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第560章 你是我的璀璨星光9

作者:半支烟头
他以为南初够蠢的,没想到这个世界上比南初还蠢的还是有的,比如眼前的这个。
今天那情况,明眼人都知道,苏晚婷是被人撬了墙角,一个能轻易被小三勾搭走的男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结果,眼前这个傻姑娘,还一个劲的给那个男人说好话。
这种姿态,让易嘉衍怎么都不是滋味。
但是易嘉衍又拉不下脸,最后就是干脆不说话,免得自己真的被苏晚婷气死。
而苏晚婷看着易嘉衍离开的背影,也有些委屈,然后她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也不吭声了。
此刻的气氛,安静的就如同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一直到两人走到门外的时候,B市的天,早就已经开始下起瓢泼大雨,那雨势大的就算站在门帘下,都已经没办法阻挡了。
没一会,两人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淋湿了。
易嘉衍的眉头皱了起来。
苏晚婷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起码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看见这么大的雨,苏晚婷很清楚,这个雨一时半会不可能停,基本淅淅沥沥的都要下到半夜。
而温泉在半山上,开车下去,是很危险的一件事。
可是,也总不能不回家吧。
“今晚就住这里。”忽然,易嘉衍开口,做了决定。
这下,苏晚婷真的是惊愕的张大了嘴:“啊……”
而易嘉衍已经转身给大明打电话,让大明处理温泉房间的事情,今晚出了这样的意外,恐怕很多人都会被困在山上下不去了。
“不是……这个……那……”苏晚婷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易嘉衍打完电话才看着苏晚婷:“你觉得你能开车回去?你能开车,我也不敢坐。而我,不会在这样的天气里,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虽然可能并不会发生什么事。”
一句话,就轻轻松松的把苏晚婷的声音堵了回去。
她不吭声了。
大明处理事情的效率很高,没一会,温泉的经理亲自出面,对易嘉衍毕恭毕敬,再看见苏晚婷的时候,只是一愣,并没多说一句话。
“易先生,不好意思,今晚因为这个天气,所以酒店的房间不够,没办法开两间,只有一间套房了,这样可以吗?”经理带着歉意开口。
这话,让苏晚婷咋舌。
这意味着,今晚她还要和一家一个房间?
倒是易嘉衍很淡定的嗯了声。
经理马上转身,亲自带着易嘉衍去开房。
苏晚婷楞再原地,好半天没回过神,一直到易嘉衍转身看着苏晚婷,苏晚婷才一个激灵的回过神,快速的跟了上去。
那心跳,砰砰砰的——
今晚,真的是太刺激了。
……
——
经理开完房立刻就离开了。
偌大的套房内,坐收B市的夜景,外面还有一个套房附属的汤池,只是被这瓢泼大雨,打散了所有的兴致。
相较于苏晚婷的紧张,易嘉衍则显得大方的多。
“你睡房间吧,我在沙发就好。”易嘉衍很绅士。
听见易嘉衍的安排,苏晚婷松了口气,但是转念,她很快说着:“不用了,我在沙发就好了,你这么高,在沙发不舒服的。”
易嘉衍挑眉看着苏晚婷,苏晚婷被看的脸一红,低着头,不说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苏晚婷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都没看,直接拿起手机,走到落地窗边接起电话:“你好,我是苏晚婷。”
“是我。”徐阳的声音传来,“下大雨了,你没下山吧。”
话里带着关心,但是也有了几分的试探,如果苏晚婷没下山的话,能和谁再一起,就可想而知了。
而酒店并没太多的房间了。
今晚留下来的人,基本已经占据了酒店全部的房间。
“没有。”苏晚婷很安静的说了。
徐阳沉默了片刻:“你和易嘉衍在一起?什么时候的事情?也没任何人知道。”
“你想多了。”苏晚婷并没解释的意思。
“你和他在一起——”徐阳欲言又止,然后就换了话题,“对了,前不久我去南城的时候,看见阿姨了,还和阿姨聊了一会。”
这让苏晚婷惊讶了下,她是没想到徐阳还去了南城。
南城就是一个小地方,在首都的边缘位置,不上不下的,苏晚婷读大学后,基本一年才会去一次。
没想到,徐阳竟然会去了。
而最近被秦女士逼婚逼的要疯,苏晚婷脸电话都不接了,更别说回去了。
“阿姨和以前一样,还是很风趣的。”徐阳想了想,笑了起来,“你不管聊什么,阿姨都可以接的下去,真的很厉害。”
苏晚婷没说话。
秦女士喜欢徐阳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而自己和徐阳分手也不过半年,秦女士知道的时候,差点炸毛了。
完全没问理由,劈头盖脸就把自己训了一顿。
这下,苏晚婷就直接不啃声了,毕竟太植入的印象,想拔出,肯定是难如登天。
她要真的说,是徐阳出轨了,秦女士指不定还说是她想分手,随便找的借口。
苏晚婷哼哧了声,有时候还真的不知道,徐阳和她,谁才是秦女士的亲生孩子。
徐阳似乎也不介意苏晚婷不吭声,聊着和秦女士有关系的话题,苏晚婷偶尔应几声,倒是像老朋友一样聊着天。
她并不是想和徐阳说话,只是不和徐阳说话,转身面对易嘉衍,才更让她崩溃。
苏晚婷觉得,她电话聊久了,易嘉衍可能就会去做自己的事情了,这样两人不会那么尴尬。
结果——
苏晚婷惊愕的看着自己的手机,就这么被易嘉衍给抽走了,连一句话的机会都不给,直接挂断,丢在了一旁。
她完全没了反应。
易嘉衍已经俯身而下,过大的力道,把苏晚婷压在了柔软的沙发里,彻底的不可动弹。
这人身上好闻的气息扑面而来,完全让她也没了任何反抗的余地。
她的手下意识的抵靠在易嘉衍的胸口,想说话,却发现喉咙干涩的可怕。
易嘉衍身上淡淡的沐浴乳的味道传来,越发的让苏晚婷的头皮发麻,近在咫尺的俊颜,不仅仅是蛊惑,更是一种致命的勾引。
勾引的让人犯罪。
“不是分手了?”易嘉衍忽然问着。
苏晚婷嗯了声。
“分多久了?”
“大概半年了吧。”
“他出轨了,你还这么舍不得?”
“啊……”
然后——
苏晚婷的声音就彻底的被易嘉衍吞没了,和之前在温泉边,那个浅尝即止的吻不一样,这个吻变得狂热的多,几乎压着苏晚婷喘不过气。
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了自己的发间,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混沌了起来。
周遭的一切都跟着安静了下来,除了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声,再没其他的声响。
苏晚婷被动的被易嘉衍吻着,不懂得追逐和讨好,只是被动的承受,但易嘉衍却可以把苏晚婷带的极好。
那种蚀骨的沉沦,从脚底窜腾而上的酥麻感,让她渐渐放下了矜持和所有的想法,变得疯狂而不自然。
“唔——”低低的喘息,微微向上的身体,肌肤变得滚烫。
易嘉衍的眸光越来越沉,浸染了情动,那手顺势而下——
……
很多事情黄腔走板的变了调,但是却又让人欲罢不能。
易嘉衍从来都是一个自制力很好的人,但偏偏,再好的自制力,似乎遇见很多不可抗拒的因素时,就会彻底的瓦解。
可却又让人甘之如饴。
忽然,煞风景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那是易嘉衍的。
简单而沉闷的声调,让苏晚婷一下子回过神,双颊火辣辣的,她看都不敢再看易嘉衍,推开这人,立刻朝着房间走去。
很快,房间的门关了上去。
易嘉衍没追上去,就这么看着关掉的房间门,深呼吸后,才让自己的气息渐渐的平静下来,因为欲望而疼痛的身体,也渐渐的缓和了。
苏晚婷,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姑娘,也不是一个可以让你急不可耐的女人。
他沉了沉,这才走到落地窗边,接起了手机。
那声音低沉,却也包含了未散的情欲。
而窗外的雨,仍然淅淅沥沥的下着,一发不可收拾……
这一夜,注定谁都没办法平静。
……
——
翌日。
苏晚婷睁眼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
被易嘉衍忽然而来的行为弄的有些恍惚失眠了,甚至连手机都不敢再看了,徐阳后来还打过电话,但是苏晚婷没接。
明美找不到自己,也在微信里不断的喊着自己,苏晚婷也没回。
那种燥热的感觉,完全让苏晚婷不知所错。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易嘉衍是什么意思。
也可能,就只是易嘉衍兴起的时候逗弄自己这样的小粉丝。但是这样的想法,却很快被苏晚婷撇到脑后了。
如果,易嘉衍真的是这样的人,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却没人出来说易嘉衍一句是非呢。
她也不相信易嘉衍会做这样的事。
可不是的话——
苏晚婷真的要疯了,这样反复的想法反复折磨着苏晚婷,最终让苏晚婷沉沉睡过去的时候,已经接近天亮了。
于是,苏晚婷睁眼醒过来,反应出自己在哪里后,几乎是跳了起来。
果不其然,等苏晚婷走出房间,易嘉衍早就已经穿戴整齐了,餐桌上摆着不知道是午餐还是早餐。
“起来了?”易嘉衍很淡的问了一句,“去吃点东西,餐厅刚刚送过来的。”
“好。”苏晚婷不敢吭声。
而后,易嘉衍不说话,低头继续看着电脑,修长的手指飞快的敲打着键盘,真的完全无视了苏晚婷的存在。
苏晚婷的视线里,看见的是易嘉衍的侧颜。
认真的男人,真的很帅。
但是,苏晚婷却觉得,易嘉衍还是在生气。
她默不作声的走到了餐桌边,安安静静的吃着眼前的食物,一直到把食物都扫干净了,她才惊觉,自己完全没问易嘉衍是不是吃过了。
然后,苏晚婷越发的尴尬了。
易嘉衍却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苏晚婷的边上:“没吃饱?”
“吃饱了!”苏晚婷立刻说。
“嗯,那走吧。”易嘉衍很淡的开口。
苏晚婷这才回过神:“你吃了没——”
易嘉衍转身,看着苏晚婷,那表情讳莫如深,许久:“吃了。”
苏晚婷被易嘉衍看的脸红,似乎只要这人盯着自己,她就容易脸红,这下,她干脆不说话,快速的拿起自己的东西,就朝着门口走去。
而易嘉衍却阻止了苏晚婷:“管家会拿。”
说完,他就大步的朝着门外走去,苏晚婷被也不敢耽搁,立刻跟了上去。
等他们走到酒店门口,管家早就已经把行李放在了车后备箱,车子也已经开到了门口。
易嘉衍打开车门,示意苏晚婷上车,而后他才绕到驾驶座,重新发动引擎,驱车离开。
一路上,两人也没说话。
一直到车子在苏晚婷的公寓外的小巷子停了下来。
苏晚婷看见熟悉的建筑物,很自觉的拿起自己的随身包,打开车门就要下车:“谢谢送我回来。”
易嘉衍没说话,挑眉看了一眼。
苏晚婷也不吭声,转身就朝着小巷子里慢慢的走。
而她可以听见身后,车子开走的声音。
那种感觉,就好似胸口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堵得慌。
但是很快,苏晚婷也调整好情绪,她都说了,南柯一梦,既然是梦,又何必那么在意。
她的手胡乱的擦了一下,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到了公寓楼下。
老旧的公寓,那钥匙怎么都不好用,苏晚婷插了几次,都没插对。
忽然,一双好看的手就已经探了过来,很自然的接过苏晚婷手中的钥匙,精准的插入钥匙孔,旋转后,门就开了。
“这里安全吗?”易嘉衍的声音传来,问的很自然。
他打量下周围的环境,眉头微微拧了起来。
这附近,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大部分看的出是常住的居民,但是对于易嘉衍而言,一个单身的女孩子住在这里,还是危险的多。
而且,这里还有这么长的一条巷子。
“你……”苏晚婷安静了下,“你不是走了吗?”
“希望我走?”易嘉衍反问。
苏晚婷:“……”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她不否认,和易嘉衍在一起,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女人的虚荣心。但是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从来都不是苏晚婷会想的。
“我在B市就一周,下飞机的时候被记者看见了,最近几天酒店也不那么安全的,所以,我在你这里住几天?”
易嘉衍推开门,说的很自然。
苏晚婷错愕的看着易嘉衍:“你……”
“可以吗?”易嘉衍又问,态度倒是显得很随意。
他单手抄袋,很自然的走再老旧公寓的楼梯上,也不太介意周围的环境,但这人和这里,总是显得格格不入的。
苏晚婷要拒绝的,可是看着易嘉衍,她就很没骨气的应声:“我的房间很小,只有一个房间……”
“我住客厅。”易嘉衍已经决定了。
苏晚婷:“……”
完全就是流氓的侵入式行为啊!
她怎么不知道易嘉衍流氓起来能这么霸道又不要脸。
但最重要的是,她怎么都没办法排斥这个人的霸道和不要脸。
最终,苏晚婷就只能把自己的公寓都让了出去,像个小媳妇似的跟着易嘉衍上了楼,好像这里才是易嘉衍的房子,她才是那个入侵者。
呜呜呜——
太没天理了。
男神怎么可以用美色,这样一步步的让她做犯罪的事情。
……
——
接下来的时间,是苏晚婷想都不敢想的——
易嘉衍真的住了下来,房间和客厅的推拉门就成了一个楚河汉界的屏障,谁都没跨越谁的安全禁地。
大部分的时间,苏晚婷在房间内画图,而易嘉衍就在客厅里处理事情,甚至,谁都没和谁开口说过一句话。
那天,在易嘉衍上来后不久,大明就已经把易嘉衍的行李也给送了过来。
苏晚婷到现在还记得大明看着自己的眼神,那暧昧的简直可以让人脸红的滴出血。
易嘉衍都住进来了,两人什么都没发生,这种事说出去,大概鬼也不会信吧。
而苏晚婷不时的透过门缝,看着易嘉衍,这人很慵懒,但是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却越发的凌厉,和屏幕上的易嘉衍完全的不一样。
这也是苏晚婷从来不曾见过的易嘉衍。
苏晚婷是厨艺白痴,基本不怎么做饭,大部分时间都是叫外卖或者泡面,易嘉衍出现后,这样的情况就大面积的改善了。
大明在来的那天,也带了菜来,因为易嘉衍很少吃外食。
除去被人认出来不安全外,外食的油腻也不是易嘉衍喜欢的口味。
所以,大部分时间,就变成了易嘉衍在做饭,苏晚婷成了蹭饭的人,主要易嘉衍的手艺还很好,每一次都让苏晚婷留着口水,清理的干干净净的。
俗语说,外卖使人发福。
苏晚婷觉得,易嘉衍再在她家呆下去,她可能肥的速度比吃外卖还快。
男神不仅有美色,还真的是个居家好男人。
……
忽然——
苏晚婷惊呼一声,下意识的抓过一旁的抽纸,就这么直接堵在了自己的鼻子上。
她竟然看着男神流了鼻血。
她长这么大,除了小时候磕到鼻子才撞出血,她真的从来没流过鼻血,这种事,真的可以被人笑一辈子了。
男色祸人啊!
“你怎么回事。”易嘉衍听见声音,立刻放下电脑走了进来。
他看见苏晚婷捂着自己的鼻子,眉头皱了起来,下一秒,他就直接把苏晚婷的脑袋后仰,把纸巾卷好,直接堵住了苏晚婷的鼻子。
“靠着,别动。”易嘉衍的声音带着警告。
很快,他去拿了毛巾,处理了苏晚婷身上的狼藉,那大手游走过的地方,不免引起一阵阵的颤栗。
更多的是不好意思。
苏晚婷更不自在,哼哼唧唧的,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易嘉衍倒是心无旁骛的处理着,一直到他弄完他,他才问苏晚婷:“你这是上火了?”
苏晚婷哼哼了声,没否认。
唔——她总不能告诉易嘉衍,她是看他看到流鼻血了吧。
要真这样的话,估计这辈子苏晚婷都不想再看见易嘉衍了。
但这样一次的鼻血事件,却意外的打破了这两三天来,两人几乎不怎么交谈的迥劲,反而气氛变得轻松了起来。
也只是轻松一下,易嘉衍忽然挑眉,逼近了苏晚婷:“你不是看我看到流鼻血的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苏晚婷的表情此地无银三百两。
易嘉衍低低的笑出声,那短促的笑声格外的好听,这样的笑声越发的让苏晚婷的脸颊滚烫的烧了起来。
真的是太躁了。
“行吧。”易嘉衍煞有其事的点头,“我就是随便说说。既然上火了,那等下吃面条吧。”
“好。”苏晚婷是真的不敢再多说一句。
易嘉衍拿起垃圾就走了出去,还真的没再理会苏晚婷,苏晚婷这才松了口气。
而易嘉衍也真的不再做饭,就只是简单的煮了两碗面条,可就算是这样简单的面条,都让苏晚婷喜欢的不得了。
不仅仅是因为做饭的人是易嘉衍,更重要的是,易嘉衍的手艺是真的很好吃啊。
她觉得,易嘉衍要哪天不拍戏了,去当个厨子肯定也会爆红的。
当然,这想法,苏晚婷藏的很好,低着头,安安静静的吃面条,不在表面表露分毫。
就在这个时候,苏晚婷小公寓的门铃声响了起来——
苏晚婷一个激灵的看着大门口,真的想不到谁回来找她。
倒是易嘉衍的视线淡定的看着公寓门,而后扫了一眼苏晚婷,就很自然地站起身,朝着公寓大门走去。
苏晚婷完全没反应。
等到易嘉衍开门的瞬间,苏晚婷才惊呼出声,快速的朝着易嘉衍的方向追了过去:“我来开门——”
要万一是邻居大妈,易嘉衍这张脸知名度是从老到少都认识的,被看见了,这八卦今天就可以传遍了。
那她就别活了。
而易嘉衍没动,很认真的看着苏晚婷。
苏晚婷越发的不自在。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