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他最后的礼物。
悍马加快速度在路上奔驰,身后扬起滚滚黄烟,看着窗外残羹破壁的城市,全副武装的安扬陷入了一阵失神中。
时间在那一刻好像无限的短暂又无限的漫长,他的身体还在原地但他的灵魂却飘向了远方,脑海里涌现了一堆不曾经历过的记忆。
管理者、追随者,匿名党的建立,神棍的发展,联盟的崛起,时空的跃迁……而这背后总少不了一道身影的伴随。
他并不认识对方,可每每相遇都感觉心脏起跳的加速,他想要追上去看清她的模样,但每一个场景的切换,都只能让他看到背影。
时间在这些碎片一样的记忆中不断流逝,破镜重圆正在上演,岁月沉淀在他的记忆深处,深沉的眷恋让他泛起阵阵苦涩。
为什么自己会感觉这么难受?
终于那道倩影出现在了安扬的世界里,那一刻他呼吸都好像静止了,没有印象但却有着万般复杂的感受,温馨、怀念和不舍。
被尘封的情感忽然就爆发了,他在梦中焦急的哀求:“别离开我!”
她微笑着,只是身影越来越淡。
“不!”
安扬冷不防的大喊声让开车的彼得·考威尔吓了一跳,但良好的军事素养让他很快平静下来,放慢了车速并看向一旁的头儿。
安扬望着四周,目光里全是对现实和记忆的怀疑,他的脑袋有些乱,他询问旁边的人:“这里是什么地方?”
考威尔感觉事情不对劲了:“巴格达东北部,您要求我们前往被感染者袭击的村庄,营救村民和反抗军。”
记忆这条线,变得清晰了一些,安扬再问:“什么年代?”
“2015年。”
……
曾经生死相隔,现今近在咫尺。
艾哈迈德的反抗军放弃了抵抗,敌人已经包围了这座村庄,武力对抗最终只能带来全军覆没,所以指挥官决定摇白旗,投降。
哈丝娜内心并不赞同,她知道敌人是残暴而狡猾的,思想极端的他们完全是灾难制造者,指望敌人仁慈,不如相信屠夫吃素。
但她一个人无法改变,他们被控制了起来,集中在村口,反绑双手排排站,敌人对周围进行了一番搜索,不断有骂骂咧咧的声音。
现场的气氛非常紧张,指挥官已经被敌人控制,但他们没有丝毫对待俘虏的心态,而是要用他来进行威慑。
她看到一辆皮卡后座上,有一人用重机枪瞄准地上的俘虏,震慑他们:“这就是反抗的惩罚!”
重机枪响了两声。
大口径子弹近距离打爆俘虏脑袋,没了头的身体栽倒在地,鲜血乱喷,她身边的同伴被血喷到脸上,吓哭,惹得周围一群武装分子哈哈大笑。
他们还不过瘾,一名极端武装取出军刀,来到一个人身后,揪住他的头发让其抬头,学着斩首视频里的动作,狞笑着用刀子比划。
“不!不要杀他!”哈丝娜焦急万分的叫了起来,她无法保持冷静,因为那是她的哥哥,她唯一剩下的亲人。
“住嘴!”
只是她的求饶只换来了一记枪托,砸得她天旋地转的倒在地上,世界忽然一片黑暗,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
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从这开始的一分钟后到那个永恒离别的瞬间,那个女人一生的回忆,刺痛着她的心灵。
生死的隔阂无法让她释怀,对无法陪伴到最后的悔恨充斥着全身,她忽然痛恨起自己的弱小,自己的懦弱。
再度睁开眼睛,凶恶的敌人正欲要用鞋踩她的脸,旁人拦住:“别弄伤了,她可以用,可以卖钱。”
“我要第一个上她!”那人大声道。
哈丝娜忽然笑了起来,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嘲讽,惹得其他人纷纷看过来,多是一副这女人发疯了的模样。
她的笑声停住了,嘴里发出冰冷的诅咒:“你们都会死掉!”
“你以为你是谁?”一名武装分子揪起了她大哥的脑袋,锋利的匕首在上面比划着,“我让你尝尝死亡的滋味!”
她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落下。
但预想中的惨剧没有发生,只听到某样东西碎裂的声音,跟着是重重的倒地,然后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才匆匆追上。
哈丝娜睁开了双目,期盼的盯着一个方向。
你来了。
……
安扬提前将考威尔传送到了伏击地点。
这一幕冲刷了智能的认识:“不可能!你从没到过这里!”
“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安扬安慰了一下这个陪伴了自己不知多少岁月的伙计,“相信我。”
“没有这种概率。”智能去跟它的科学观较劲了。
安扬摇头笑了笑,快速趴下来,披上隐身衣,他从瞄准镜里看到了那个狞笑着用刀在俘虏脖子前比划的士兵。
“自由射击!”
没有丝毫犹豫,安扬扣下了扳机,他能够从瞄准镜中看到那个家伙脑袋像打爆的西瓜一样炸开,整个人轰然倒地。
伏击作战立即展开,与记忆中的场景一样,极端分子被他们前后夹击,打得屁滚尿流,收割稻草一样的干掉了所有人。
“清空!”考威尔声音回来。
“这边也清空!”安扬回应道,掀开隐身斗篷爬了起来,收拾东西再抱着战斗步枪朝村庄跑去。
一直来到村口的空地,反抗军和大部分人都集中在这里。
被反手绑在地上的反抗军,目光有怀疑、有感激的看着过来的两个人。然而安扬却顾不上他们,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一个人身上。
与记忆稍有不同的是,她已经用技巧挣脱了被捆的双手,并迅速从地上捡起一支步枪,转身便将枪口对准着安扬来的方向。
一抹诧异浮现在他的脸上,然后枪声响起——安扬旁边的一个受伤而未死的极端分子胸.前爆出血花,手里的枪彻底掉落。
大意了……安扬心想道。
再回头时,她已经扔掉了手里的武器,睁大的眼睛注视他。安扬心头一热,跑上前去——她也跑着迎上来。
“我回来了。”
“你做到了。”
话音落下后再也无需言语,分隔多年的两个人重新抱在了一起,一人在笑一人在哭,失而复得的巨大惊喜,让他们沉沦其中。
周围人古怪的看着这一幕,特别是她那位曾经打了酱油的大哥,非常的好奇自己从未接触过陌生男人的妹妹,怎会如此出格?
下一幕更是刺激着所有信徒——哈丝娜垫脚就照着对方的嘴唇吻了上去,激烈的热吻看得旁人都不好意思起来。
“咳咳!”她大哥终于忍不住了。
这道声音将他们唤回了现实,哈丝娜松开他,笑了笑,拉着他的手到众人面前,郑重道:“他是我的丈夫。”
她大哥挠了挠脑袋,估计是想不明白这堆因果了,但看到自己小妹笑得那么开心,这是父母离去后不曾见到的。
祝福他们吧……他也不知为何会冒出这种念头。
……
历史走上了新的轨道。
该发生的或许已经不会再发生,但安扬没有放弃管理者的身份,这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贡献,当然他也适当放缓了脚步。
傍晚的太阳余辉照耀着公园草地上嬉耍的孩子,他们坐在长椅上望着这温馨一幕,顿时赶跑了所有的疲惫。
“小心点,看脚下!”
“嘿!保护好你妹妹!”
两位不放心的望着面前嬉闹的孩子,但那两个上了发条的小东西哪里肯停下,摔倒爬起后又继续嘻嘻哈哈。
“孩子就是这样了。”安扬叹气。
“说的你好像是多厉害的爸爸一样。”哈丝娜靠在了他身上,抬起右手望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熠熠生辉令她欢喜。
“还没看够啊?”安扬纳闷。
“没有!”她仰着头往他身上钻,惹得安扬笑了起来,搂住她:“不值钱的破石头也能笑得那么开心。”
“作死!”她拧了他一下,“你送给我时说它是无价的。”
“你才是无价的。”安扬吻了她的额头,再仰头望天,温暖的夕阳照耀在他的脸上,忽然想到了什么般,又回头看了看身后。
哈丝娜也回头:“怎么了?”
“没什么。”树荫下空空如也,他的目光回到了他的现实里,“我们去度假怎么样?带上我们这帮大家庭!”
“好啊,让我来计划……”
【完】
本作品由全本(www.27dzs.com)提供!

【科幻灵异】推荐阅读:冒牌大英雄星际之亡灵帝国黑铁之堡终极炮灰异形转生超级虫洞末世重生之剑皇紫阳吞噬星空超级进化(萧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