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对不起我没资格

作者:半支烟头
陆骁也直接,干脆把南初的手从她的伸手抽了出来,被锋利的刀子切过的伤口又深又大,陆骁的眉头拧的更紧,眼底微不可见的闪过一丝的自责。
但是,看着南初的时候,陆骁的口气却沉的吓人:“南初,你到底在做什么!”
“不小心。”南初给了解释。
剩下的话,南初没多说的意思。
陆骁直接转身走了出去,南初看着陆骁离开的身影,很淡的笑了笑,收起了自己的幻想。
在和陆骁这样几乎是冰冷的关系下,她能指望陆骁做什么?
在南初挣扎着要下床处理自己的伤口时,忽然,陆骁再一次的推门而入,手里已经拿了医药箱。
南初微微一愣。
陆骁粗鲁却又带着小心的拽过了南初的手,快速的把南初受伤的手处理好伤口,再包扎起来,全程,陆骁一句话都没说。
南初的心口却忽然变得有些艰涩起来,被动的看着陆骁,红唇动了动,最终一句话都没说出口。
倒是陆骁,在处理好南初的伤口,就这么安静的在床边坐着。
南初被陆骁看的不自在起来,脑袋微微的动了动,就已经被陆骁掐住了下颌骨,半强迫的看向了这人。
“你这样做,是在和我抗议吗?”陆骁很淡的反问,却少了之前的阴沉,“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嗯?”
“没有。”南初否认了。
“你——”陆骁声音一沉。
“陆公子担心多了。”南初仍然是淡淡的,在这样的淡漠里,却带了距离感,“我并不会这样,何况,南晚和我爸爸都在陆公子的手里,我能拿什么来威胁陆公子。”
南初的声音只是在平静的讲述一个事实,仅此而已。
甚至,仿佛这个事实都和自己没任何的关系。
“我并没让你在公寓里呆着,也没限制你的工作。”陆骁很淡的说着,“为什么把工作都取消了?”
“大概是倦了吧。”
“当演员也已经倦了吗?”
“都倦了吧。”
……
南初的口气让人分辨不出真假。
陆骁很淡的看着南初:“那些合约,我可以让人处理干净,包括之前谈好的所有的内容。”
“不用了。”南初拒绝了。
“你——”陆骁看着软硬不吃的南初,眸色越发的阴沉。
南初却没再理会陆骁的意思,先前压下来的恶心的感觉,再一次的翻卷而来,逼的南初几乎喘不过气。
最终,她快速的下了床,立刻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跑去,彻底吐到瘫软在马桶边,一动不动的。
陆骁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
在陆骁准备打电话催促医生的时候,医生已经出现在公寓里了,陆骁的脸色一点都没缓和,医生几乎就是这样顶着陆骁的压力,询问南初情况。
“陆太太,您就是呕吐吗?”
“是。”
“有没有伴随拉肚子之类的?”
“没有。”
“您的一日三餐呢?”
……
在和南初初步的沟通,又做了检查后,医生快速的开了药,毕恭毕敬的交代:“陆太太,您一日三餐一定要稳定,不然的话,您的肠胃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就容易导致肠胃呀的发生。”
“好。”南初很机械的应着。
而陆骁听着医生和南初聊天,脸色越来越难看,在医生走后,陆骁直接变了脸:“明天我会让人住在这里,不想出去,一日三餐你也给我老老实实的吃完。我要是再发现你这样的情况,南初,后果自负。”
南初低着头,没说话。
然后,陆骁再一次的从主卧室离开。
南初安安静静的靠在床上,没任何反应,不吵不闹的。甚至医生开的药,南初也没动,仿佛外面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都和自己没任何关系一样。
南初不知道在主卧室呆了多久。
一直到陆骁的身影再一次的出现在主卧室里,但这一次,陆骁手里多了一个托盘,托盘上的碗还冒着热气。
南初楞了楞。
陆骁已经沉着一张脸走到南初的面前:“把面吃了。”
南初半天没反应。
“你要我喂?”陆骁反问。
“不用。”南初摇头,“我没胃口,不想吃。”
陆骁看着南初,也不废话,干脆的夹起面条,送到南初的嘴边,那姿态已经再明显不过。
南初知道陆骁的霸道,也知道自己不乖乖的吃完这碗面,陆骁不可能放过自己。
南初的胃饿到没有知觉。
加上之前吐的难受,现在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但南初为了不给自己制造麻烦,她很安静的接过陆骁的碗,挣扎着要起来吃面,结果陆骁却没丝毫松手的意思,摆明了要喂南初。
“陆公子——”南初僵了一下。
“吃。”陆骁只这么淡淡的说了一句。
南初也不说话了,安静的一口一口的任陆骁喂着,喉咙里那种翻腾的感觉,被南初强压了下去。
但是南初藏的很好,陆骁始终没发现南初的异常。
一直到南初真的再也忍不住,直接推开了陆骁,这一次,把之前陆骁喂下去的面,彻底的再吐了出来。
陆骁的脸色一沉,但是那样的慌张却怎么都藏不住。
“南初——”陆骁叫着南初的名字。
南初趴在马桶上大口的喘气,一句话都不说话,长时间没进食,加上这样来回的折腾,彻底的让南初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甚至,南初的身上还带着污秽的痕迹。
陆骁微微沉了沉双眸,直接抱起南初:“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肠胃炎而已。”南初拒绝了,淡淡的,却把自己和陆骁之间拉出了一个江城那么大的距离。
虽然,两人近在咫尺,甚至连呼吸都可以再清晰不过的感觉的到。
“南初。”陆骁的声音从沉了下来,带着警告。
忽然,原本还显得安静的南初却好似一下子爆发了一样,就这么猛然的推开了陆骁:“我不用你,不要管我好不好!”
陆骁:“……”
“我还不够乖吗?你让我安分守己的在公寓里,我就在公寓里。没办法联系上南晚和我爸爸,我也忍了。难道这样还不够吗?”南初问,“怕我把自己弄死,给陆公子惹山更麻烦吗?放心,我南初再蠢也不会想到这样的方式折磨自己的。”
“……”
“所以,别管我好不好!”南初又哭又笑的,“求求你,陆公子,不要再管我。你恨南家人,也一样恨我,所以,不要再管我。让我这样自生自灭不是很好吗?”
“……”
“放过我,好不好——”南初到后面,声音都变得机械了,“我只要南晚好好的,我只要爸爸好好的,就可以了。我江城只是剩下这两个嫁人了,所以,放过我,好不好。他们犯了错,我来承受。”
“南初。”陆骁想扶住南初,但是却又被南初的冷漠拒绝在千里之外。
南初就这么看着陆骁,忽然又安静了下来:“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发火的,我没资格,我没资格——”
“南初。”陆骁念着南初的名字,猝不及防的把南初搂在了怀中,任南初挣扎,陆骁也没松开过手。
一直到南初挣扎累了,再也挣扎不动了。
眼皮困的一下子都睁不开,渐渐的就在陆骁的怀里没了任何的动静,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却怎么都没办法舒缓南初眉心的紧锁。
就连在睡梦里,南初都不断的叫着:“爸爸,南晚,南晚,爸爸——”
陆骁缓缓的闭上眼,不说话,只是安静的抱着南初,再小心的把她送回到了大床上,仔细的给南初盖好被子。
他不知道要拿南初怎么办,更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
似乎,除了这样的方式,再没了其他的办法能让南初留在自己的身边,如果让南初知道南建天已经死了,那么——
剩下的事情,第一次,陆骁有了恐惧,不敢再想下去。
千丝万缕,看似没关系,却又紧密相扣。
下意识的,陆骁握紧了南初的手,却可以明显的感觉的到在睡梦中,南初的抗拒和挣扎。
那呓语断断续续的:“放过我,陆公子……我们离婚好不好……不要,南晚不要……爸爸……”
南初挣扎了很久,很久,才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陆骁一刻都不曾从房间离开,就这么看着南初,一直到南初彻底的安静了,陆骁才快速的收拾了屋内的狼藉,而后沉默的一言不语的站在落地窗边,无动于衷。
一直到凌晨,陆骁的手机响了起来。
很轻微的声音,陆骁明显就感觉到了南初的不安稳,沉了沉,陆骁关闭了声音,就这么快速的走到床边,安抚南初的情绪,一下下的顺着南初的背部,轻轻的拍着。
南初这才渐渐的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而后,陆骁走了出去。
走到客厅,陆骁才回拨了叶亦琛的电话:“有事?”
“有。”叶亦琛的声音直接了当,“沈璐从你那离开以后,直接去了沈沣在江城的公寓,这点就比较有意思了。”
“什么意思?”陆骁一沉。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