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这么为老公着想

作者:半支烟头
“抱歉,这是我们的个人隐私,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没必要向大众告知。”
很含糊不清的话,说完,陆骁就快速的拥着南初上了车,保镖已经把身后的记者拦了下来。
一直到车子离开,南初才松了口气。
“睡会,到家了我叫你。”陆骁淡淡的开口,“看你在飞机上都没睡觉。”
“好。”南初也不多话,动了动,就朝着陆骁的身上靠了去,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没一会,还真的沉沉的睡了过去。
此刻,江城晚上9点整。
车子平稳的朝着金樽公寓的方向开去。
……
——
同一时间,陆家大宅。
西班牙的事情,在陆骁刻意的隐瞒下,徐敏芝并不知道,她的心思一直都被南建天的身份给记挂着。
这几天,那人虽然没给徐敏芝电话。
可那种不安的感觉,却一点点的吞噬徐敏芝全部的思维,几乎是坐立难安。
“夫人,您的电话。”管家把徐敏芝的手机递给了徐敏芝。
徐敏芝一下子回过神,拿起手机,快速的朝着安静的地方走去:“是我。有结果了是吗?”
对方显然安静了一阵,才说着:“是。南建天就是当年代号为野狼的死士。我看见的时候,也真的觉得很惊讶。”
徐敏芝差点站不稳,踉跄了一下:“你确定没调查错?”
“不会错。”对方很肯定,“野狼在我们队伍里,一直都是孤僻的人。很少和我们来往,甚至也不怎么见面。那张照片,大概是唯一一张合影。虽然模糊,但是在见到照片的第一眼,我就几乎可以肯定了。”
徐敏芝:“……”
“野狼常年在外出任务,身上伤口不少。尤其是小腿上的伤痕,几乎是永久性的创伤,偏偏,南建天的身上也有。再加上顺藤摸瓜得到的消息,这个人,就是野狼没错。”
对方的声音始终沉稳:“南建天出现在江城的时间,和野狼离开组织的时间,几乎是一致的。”
“……”
“南建天这个名字,都是来到江城后在制造的名字。而这个名字之前所有的信息,都是他一手虚构的。野狼也是这方面的高手,想虚构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人,并不是难事。”
……
听着解释,徐敏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甚至抓握着手机的手,都因为过大的力道,关节微微的泛了白。
“你……”徐敏芝踌躇了片刻,“你知道野狼当时是什么原因才可以顺利离开组织的吗?”
能从那地方离开,就像对方说的,几乎是完成了不可能达成的任务,或者付出了性命的代价。
离开了,也是死了。
就好比陆成一,顺利离开没几年的光景就出事了。
而南建天却可以若无其事的在江城活了这么长的时间,而没出任何的问题。
这就不得不让徐敏芝深思了。
“不知道。”对方摇头,“我们的每一次任务在结束之后就会彻底的销毁所有的档案。不可能让人查找的到任何的线索。这行,如果不小心,就不是粉身碎骨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好。我知道了。”徐敏芝了解这个道理,“真的非常谢谢你。”
“徐小姐,不客气。”对方不卑不亢的,“我算是还了您的恩情。”
徐敏芝没再说话,挂了电话。
而关于南建天的调查报告也在第一时间,发到了徐敏芝的邮箱里,徐敏芝就这么坐在椅子上,看着打印机一点点的把这些内容打印出来。
那是一种彻骨的恐慌。
徐敏芝一辈子都在极力的和山田家摆脱关系,但是却从来没想到,陆骁娶进门的媳妇,竟然还和山田家牵连上了关系。
南建天是山田家的人,又岂会不知道自己和陆骁的身份。
但偏偏就是这样,明明知道却要装作不知道,甚至那眼神里,让人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端倪,这才是让徐敏芝觉得最为恐惧的。
南建天到底要做什么!
甚至连南初,徐敏芝都不免怀疑了上。
南初和陆骁的纠缠,不是这段时间,而是好几年了。
徐敏芝不寒而栗。
许久,她拿起手机,直接拨打了陆骁的电话:“阿骁,回大宅一趟。”
剩下的,徐敏芝没任何的话语,就直接挂了电话。
她颓然的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
——
陆骁接到徐敏芝的电话,车子刚刚在金樽公寓的地下停车场挺好。
此刻的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整。
“谁的电话?”南初奇怪的看了一眼陆骁。
陆骁表情有些说不上来的复杂,眉色微拧,甚至有些严肃。
南初安静了下:“有事吗?如果有事的话,你就先走吧,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
陆骁没说话。
那个电话是徐敏芝的。
徐敏芝很少在这个时间点打电话来,就算是有时候病发了去了医院,也不会允许管家在这个时间点打扰自己。
反而很多时候,陆骁得知消息的时候都是在第二天,或者医院的医生通知了陆骁。
结果,现在却在这个时候点,还是徐敏芝亲自打来电话。
这就只意味着,徐敏芝发生了极为重要的事情。
下意识的,陆骁看了一眼南初,因为在徐敏芝的话语里,只让自己回去,并没让南初同时回去。而徐敏芝很清楚,今天南初和自己是一起从西班牙回来的。
这就意味着,徐敏芝屏蔽了南初。
沉了沉,陆骁把情绪彻底的敛了下来,这才看向南初:“嗯,有点临时的小情况,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好。”南初点点头,倒是没觉得什么不对劲。
她很自然的推开车门就打算下车,结果陆骁下一秒就已经扣住了南初的手:“我送你上去。”
“啊?”南初一愣,“电梯就在门口,我自己上去就行了,徐特助这么晚打给你,肯定着急的事情的,别费事了。”
南初说的理所当然。
这话,让陆骁的薄唇微掀,低低的笑了笑,忽然就把南初朝着自己的胸前拉近,然后牢牢的抱住了南初。
南初一愣,被陆骁抱的有些没办法呼吸:“你放开我啦,呼吸不了了。”
“这么体贴,为老公着想?”陆骁笑着问。
“噢——”南初一本正经的点头,“毕竟陆公子是赚钱的主力军,我等着花钱就好了,必须体贴点。这年头,谁和人民币过不去啊。”
陆骁仍然还在笑。
这样的笑,在南初看来,就显得格外的性格。莫名的被陆骁看的有些脸红。
下意识的,南初想再推开陆骁,却已经听见这人低沉的嗓音传来:“再忙,送你上楼这点时间还是有的。”
南初脸红了一下,是羞涩的。
“何况,我老婆这么漂亮,舍不得让我老婆一个人走夜路。”
“……”
一本正经的话,却带着戏谑的调侃,南初最后干脆一把推开陆骁,快速的推门下车。陆骁看着南初,笑意不减,很快跟着南初下了车,三两下就追上了南初。
南初的手,重新被牵在陆骁的手中。
南初下意识的看着两人相牵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这样的小举动换来的是陆骁的温柔的凝视。
有些情不自禁的,陆骁低头捧住南初的脸,俯身就给了一个绵长的吻。
南初红了一下脸,抓着陆骁的袖子,怎么都没松开。
那微微踮起的脚尖,在主动回应着。
一直到电梯门打开,陆骁这才松开南初,牵着南初的手从容不迫的走了进去,南初一本正经的跟着陆骁,不时的还看向周围,那样的羞涩,越来越明显起来。
电梯匀速上升。
陆骁把南初送到公寓门口,打开门,看着南初进去,这才很淡的开口:“飞了一天,早点休息,我过一会就回来。”
“赶快去吧!”南初催促了声。
陆骁站着,仍然不动。
南初也看着陆骁,在陆骁的眸光里,她朝着这人的方向走去,主动的亲了亲他的薄唇:“这样可以了吧?”
很无奈的口吻。
陆骁笑,笑的格外性感,也格外意味深长。
他朝着南初勾勾手,南初楞了一下,陆骁的薄唇已经贴着南初的耳朵:“我喜欢你穿在西班牙买的那件睡衣——”
南初的脸一下子爆红,然后陆骁就不说话了,淡定自若的转身走了出去。
一直到陆骁离开,南初都没从这样的羞涩和暧昧里回过神。
这人,真的是……越来越不知节制。
直到冰凉的水冲刷在南初的身上,才渐渐浇灭那样滚烫又火辣的感觉。
南初洗完澡出来,收拾好,再看着行李箱里那件性感到极致的睡衣,脸颊又跟着红了一下,拿捏在手里别扭的动了动。
脑海里,想到的都是再旖旎不过的画面,最终仍然忍不住把睡衣穿了上去。
此刻已经是晚上12点,然而陆骁并没回来。
南初也没在意,上了床,调整了光线,没一会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
——
陆家大宅。
陆骁的车子才停稳,管家就已经在门口候着了:“陆总,老夫人在房间等您。”
“嗯。”陆骁应了声。
他才走了两步,忽然停下来看着管家:“知道老夫人找我什么事吗?”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