底的消停了下来。
陆骁任南初趴在自己的身上,温柔的拂去了她落在脸颊上的发丝,笑着看着南初。
南初趴着,有些不好意思。
一直到陆骁拍了拍自己的臋部:“去冲洗下,现在去学校,刚刚好。”
“你根本就是蓄谋的。”南初抱怨,却带着甜蜜。
“是。我故意的。”
“陆骁!”
“在。”
……
30分钟后,两人才离开酒店的套房,步行去了不远处位于市区的校园,那是一所全球再知名不过的大学。
南初曾经的向往,却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和陆骁一起站在这里。
陆骁换了休闲装,和南初是同款同色的情侣服,两人就这么手牵手的走在校园里。
周围很多带着笑意,青春洋溢的年轻人,南初明明不大,但是看着那一张张明艳的人,她忽然觉得自己老了。
沉了沉,南初的脚步停了下来。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