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陆骁的态度没一点诚意

作者:半支烟头
“赵子奕出现,你就迫不及待的出现了,嗯?”陆骁压着南初,那种怒意显而易见。
南初被陆骁怼的微微有些恼怒起来,伸手用力就推着陆骁,但是这人根本纹丝不动,加上包厢内沙发的狭窄,南初被困的动弹不得。
有些忍无可忍,南初瞪着陆骁:“陆公子,我和我朋友吃饭,那是我的事情。至于剧组的应酬,你会不了解我?这种应酬我从来不去的。就算唐导开口了,我晚上也可以找事情不去的!”
“南初。”陆骁压低的声音,带着警告。
手心的力道也跟着紧了紧。
那扣着南初腰身的手,仿佛酝酿了极大的怒意,就这么看着陆骁,但这样的怒意却没迸发出来,而变得越来越冷静起来。
陆骁不动声色,阴沉下来的眸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南初的身上。
南初竟然也不推诿陆骁了:“陆公子,不是要离婚了么?既然要离婚,我找谁应该也和你没关系了。毕竟陆公子都说了,要找一个能牵着初扬一起去学校的人。所以,我和陆公子什么关系?现在这样合适么?”
“离婚”两个字,有瞬间让陆骁的神经彻底的紧绷。
“我们也就差最后的手续了。分居五年,什么情况下,法院都判离了,更不用说,这还是陆公子主动同意的,我没什么理由不签字。”
南初的每一句话都显得淡漠。
“既然陆公子现在没什么事,明天正好我是夜戏,我不介意一早回江城,跟陆公子把剩下的手续办了。以陆公子的权势,一上班就能处理好这个事了——”
南初说着,那眼神忽然变得不敢相信,错愕的看着陆骁,闷哼出声,呜咽着,拼命的挣扎了起来。
“唔……”
但再多的挣扎和抗议,都彻底的被吞没在陆骁沉沉的吻里。
那是极为压抑的怒意,在南初说出这些不咸不淡的话后,彻底让陆骁失控了,所有的情绪在瞬间就爆发了出来。
“南初,一口一句离婚,嗯?”陆骁阴鸷的看着南,“但是你不要忘记,还没离婚,我和你就还是夫妻,你就没任何拒绝的权利。”
“陆骁!”南初惊呼一声。
陆骁却丝毫不管不顾,那大手越发的用力,掐的南初阵阵的生疼。
南初本就是怕疼的人,被陆骁这么掐着,却硬生生的一句话都没说出口,大眼瞬间氤氲了雾气,说不上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委屈。
但是,陆骁却已经置若罔闻。
那过大的力道,南初甚至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肌肤已经被掐的一阵阵青紫,甚至闭眼都能感觉的到陆骁的那骨子狠劲。
这人要在意的时候,把你当宝贝一样哄着。
这人要不在意你了,那就大概是真的不在意了。
毕竟,从来不说离婚的人,也已经把这话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了。
呵呵——
南初有些悲凉,转过头不看陆骁,但偏偏陆骁却不给南初任何拒绝的机会,下一秒就已经把南初的头掰了回来。
像是惩罚,又好似发泄,他重重的南初的唇上咬了一口。
南初疼的尖叫出声,这样猝不及防的力道,让南初怎么都没办法忍受,纤细的手又捶又打的,一下下的落在陆骁的胸口。
这样的反抗,彻彻底底的把男人的征服欲给激发了起来。
从五年后再一次遇见南初开始,压抑了这么长时间的情绪,就如同破闸而出的猛兽,一发不可收拾。
迥劲的大手,压着南初的手,就直接放到了南初的脑袋顶上。
那面色,不带一丝的温情,尽是冷漠。
女人和男人在力道上的悬殊,南初根本不是陆骁的对手,南初被拿捏着,完全无法动弹,但是那种不羁和倔强却又在眼神里表达的极为清晰。
在陆骁的薄唇落在南初的脖颈上时,南初忽然屈膝。
但这一次——
陆骁的手已经牢牢的拉住了南初的双脚,南初错愕了一下,狼狈不堪的被扯了下来,脖颈上传来的疼痛,差点让南初失声尖叫。
“南初,同样的手段还用第二次,是我傻还是你傻?”陆骁阴沉的问着。
南初愤恨的才想开口,陆骁却忽然一个反手,南初被压在了沙发上,高大的身形倾身而上,瞬间,就让南初打了一个激灵。
“你要干什么!”南初惊呼。
但是那是对陆骁的了解和南初天性的直觉,等南初意识到陆骁要做什么的时候,南初已经来不及了。
陆骁的眸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南初:“你——”
唯一的字节,说的极重。
骨节分明的手用力的掰过南初的脸,半强迫的让南初看着自己,甚至一点松懈都不曾有。
南初僵着,被陆骁控制着,再没了任何自主的权利。
她的眼眶越来越红,眼泪在打转,但是却一滴也没掉下来,瞪着陆骁的架势,就好似在在看仇人。
但陆骁偏偏毫不在意。
不算大的包厢里,两人的衣裳都完整的贴合在身上,但却带着压抑的暧昧,久久不散。
南初的心,一跳一跳的。
包厢的门外,不断的都有脚步声传来。
铂悦的包厢一直很满,如果有客人随时来了,推门进来这样的画面,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何况,自己离开这么久的时间,赵子奕难道就不会给自己电话吗?
偏偏,陆骁没有消停的意思。
南初有些憋屈,那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一声声的,在地面上,屏幕忽闪忽闪的,上面显示的就是赵子奕的电话。
陆骁看见了,南初也看见了。
南初绷着,不敢动,生怕陆骁做出更疯狂的举动,这人要被逼急了,真的没什么事做不出来的。
陆骁的情绪似乎随着南初手机铃声的响起,变得越来越暴躁起来。
南初挣扎一分,陆骁就攻城掠池十分。
一直到手机铃声停了下来,陆骁才喘息的看着南初,南初的眼眶越来越红,红唇微动,却在下一秒,就被陆骁沉沉吻住。
这样的纠缠,至死方休。
……
——
一切归于平静。
陆骁的脸埋在南初的脖颈:“就这样,你还能说对我没感觉?”
“这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南初面色淡漠。
陆骁这才拉开距离,手撑在沙发上,看着南初,南初也在喘息着,在陆骁这样的眸光里,南初却没任何的闪躲。
被陆骁禁锢的手抽了出来,就这么挡在陆骁的胸口。
这一次,陆骁没拦着南初。
南初站起身,丝毫不避讳的在陆骁面前,把自己彻底的收拾好,甚至连头发都整理的清清楚楚,让自己看起来没一丝的狼狈。
而后,南初看都没看陆骁一眼,转身就要走。
陆骁的反应却更快,直接牵住了南初的手,两人就这么在原地僵了起来。
南初:“陆公子,睡也睡了,还想再来一次吗?”那声音带着几分的压抑,却又故作无所谓,“不过陆公子,过了今天,你就再没机会了,明天起,我们就没任何关系了。”
这些话,听在陆骁的耳朵里,格外的刺耳。
“放开。”南初见陆骁无动于衷,很淡的说着。
她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紧绷着,那种僵直的感觉,陆骁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的到。原本牵着南初的手,渐渐的松开。
南初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在南初的手搭在门把上的时候,陆骁低沉的声音传来:“你如果想明天办手续的话,那抱歉,你要失望了,明天一早的飞机,我要去德国。”
南初:“……”
像是被气的,南初猛然转身。
陆骁却始终低敛眉眼,看着地面,并没再多说什么。
“你是故意的!”南初咬牙切齿。
陆骁眼皮微掀,看了一眼:“大概吧。”
“你——”南初气的连话都懒得说,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结果,一开门,南初就惊呆了。
铂悦的经理带着人已经朝着包厢走来,显然也没想到会在包厢里看见南初,而带来的人,不少都是媒体方的人,大家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还没来得及多寒暄,陆骁高大的身影已经从暗处走了出来。
这下,在场的人面面相觑。
南初更紧绷了。
倒是陆骁就和没事的人一样,很自然的走到南初的身边站定,那手仍然抄在裤袋里,环视了在场的人一眼。
“抱歉,打扰了。”陆骁的态度没一点诚意。
“没有没有。”媒体方的人率先开口,“我们刚来,也是临时来的,如果知道陆总在这,肯定不会来打扰陆总。”
“嗯。”陆骁不咸不淡的应了句。
全程,南初没说一句话,陆骁的眼神也没和南初交流。
结果,就在陆骁应付完媒体后,很自然的看向了南初:“走了。”
南初不动。
陆骁倒是直接,伸手就牵起南初的手,南初僵在原地,很被动的站着,陆骁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初。
那高大的身形俯了下来,薄唇贴着南初的耳朵,一字一句的说着:“你是准备在这里给人看热闹?那我也不介意奉陪。”
南初瞪着陆骁。
陆骁却忽然低低的笑了,众目睽睽下,就这么吻了下南初的红唇:“是我不好,走了。”
“陆骁——”南初真的气急败坏的。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