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晚晚情深,余生有你19

作者:半支烟头
南晚挣扎了半天:“美心——”
“你进去,美心就不会怎么样。”韩启尧很淡的说着,“美心从小是跟着保姆,我,还有爷爷奶奶长大的多,对妈咪这个角色都是很新鲜,也很好奇的。你大概是这么长时间来,唯一一个不怎么让她排斥的女性。”
韩启尧不紧不慢的解释:“你不管是要离开,还是要做什么,和美心说明白了,她不会怎么样,毕竟你是成人,她只是一个孩子,她什么也做不了。”
越是这样的声音,越是让南晚觉得愧疚。
最终,在韩启尧的钥匙打开公寓门的时候,南晚鼓足勇气走了进去。
她想过千万种韩美心看见自己的反应,但唯独没想到,韩美心兴奋的朝着自己跑来,就这样抱住了自己,亲昵的撒娇的模样。
“南医生,你回来了呢。”韩美心蹭在南晚的胸口,“我好像你呢。”
南晚吃力的把韩美心抱了起来:“我也很想你,美心。还有,对不起。”
“啊?”韩美心大眼眨了眨,“爸比说,你是临时去开会了,开会不能带手机,所以没和我说呀,不要和我说对不起的。”
南晚一怔,下意识的看向韩启尧,她也没想到,韩启尧是这么和韩美心解释的。
而韩启尧则很淡的扫了一眼两人,警告的对着韩美心说着:“美心下来,南医生抱不动你。”
韩美心立刻挣扎着要下来。
南晚却没松手:“没关系。我抱一会。”
韩美心噢了一声,倒是不挣扎了。
韩启尧倒是没再多说什么,随口问了韩美心几个问题,而后看着南晚:“还要吃点什么吗?我看你飞机上没吃什么,冰箱里有菜,倒是可以弄个炒饭和蔬菜汤。”
这话,其实并不是在询问,而是已经做了决定g
对南晚的小食量,韩启尧一直不太赞同。
前段时间,被自己紧迫盯人的养了一段,才胖一点点,这一趟首都之行,体重立刻跌回了之前。
南晚也不吭声,反正反抗没用,还不如保持沉默。
她只觉得懊恼,自己想好的说辞,想好的做法,最终还是失败了,在韩启尧的威胁和男色里,一切还是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还真是——
公寓并不大,韩启尧在厨房里做饭,却仍然可以清晰的听得见南晚和韩美心在聊天,韩美心蹭在南晚的身上,南晚很享受韩美心贴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韩启尧哼哧了一声。
这种感觉还真的不太好。
韩美心可以享受的待遇,他可享受不到,南晚不会主动的贴向自己,都必须他半强迫下,才会勉强的被禁锢在怀中。
还真是,连自己女儿的醋都吃。
韩启尧失笑出声,这才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食材上。
很快,半小时后,蛋炒饭和蔬菜汤就已经端了出来。
韩启尧示意南晚去吃东西,韩美心则直接被韩启尧抓回了房间,赶着她去睡觉,这也是避免南晚看见自己在,压力大,最终还是没吃多少东西。
韩美心被韩启尧抓着,不断的挣扎,有些不情不愿的:“我和南医生还没说完话呢!”
“什么话说不完,明天再说。”韩启尧很不满的看着韩美心。
韩美心双手叉腰:“臭爸比,明天我就运动会了,我能参加的活动又不多,我当然要把活动规则和南医生说完,那都是亲子运动会,人家都是妈咪去的,我才不要跟你一起去!”
韩启尧:“……”
这是被亲女儿嫌弃了?
“你让开。”韩美心推开了韩启尧。
趁着韩启尧不注意,韩美心已经跑了出去,坐在餐桌上,南晚一怔:“美心,还没去休息吗?明天运动会起不来哦。”
“我还没说完。”韩美心扁嘴。
“那你说,我听着。”南晚一边慢慢的吃一边安静的听。
韩美心一下子就开心起来,咋咋呼呼的,说个没完没了的,韩启尧看了一眼,最终放过韩美心。
他知道韩美心就像自己一样,害怕南晚跑了。
所以,就算很困了,她也想缠着南晚。
幼儿园运动会能多刺激,那些规矩能有多复杂,现场只要听一次,就会知道的清清楚楚的,有些连听都不用,看看都明白了。
偏偏,韩美心却要不厌其烦的说,南晚也很耐心的听。
很快,韩启尧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南晚吃饭的速度加快了,他知道,南晚也在担心韩美心不早睡的话,第二天没精神。
这画面,让韩启尧格外的不满。
在韩启尧走过去的时候,南晚把碗筷放了下来:“好了,我现在吃完了,美心也说完了,我带美心去睡觉好不好?”
“好吧。”韩美心应声,“但是南医生,你要陪我睡觉哦。”
南晚想也不想的答应了:“好。”
倒是韩启尧一脸讳莫如深。
南晚在躲自己,他很清楚。
现在倒好,还出了一个猪队友,还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专门用来给自己扯后腿的,偏偏他还不能做什么,他要真对韩美心做了什么,南晚可能会气的更不理自己。
行吧,人回来了,总归是好的,别的事,还怕没机会吗?
韩启尧倒是没再说什么,从容不迫的抽完一根烟,回到客厅,打开笔记本电脑。
助理已经把这几天的进度发到了自己的电脑上,韩启尧认真的处理,不再理会房间内的动静。
一直到房间内悄无声息,韩启尧才盖上电脑,走到门口,轻轻的推开门。
南晚和韩美心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那样的感觉,就好似一对母女。
而这样的想法,让韩启尧对于亲子鉴定的结果,却莫名多了几分的期待和雀跃。
只要确定韩美心是南晚所生的话,那么,这辈子,南晚都不会再有任何机会从自己的身边离开。
她说过,因为爱那个男人,所以才给他生了孩子。
这就意味着,这个男人是自己。
而南晚全程或许都知道,代理人是徐嘉莉。
毕竟,南晚是学医的,在加州的医院,是可以通过特殊渠道看见消息的。徐嘉莉的开始申请,就势必进入医学库。
而时候被删除,是一回事,起码在当下,南晚是知道的。
所以,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南晚爱的人,是自己。
这样的想法,彻底的让韩启尧变得微微的焦躁不安起来,等待结果的时间里,一切都变得紧张,甚至有些度日如年的感觉。
夜,却已经很沉。
而屋内的人,却仍然再清醒不过。
……
——
幼儿园。
平日几乎是全封闭的幼儿园,此刻却显得热闹非凡。
在这个江城出了名的贵族学校里,能在这里上课的孩子基本都是豪门权贵的子弟,所以,父辈之间的关系也显得微妙的多。
韩启尧把车子挺好,韩美心就迫不及待的牵着南晚的手下了车:“南医生,我要和你介绍我的好朋友哦。”
韩启尧没说话,安静的跟在两人的身后。
越是靠近幼儿园,人群越显得密集起来,韩启尧拧眉,下意识的把南晚牵在自己的身边。
南晚微微一愣。
韩启尧已经冷静的说着:“人太多了,孩子也太多了,不要被孩子冲撞到。”
“我是大人……”
“孩子的力道不分轻重的。”韩启尧说的直接。
南晚干脆不辩解。
而韩美心全然没注意到两人的互动,兴奋之情显而易见,逢人就说:“这是我妈咪,这是我爸比哦。”
那是美滋滋的情绪。
南晚安静了下,没戳破韩美心的话,韩启尧则始终面不改色。但很快,南晚的脸色就变了,因为她已经发现,这里来去的人,绝大部分都认识韩启尧。
她开始局促不安起来。
认识韩启尧,就意味着,一样知道徐嘉莉和韩启尧的婚姻。
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怎么可能没看过徐嘉莉,甚至不少人还参加过韩启尧和徐嘉莉的婚礼,现在猛然的看见韩启尧牵着别的女人出现,那眼神都多了几分的暧昧和讳莫如深。
只是,大家都是聪明人,谁都没点破这样的情况。
而韩启尧倒是面无表情的和不断攀谈的人聊天,南晚闪躲的意思越来越明显了。
韩启尧忽然低头,搂着南晚的腰身:“是不是累了?”
那亲昵的声音,根本不躲避任何人,关心的看着南晚,声音再温柔不过,和平日显得冷漠的形象截然不同。
在场的人看的暗自咂舌,却很清楚的知道,南晚在韩启尧心中的位置。
这段时间,江城的商界在动荡,韩家和徐家的关系一触即发的紧张,在场的人也知道的清清楚楚的。
而徐嘉莉和韩启尧结婚多年,从来没见过韩启尧带徐嘉莉出席任何一个公开场合,偏偏,现在带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还是在这样极其容易让人误会的地方。
这地位,不言而喻了。
在场的人都是明眼人,立刻热络的和南晚打了招呼:“韩太太,边上有休息室的,如果不舒服的话,可以去休息室休息的。”
南晚:“……”
她紧张的看着韩启尧。
韩启尧却很自然的顺着对方的话说了下去:“抱歉各位,我太太身体不舒服,我带她过去。”
南晚更惊愕了。
而韩启尧开口,在场的人更确定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很聪明的把目光转移到了别的方向,不敢再造次。
南晚被动的被韩启尧带着走,走到人少的地方,南晚挣脱了韩启尧的手:“韩启尧,你什么意思,这种话你怎么能胡说八道。”
韩启尧看着南晚激动的情绪,倒是平静:“早晚都是事实。早说晚说都是一样的。”
南晚:“……”
“那些人都是聪明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心理再清楚不过。徐家和韩家,站谁这边,也很明白。”
韩启尧倒是看的透彻。
“你和徐嘉莉并没离婚。”南晚压着声音,免得自己真的尖叫出声。
韩启尧眉眼微拧:“徐嘉莉去找你了?”
南晚捂住自己的嘴,不再吭声。
而在这样的动作里,韩启尧就可以笃定了徐嘉莉的做法,他安静的看着南晚,再一次的把她的手圈在自己的掌心,眸光一瞬不瞬的。
南晚被看的浑身不自在。
“徐嘉莉和你说了什么?”韩启尧问着南晚。
南晚转头:“没什么。”
“我和她很早就签了离婚协议了。剩下的就只是一个手续,她不去处理,不代表我不能强制执行。”韩启尧解释,“这次回来,就是处理和徐家的事,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南晚:“……”
说着,韩启尧低敛下没眼,似乎在思考:“大概也就是这几天了。”
南晚猛然抬头。
“我和徐嘉莉的离婚会是事实,徐家也不会再兴风作浪。”韩启尧说的直接,“这样的话,你还担心什么吗?”
南晚是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忽然——
南晚的指尖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她楞了一下,下意识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结果却看见韩启尧很自然的把一枚钻戒就这么推入了她的无名指。
没有告知,没有提示,所有的事情就这么理所当然的发生了。
“挺好看的。”韩启尧自顾自的说着,“你的手很细,戴克拉太大的不一定好看,一克拉刚刚好,你皮肤白,粉色的很适合你。”
南晚:“……”
“戴上戒指,就是我的人了,嗯?”韩启尧应声,“等几天,我把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就去领证。”
“韩启尧,我……”南晚是真的慌了,“我不要,这不可以……”
“我说可以就可以。”韩启尧霸道的不能再霸道了。
她不给南晚任何挣扎的空间,也不给南晚辩驳的几乎,就这样把戒指牢牢的圈在南晚的手里。
南晚惊愕的看着韩启尧。
韩启尧一字一句说的很沉:“不准脱下来。”
“你凭什么!”南晚是真的气急败坏。
“凭我是你男人。”韩启尧说的干脆。
南晚气急了,说不出话,又拿韩启尧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霸道到根本不讲的地步,再看着无名指上的钻戒熠熠生辉的模样,南晚忽然变得恍惚。
但很快,南晚回过神,下意识的要脱掉戒指。
而韩启尧的动作却更快,扣住了南晚的手,南晚看着韩启尧,咬着唇。
忽然,眼角的余光一样看见了韩启尧无名指上的男戒,这是之前从来没见过的。
“很公平,我戴着,你也戴着。我不喜欢任何人觊觎你,我也不会让任何人觊觎我。”韩启尧说的直接。
南晚:“……”:
“别再挣扎了,美心在外面等我们了,等下美心要以为我们吵架了。”韩启尧适时的把韩美心搬了出来。
只要是和韩美心有关系的事情,南晚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趁着南晚态度放松下来,韩启尧已经很自然的牵着南晚走了出去,韩美心果然已经在休息室外等着两人了。
她一手牵一个,口气很着急:“快开始啦,你们大人好磨蹭啊。”
韩启尧低声笑,没说什么。
南晚转过头,总有些各怀心思的感觉。
……
运动会热热闹闹的举行着。
韩启尧毫不避讳的带着南晚,牵着韩美心的手,没人怀疑他们不是一家人。
甚至在遇见陆骁一家子的时候,韩启尧也显得坦荡荡的。
倒是陆骁挑眉,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神里的戏谑显而易见。
在南初和南晚追着孩子们离开的时候,陆骁倒是双手抄袋站着,看着韩启尧,那视线落在韩启尧的无名指上:“啧啧,韩总,聘金都没给,就迫不及待的把戒指戴上了?”
韩启尧:“……”
“你这么做,问过姐姐姐夫了吗?”陆骁又问。
那是一种恶气瞬间发泄的感觉,之前被韩启尧怼的恶心的感觉,终于雪耻了。女人心眼小,男人要真的计较起来,大概比女人还恶心。
果不其然,韩启尧的脸色变了变,但是碍于现在的形势,他只是冷哼一声:“陆总还真是幼稚。”
“再幼稚,不也叫一声姐夫?”陆骁挑眉。
韩启尧翻了一个白眼,直接懒得理睬陆骁,他的眼神很安静的落在南晚的身上,眼中再没其他人的影子。
一直到南晚牵着韩美心走回来。
韩启尧就很自觉的把韩美心的手握在掌心,和南初颔首示意,就这么带着南晚光明正大离开。
南晚下意识的看着南初。
南初则挑眉,倒是没说什么,眸光浅浅的带着笑意。
而后南初看向了陆骁,陆骁倒是很自觉:“你让我查的事情,大概不需要我查了。”
“为什么?”南初一愣。
“韩启尧直接找了沈沣。”陆骁说的直接,“那是沈沣的地盘,没什么事可以瞒得过沈沣的。”
“如果美心真的是——”南初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南初。”陆骁是无奈的,“人和人都有自己的命中注定。只要是命定的人,那么不管错过多少次,终究都会遇见的。”
说完,陆骁低头亲了亲南初。
南初倒是落落大方的任陆骁亲着,回应着这人的吻。
此时无声胜有声。
……
——
在幼儿园玩了一天,韩美心再回公寓的路上就已经体力不支的睡了过去。
车内静悄悄的,韩启尧专注的开着车,南晚则坐在副驾驶座,偶尔回头看一下韩美心的情况。
忽然一双迥劲的大手就这么越过驾驶座,把南晚的手抓再手心。
在夕阳的余晖里,两枚戒指交织辉映,钻石闪烁着夺目的光芒。
南晚看的有些入神,再回过神的时候,看见两人亲密的姿态,她的手指蜷缩了一下,但却很快被韩启尧抓住。
韩启尧全程没看向南晚,就只是牵着南晚的手,安静的开着车。
南晚最终也不再说话。
车子平稳的朝着公寓的方向开去。
停好车,韩启尧才松开南晚,把韩美心从安全座椅上抱了出来,直接走向公寓,南晚拿着韩美心的东西,就这么跟在韩启尧的身后。
三人进了公寓。
……
韩美心睡了一个回笼觉就已经醒过来了,仍然维持了高度的兴奋,缠着南晚说个不停。
而韩启尧则在厨房里给母女俩准备晚餐。
等所有的事情都弄好,韩美心也吃完饭,南晚收拾好餐具,韩美心回了房间,已经是晚上9点30分了。
这一次,韩美心几乎是倒头就睡着了。
南晚也不需要再陪着韩美心说故事,她很安静的看着韩美心,温柔的伸手抚摸着韩美心的肌肤,许久,她才深呼吸后,朝着房间外走去。
她想,有些事,还是要和韩启尧说清楚的。
而韩启尧似乎知道南晚要找自己一样,就这么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南晚。
那坦荡荡的眼神,反而让南晚怵了一下,看着韩启尧,反而一句话都没说出口。
“睡着了?”韩启尧倒是淡淡的问了声。
南晚嗯了声,仍然站在原地。
韩启尧拍了拍自己沙发的边缘,示意南晚坐下来。
南晚倒是朝着韩启尧的方向走了去,可却始终没坐下来,就这么站在韩启尧的面前。和韩启尧平视,总是让南晚说不出话,那是一种下意识的紧张。
这样居高临下的,或许还可以让南晚把话原原本本的说出口。
“要和我说什么?”韩启尧主动问。
南晚把放在背后的手拿了出来,手心是一枚钻戒,那是早上的时候,韩启尧给南晚戴上的。
看见南晚把戒指脱了下来,韩启尧的眸光一沉,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南晚始终低着头,在想着怎么开口,自然也没发现韩启尧的眼神。
危险而深沉,就好似看着猎物的表情。
而南晚已经把戒指递了过去:“这个我不能拿。”她说的很慢,“韩启尧,我和你不适合的。这些话很早就要说了,现在还不算太晚——”
南晚始终低着头。
韩启尧的手伸了过来,两人的肌肤不可避免的碰触在一起。
南晚的心微微一紧,下意识的觉得韩启尧是要收回这个戒指了。
在南晚忐忑不安的时候,忽然她的指尖就这么被韩启尧攥住了,再一个用力,直接被拖到了沙发上。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