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 我们回家

作者:拓跋流云
当然,这点小心思不能被云杨察觉到,否则他一定会忍不住得瑟起来的。
许若晴心中虽然不怎么生气,但多少也有些不爽。原本说好一心一意对我自的,结果现在又招惹了这么多的绝色美人儿,我能开心吗?
她也打定主意,让云杨自己去解决这个麻烦,总之自己绝对不会出面帮他。
“若晴,你姐姐那里,要不你去帮我游说一下?”云杨一脸讨好的笑容。
“不去,要去你自己去。”许若晴故意没有给云杨好脸色看。
云杨无奈,看来这事情只能自己出面了。
说实在的,他的确有些尴尬,毕竟当初跟许心柔之间并没有什么,谁知道圣女居然连她也一起抓了进来。
“对了,那圣女呢?”
许若晴美眸一瞥,盯着云杨没好气道:“我可听说,某个人把魂族的圣女都给抱回家里了。啧啧,还真是抱得美人归呢。”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云杨干咳了两声,不准备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了。许若晴脾气本身就不好,若是纠缠下去,惹火了她可就不妙了。
“你姐姐现在在家里是吧,好,那我先去你家找她。”云杨丢下这句话后,连忙落荒而逃。
面对一个幽怨的女人,不与她争论便是最大的理智。
……
许家,一处独立的房间内,许心柔有些愣神的坐在那里发着呆。
她的心气比较高,一直以来都没有真正想要找过伴侣。她实力强大,资质聪颖,能够与她相提并论的,说实话就那么一些人。
但是那些人中,许心柔一个都看不上。什么不世出的天才,什么势力的继承人,根本完全瞧不上眼。
她的意中人,是真正的盖世英雄。但可惜在这个世上,想要成为英雄真的太难了。
若说能够入她眼的,的确也有,只可惜那人是云杨,自己的妹夫。
有些时候,许心柔也很羡慕自己的妹妹,能够找到云杨这样的伴侣。
但是,谁能够想到,一次偶然的误会,自己居然跟云杨发生了那种关系!她虽然看似温柔,但心气高傲,至今还是雏儿,从未曾有过男人接近。当日在宫殿中,却被云杨粗暴的按倒,那种画面,想想就让人面红耳赤。
发生那事情后,许心柔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无论谁敲门也不开。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自己的妹妹。
发生了这种事情,许心柔心底真的是羞耻到了极点。
“咚咚!”
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许心柔的思绪。她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道:“我都说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门外,鸦雀无声。就在许心柔以为来人离去的时候,房间里突然裂开一道空间裂缝,紧接着云杨从里面踏了出来。
“那个,心柔姑娘……”
云杨脸上带着笑容,只是眼神中多少有些尴尬。误打误撞把许心柔给推倒了,还是连同许若晴一起……放在谁身上,恐怕都会尴尬的。
“你……你来干什么?”许心柔眼中快速闪过一抹慌乱,不过她却在故意装出一抹镇定的样子。
哪怕她装的再怎么淡定,眼中的慌乱还是掩盖不住的。
“我,我就是来看看你。”云杨干咳了两声,倒也不见外,上前两步坐在了床上。
气氛一瞬间尴尬起来,云杨跟许心柔都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对方。如果说是妹夫吧,显然不对。
最终,还是云杨先打破沉默,他顿了顿,道:“心柔,那次的事情,的确是一个误会……”
许心柔心中一凉,既然开口这么说,那明显就是想要解释,可怎么解释,能有什么解释?
她眼神有些黯淡,对于云杨来说,那也不过只是一场误会而已。这样的话,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然而,云杨接下来的话让她那冷下去的心再次温暖。
“这个时候,再去谈论是非对错已经没有意义。心柔,我想你和我们一起生活。”云杨很是认真的盯着许心柔。
许心柔心神一荡,有些恍惚。他开口了,说的话却让她有些不敢置信。
“如果你对我没感觉,如果你不喜欢我,这都不是问题,我会努力追求你,争取让你爱上我。”云杨一字一顿道。
“你……你要我跟你们一起生活,跟若晴?”许心柔终于不再沉默,脸庞微红道:“我可是她的亲姐姐!”
“那又如何,若晴不会介意的。”云杨一看有戏,连忙说道。
“若晴,她不介意?”许心柔闻言,当下就忍不住的问了出来。话一出口,她瞬间感觉有些太过暧昧,脸庞随即更红了。
“嗯,就是若晴让我来的,如果不是她说,我还真……真有些不好意思。”云杨尴尬的低下头去。
“噗嗤。”
许心柔忍不住一下被逗笑,掩嘴道:“你,你还会不好意思?”
看到许心柔口气松下来,云杨也趁热打铁道:“心柔,那个……以后我定然会对你负责的。”
许心柔白了云杨一眼,忍不住说道:“我都被你给祸害了,还能怎么样,自然是便宜了你!只要若晴没意见的话……”说到这里,许心柔低下头,红着脸道:“那我也没意见。”
云杨心中瞬间一喜,果然还是温柔的心柔最好说话了。
先前他还担心许心柔会不会抵触太深,现在看来并非那般。
“其他女人,你准备怎么办?”许心柔话音一转。
“呃……”云杨有些苦恼,说实话他想要都一并收了,反正大丈夫有个三妻四妾很正常。可是她们会怎么看,她们可都是神州大陆的天之骄女,被别人说闲话,总归不好。
堂堂一位超越了神州大陆巅峰的至尊之王,居然被这种事情扰的抓耳挠腮,如果传出去,定然会掀起轩然大波。
“你该不会都想娶回家吧?”许心柔美眸盯着云杨,其中闪烁着温柔的光芒。看到他没有回答,也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你们男人每一个不花心的。也罢,你别将她们辜负了。”
云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许心柔居然这么简单的就答应了?
许心柔看到云杨那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忍不住的噗嗤一笑:“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你想收她们,我自然不会说什么,但前提若晴也得同意,否则没得谈。”
“若晴那边,我自然会去说……”云杨激动之余,忍不住抱住许心柔亲了一口。
上次在宫殿中,是没有任何意识的蹂躏。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亲许心柔。
“快去寻她们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许心柔连忙躲闪,脸庞通红,心跳的呯呯的。
云杨点头,原本来的时候心情忐忑,没想到过程这么顺利。当然,还是因为许心柔善解人意。
离开许家后,云杨快速的朝着那地下拳场赶去。
那里,是自己跟江雪初次相遇的地方。
江雪临走时的那番话,云杨仍旧铭记在心中。
“我会在初次相遇的地方等你,你若不来,我便不走。”
所以,在云杨看来,江雪肯定会在地下拳场等待着自己。这是她临走时,对自己的承诺。
云杨走在城中,以最平静的心态在城中行走着。他回忆着当初自己实力弱小的时候,在地下拳场疯狂的锻炼着自身,记忆中与江雪的那么多次交手,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赢过自己。
想到这里,云杨不由得笑出声来。江雪本身就是一个个性好强的女子,一直无法战胜自己,对她来说肯定是一种痛苦跟折磨。
突然间,云杨就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地下拳场的外面,只见这里排的人山人海,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热切的笑容。那副模样,就好像是在排队领取什么宝物一般,心中激动不已。
云杨有些疑惑不解,这里以前规模并不算大,怎么如今来了这么多人在排队?
随意走上前去,云杨找了一人,问道:“一个地下拳场而已,为何排这么多人?”
那人用一种不屑的目光望着云杨,撇了撇嘴,没好气道:“这就不懂了吧,这地下拳场前段时间被一位模样绝顶的美人儿给收购了,她就整日站在擂台上,等待着旁人来挑战她。她放出话来,谁若是能够将她战胜,她就嫁给谁!”
旁边也有几人连声道:“是啊,那美人模样真的是倾国倾城,谁如果能够娶到她,那可真的是幸福一生啊!”
“如果能让我娶到她,我少活十年都愿意!”
“才十年,我愿意少活五十年!”
一堆精力旺盛的人开始起哄,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灿烂的笑容。
云杨闻言后,眉毛忍不住的一挑。那个女子,应该就是江雪无疑了吧。谁若能将她战胜,她就嫁给谁,这又是什么意思?
“行了,你们这些人,都散走吧。”心情有些不爽的云杨摆了摆手,想要将这群排队的人遣散。
废话,那可是我老婆,你们一群人瞎凑什么热闹?
此话一出,排队的上百人皆都扭过头来,一脸震撼的盯着云杨。
当然不是因为云杨的实力而震撼,那些人望向云杨的眼光,就像是看傻比一样。
“这小子脑袋有毛病吧?”
“滚后面排队去!”
各种嘲讽的声音此起彼伏,哪怕云杨心性不错,此刻也有些不爽。妈的,打我老婆的主意就算了,居然态度还这么嚣张?
这些排队的人都是外来的,所以很少有人认出云杨的身份。
但其中一个青年本身就是云国的人,此刻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神情骤然一变,不可置信的说道:“你……你是云杨?”
“云杨,哪个云杨?”众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还能有哪个云杨,就是那个挫败魂族圣女,站在神州大陆最巅峰的那个云杨啊!”那青年差点哭出来,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天哪,我刚才在跟谁吼,云杨,他可是云杨啊!
一刹那,现场顿时变得极其寂静。上百双目光盯着云杨,目光中全是畏惧。
云杨也懒得跟他们计较,没好气的说道:“该滚的都滚,别惹我发火!”
声音刚刚落下,众人就脚下抹油般,刹那间溜了个干净。原本门庭若市的地下拳场,如今变得空无一人。
“后面的快进来啊!”
从地下拳场里面传出一人的声音,紧接着一位伙计打扮的从里面走出来,左顾右盼,一脸震撼。
怎么刚才排队的那么多人,一瞬间就走了个干净?
云杨呵呵一笑,径直走了进去。
里面的一切设施,都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变化。铁笼、擂台,都还是那个样子。看到这一切旧景,云杨不由得有些唏嘘,有些怀念。
当年的自己,在这擂台上与人战斗。那一幕幕,仿佛都还在眼前。
如今的擂台上,摆放着一张座椅,上面坐着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那白衣女子模样美丽,正是江雪无疑。
江雪看到云杨赶来,眼中并没有丝毫的惊讶,仿佛早就料到云杨会来一样。
“谁能打败你,你就嫁给谁?”云杨走上擂台,望着仍旧坐在那里的江雪,笑吟吟的问道。
江雪抬起头道:“是又如何?”
“谁允许你这么做的?”云杨慢慢收起笑容,随后漫不经心道:“这么多年来,你从未而曾赢过我。按道理来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江雪面无表情道:“我答应了么?”
“你不答应也得答应!”云杨邪魅一笑。
……
一晃数年过去,在这些年里,神州大陆安逸平稳,再没有外敌入侵。各方势力都谨遵云杨的命令,不再互相发动战争。
失落之地,已经被野林族一统,而木铜也成了野林族真正的王。就在人类害怕野林族威胁到他们地位的时候,野林族主动派出使者交涉。他们只想在失落之地里安稳的生存下去,并没有任何的野心,也不愿意与人类为敌。
如此这般,安静祥和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下去。
阳光灿烂,又是一年开春。
一列庞大的商队正在大楚王朝边境处赶着,车队上的武者实力强悍异常,一个个气息非凡,最弱的都有七曜境。
他们衣服上,皆都秀着一只金鹰的标记。
在车队最中间,有着一辆华丽的马车。马车中,一位面无表情的绝色佳人坐在里面,她的脸上居然破天荒的泛着笑容。
“娘亲,茵茵要找爹爹。”
在绝色佳人的身旁,靠着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这小女孩生的粉粉嫩嫩,皮肤细腻如羊脂白玉,说起话来,声音软软蠕蠕的,让人听后心底绽放出一朵鲜花来。
她那甜甜圆圆的脸蛋上挂着一对好看的小酒窝,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眨啊眨的,如同一汪秋水。
“茵茵乖,茵茵没有爹爹,茵茵只有娘亲。”一旁的绝色佳人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很是温柔。
无法想象,当初因修炼烟罗灵诀,绝情绝欲的冷如月,居然会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或许只有她自己才清楚,她的烟罗灵诀从来都没有修炼到极致过。因为在她的心底,总有着那么一丝斩不断的羁绊。
“娘亲骗人,别人都有爹爹,为什么茵茵没有?”小女孩鼻子一皱,小嘴一撇,居然是要哭出来。
冷如月一下慌了神,想要去哄,又不知道该怎么哄。
突然,四周的一切仿佛凝固住了,空间内的时间流速突然放缓。
紧接着,马车的帘子被人掀开。
云杨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一言不发,双眼溺爱的盯着那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冷如月见状,先是一惊,随即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谁说茵茵没有爹爹?”云杨笑着伸出手去,将小女孩抱在怀中。那种幸福感,无法言喻。
“带上你的娘亲,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云杨在那小女孩粉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好啊好啊!”茵茵笑着拍着小手。
“把孩子给我!”冷如月十分气愤。
“乖茵茵,告诉我,你姓什么呀?”云杨笑眯眯的问道。
“云,我姓云,我叫云茵。”茵茵大眼睛弯成了月牙。
听到云茵的姓后,云杨心中瞬间了然。再次抬起头,却发现冷如月那冰冷的脸上早已挂满了泪痕:“你还知道来找我们?”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胜过所有解释。
“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们娘俩离开我了……”云杨声音坚定的说道。
“我们,回家!”
(全书完)

【玄幻魔幻】推荐阅读:九转轮回经兽血沸腾斗破苍穹雪鹰领主剑逆苍穹战天(冰锋)异世药王异世灵武天下大主宰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