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你太让我失望了

作者:半支烟头
老妇人的声音很急促:“沈女士是一个很好的人,大概她忘记了,在很多年前,大雪里的东京,她帮过一个老人家,那是我的丈夫。我至今感激。所以,沈女士在去世之前,委托我给您寄了一封信,现在我可以亲自交到您的手里,也算不枉费她的委托了。”
说着,老妇人擦了擦眼泪。
南初惊愕的看着老妇人,全然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而老妇人却继续说:“山田家是在陆少的监控之下,您还是进去吧。”
南初是被动的,被动的重新走回这个曾经来过的房间,里面的一景一物,完全符合了陆骁天生淡薄的性格。
而老妇人却安安静静的在屋外站着。
南初的手里攥着她递给自己的信笺,上面是自己在江城公寓的地址,而落款的人,确确实实是沈璐。
沈璐的字迹,南初熟记在心。
她颤抖着双手,打开了信笺。
那是很长的一封信。
里面有沈璐对南初的愧疚,有沈璐无数想和南初说的话,还有沈璐自杀的原因。
沈璐受不了这样被人禁锢的日子,受不了有朝一日自己成为南初的软肋,让南初被人控制,所以她选择了死。
信笺到了最后,沈璐的自己越来越潦草。
就好似写不完一样,南初就再也看不懂沈璐的字迹了。
但,这封信,却彻彻底底的把南初的心口给堵死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拽着信笺,南初很长时间,一言不发。
一直到主卧室的门被推开,陆骁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南初的面前。
南初没藏着。
陆骁扫了一眼:“看什么?”
说着,陆骁一步步的朝着南初的方向走去,半蹲在南初的面前,自然也看见了沈璐的信笺,陆骁的眼神微眯,神情有些让人揣测不到。
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已经夹过了沈璐的信笺,草草的看了几行。
南初回过神,就已经把信笺给彻底的拽了回来。
“你没资格看。”南初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着,“是,我妈妈是自杀的,又怎么样,你不软禁她,她会自杀吗?无非,也不想再成为一个让我被威胁的把柄而已。”
陆骁的脸色一沉:“……”
“陆骁,我妈妈死,你难道没有责任吗!”南初吼着,情绪一下子就跟着激动了起来。
“你就是这样看我的?”陆骁冷静的,一字一句的反问南初。
那高大的身形朝着南初的方向逼近,骨节分明的手,已经卡住了南初的下颌骨,南初倔强的瞪着陆骁,用力的和他抗争着。
“你觉得,我是在软禁沈璐,是为了控制你?”陆骁的脾气一下子上来了,先前的冷静不见了踪影。
“呵呵——”南初冷笑一声,“不是吗?南晚是这样,爸爸是这样,甚至爸爸已经死在你手里里,你却仍然要我乖乖的,不要胡搅蛮缠。南晚连学校都去不了,不是吗?我妈妈不是因为我的话,难道会莫名其妙的被带到山田家?山田家忽然隔了这么多年,对一个曾经的影后感兴趣了吗?”
一长串的话,南初几乎是连气都不曾喘过,质问着陆骁。
陆骁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看着南初:“控制你,我一个人也不需要,我可以找人24小时盯着你,你死也死不成。何况,南晚还在美国,南晚还有两年多的危险期,一个南晚就足够了,我要沈璐做什么!”
“陆公子这么残忍无情的人,谁知道。”南初摆明了不想和陆骁再谈下去,“你不要靠近我,我不想再看见你,不想!”
“你……”
“好。”南初点头,“既然不是的话,你给我一个理由,你给我啊!”
她冲着陆骁吼着,眼眶红红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
陆骁低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在自己面前发怒的南初,很沉的说着:“你又了解沈璐之前发生了什么,你又知道沈璐除了我没得罪别的人吗?”
“陆骁。”南初摇头,“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你……”
“明明都是你,为什么还要给我母亲的死,替你自己找推脱的借口!为什么!”南初怒吼着。
她一步步的朝着门边后退着:“陆骁,你会后悔的,你在我心口剐的每一刀,我都会还给你,都会的!”
南初已经开了门。
“南初!”陆骁的声音一变。
南初却摇着头,看着陆骁:“陆骁,你是笃定了我的软弱,笃定了这些人都是我的软肋,是不是?你笃定了我不会反抗,笃定了我会安安分分的跟着你,是不是。”
陆骁没说话,拧着眉,一步步的靠近南初。
“不准过来。”南初怒吼,“我真的什么也不在乎了,真的。我不就是剩一条命,我还你啊!”
陆骁的脚步停住了。
南初退出了房间,堪堪的靠在窗户口,不高不低的位置,南初很惨淡的看了一眼:“头着地,应该会死了吧。”
“你——”陆骁惊呼出声。
就在陆骁眼疾手快的要抓住南初的时候,忽然主宅内的警报响了起来,瞬间,人群就跟着混乱了起来。
没一会,烟雾缭绕,把周围的一切都模糊了。
“南初——”陆骁快速的朝着南初的方向走去。
结果,陆骁却扑了一个空。
藤堂已经出现在陆骁的面前:“陆少,是山田泽的人做的。”
“该死的。”陆骁低咒一声。
是他低估了山田泽,没想到山田泽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敢出现在陆家大宅。
“给我找,找到夫人!”陆骁快速的下达了命令。
烟雾弹的烟雾渐渐的散去,偌大的主宅竟然找不到南初的身影,陆骁的脸色越发的铁青,而所有的监控里,也没看见南初和山田泽离开的身影。
这下,主宅内的人,再不明白,也知道了山田泽的目的,只是为了带走南初。
“找不到人,你们就不要回来见我了。”陆骁一字一句,一沉的命令着。
东京就这么点地方,陆骁就不信山田泽插翅能从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走。这个主宅,陆骁沉沉的环视了一圈,最后快速的朝着窗户边上,原先山田雄天的书房走去。
果然——
书房内的书柜已经被推开,后面的暗道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甚至是在主宅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人,都从来没发现过这个暗道。
在日本灰色势利盛行的时候,为了避免被仇家追杀,这样的逃生通道是必然存在的。
只是,没人想到过,会有人利用了这个逃生的通道。
陆骁沉了沉,快速的朝着通道内走去。
山田泽带着南初,速度不可能快到哪里去。
而陆骁周遭散发出来的阴沉的气息,瞬间就席卷了每一个人,那种狠戾,让人不寒而栗。
……
——
南初被山田泽带着,离开山田家的主宅,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人,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我是真没想到,无意之间知道的通道,竟然是为了带你离开。”山田泽拍了拍灰尘,显然有些嫌弃,“太脏了。”
“你想做什么。”南初显得冷静,但是却充满了戒备。
山田泽看着南初:“南初,就算是这样,你还是不愿意和我合作吗?陆骁弄死了你周围那么多的人,所有的结束,都必须是陆骁死。陆骁死了,我能得到我想要的,你能获得自由,为什么不合作。”
南初看着山田泽,没说话。
但是抓着手机的手,却已经拨打了一个极为陌生的电话,但这个号码,南初却又始终熟记在心。
那是沈沣的电话。
南初情愿回去和沈沣做交易,也不想被山田家的任何一个人控制。
山田泽从来都是一个邪气的人,和山田泽牵扯上关系,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他能给你挖多大的坑。
“你给谁电话?”山田泽看见南初拨打了电话,那神色一下子凌厉了起来。
要知道,那条暗道,他能带南初离开,不代表陆骁找不到,暗道一旦被开启,就彻永久性的作废,陆骁找到自己也不过就是弹指间的功夫。
而南初却始终僵持。
南初现在是山田泽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如果南初不愿意动手,他抓着南初,也一样有机会杀了陆骁。
而最后一条路,山田泽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选择。
毕竟,和他做交易,别说山田泽,就算是山田雄天在,也不一定有把握全身而退,那是没路走的情况下,最后的选择。
“我要离开这里。”南初无视了山田泽,一字一句的说着。
说完,南初就挂了电话。
山田泽看着南初,二话不说,就立刻朝着南初的方向走去,南初不妥协,他自然不可能再放过南初。
毕竟,想再抓到南初,就绝对不可能了。
南初站着,快速的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她不能被山田泽控制住,控制住结果和被陆骁控制住并没两样。
而沈沣是接了电话,南初却没机会听沈沣的答案。
甚至,南初不确定,沈沣的人会不会及时的带走自己。
起码,在沈沣的人没出现以前,南初不可能让自己落在山田泽的手里。
结果——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