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逍遥在燕京用了十三天,找到了陈青青,而他也6续的接到了巴图三人的电话。[? ([
女孩们一个一个的都回来了。
女孩们迫不及待想要见李逍遥,李逍遥领着陈青青回到南陵市,与众女相见。
许久不见,分外想念,女孩们一个个眼眶泛红,李逍遥柔声与她们安慰一番,说:“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今天就坐飞机去迪拜。”
苏伦问:“你呢?”
李逍遥笑道:“等我把这边的事情弄完了,就过去找你们。”
女孩们还要问,李逍遥摆摆手,道:“别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李逍遥不愿意多说,她们也不多问。
当天下午,黑星三人与众女孩全部上了飞机。
李逍遥一直在南陵市待到她们抵达迪拜,与法拉玛接了电话,确定她们全部安全抵达,李逍遥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李逍遥没有去见苏妍,他现在就是一颗定时炸弹,谁和他沾上关系都倒霉,他可不想连累别人。
第二十三天的时候,李逍遥回到贝加尔湖。
唐将军早已等的急不可耐,一见面便问:“事情都办好了?”
“嗯。”李逍遥把藏宝图拿出来,递了过去,道:“这是你们要的东西。”
唐将军接过藏宝图,心情激动,道:“国家会记住你的。”
李逍遥眉头一挑,道:“记住我?呵呵,我还没死了。”
唐将军笑容一滞,旋即哈哈大笑,拍了拍李逍遥的肩膀,道:“看我这话说。”
“我先过去了,有事我在找你。”
李逍遥却道:“还有事找我?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唐将军沉吟了几秒,道:“先别着急,等我把藏宝图交上去,如果能够定位宝藏的地点,国家还要给你颁勋章。”
李逍遥笑呵呵的点了点头,便不再提离开的话。
唐将军走后,李逍遥来到瑶瑶的房间。
“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回来,藏宝图已经交给他们了。”
瑶瑶哦了一声,拿出一张地图给李逍遥,李逍遥问:“这是什么?”
瑶瑶道:“你给我的三张地图,加上我们家族的三张地图,这是六张地图拼凑出来的。”
李逍遥有些惊讶,拿起地图看了看。
当年把藏宝图分成七份的人,用心良苦,这七份藏宝图即便是凑齐了六份,也依旧无法确定具体的埋藏地址。
但可以看见的是,藏宝图所指的范围,的确是在贝加尔湖,也就是说,那批黄金宝藏,的的确确就落在了贝加尔湖里。
瑶瑶道:“唐将军应该很快就会来找我。”
李逍遥点头,道:“如果不出意外我今天就会离开这里。”
“离开?去哪里?”
李逍遥走到窗户前面,道:“你觉得,我把这三个藏宝图卖给了国家,国家能放过我吗?”
瑶瑶道:“你可以来我的家族。”
李逍遥转过身来,看着脸色焦急的瑶瑶,微微一笑,摇头道:“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寄人篱下。”
瑶瑶解释道:“不是寄人篱下,你的能力,即便在家族里,能够比过你的也不多。”
李逍遥道:“迪拜东面,有一个国家,那个国家叫科林,以后我会住在哪里。”
“科林?”瑶瑶绣眉浅蹙,道:“那是一个战乱国。”
李逍遥道:“现在不是了。”
瑶瑶还想说话,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李逍遥道:“他们来找你了。”
瑶瑶道:“你在这里等我,我没回来,你不许走,如果我回来看不见你,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李逍遥苦笑点头道:“我不走。”
瑶瑶走过去开门,男人站在门口,道:“唐将军请你过去。”
瑶瑶随手把门关上,与男人离开了。
李逍遥拿出手机,给黑星打过去。
“到了吗?”
“嗯,法拉玛公主太热情了,一直不让我们走,但她也知道我们必须要走,昨天送给我们十辆车子,昨天晚上的时候,已经到了科林。”
“那小家伙还好吗?”
“他很有明君的风范。”黑星问:“你什么时候过来?”
李逍遥道:“大概明天吧。”
“砰!”
外面忽然响起枪声,李逍遥瞬间抬头看过去,道:“不说了,我这边有点事情要处理。”
“砰砰砰!!”
枪声不断的在外面响起,李逍遥目光私下瞥望,快步走到床头柜旁,伸手拉开,里面有一支手枪。
李逍遥把手枪保险打开,跑到门后,伸手抓住门把手,小心的将门拉开一条缝隙,目光迅一撇。
门外没有人,李逍遥拉开了门,一个箭步窜出去。
走廊上有两个端着步枪的中国男人,两人看见了李逍遥,道:“李先生,请你立刻回房间。”
李逍遥皱眉,问:“生什么事情了?”
两人对视一眼,道:“李先生,请你立刻回房间。”
李逍遥向他们走过去,两人竟是抬起枪口瞄准了李逍遥。
“李先生,我在重复一遍,请你立刻回房间。”
李逍遥停下不动了,就在两人松了一口气时,李逍遥忽然甩出右手,砰砰两枪打在两人的肩膀。
李逍遥快步跑上去,一拳将一人打晕,抓起步枪,枪口顶在另一人的脑袋上,问:“说,怎么回事?”
男人咬着牙,道:“李先生,立刻放下……”
“砰!”
李逍遥一枪打在他的大腿上,男人惨叫一声,李逍遥抬头四处望一圈,没有其他人。
“我耐心不多,你还有一次开口的机会。”
李逍遥道。
男人纠结了几秒,道:“七份藏宝图已经全部找到,上面命令我们杀死罗斯切尔德家族所有人员。”
李逍遥眯了眯眼睛,这是要玩黑吃黑啊。
李逍遥问:“阿娜小姐在哪里?”
男人摇头:“不知道。”
“砰!”
又是一枪。
男人惨叫,道:“我真的不知道。”
李逍遥哼了一声,一枪托砸在男人脑袋上,把他砸晕死了过去。
李逍遥把步枪背在身上,抓起另一把步枪,踏着大步,向楼下的会议厅走去。
这些家伙果真是不靠谱,连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人都敢黑吃黑,他们这是真的什么都不怕。
李逍遥贴在楼梯上慢慢向下走,他听见了唐将军的声音。
“有没有漏掉的?”
“全部杀死了。”
唐将军满意的点头,道:“去把李逍遥请过来。”
“唐将军找我有事吗?”李逍遥听见后,大大方方的从楼上走了下来,他的手里还提着一把步枪。
唐将军愣了一下,旋即面带微笑,道:“逍遥啊,你来了,刚好,我这里有点事情和你说。”
李逍遥端着枪,枪口指了指他身边的六个男人,道:“让他们把枪放下吧。”
唐将军道:“把枪都放下。”
“唐将军……”
唐将军猛然喝一声:“我说让你们把枪都放下。”
他们不明白唐将军为什么要这么做,李逍遥只有一个人,他们却又六个人,只要唐将军一声令下,李逍遥的身体将立刻千疮百孔。
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枪放下了,李逍遥抽手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来大腿翘二腿,道:“有什么话要说的,说吧。”
唐将军咳咳两声,道:“如今七张藏宝图都拿齐了,上面下了命令,要把他们全部处理掉。”
李逍遥冷笑一声,问:“你们这么做,就不怕罗斯切尔德家族的报复?”
唐将军道:“找到宝藏之前,他们不会现。”
李逍遥道:“你们胆子可真大啊,就算找到了宝藏,他们知道了,难道就不会报复?”
唐将军呵呵笑道:“该不该做,这事情都已经生了。”
李逍遥哼了一声,他倒是不在乎那些金碧眼的老外死活,他在乎的只有瑶瑶。
“阿娜在哪里?”
唐将军言语支吾,李逍遥感觉有些不对劲,喝问:“说!”
唐将军道:“在会议室。”
李逍遥抬手砰砰砰几枪,子弹准确无误的射在那六个人的大腿上,跪在地上。
唐将军皱起眉,道:“李逍遥,你这是做什么?”
“哼!”李逍遥走上去,枪口顶住唐将军的腰眼,道:“走。”
唐将军被枪顶着,只能就范,李逍遥带着他来到会议厅,一脚踢开会议厅的大门。
会议厅里有四五个男人,瑶瑶昏迷了,躺在会议厅的大桌子上,其中一个男人正在脱她的衣服,另外几人色眯眯的盯着桌子上的瑶瑶,蠢蠢欲动。
李逍遥看见这一幕,心中大怒,伸手将唐将军推进去,双手端住步枪,突突几下,一串子弹射在那个男人的身上。
男人尚且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就这样死于非命。
其他几人察觉到动静,立刻端枪来射,但他们又岂是盛怒之下李逍遥的对手。
李逍遥瞄都不瞄,一串子弹射过去,这几人全部躺在了地上。
李逍遥快步走上去,拍拍瑶瑶的脸庞,瑶瑶缓缓睁开眼睛,见到李逍遥,眼眶顿时就红了。
瑶瑶低头看了看身体,见到自己并未被他们侮辱,心里松了一口气。
“没事了。”李逍遥轻轻拍着瑶瑶的肩膀,出生安慰。
瑶瑶愤怒的看向唐将军,大声喊道:“你们这些不守信用的混蛋。”
唐将军没说什么,他看向李逍遥,道:“逍遥,你已经犯了大错,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哦,什么机会?”李逍遥表现的很感兴趣。
唐将军道:“把她杀了。”
李逍遥冷笑一声,一枪射在他的腿上,唐将军单膝跪地,脸上有虚汗流出。
李逍遥道:“你真的以为我会相信你们的鬼话?完成任务,将功赎罪?当我是三岁小孩了吧?”
李逍遥没有杀死唐将军,他与瑶瑶走出会议厅,向船头走去。
当他们走在廊道上时,一群身影忽然挡住他们的去路,而领头的几人,则让李逍遥大为惊讶。
林琅天!
林琅天面色淡然,看见李逍遥后,脸上渐渐露出一抹笑容,道:“李逍遥,好久不见。”
李逍遥端着步枪,向前走了一步,把瑶瑶挡在身后。
“林琅天,你这只丧家之犬,怎么也来了?”李逍遥一脸惊讶,旋即道:“让我猜猜看,一定是国家允诺了不追究你叛逃训练营,是不是?”
林琅天一点也不动怒,微笑看着他,道:“李逍遥,你觉得你今天能逃得掉吗?”
李逍遥提了提手里的枪,道:“你可以试一试。”
两人目光碰触,气氛在这一刻有些僵固,林琅天一挥手:“开枪!”
不等他话音落下,李逍遥早已先一步开枪,子弹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射在林琅天身旁的男人身上,惨叫声不绝于耳。
暂时击退了他们,李逍遥看向瑶瑶,轻声询问:“怕不怕?”
瑶瑶抬头望着他,摇头,道:“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李逍遥哈哈大笑一声,将身上的,步枪取了下来,左右两只手托住两把枪,子弹交织成一层密集网络,想林琅天和桑林笼罩去。
两人急急后退,侧身翻滚,才将这一波弹雨躲过去。
李逍遥打光了子弹,随手将步枪丢在地上,反身抱住瑶瑶,几个跨步,脚下用力一垫,两个人紧紧相拥,跳出桅杆,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落入贝加尔湖。
林琅天跑上去,趴在桅杆上,贝加尔湖湖水过于清澈,以至于两人在水下的身影都清晰可见。
林琅天喊道:“开枪!”
“哒哒哒哒!”
子弹从两人的身旁擦过,两人完全就是在死神的镰刀上跳舞。
李逍遥用身体挡住瑶瑶,子弹不知道射在了他身上的哪个部位,鲜血慢慢的流出,然后了这一片水域。
……
训练营后山上的房子外面,张半闲无聊至极的起了一卦。
沈三千问:“那小子怎么样?”
张半闲瞪大眼睛盯着卦象,道:“死了。”
沈三千忙从椅子上爬起来,问道:“死了?”
……
科林,众女现在已经住在了科林,小国王对她们非常的恭敬。一开始时众女都很惊讶,也很费解。后来从叶嫣然的口中得知李逍遥曾经在科林做过的一些事情后,众女纷纷了然。
任梦婷调笑道:“想不到那混蛋竟然在这还有一个儿子。”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第三天的时候,众女终于等不住了,让黑星给他打电话,但是电话却显示不在服务区。
第十天,黑星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把要出去寻找李逍遥的众女劝下来。
李逍遥的手机依旧不在服务区,黑星心里也难免焦急,如果不是洛莉一直守着他,他早就出去寻找李逍遥了。
转眼已经是第十七天。
这一天,任梦婷正在看新闻,头条的新闻吸引了他的主意。
“李逍遥因叛国罪,在境外被枪毙。”
任梦婷双手一抖,手机没拿稳,掉在了地上。
张潇走过来,见她脸色惨白,不禁问道:“梦婷,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任梦婷眼眶忽然就红了,失声痛哭道:“那个臭混蛋死了。”
张潇心里一颤,连忙走上去,问道:“你别着急,慢慢说,怎么回事?”
任梦婷一边抹眼泪,一边从地上拾起手机,递给了张潇。
张潇疑惑的接过手机,一看新闻,顿时犹如晴天霹雳,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李逍遥死亡的消息很快便被众女得知了,没有人说话,她们都还趁机在伤心痛苦之中。
……
“瑶瑶,我差不多了,明天就走吧。”李逍遥吊着胳膊,大腿上打着石膏,对正在给他做饭的瑶瑶说道。
瑶瑶嘟了嘟嘴,道:“不行,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单独相处几天,你就要走,不行。”
李逍遥无奈的摇摇头。
那天他们从贝加尔湖逃出来后,李逍遥凭着强大的意志,一路与瑶瑶逃到机场,才躲过林琅天的追杀。
他伤势并不重,大腿与胳膊分别中枪。
李逍遥打开电视,都是俄语电视,李逍遥看不习惯。
拿出手机,李逍遥随手翻出新闻浏览,国内新闻头条就是有关于他的新闻。
李逍遥看见新闻报道后,吓了一大跳。
卧槽,我他妈叛国罪?
李逍遥心里一股怒火蹭蹭蹭的往上窜。
这他妈扣得帽子也太大了吧?这是要把自己往死里逼啊?
李逍遥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又想到,如果那些女孩们看见这个新闻,肯定会伤心的死去活来。
李逍遥从沙上坐起来,道:“我要回去。”
……
半年后。
很普通的民房,这里是科林王国的政治要地,国王和相都在这里办公。
国际原油又在疯狂的涨价,就在半年前,华夏政府与科林签订的协议,被科林政府以协议内容无效而取消。
对此,华夏政府非常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人家有石油,人家爱怎么着怎么着。
华夏政府派人前往科林,希望能够将这件事情完美的画上一个句号。
这次代表华夏的负责人来到科林后,由科林的外交部门派人接待。
“叶将军,听说你曾经来过科林?”外交部门负责接待的是一个女人,很年轻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中国女人,她叫叶嫣然。
叶将军苦笑一声,道:“嫣然,你这是把我和你妈架在火上烤啊。”
叶嫣然故作不解,道:“叶将军,你在说什么?”
叶将军脸色一板,道:“嫣然,别闹了。”
叶嫣然噘了噘嘴巴,道:“这事情本来就是你们做的不对,逍遥为国家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到头来却落了个叛国罪。”
叶将军叹息一声,道:“这件事情是个误会。”
“哼,一句误会就想把事情揭过去,没那么容易。”叶嫣然扭头就向前走。
叶将军咳咳两声,追了上去,道:“逍遥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和他见个面。”
叶嫣然道:“逍遥现在是相,很忙的,前几天迪拜才来人,准备签下两块油田,这会儿应该正在商谈吧。”
叶将军有些着急,道:“他在哪里?我现在就要见他。”
叶嫣然有些无奈,道:“逍遥已经准备好了晚宴,晚上宴请你,再着急反正你现在也见不到他。”
……
晚宴上,李逍遥穿着一身很朴素的衣服,准备了一顿很丰盛的晚宴宴请华夏国来者。
“叶将军,尝一尝这道菜,这道菜是科林的特产,在中国可吃不到。”李逍遥微笑着说道,他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儒雅。
叶将军心不在焉,但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吃完了晚饭,叶将军主动问道:“我有些事情,想和相你聊一聊。”
李逍遥擦了擦手,问:“是关于油田的吗?”
叶将军见他如此直接,也不藏着掖着,点头,道:“对,我希望贵国可以与我们国家签订一份长期的供应合同。”
李逍遥摇头,道:“对不起,鉴于国家的展需求,我觉得与华夏国的合作,并不能为我们国家带来最直接的经济效益。”
叶将军有些着急,还欲再说话,李逍遥已经起身,道:“时间不早了,叶将军早些休息吧。”
……
叶将军的出行没有取得任何的突破,叶嫣然得知后,这天晚上与李逍遥躺在床上,一番大战后,叶嫣然问:“你就这么狠心对我爸啊?”
李逍遥在她胸上抓了一把,道:“不是针对叶叔。”
叶嫣然道:“那是为什么啊?”
李逍遥道:“别着急,这事情很快就会解决了。”
叶将军回国后的第二天,华夏国******正式邀请科林王国相。
科林王国相正式同意接受邀请,并将于下周前来华夏国。
李逍遥乘坐的飞机乃是科林王国国家所属的飞机,是一家湾流飞机,非常的磅礴大气。
此次与李逍遥一同前来的,还有他的十几位夫人。
当李逍遥走入******,与华夏国第一将军张将军见面时,饶是李逍遥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在见到这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老脸时,还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如果不是边上还有人看着,李逍遥真的想指着张将军的老脸骂一句:“老神棍!”
张将军,张半闲,华夏国最高长,第一将军。
张半闲笑呵呵道:“坐,喝茶。”
李逍遥与他微微一笑,坐在了院子里。
这里有些像老四合院,给人的感觉很放松,闫肃不起来。
张半闲挥挥手,道:“你们下去吧。”
李逍遥回头看了一眼众女,道:“我和张将军说些话。”
张半闲道:“边上有个亭子,你们可以去那里看看花鸟鱼虫。”
院子里只剩下李逍遥和张半闲了,李逍遥也不端着了,直接道:“你藏得很深啊。”
张半闲不动神色,道:“科林的政策不错啊,能娶十几个老婆,年轻人,悠着点,还是身体重要。”
李逍遥哼了一声,道:“不牢你费心。”
张半闲道:“逍遥啊,之前那些事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京城有一个马家,他私下里做了这些事情,不过是以华夏国的名义。这点的确是我们工作失误,我得向你道歉。”
“失误?”李逍遥笑了笑,道:“一句失误就想忽悠我?”
张半闲道:“你的罪名已经撤销了,我也让他们下下去,有关于你的所有新闻全部都会进行澄清。”
李逍遥撇撇嘴:“这还差不多。”
张半闲道:“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李逍遥问:“为什么要回去?科林很好,我没打算离开。”
张半闲点点头,道:“科林的确是你的福地。”
李逍遥喝了一口茶,道:“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最近事情挺多的。”
张半闲道:“我送送你。”
“不用了,我认得路。”
“还是送送吧,毕竟也是一个国家的相,我要是送都不送,传出去总是不好。”
一老一少从四合院走出来,这里有一个人工湖,两人并肩站在湖水前面,望着亭子里欢声笑语的女孩们。
张半闲道:“这一切,就快要结束了。”
李逍遥却道:“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全书完】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