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 风起时想你73

作者:半支烟头
许美君安静了下,没说话。
大半个月呀。
那手就这么在桌面上敲了敲,说不出是在思考还是在别的情绪使然,而这样的许美君看在沈沣的眼中,却好似一种轻松。
不看见自己的轻松。
“噢——”许美君有反应了,“正好我这段时间也有事,可能也不会在北浔。我们不见最好了。”
这话并不是许美君的本意,但是在口舌上,许美君怎么都不想趋于下风。
许美君说完,原本还和许美君保持了适当距离的沈沣却忽然停下了部分,直接朝着许美君的方向走来。
“沈太太。”沈沣叫着许美君。
许美君被这三个字叫的有些心惊肉跳的。
其实沈沣不会这么阴阳怪气的脚许美君,大部分时间是【美君】或者偶尔兴起的时候戏谑的叫【老婆】。
而叫着【沈太太】的时候,更多的是沈沣在嘲讽,或者沈沣要做什么的时候。
许美君不吭声。
沈沣阴沉的看着许美君,在路口就这么把许美君拦了下来:“你老公去出差,你觉得很轻松?”
“当然。”许美君想也不想的应着。
“需要我提醒你,你结婚了吗?”沈沣一字一句的问着许美君,面无表情的,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不要让我知道,你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做了什么,我的容忍也是有底线的,嗯?”
不咸不淡的话,是在警告许美君,也是沈沣压抑的情绪。
而许美君却在不断的火上加油:“既然知道我可能会做什么,沈总大笔挥一挥,签一下离婚协议,我们就没关系了,这样沈总也不会惦记我要做什么,这样不是挺好的?”
许美君就只是想反驳沈沣,想在和沈沣的口舌之争里占据上风。
但【离婚】两个字却彻底的激怒了沈沣。
沈沣的面无表情变成了阴沉,那下颌骨绷的紧紧的,就这么看着许美君:“你把你说的话,再说一次。”
“我说我们离婚……”许美君毫不避讳。
然后——
许美君惊呼出声,不敢相信的看着沈沣,她的手腕被沈沣扣住,那过大的力道好像在下一瞬就可以把许美君的手腕拉脱臼。
没来得及有任何的反应,就已经被沈沣直接拽到了床上,重重的摔了下去。
柔软的床垫,把许美君回弹了一下。
但也就仅仅是瞬间,沈沣就压了上来。
许美君尖叫“沈沣,你要干什么!”
“你。”沈沣说的直接。
许美君想也不想的就跟着反抗沈沣。
在平日,沈沣会哄着许美君,一直到许美君愿意了,才会这么做,而现在的沈沣,就好似完全不在意许美君的反应,只是在自己的尽情,尽欢。
在看着许美君的眼神,多了一丝的阴沉,下颌骨绷的紧紧的,连声音都显得一瞬不瞬的:“沈太太,这是你应尽的夫妻义务。”
“去你的义务。”许美君气喘吁吁的吼着沈沣。
她是真的觉得委屈。
沈沣愿意哄着你的时候,对于这种事,许美君一直都是愿意的,那是一种身心愉悦的感觉,就算是现在被动结婚的情况下,沈沣也可以让你完全不能自控。
而现在许美君知道,那紧紧是在沈沣愿意哄着你的前提下。
一旦沈沣不想哄着你,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就只是你的幻觉,这人的狠戾会展现的淋漓尽致。
让你痛,但是却又要让你深深的记住这个人。
而现在沈沣就真的不想哄你了。
再看着沈沣野蛮的姿态,甚至这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带了一丝的冷酷无情,再没了之前的缱绻和温柔。
更不用说,还软言软语的和你说话。
许美君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好像是一个挂着沈太太名义的人,甚至还不如沈沣曾经在外面的女人。
这样的想法,让许美君的眼眶一下子红了起来。
“委屈什么?”沈沣也看见了,阴沉的问着许美君。
许美君想反抗,但是被这人狠狠的禁锢着,完全没了反抗的能力,但是又带着极度的不甘心。
明明是疼,可是那种熟悉的感觉也在一点点的额吞噬着许美君的抗议和挣扎。
她是喜欢的。
这因为这个男人是沈沣。
可是面对沈沣的时候,许美君却已经把压抑许久的怒意彻底的爆发了出来:“沈沣,你这是婚内强暴!”
这下,沈沣的脸色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
原本面对许美君的委屈,沈沣有的怜惜,却在许美君的话里,完全的消失殆尽了,再看着许美君的时候,那眼神多了一丝的阴鸷,一瞬不瞬的。
许美君也不认为自己说错了什么。
她瞪着沈沣:“难道不是吗?婚内这样的事情起码也是自愿的原则,你这样算什么!”
沈沣忽然就笑了。
许美君在这样的笑意里,那心跳越来越快。
因为她根本揣测不到沈沣的想法,这样的沈沣是让许美君觉得恐惧的,想也不想的,许美君先发制人。
“沈沣,你滚,你滚——”许美君是怒吼着。
怒吼后就是在拼命的挣扎和反抗。
沈沣的大手就这么扣住了许美君的手腕,许美君的手腕被拽的生疼的,半强迫的看着沈沣。
而沈沣却仍然没有停止。
“沈太太,你这样做,是要给谁守身吗?”沈沣已经被许美君气的有些口不择言了。
许美君也直接吼出声:“我给任何一个男人守身,也不想委身在你这!”
“你——”沈沣的面色越发的严峻。
沉了沉,沈沣深呼吸,没再理会许美君,之前的暴躁和恶劣的情绪被激怒到了极点。
许美君尖叫出声。
她看着自己现在的模样,紧紧的咬着下唇,死活不让自己示弱,更不能在沈沣面前发出任何可耻的声响。
沈沣见许美君这样,那姿态也跟着越发的强势起来。
彼此的纠缠,再没了之前的浓情,剩下的就是僵持,但偏偏这样的僵持里,却又是本能的欲罢不能。
许美君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沈沣也好不到哪里去,那呼吸的粗重变得显而易见起来,再看着许美君的时候,眼神里的复杂不免多了几分。
两人的姿势没变。
沈沣仍然是在居高临下的看着许美君。
那是尽欢后的释放。
许美君被沈沣压着动弹不得,她直接转过身,完全不理会沈沣。
沈沣的喉结滚动,看着身下的小女人,那是一种无奈,他想逼着许美君投降,但是完全没想到,最终投降的人会是自己而不是许美君。
沈沣深呼吸。
那拽着许美君的力道也跟着放松了下来,再看着许美君的眼神或多或少带了一丝的后悔。
终究还是把情绪迁怒到了许美君的身上。
他半软下态度,就这么转了一个身,把许美君抱到了自己的身上,许美君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你放开我,不需要你假仁假义。”许美君的口气很差。
想挣脱沈沣,但是在沈沣的禁锢里,许美君却怎么都没办法挣脱,沈沣在看着眼前倔强的小女人,那头也跟着隐隐的泛疼。
“美君——”沈沣叫着,那声音早就没了先前的强势和冷酷,倒是变得温柔的多。
许美君并不领情。
甚至许美君没看沈沣,一字一句却说的再不清楚:“放开我。我要去洗澡。”
那声调也平静的不带一丝感情,看着沈沣,眉眼里原本闪烁的光芒也彻底的消失不见了,变得淡漠的不能再淡漠。
那是在无形之中在自己和沈沣之间拉出了距离感。
沈沣怎么会接受这样的事情。
“不放。”沈沣也显得霸道了起来。
许美君就这么瞪着沈沣,完全不介意自己现在的样子,反正他们再出格的事情都做过了,也不在意现在这样的情况了。
她直接伸手把沈沣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让自己彻底的从沈沣的禁锢里挣脱出来。
“沈太太,需要我提醒你的身份吗?”沈沣沉沉的问着。
“不管我是沈太太还是谁,我也没义务被人囚禁在这里。”许美君说的一点都不客气,“我有我的人生自由,而非你的。”
沈沣的呼吸跟着粗重了起来。
再看着眼前许美君的样子,那眼神里是真的不带一丝的感情,平静的完全不起任何的波澜。
莫名的,沈沣想到那几封的邮件。
沈沣以为自己从来不会在意这些,但是现在沈沣发现自己错了。
他从来都在意的,甚至他还害怕和恐惧。
从来都强大的人,却在这一刻觉得自己败给了时光。
他和许美君不过半年的光景,甚至最后的时间里还是极为不愉快的,最初的时间里,也是在争锋相对的,真正甜蜜的时候是少之又少。
而许美君和季飞扬却一起经历了十年的光景,甚至是朝夕相处。
沈沣第一次没了自信。
再看着许美君纤细的身影已经即将没入洗手间,低沉带着沙哑的声音几乎是脱口而出:“沈太太,别告诉我,你还在想着你的前未婚夫,我想,你要记得你的身份。”
“是。”许美君直接转身,“我是想着飞扬又怎么样。我就算是沈太太,难道我没权利想别的人了吗?何况,我和你的婚姻是怎么来的,沈沣你心里不清楚吗?”
许美君问的直接,甚至是坦荡荡的,就这么看着沈沣,完全没任何妥协的意思。
那脊梁骨都挺的笔直,眼神里不带意思的情绪。
沈沣的呼吸跟着粗重了起来,手心的拳头就这么攥着。
“许美君,我劝你死了这条心,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这辈子都不可能。”沈沣说的直接,“嫁给我起,你就没任何资格了,和外面的男人断的干干净净的,不然我会做什么事情,我自己都不知道。”
许美君的面色也严肃了起来:“沈沣,你就是个禽兽。”
“是。我是禽兽。”沈沣承认了,“但是你要记住,禽兽也是你的老公。”
许美君不说话,直接摔门走进淋浴间,也担心沈沣是否会跟上来。
沈沣并没跟上去,他的呼吸越发的局促起来,看着许美君的背影,全身的肌肉紧绷,那是一种极为压抑的情绪,无法爆发。
他用了极大的意志力,才断绝了自己朝着许美君的方向走去的冲动。
看着关闭的洗手间的门,沈沣深呼吸,随着呼吸,喉结滚动。
而后,沈沣用力的掀开被子,快速的下了床,直接抓了衣服套在身上,穿好,再重重的摔门离开。
他害怕自己的情绪牵连许美君。
更害怕这样的情绪最终让现在的关系彻底的陷入僵局,再也无法挽回。
而在巨大的摔门声后,是许美君就这么靠在洗手间的门板上,低低的咒骂了声:“王八蛋,沈沣。”
许美君没动,也没出去,很淡定的朝着淋浴间走去,把自己身上沈沣的味道给清楚的干干净净的。
但是眼底的委屈却怎么都止不住,眼眶有些红的可怕,她不断的深呼吸,才把要掉落的眼泪给彻底的逼了回去。
许美君在心里咒骂了无数次的沈沣,一直到冲洗的身体的皮肤都已经起了褶皱,许美君才从洗手间离开。
看着空荡荡的主卧室,许美君一言不发。
但是主卧室内,却仍然残留着先前暧昧的气息,怎么都挥散不去。
那是沈沣的气息。
这样的气息萦绕在许美君的心头,把许美君的情绪搅和的越来越混乱,最终,许美君是夺门而逃,生怕在被沈沣牵连。
明明不想吵架的,但是为什么最终又会变成这样。
甚至,沈沣为什么忽然情绪恶劣,许美君都觉得莫名其妙。
在之前,许美君觉得她和沈沣的关系最多就是欲拒还迎,但是从今天沈沣出现的那个瞬间开始,那个怒意是冲着自己来的。
她什么时候又得罪了这个男人了。
莫名其妙。
许美君不断的深呼吸,很久才平复自己的情绪。
等许美君走出主卧室的时候,别墅早就已经空荡荡的了,哪里还有沈沣的身影。
再看着偌大的别墅,许美君直接拿起手机给明美打了电话:“去,把年假给请了。”
明美被许美君说的一愣一愣的:“你还是我?”
“我现在是无业人员!需要请什么年假,当然是你了。”许美君哼哧了声。
“为什么?”明美完全么反应过来。
“我们去澳洲玩。”许美君说的直接,“花沈沣的钱。住最好的酒店,坐头等舱,想买什么买什么!”
明美:“……”
好半天,明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这是疯了?”
“你不去?”许美君挑眉,“反正又不花你自己的钱。”
明美倒是安静了下:“说吧,你这是和沈沣又怎么了?”
许美君历来冷静,但是自从和沈沣再见后,许美君的冷静已经彻底的喂了狗,明美没少听许美君抱怨沈沣。
但是在这样的抱怨里,或多或少还有意思的娇嗔。
所以,明美很清楚,许美君对沈沣,并不是无动于衷的,起码还是有感觉的,但是这么大动干戈的事,明美倒是第一次见。
明美才觉得奇怪,
“那个王八蛋。”许美君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难怪这种男人要注孤身的。”
话音才落下,明美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沈沣注孤身,那你是亡故的身份?”
许美君:“……”
然后许美君低吼一声:“陈明美,你到底要不要去澳洲。不去的话就拉倒。”
“去,沈总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明美说的直接。
“机场见。”然后许美君直接挂了电话。
明美挑眉看着挂断的手机,啧啧出声,看来这一次,沈沣还真的是吧许美君气的不清,气的连理智都没有了。
这下,是真的难哄了。
不过明美到是也不含糊,快速的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查看了护照和澳洲签证是否过期,就直接拦了车去了机场和许美君碰头。
……
而同一时间。
北浔国际机场。
沈沣已经在机场的贵宾厅里,纪一笹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啧啧啧,你这是有家归不得啊。除了许美君也没人可以把你踢出去了。”
“闭嘴。”沈沣警告的看着纪一笹。
纪一笹一脸无所谓:“你和许美君结婚这还算是在新婚期吧,结果没事你就住我那?我没有改变性取向的意思,所以你能放过我,回去你老婆?”
沈沣闭目养神,不理会纪一笹。
纪一笹倒是淡定:“现在倒好,我要回美国一趟,你这也准备跟着我回去了?”
沈沣:“沈氏在美国。”
“沈氏已经把一半重心搬到北浔了。”纪一笹直接戳穿了沈沣。
“纪一笹,你话太多了。”沈沣的声音更沉了。
纪一笹挑眉,一摊手,一脸的无辜。
沈沣直接背对着沈沣,两人就这么站在贵宾厅透明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来来去去在免税店购物的人群,谁都没再开口。
忽然,打破沉默的是沈沣:“怎么才可以让女人死心塌地的在你身边,不再想着别的男人?”
这下纪一笹是来了兴趣,啧啧出声:“你的意思是,你不仅被许美君逐出家门,人家心里还没你什么事?要真这样,你还费那么心思让许美君和你结婚做什么?等着以后许美君给你戴绿帽子?”
说着,纪一笹诡异的看了一样沈沣:“沈沣,我怎么不知道你的口味这么重。”
这下,沈沣的脸色是已经阴沉的可怕了。
纪一笹拍了下腿,也没理会沈沣的阴沉,说的倒是直接:“简单啊,栓着女人,那就让她怀孕,有了孩子,怎么的都不会轻易走了。”
“当然。”纪一笹的声音抑扬顿挫的,“就你和许美君那情况,恐怕难。你又舍不得对许美君暴力,不然的话,你也不用这么和我纠缠不清了。”
沈沣:“……”
“你不做避孕措施,许美君可以做的滴水不漏,你想换她的药,都没办法,因为她看的紧的很。所以,白瞎。”纪一笹说不出是幸灾乐祸,还是摆明了在看热闹。
反正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显得格外的不负责。
说完,倒是纪一笹看着沈沣不言不语的样子,他挑眉:“你这是真打算跟我回美国,把你老婆丢在北浔?”
沈沣还是没说话,但是那眼神已经微眯了起来。
这下纪一笹看向了沈沣,然后纪一笹一脸兴味的挑眉:“你老婆这是准备把你抛弃了,找自己的老情人去了?”
话音才落下,沈沣已经第一时间就走出了贵宾室,快速的朝着在免税店购物的许美君的方向走去。
一边走,沈沣一边快速的给安宁打电话。
而后,就这么在许美君的不远处停了下来,但是那眸光却怎么都没从许美君的沈沣挪开,灼热无比。
“沈少,您有什么吩咐。”安宁的声音恭敬的传来。
“查夫人去了哪里。”沈沣沉沉的下达命令,“我现在就要知道。”
“三分钟后给你答复。”安宁立刻给了答案。
沈沣没挂电话就这么站着看着不远处的许美君,而在许美君的边上,沈沣却没看见其他的人。
但是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却跟着越来越明显起来。
沈沣不想承认,自己是真的害怕,害怕许美君回巴黎找季飞扬了。
越是这样的想法,越是让沈沣抄在裤袋里的手紧了紧。
甚至就连这点等待的时间,都让沈沣觉得度日如年起来,一直到安宁的声音传来:“沈少,夫人定了去澳洲的机票。”
“澳洲?”沈沣楞了下。
“是,刚刚确定的,国泰航空的头等舱。同行的还有陈明美小姐。”安宁如实的说了,“所有的钱都是从您给夫人的卡里走的。”
沈沣就这么彻底没了声音。
他有些不明白许美君的想法了。
安静了下,沈沣问:“季飞扬在哪里?”
安宁被沈沣问的莫名,但是还是第一时间查了:“季飞扬昨天的航班,飞往悉尼,住在四季酒店,受邀出席设计师大会。”
安宁的话音落下,沈沣的脸色就越发的阴沉。
所以,这一切是巧合吗?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