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全剧终

作者:半支烟头
“爹地,我最爱你,你在我心里最重要。你疼我,爱我,所以我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陆初夏很轻声的说着,“你把澜城送到我身边的时候,难道没这么想过吗?所以,爹地,笑一笑,今天我结婚呢。”
软绵绵的声调,没让陆骁笑起来,反而让陆骁红了眼眶。
一眨眼24年的时间。
当年那个从襁褓里被抱着,看起来软绵可爱的小婴儿,渐渐的成长了,拿是吾家有女出成长的喜悦,也是感慨。
这一天,陆骁很早做好心理建设,真的来的时候,最不能接受的人还是陆骁。
很久,陆骁才嗯了声:“要幸福,初夏。不管发生什么事,爹地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陆初夏嗯了声。
而后,陆初夏松开了陆骁的手,陆骁这才把陆初夏交到了澜城的手中,看着澜城的时候,陆骁很是认真和严肃,但是陆骁却一句话都没说。
澜城很淡定的开口:“爸,我会照顾好初夏,请您放心。”
回应澜城的是陆骁的冷哼。
婚礼进行曲仍然还在耳边。
两人并没多停留,朝着不远处的牧师走去。
而陆骁站在原地,红了眼眶,安安静静的站着,一言不发。
很久,陆骁才转身,朝着教堂外走去,甚至没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南初看见了,没说话,安静的等整个仪式结束,才出去找陆骁。
很快,南初在教堂一个偏僻位置找到了陆骁。
戒烟很多年的陆骁,就这么靠在墙壁上,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脚底下已经不少烟头了。
“臭死了。”南初看似嫌弃的开口。
但是南初仍然朝着陆骁的方向走去,一直走到陆骁的面前,就这么伸手环绕住了陆骁的腰身:“真的这么难过啊?”
陆骁没应声。
“你其实也挺开心的。澜城对初夏很好。结婚前那几个月,你真的不闻不问吗?”南初笑眯眯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可没少跟着澜城,澜城做了什么你都很清楚的,所以别别扭了,初夏幸福,你应该很开心的。”
南初很了解陆骁。
陆骁回抱了南初,已经把烟头掐灭了,但是并没多说什么,也没对南初的话表示任何的反对。
南初任陆骁抱着,安安静静的。
一直到婚礼结束,陆骁都没说过一句话。
但是这样的情绪,又似乎每个人都可以理解。
……
——
婚后——
陆初夏和澜城搬到了新房居住。
陆初夏因为怀孕,所有的工作都暂停了。
澜城推掉了全部的应酬,除去必要的应酬外,一日三餐必然是和陆初夏一起过的。
这样的澜城,让陆初扬一脸不满:“喂,我说你这样不合适吧,把所有的事情丢给我,每天陪着你老婆?”
“嗯。”澜城应得理所当然的。
“她吃饭可以去对面,我爸很愿意给她做吃的,你说你是不是招人嫌,这样的事情你还要和我爸抢。”陆初扬是真的受不了了,“以前我爸宠着陆初夏,陆初夏的脾气就是全家最坏的,现在还你还惯着她?你不是受虐你是什么?”
澜城听着陆初扬的话,倒是很淡定:“惯着她没什么不好的。”
陆初扬:“我看你和我爸一样,以后也是无药可救。”
澜城笑,笑得格外有味道。
然后澜城的手机响了,是陆初夏打来的,澜城没避讳,就这么当着陆初夏的面接起了电话,陆初扬彻底受不了了,翻了一个大白眼,直接走人。
明明澜城不是这样的人的。
但是现在的澜城真是黏的让人觉得蛋疼。
陆初扬是懒得管了。
也不敢管。
真的敢把所有的事情都丢到澜城的身上,让陆初夏没人伺候,回头陆骁能弄死自己。
现在这是人人都在欺负单身狗吗?
有老婆了不起啊?老婆怀孕了不起啊?每天秀恩爱了不起啊。
陆初扬愤愤不平。
好像还真的听了不起的。
不情不愿的,陆初扬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澜城倒是在安抚着陆初夏的情绪:“嗯,公司还有事,等忙完了回去,晚上想吃什么?好,我去准备……”
哄了陆初夏很久,澜城才挂了电话,但是澜城的眉眼里却没任何不耐烦的神色。
……
江城传了很多和澜城有关系的八卦。
都认为澜城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才懂得对陆初夏下手,彻底的征服陆骁,在陆氏集团占据重要的核心地位。
但是没人知道,澜城从见到陆初夏的那一眼起,他就喜欢这个钟灵敏秀的小姑娘,只是从来没想过,还有一天,这个小姑娘会变成名副其实的澜太太。
想到此,澜城低低的笑出声。
而江城的那些风言风语,他从来没费心解释过,毕竟生活是自己的,他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
从知道澜城和陆初夏在一起吼,陆骁对澜城始终就是不苟言笑,就算是婚后也是如此。
但是和最初的三个月比起来,现在的陆骁已经缓和了很多。
起码一家人在饭桌上的时候,或多或少还可以聊点公事,只要不触及到任何和陆初夏有关系的话题,气氛还是很不错的。
和最初的嚣拔怒张比起来,已经不知道好多少了。
……
陆初夏怀孕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在怀孕39周的时候,陆初夏在瑞金顺产了一个小公主。
小公主是陆初夏和澜城的翻版,但是眉眼更神似陆初夏,在这个小公主出生后,陆骁的态度就悄然无声的发生了变化。
之前对澜城的阴沉,变成了笑颜逐开,以前连来都不来小两口公寓的陆骁,现在就差没一日三餐的出现在他们的公寓里。
澜城和陆初夏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陆骁的转变是为了什么。
甚至在陆初夏出月子的时候,陆骁很大方的给了澜城假期,让澜城带着陆初夏去度蜜月,把之前因为怀孕而缺少的蜜月给补回来。
这样的陆骁,看的小两口胆战心惊的。
后来,还是南初揭开了谜团:“他啊,看见小团子,就开心的不得了,觉得找到了当年我生初夏时候的感觉,觉得这是初夏的翻版,所以呢,眼见自己的女儿结婚了,大势已去,现在把注意力都转移到外孙女身上了。”
澜城:“……”
陆初夏:“……”
南初拍了拍澜城的肩膀,有些同情的看着澜城:“澜城,你和你这个岳父,这辈子大概是好不了了。以前和你抢老婆,现在和你抢女儿。”
澜城:“……”
“要么呢,你再生一个儿子,这样安全点。可别再生女儿了。要么呢,你就怂恿初扬找个女的,生个姑娘,也许可以分散陆骁的注意力。”南初是很认真的提议。
澜城轻咳一声,干脆不说话。
陆初夏倒是直接,拉起澜城的手:“走了,度蜜月,反正我爸这么喜欢带孩子,也不用客气。”
半强迫下,澜城被陆初夏带走了。
陆骁在小夫妻离开后,二话不说就把小团子直接带回了金樽,南初是懒得理陆骁,虽然南初也喜欢这个小团子,但是绝对不会像陆骁那么丧心病狂。
请来专职照顾小团子的阿姨反而变得无所事事起来。
小团子的一切都是陆骁负责的。
南初很是无奈。
这样的陆骁,像极了当年陆初夏出生时候的模样,明明双胞胎是一起出生的,但是得到的待遇却截然不同。
另外一个就好似被流放了一样。
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
而同一时间。
澜城带着陆初夏在度蜜月,陆初夏刷朋友圈的时候就完全崩溃了。
很少发朋友圈,就算发了朋友圈不过就是和商业有关系的东西,或者就是和南初有关系的事情的陆骁,现在满屏都是和小团子有关系。
一天能刷无数次。
下面跟着一群打趣的人。
叶亦琛:【陆骁,不知情的人以为南初又生了一个。】
韩启尧:【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
沈沣:【……南初没打死你?对别的女人这么心动?】
易嘉衍:【陆总,你确定这不是你背着南初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的?真的是初夏生的?】
纪一笹:【原来男人不仅是更年期,还有幻想症?】
陆骁视而不见。
陆初夏的白眼都不知道翻了多少次。
澜城但笑不语。
甚至蜜月的时间被陆骁不断的延长,摆明了拒绝他们夫妻回来,陆初夏最后都发毛了:“澜城,那是我女儿!”
澜城笑:“嗯。”
“你说爸什么意思?”陆初夏愤愤不平。
澜城没说话,就只是抱着陆初夏,亲了亲,陆初夏的脸有些红。忽然,澜城在陆初夏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陆初夏的脸颊红的吓人,直接推开澜城走了。
澜城但笑不语。
……
这场蜜月,持续了两个月,最终是陆初扬发飙了,澜城才回到了江城。
陆初夏准备去接小团子回家,陆骁却开始了各种借口。
比如,你们这么忙,没时间照顾小团子。
比如,你们都还是孩子,怎么能照顾好小团子呢?
比如,反正我和你妈也闲着,你们玩你们的就好了。
……
总而言之,就是不想把小团子交出来。
陆初夏说什么都没用,再看着南初,南初摇头:“他有病,忍忍就过去了。”
陆初夏:“……”
在后来,小团子是澜城接回来的,不知道澜城和陆骁说了什么,不肯放手的陆骁这才不情不愿的把小团子还给了小夫妻。
陆初夏再抱到小团子的时候,小团子都4个月了。
她逗着孩子:“你怎么和我爸说的。”
澜城笑:“我告诉爸,你再这么看着,指不定小团子18岁就学会离家出走找男人了。”
陆初夏:“……”
这话就好似意有所指。
然后陆初夏不吭声了,假装给小团子喂奶,怎么都不看澜城。
澜城却很自然的把孩子抱了起来,给了一旁的阿姨,就这么捏着陆初夏的下巴,淡淡的笑着:“我爱你,陆初夏。”
陆初夏听着脸更红了。
她哼哼唧唧的。
澜城也不介意。
忽然,陆初夏就这么被澜城拦腰抱了起来,朝着主卧室走去,陆初夏抗议了声,但这样的抗议很快就彻底的被吞没在扑面而来的吻里,缱绻而深情。
……
在陆初夏27岁的时候,陆初夏给澜城生了第二个孩子。
是一个男孩。
陆骁知道的时候,一脸嫌弃,就这么抱着小团子:“你看,你弟弟多难看啊,还是我的小团子最漂亮了,姥爷最喜欢的人就是小团子了。”
小团子清脆的声音传来:“姥爷,他们说我小时候也是这样呢,像个皱巴巴的丑猴子。”
“谁说的?我小团最漂亮了。”
“大家都这么说呢。”
“他们没眼光。”
“姥爷,我最喜欢你了。”
“小团子最乖了。”
……
陆家重女轻男的传统,就这么一直没再变过了,
江城传言,想娶陆家的女人,何止要过五关斩六将,简直就是要三头六臂,八面玲珑。
……
(全文完)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