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青梅绕竹马,声声慢56

作者:半支烟头
而何曼曼停下来的时候,叶亦琛惊呆了。
那个墓碑上的照片,叶亦琛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他们的孩子。
他以为何曼曼完全不会在意,他以为这个孩子早就已经被医院统一处理了。而如今,这个孩子的墓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意味着什么。
叶亦琛的身形都开始微微的颤抖,那种紧绷的情绪显而易见。
仿佛,多年前的事,就好似被层层的迷雾遮盖住,怎么都没办法让人看透,但是只要拨开这一层迷雾,就可以轻易的看见所有的真相。
叶亦琛的情绪忽然变得激动了起来。
他一声不吭的站着。
何曼曼一样在墓碑之前站了很久,甚至那样的温柔是叶亦琛从来没见过的。
真的不在意的引产了孩子的人,会出现这样的温柔吗?会给孩子再立一个墓碑吗?是因为良心过不去,还是因为愧疚?
叶亦琛的情绪越来越混乱起来。
最终个,是叶亦琛没能站到最后,快速的转身走了出去。
那种迷雾,层层笼罩着叶亦琛,怎么都没办法喘息过去,一直走到空旷的地方,叶亦琛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这才渐渐的让大脑的意识回过神。
他给陆骁打了电话。
陆骁接了起来:“出了什么事?”
“帮我查当年的事情。”叶亦琛一字一句,说的再清晰不过。
陆骁安静了下,才说着:“为什么忽然想查当年的事情,当年的事情你不是也知道的吗?医院和各个方面你都证实过了,不是吗?”
陆骁反问叶亦琛。
叶亦琛并不是没脑子的人,不可能何曼曼说什么叶亦琛信什么的。
或许说,当年的叶亦琛还抱了一丝的希望,所以才是问了医生,问了所有能问的人,都希望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但是,最终的结果,还是让叶亦琛失望了。
所有的事情都和何曼曼说的一模一样,并没任何的出入,这也是压断了叶亦琛的最后一根稻草。
让叶亦琛斩断了自己和何曼曼所有的联系。
而现在。
叶亦琛却没说话,脑子里闪过的都是何曼曼一个人站在墓碑前的模样,那墓碑上的照片,让叶亦琛看了一次又一次。
甚至是现在,叶亦琛拿着手机,都在看着自己钱夹里的照片。
因为那个位置,叶亦琛可以很清楚的听见何曼曼的声音。
这个孩子,何曼曼给的小名叫安安。
是希望平安健康的意思吗?
叶亦琛的情绪越发的紧绷起来。
很久,叶亦琛才开口,把今天的事如实的告诉了陆骁,陆骁也跟着安静了下,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而后,陆骁干脆的说着:“我知道了,等我几天,我给你答案,毕竟时间太久了。”
“好。”叶亦琛应声,“多谢。”
而后,叶亦琛才收起手机,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若无其事的回了公司。
但叶亦琛的心思却始终不在公事上。
而何曼曼这一个下午都没回来,叶亦琛问过小雪,小雪说何曼曼外出了,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叶亦琛在办公室内一直呆到了下班的时间。
他知道,何曼曼离开陵园,哪里也不会去,就只会回公寓。
只要自己回到公寓,就可以看见何曼曼,但是叶亦琛却没回去,他怕自己忍不住质问何曼曼当年的事情。
再把两人身上的刀口一刀刀的划开,彻底的鲜血淋漓。
如果事实没任何的反转,这样的赤裸裸只会把两人再拉入当年的噩梦之中,再进入了,就不可能出来了。
所以,叶亦琛没有勇气回到公寓。
他要让自己彻底的冷静下来。
甚至在开车回去的路上,叶亦琛的车速很慢,和平日的速度比起来,起码慢了一半的时间。
等叶亦琛抵达公寓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20分了。
这是叶亦琛和何曼曼之间的默契,两人从来不会主动问及对方要做什么,什么时候回来,仿佛在这里住,不过就是一个契约。
能见到,就见到,不见的话,那也不会勉强。
想到契约两个字,叶亦琛自嘲的笑出声。
他和何曼曼,现在可不就是契约么。
叶亦琛的车子停靠在小区道路边的停车位很久,他就这么倚靠着车门,抽了两支烟,一直到第二支烟快燃尽的时候,叶亦琛忽然看见何曼曼的身影出现在楼道口。
似乎在和什么人打电话。
叶亦琛把烟头掐灭,朝着何曼曼的方向走去。
何曼曼从来都是一个很警惕的人,这是第一次,何曼曼完全没注意到叶亦琛靠近自己,就这么拿着手机说着电话。
手里还提了一袋子的垃圾,看的出,因为叶亦琛没回来,她叫的外卖。
叶亦琛看了眼外卖的带子,确定是不错的餐厅,这才微微的放下心。
很快,他很自然的把何曼曼手中的垃圾袋接了过来,何曼曼这才回过神,错愕的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叶亦琛,一时有些回不过神。
但是很快,何曼曼的注意力又已经在手机那了。
“好,我马上过去。”何曼曼应着。
而叶亦琛丢了垃圾袋,重新走了回来,刚好听见何曼曼说的这句话,在同一时间,何曼曼也已经挂了手机。
叶亦琛的眉头一拧:“出了什么事?”
最初叶亦琛觉得何曼曼是准备打完电话要出门,是约了人的,现在看着何曼曼难得惊慌失措的表情,莫名的让叶亦琛的心口一紧。
那是一种心疼。
认识何曼曼这么久的时间来,叶亦琛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何曼曼。
那手很自然地牵着何曼曼的手。
若是平常,何曼曼怎么都要矫情的把自己的手挣脱掉,而今天,何曼曼就这么任叶亦琛牵着。
那声调微微都有些颤抖,说的飞快:“疗养院给的电话,我妈的病情变得不稳定,现在在抢救室里,我要过去。”
说完,何曼曼抽出自己的手,快速的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
她根本没想过要叶亦琛和自己去。
叶亦琛多不喜欢何家的人,何曼曼很清楚,当年程艳芳怎么对叶亦琛的,何曼曼也知道,所以何曼曼没想过叶亦琛能做什么。
不口出恶言,可能就已经是最大的善意了。
毕竟不是人人都可以以德报怨的,更不用讲,但年他们闹的是那么的不愉快。
何曼曼的脚步走的很快,她是担心程艳芳,有些六神无主起来。
何曼曼害怕程艳芳也就这么把自己丢下来,而后离开自己,程艳芳要走了,那么何曼曼边上就再没一个在意的亲人了。
是真的,只留下自己一个人了。
这半个月多。她每天和叶亦琛厮混在一起,并没去疗养院。
所以,是老天爷惩罚自己吗?
何曼曼的眼眶很红,按下车子遥控锁的手都在颤抖。
就在同一时间,叶亦琛直接把遥控锁接了过去,打开了车门,绕到驾驶座直接上了车,何曼曼错愕的看着叶亦琛。
“不是要去疗养院?”叶亦琛声音淡淡的,完全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何曼曼一怔。
“还不上车?”叶亦琛又催促了一声。
何曼曼这才回过神,快速的从副驾驶座上了车,叶亦琛已经发动引擎,在何曼曼上车,扣好安全带后,车子就飞快的朝着小区外开去。
“哪个疗养院?”车子开上主干道后,叶亦琛才问着。
何曼曼没含糊说的很清楚,叶亦琛也不再说话,就这么开着车,朝着疗养院的方向开去。
晚上去疗养院方向的人很少,所以叶亦琛很顺利的只花了半个多小时,就已经抵达了疗养院。
叶亦琛的车子刚刚停好,何曼曼已经飞快的跑了进去。
叶亦琛追了上去,直接扣住了何曼曼的手腕:“你跑那么急也没用,现在这个点你妈妈肯定也已经在抢救室里了,你跑再快,也改变不了任何的事实。”
相较于何曼曼的慌张,叶亦琛就显得冷静的多,一字一句说的再清晰不过。
何曼曼颓然的停了下来。
事实确确实实就如同何曼曼说的这样。
她跑的再急,也改变不了事实了。
最终,她被动的被叶亦琛牵着,走到了抢救室的门口,程艳芳已经进去半个小时了,仍然还没出来。
何曼曼紧张的就在抢救室的门口来回的走动,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
叶亦琛很直接的把何曼曼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就这么半强迫的让她在椅子上等待,但是叶亦琛全程一言不发。
何曼曼的紧张,叶亦琛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的出来。
加上抢救室的灯一直没熄灭,何曼曼整个人是紧绷的。
最终,是叶亦琛伸手捏了捏何曼曼的掌心,才很淡的说着:“不会有事的。”
何曼曼胡乱应了声,没说话。
也在话音落下的时候,抢救室的灯忽然熄灭了,何曼曼立刻站起身,快速的迎了上去。
而后医生的身影走了出来,看见何曼曼的时候,他摘下口罩:“何小姐,您母亲没事了。”
何曼曼一下子软了下来,若不是叶亦琛扶住,何曼曼真的会瘫软在地上。
倒是叶亦琛很利落的接过了话题:“你好医生,她母亲为什么忽然会出现在这样的情况。”
“何小姐的母亲,我们是24小时看护的,在两个护士交接的时候,她母亲意识忽然变得不清醒起来,然后就开始自杀的行为,护士立刻冲了上去,也被何小姐的母亲伤到了,程女士虽然只是表面的伤,但是情绪变得异常的激动。”
医生解释:“加上这几年,程女士的心脏情况也不太好,血压也偏高,所以才导致了后来的事情发生。”
能在这个疗养院里的人,都不可能缺钱,所以医生和护士也不敢怠慢,立刻把事实完整的重复了一次。
“这段时间,何小姐也知道的,程女士的情绪一直不太稳定,只是今天这样的意外,我们也没想到,我们也很抱歉。”医生歉意的看着叶亦琛。
他也有些奇怪叶亦琛的身份。
在这之前,何曼曼从来都是一个人来疗养院的,而今天却带了陌生的人,还是一个男人,但是医生这样的困惑,并没问出口。
叶亦琛了然的点头。
何曼曼这才稳定了情绪:“我母亲现在没事了吧。”
“没事了。”医生宽慰着,“但是一旦是陷入这样的情绪里,下一次就不敢保证了。我们找不出原因,或许何小姐多陪着程女士,会发现问题的关键。”
在疗养院的人,是不可能天天见到家人的。
或许是希望家人的陪伴,或许就是某一个回忆点刺激到她了。
原因太多,真的一时半会不可能确定。
何曼曼应了声:“谢谢您,今天很抱歉,给你们造成麻烦了。”
“是我们应该做的。”医生说的直接。
而后,程艳芳也已经被退了出来,显然还没从麻醉中清醒过来,何曼曼跟了上去,护士也跟着程艳芳。
一直到病房里,何曼曼陪着程艳芳很久,甚至都不记得叶亦琛还跟着自己来的。
此刻,凌晨12点整。
这期间,程艳芳醒过来了,似乎看见何曼曼的时候变得有些激动,但是又很快的安静了下来,反反复复的,却怎么都没认出何曼曼。
何曼曼的眼眶有些红,没说话。
被程艳芳这么一折腾,那是一种精疲力尽的感觉。
叶亦琛皱眉,直接拉起何曼曼:“你先回去休息,你这样也照顾不好你母亲,这里有最专业的人,等明天天亮了再过来。”
叶亦琛说的直接而霸道,也根本不容许何曼曼任何拒绝。
护士也跟着开口:“何小姐,这里有我们,您再这里,现在确确实实没什么用处,就算您要陪着程女士,也要等她的精神状态好一点。”
在这样的情况下,何曼曼才被动的开口:“好。”
而后,何曼曼站起身。
因为紧张和疲惫,她的脚跟都有些软。
叶亦琛见状,直接懒腰抱起何曼曼,何曼曼惊呼一声,就这么看着叶亦琛,但是叶亦琛却没松开的意思,始终抱着。
一路把何曼曼抱到了车上,安置好,这才朝着驾驶座走去。
何曼曼很安静,没说话。
车子开出疗养院的范围,叶亦琛才很淡的看向了何曼曼:“你母亲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在叶亦琛记忆里的程艳芳,一直都是光彩照人的,带着上流社会特有的矜贵疏离。
而如今,不过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妇,就连容貌都已经衰老了很多,几乎是有些认不出来了。
何曼曼低头,听着叶亦琛的话,轻笑了起来:“何家破产后,我爸跳楼自杀没多少,我妈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就疯了。所以,那时候起,她就一直在疗养院了。”
叶亦琛安静了下,没说话。
“我母亲在何家出事的时候,给了我五百万的现金。生怕我将来没有着落,很多事,他们早就有预见性,是我自己永远不懂事。”
何曼曼自嘲的笑了:“发生了这些事,我也手足无措,几乎是无奈的,但是又能怎么样,人总要在各种各样的环境里学着长大,那时候我想,这大概就是老天爷给我的惩罚。”
是的,惩罚。
惩罚自己放肆的十几年的人生。
惩罚自己那种不讲理的任性。
想到这些,何曼曼低头,没再说话,她也不想和叶亦琛多谈何家的事情,何家在她和叶亦琛之间,也是一道迈步过去的坎。
她也姓何。
而何家当年,也是一步步的差点把叶亦琛逼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若不是宋思怡找到人,找到关系,结果,何曼曼也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
或许,真的宋思怡才是最适合叶亦琛的人。
呵呵——
何曼曼低头。
忽然,她的手就这么被一双迥劲的手握住,那种温热的触感传来,让何曼曼微微一愣,她下意识的看着叶亦琛。
但是叶亦琛却没说话,就只是这么牵着何曼曼的手。
车子一路朝着公寓的方向开去。
车内的气氛,也始终显得安静的多。
在车子在路边的临时停车位停好后,何曼曼才很淡的说着:“今天,谢谢你。”
是应该谢谢叶亦琛。
没这个人,在现在这样让何曼曼惊慌失措的情况下出现在医院里,何曼曼都不知道这一路开车会不会再发生什么事情。
她微微闭眼。
而后,何曼曼解开安全带,就这么推开车门下了车。
叶亦琛也没说话,锁好车门,跟着何曼曼朝着公寓内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包括进电梯,也是如此。
甚至,在按下电梯间的时候,两人的手不可避免的碰触再一起,何曼曼微微一愣,想抽回来的时候,叶亦琛却已经牵住了何曼曼的手,一起按下了所在的楼层。
但是全程,叶亦琛没说一句话。
电梯的速度不快,甚至有些摇摇晃晃的,一直到电梯停了下来。
叶亦琛率先走了出去,仍然还牵着何曼曼。
走到门口的时候,何曼曼看着叶亦琛,叶亦琛的薄唇微动了下。
几乎是同时:“我……”
这次,是叶亦琛先发制人:“要和我说什么?”
何曼曼一怔,也听出了叶亦琛要说话的意思,但最终,何曼曼也没矫情,快速的说着:“叶亦琛,我们就到此为止吧,这样下去,并没任何意义。一个月的时间,也不过即使说说而已,真要计较时间,也不过就是是天不到了。”
说着,她自嘲的笑了笑:“所以,我们现在桥归桥,路归路,也挺好的。”
叶亦琛没说话,眸光一沉。
他没想到何曼曼会和自己说这样的话。
那脱口而出的【我们结婚吧】也已经被叶亦琛彻底的吞没了下去。
这样的感觉,说不清,但却更显得复杂了起来。
下一瞬,叶亦琛直接扣住何曼曼的手,在她的惊呼里,快速的打开了公寓门,直接把何曼曼压到了门板上。
那声音,忽然变得凌厉了起来:“你做梦,何曼曼。”
何曼曼错愕的看着叶亦琛。
所有的气氛一下子变了调,变得有些莫名起来,但是却有充满了激烈和暧昧,何曼曼几乎是被叶亦琛野蛮的压在门板上。
那吻,也变得暴躁了起来。
似乎,那种压抑的情绪都要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出来我,安全不给何曼曼留任何的空隙。
何曼曼的呼吸都跟着急促,不管怎么抗拒都阻止不了叶亦琛此刻的野蛮。
叶亦琛没说话的意思,那下颌骨的线条绷的紧紧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把何曼曼彻底的吞噬在腹中。
这样的叶亦琛是失控,是让何曼曼觉得惊慌失措的。
她的脸色变了又变。
甚至,他们都没回到大床上,别说床了,就连沙发都没有抵达,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抵着门板,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屋内,一片凌乱。
女人的低吟和男人的粗重的呼吸交杂再一起,汗涔涔的。
“时间没到,不要再和我提这些话。”叶亦琛一字一句的警告着何曼曼。
何曼曼眼眶很红,再看着叶亦琛,却怎么都止不住身体的颤抖,她的指甲狠狠的抠着叶亦琛,一道道的血痕变得明显了起来。
这样的吃痛,换来的不是叶亦琛的罢手,而是越发的疯狂。
几乎是要把何曼曼逼到死角里的疯狂。
在这样的放肆里,何曼曼也开始渐渐的肆无忌惮起来。
两人都不是新手,在这样的纠缠里,寒酣畅淋漓,仿佛都在逼迫着对方,谁都不肯在这样的纠缠里落了下风。
这样的缠绵,至死方休。
……
一切落下帷幕的时候,何曼曼已经不知道自己被叶亦琛翻来覆去折腾了几次。
甚至,这段时间来,叶亦琛从来没这一次这样的下手凶狠。
何曼曼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这么任叶亦琛抱着自己去冲了澡,再回到大床上,半软着,让叶亦琛给自己吹干头发。
甚至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等这一切都结束,周围恢复了平静时,已经是凌晨3点40分了。
何曼曼反而变得清醒起来。
就这么看着叶亦琛把房间收拾好,周围变得干干净净,何曼曼一动不动的靠着。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