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晚晚情深,余生有你4

作者:半支烟头
说着,韩启尧看了一眼信号灯,重新挂挡,而后才继续说着:“其实,也算我的不对,嘉莉怀孕的时候,我甚至没去看过她,她选择了回江城,一直到孩子出生前,她才回美国,我是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天,我才去的医院。”
“……”
南晚很想辩解,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徐嘉莉没怀孕,从头到尾都没怀孕,那期间,她只是偶尔关心一下美心是否还活着,是否安然无恙,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联系不上人的。
一直到美心提前出生,徐嘉莉才匆匆赶回来。
只是,南晚不知道,徐嘉莉演了这样一出戏,她一直以为,韩启尧是知道美心是代孕的。
可是这些,南晚却什么都不能说。
除去自己不想伤害美心,让她觉得自己是根本不受欢迎的,南晚也不想把现在的情况弄的更乱。
可这样的结果就是把自己彻底弄的走投无路,焦躁不安起来。
“怎么了?”韩启尧敏感的觉察到南晚的不对劲,低声问着。
“没什么。”南晚摇头,“韩大哥,你继续说。”
“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韩启尧倒是轻笑出声,“最后的结果你就知道了,争吵了半年后,嘉莉就和我离婚了,我也没理由留着她。我母亲对她的不满从结婚开始就非常的明显,所以听闻我们要离婚,她是赞同的,只要求韩美心的监护权必须属于韩家。”
南晚:“……”
“但是——”韩启尧的声音顿了顿,少了之前的平静,倒是多了几分的阴沉,“嘉莉是很自动的放弃了监护权,没一点的榴莲。只是嘉莉的父母这几年,却从来没放弃过。甚至越来越过分。”
忽然,南晚明白了韩启尧这一次长时间呆在江城的原因。
他要做的不过就是让徐家的人彻底的放弃监护权这件事。
而这些的交谈里,南晚也很清楚,表面再说的风平浪静,事实却是截然相反的,永远比自己想的更加的血雨腥风。
而后,南晚就彻底的安静了下来,不再开口。
“很无聊吧。”韩启尧倒是看了一眼南晚,“这些事,真的是陈年旧事了。”
“还好,我听着呢。”南晚很冷静。
只是那手,不自觉的扣着座椅的边缘,这样的小动作早就已经泄露了南晚的情绪。
车内已经恢复了安静。
很快,韩启尧把车停靠在瑞金医院的门口,南晚伸手就打开了车门:“谢谢韩大哥,我去上班了。”
“应该是我谢谢你。”韩启尧淡淡的说着,“美心麻烦你了。”
“不会。”南晚笑。
两人就这么站在医院门口,谁都没开口说再见的意思,最终是南晚被韩启尧看的不自在了,这才挥了挥手,转身朝着医院内走去。
在南晚转身的瞬间,韩启尧叫住了南晚:“南晚。”
“怎么了?”南晚楞了一下。
韩启尧很自然的抽了一张银行卡,放到南晚的手里:“这个你拿着,总不能让你照顾美心,还让你花钱。”
“不用——”南晚局促了起来。
韩启尧倒是没说什么:“乖。有事给我电话,嗯?”
很自然的口气,说完,并没给南晚在多开口拒绝的机会,他直接越过驾驶座关上车门,而后就驱车离开。
南晚低着头,抓着韩启尧的银行卡,刚收好,她手机的短信就响了起来。
是韩启尧的。
韩大哥:【密码是120911】
南晚回了一个:【知道了。】
韩启尧没再回任何的消息,南晚收起银行卡这才朝着办公室走去,走到办公室的时候,南晚很久都没从这样的情绪里回过神。
她不知道,这个密码,韩启尧设置的想法是什么。
但是南晚却很清楚,这个时间,是自己手术的那一日。在那个年纪,面对这么大的手术,生死攸关,南晚不可能不记得。
可为什么韩启尧的银行卡也是这个密码?
最终,南晚没再多想,把东西放好,就专注的投入到了工作中。
……
——
瑞金的工作很忙碌,等南晚回过神的时候,幼儿园的老师已经给南晚打了电话:“美心妈妈,学校已经下课了,您如果暂时不方便过来的话,美心就留在学校参加才艺班。我们可以带到晚上6点30分。”
“对不起——”南晚从【美心妈妈】的称呼里回过神,抱歉的说着,“我马上就能下班了,辛苦你们了。”
很自然的,南晚也并没解释。
老师温柔的应着:“好,您慢慢来。”
说完,老师才挂了电话,南晚快速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这才离开医院,打车去了幼儿园。
等南晚抵达的时候,已经是6点20分了。
韩美心被老师带着站在幼儿园的门口等着南晚,看见南晚的时候,韩美心直接冲了上去,抱着南晚:“南医生,你可来了,我好无聊呢。”
“对不起。”南晚半蹲着和韩美心道歉。
老师走上来,说了韩美心在这里的情况后,这才和韩美心挥挥手,重新走回学校。
南晚牵着韩美心的手,低头问着:“美心想吃什么?”
韩美心还真的认真的想了想:“那就水饺吧。”
南晚轻咳了一声,也没说话。
她的厨艺不像南初那么好,甚至称的上糟糕,家里确确实实也只有水饺这种东西,除非吃外食,不然还真的没多大选择的空间。
“没关系啦,我很好养的。”韩美心倒是不介意,“只要在南医生这里就好啦。”
越是懂事的韩美心,南晚越是不觉得自责:“那我也去学习下厨艺,回头给美心做饭好不好?”
“南医生想学,和爸比学就可以了呀,爸比做饭超级好吃的。”韩美心很自然的说着。
南晚轻咳一声:“你爸比很忙的。”
“再忙,吃饭的时间总是有的。人是铁,饭是钢嘛。”韩美心笑眯眯的,眼睛都要眯一条缝了。
南晚倒是没说什么,正准备拦车的时候,韩美心忽然开口:“我想坐地铁好不好,我还没坐过呢。”
南晚安静了片刻:“好,但是你要牵着我的手。”
“好。”韩美心的情绪变得很兴奋。
甚至,她很主动的牵着南晚的手,朝着地铁口的方向走去。
忽然,一辆熟悉的黑色车子停靠在两人的面前,南晚还没来及反应,韩美心的脸就已经跨下来了。
“怎么了?”南晚敏感的觉察的到韩美心瞬间低落的情绪。
韩美心:“爸比来了,真讨厌——”那脚踢了踢地面,“爸比不太同意我去这些人流密集的地方,总怕我出事。”
南晚安抚着:“爸比也是为你好,对不对。”
“可是小朋友都坐过地铁的!”韩美心扁着嘴。
南晚轻叹一口气:“那我和你爸比说说,可以吗?这里到公寓,地铁也就是几站路,应该是可以的。”
“真的吗?”韩美心兴奋了起来,“南医生,真的可以吗?”
“我试试。”
“好。”
……
在两人交谈的间隙,韩启尧也已经把车子停了下来,降低车窗,看着眼前低声交谈的一大一小,并没打断。
一直到南晚抬起头,韩启尧才很淡的问着:“可以上车了吗?”
南晚轻咳一声,牵着韩美心走到车门边,但是并没打开车门,安静的说着:“美心说,想坐地铁,我带美心去做地铁好了。”
说着,她又跟着解释:“地铁距离我家就是几站路,这条线也不算太多人,这样的话,可以吗?”
南晚的话音很轻,就这么安静的看着韩启尧。
韩美心则拽着南晚的手,小心翼翼的从身后探了一个脑袋:“爸比,可以吗?就一次?”
那小手比了一个一,很可怜的模样。
“我会看好她的。”南晚保证。
韩启尧没说话,那眼神落在南晚的身上,再看着韩美心,韩美心被看的直接躲在南岸的背后怎么都不肯出来了。
在南晚觉得韩启尧不会同意,想着怎么安抚韩美心的时候,韩启尧已经下了车,把车门关上,顺手打了一个电话。
他简单利落的交代了自己的位置,而后就挂了电话。
那眼神再落在南晚的身上,话语却带了几分戏谑的笑意:“那就一起,我也很多年没坐过地铁了。”
南晚:“……”
韩美心倒是听见了:“爸比,你同意了啊?”
“不是要坐地铁?”韩启尧挑眉,“那还不快走?”
“耶!!!”韩美心的脸瞬间就笑开了花。
……
唯一觉得错愕的就是南晚,她真的没想到韩启尧会下车和他们一起坐地铁,忽然,这样的气氛就让南晚越发的觉得羞涩起来。
总有一种错觉,他们三人,像一家人。
可偏偏,这不是事实。
南晚低着头,没说话。
一直到韩启尧的手很自然的牵住南晚的手,那掌心温热的温度传来,南晚才微微一怔:“怎么了?”
“你走路都不看的?”韩启尧淡淡的问着,“以前也没发现你这么迷糊的。”
南晚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楼梯口,一个不小心,就会直接踩空摔下去,这下,她才不好意思的看着韩启尧。
“想什么?”韩启尧很自然的问着。
南晚胡乱解释:“想医院的事情呢。”
“遇见什么难缠的病症了?”韩启尧顺着南晚的话问着,“我记得你是有手术资格的,是吗?”
“嗯。所以我一周有三天的门诊,剩下的时间都在手术室里,跟着主任当助理呢。”南晚说到自己的工作,倒是自然了点。
韩启尧点点头:“医学是一件很严谨的事情,是要好好的跟着经验丰富的医生学习,这样才可以更好地为病人服务。”
听着韩启尧的话,南晚很自然的和韩启尧聊着。
她一直记得教授的话,韩启尧的刀法精湛到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步,如果能有幸跟着韩启尧实习手术的话,能学到很多东西。
所以,有这样的机会,南晚倒是认真的在听韩启尧说这些经验之谈。
一直到韩启尧的话音落下,南晚觉得可惜:“韩大哥,你为什么现在不怎么动刀了?”
“你呢?”韩启尧反问,“我记得你很喜欢画画的,为什么去学医了?”
南晚低着头,微微有些脸红,再抬头的时候,问的还是相同的问题:“我先提问的。”
韩启尧一手牵着南晚,一手抄在裤袋里,很淡的笑了笑:“这么好奇?”
“好奇呀。”南晚应了声,“因为韩家都是经商的,你忽然去学医,肯定觉得奇怪的,而且韩家就你一个独子,怎么可能会放任你学医,现在你不是也回来继承家业了,只是可惜了,医学界少了一个天才。”
南晚是真的惋惜:“教授说了很多次,你有多优秀,是他带过最好的学生。”
这下,韩启尧倒是安静了下:“你和我是一个教授?”
南晚这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又被弄的不得不开口,许久才很淡的嗯了声。
“那也很厉害了,我记得教授已经不收学生了。”韩启尧点点头,赞赏的看着南晚。
南晚被韩启尧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那手仍然被韩启尧牵在掌心里,南晚不是没发现,只是下意识的当做自己没看见,就好似,这样能和韩启尧贴的近几分,也是好的。
沉了沉,南晚忽然抬头:“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呢。”
“以后告诉你。”韩启尧淡淡的应了声。
南晚不吭声了。
对韩启尧不算太了解,但是南晚也清楚,韩启尧不愿意告诉你的事情,不管你花多大的力气,也不可能从这人的嘴巴里问出来了。
所以,南晚选择了放弃。
倒是韩启尧又重复了一次:“你呢,你也没回答我。”
南晚学着韩启尧的口气:“我也是,以后告诉你。”
韩启尧低低的笑了笑:“好。”
……
两人随着人流,朝着地铁站口走了进去,而韩美心早就已经跑到售票机的面前,一脸好奇的研究着。
不时的,她回头看着韩启尧和南晚:“南医生,你和爸比快一点,你们牵手是越走越慢了!”
一句话,就让南晚的脸火辣辣的烧了起来,很快,南晚松开了韩启尧的手。
韩启尧一个没注意,就看着南晚的手从自己的掌心滑落了出去,他低头在原地站了一会,才攥起了拳头,把手重新抄回裤袋。
而南晚已经跑到韩美心的面前。
韩美心叽叽喳喳的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南晚则在教韩美心怎么选择站点,怎么买票,最后是韩美心亲自动手的,兴奋之情,不言而喻。
而这一幕,韩启尧始终安静的看着,薄唇微扬,这样的笑意直达眼底。
“爹地,我买好票了!!!”韩美心兴奋的朝着韩启尧走了过来,“两张哦。南医生有地铁卡的。”
“很厉害。”韩启尧不吝啬的赞美。
韩美心牵着韩启尧和南晚的手,笑眯眯的说着:“是南医生教我的!”
韩启尧嗯了声,没说什么。
南晚则很安静的被韩美心牵着,三人顺利的过了闸机口,坐下扶梯进了站。
……
瑞金医院这一站是一个交换站,人流密集。就算南晚坐的地铁线并不是最热门的线路,在这个点,也是人山人海的。
她紧紧的牵着韩美心,生怕韩美心在人流被冲不见了。
韩美心则小心的看着四周的情况,面对这样陌生的环境,韩美心是紧张却又兴奋的,不时的转过头,叽叽喳喳的问着南晚各种各样的问题。
南晚总是很耐心的回答。
地铁来的时候,车上的人很多,南晚牵着韩美心的手上了车。
很快,有人站起来给韩美心让了座,韩美心甜甜的道了谢,南晚也冲着对方颔首示意,而后让韩美心坐下来,自己则站在她的正前方。
韩启尧面不改色的跟着,那大手很自然的圈在座位边上的扶手上,堪堪的把南晚禁锢再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内。
恰好的挡住了不断压上来的人群。
但偏偏,这人灼热的气息却一下下的压着南晚的鼻尖,再清晰不过。
甚至,只要稍微的挪动,就可以碰触到这人,可再这样狭窄的空间里,又不可能真的做到一动不动。
最后,韩美心说了什么,南晚已经听不清了,她的心随着车厢的摆动,也跟着越发的躁动不安起来。
越是拘谨,越是出现各种猝不及防的意外。
“不舒服?”韩启尧见怀中的南晚一直微不可见的扭动,他低低的问了声。
南晚僵了下,没说话。
总不能告诉韩启尧,被这人这样圈着,她莫名的想入非非吧。
“哪里不舒服?”韩启尧拧眉,是真的当真了。
这下,南晚才抬头,正想开口否认的时候,却瞬间脸颊滚烫的烧了起来,因为在她抬头的瞬间,韩启尧正好低头,两人的唇贴在一起。
偏偏,车厢内的拥挤,就算分开,也显得暧昧。
而相较于南晚的各种不自在,韩启尧倒是很淡的拉开了适当的距离,并没多说什么,仿佛就真的是个意外。
被这么一折腾,南晚的脑袋埋的很下,是真的不敢开口了。
偏偏韩美心捂着眼睛:“我什么也没看见。”
南晚:“……”
这次是连韩启尧都跟着轻咳了一声,微微侧过头。
一直到地铁过了两站,避开了高峰点的车站后,车厢的人少了,南晚这才有了喘息的空间,而韩启尧的手也很自然的放了下来,就这么安静的站着。
20分钟后,地铁在昌平站停了下来。
“美心,我们要下车咯。”南晚轻声细语的转移了话题。
韩美心嗯了声,从座位上站起来,牵着南晚的手走出去,而韩启尧则安静的跟在两人身后,倒是没说什么。
走出地铁的时候,韩美心忽然转头:“爸比,你这是要跟我们回去吃饭吗?”
韩启尧挑眉:“你不欢迎?”
南晚则因为韩启尧的话微微一怔,安静的没说什么。
“也不是啦。”韩美心皱了皱鼻子,“那是南医生的家,你要问问南医生愿意不愿意让你一起吃饭。”
南晚指着自己:“……”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韩美心一摊手:“而且,南医生家里就只有速冻水饺,你真的要吃吗?你那么挑剔的人。”
韩启尧失笑出声:“我挑剔?”
韩美心很重的点点头:“相当挑剔的。这个不行,那个不行。”
“那是谁不能吃?”韩启尧反问。
韩美心一跺脚:“就是你啦。反正这是南医生和我的晚餐,如果南医生不同意的话,我不让你在这吃饭的!”
韩美心也是存了点小心思的,韩启尧对自己在饮食的问题上有多严厉,韩美心当然很清楚,在韩启尧面前不敢造次,不代表在南晚的面前不敢造次。
很多食物并不是不能吃,只是要少吃,但是韩启尧每一次就真的只给一小口。
所以韩美心想着要在南晚这里,起码多吃一口。
要韩启尧来了,不是什么都没得吃了。
她才不愿意呢。
结果,韩启尧却真的一本正经的看着南晚,学着韩美心的口气:“南晚,我在你这里吃饭,可以吗?”
南晚:“……”
“当然,不会免费的晚餐,前面有生鲜超市,我买菜给你们做饭,你腾一个地方给我吃饭,毕竟我真的不想再去应酬了。”韩启尧说的直接。
“好。“南晚答应的完全没思考。
韩启尧很淡的笑着。
韩美心哇哇的叫了起来:“南医生,你和我爸比一定是一伙的!”
南晚也反应过来自己答应的根本没经过思考的,只能佯装认真的和南晚说话来掩盖自己的不好意思。
“吃新鲜的,肯定比吃速冻饺子好。美心,你不会希望跟着我天天都吃速冻饺子吧。何况,爸比又不是每天都来,对不对。”南晚说的很温柔。
韩美心哼哧一声,但是也算是接受了。
三人一路走到了超市。
进了超市,韩美心早就忘记了不想让韩启尧留下来吃饭这件事,一下子就被超市i琳琅满目的东西吸引了,推着车,飞快的找着自己要吃的零食。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