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当初,最后一任万界龙皇知晓,要铸造这样一座神器,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她还会去铸造吗?
这个问题,谁也无法回答,哪怕是她最亲近的学生,如今一座万界源山的主人,或许也不知道。
轰!
巨响传出,伴随着滔天的火光,那具伟岸身躯开始燃烧,化为无穷无尽的光雾,飘向各大地界中,与祖脉、山川河流融为一体。
“第一巨头的肉身……”秦墨身躯震动,想要阻止,却也知道无能为力。
“那具肉身,本来只有燃烧,才能将重新启动,你恢复记忆的那一刻,就应该明白。”
剑之巨头开口,“秦墨,你不用纠结什么,虽然你的神魂,只有第一巨头的一部分,但是,你还是第一巨头,这是一种新生,也是最好的结果。”
秦墨沉默不语,他也知道,这是当初预想的最好结局。
原本,第一巨头舍弃肉身时,曾经推演过,未来是一片黑暗,比较理想的结果,就是牺牲自身,重启成功。
现在,仅是第一巨头的肉身自燃,确是所能想到的最好结果。
“小子,去吧,到各大地界走一走,这座超神器中的地界,也算是你开辟的了。等你星辰光体大成,我来接你……”
这般说着,星龟的声音消失,陷入沉寂。
——
重启,各大地界发生异变,这一连串的变故,让无数强者为之震动。
许多强者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各大地界会出现这么巨大的异动。
每一地界中,随着祖脉的壮大,生灵开始变化,这种异变并非是突然的,而是相对缓慢。
一些强者在原有境界桎梏多年,却是突然一朝突破,实力突飞猛进……
也有一些生灵老迈,寿元将尽,却在一夜之间,白发转黑,生机再次焕发……
各大地界中,许多废土、死域开始复苏,地气弥漫,成为一片片沃土……
……
各大地界中,每时每刻都有着惊人的变化,让无数生灵有些措不及防。
唯有准巨头境之上的强者们,隐隐明白发生了什么,却是再难找到秦墨的踪迹。
秦墨归来后,与萧雪晨、银澄、胡三爷等重聚,彼此都是欣喜不已。
之后的一段日子,秦墨与亲人师长相见,却是没有提及其他事情。
秦墨的父母,伤势也早已恢复,彼此相见,虽有许多话要说,却也不知从何说起。
对此,秦墨有些感伤,这一次的轮回,并没有与父母相伴,乃是一大遗憾。
只是,在一次次的轮回中,已是经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秦墨恢复记忆后,却难有那种心绪的激荡了。
——
弥陀山顶,宫殿中。
那持盾女子的雕像伫立,散发着淡淡光华,在其身周,有着力量之道缭绕,极其玄妙。
咔嚓……
突然,雕像表面浮现裂痕,竟是开始崩溃,这一变故惊动了秦墨等,纷纷赶来观望。
“这是怎么回事?!”银澄叫道。
秦墨、萧雪晨伫立,默然不语,看着这具雕像碎裂,从中出现一抹动人的光影。
那是一个女子,朝着秦墨、萧雪晨微笑,笑中有泪,挥了挥手,化为一道光消散不见。
“她……,终于能够轮回了……”秦墨喃喃道。
萧雪晨笑着点头,那女子雕像中的残魂已经极为微弱,随时可能消散。
现在,重启后,这缕残魂终于进入了轮回。
只是,等到将来,她还能记得前身的种种吗?恐怕再也难了。
秦墨轻叹,却是心中轻松不少,算是一件心事放下了。
又过了一些时日,秦墨将亲友师长送回镇天国,与之告别。
之后,与萧雪晨、银澄,胡三爷,以及天蛇公主一起,前往各大地界。
此后很多年,许多生灵在各大地界,见到秦墨一行的身影,或是在修罗界曾经的绝域凭吊,与之在一起的,有东州的皇者,圣月山、血月山的首领,还有一位强者疑似修罗界巨头。
还有人在天界,看到天界皇室的盛宴上,有秦墨一行的身影。
还有传闻称,中,炼空山脉上空,那座悬空的巨殿,乃是秦墨一行居住之地。
关于秦墨一行的传闻,时而出现,冥土、兽界、古幽大陆,都有他们的踪迹。
一直到某一年开始,再未听闻过他们的消息……
——
弥陀山中。
与平时不同,这里星光万丈,在天空汇聚成星辰云彩,照耀的黑血沙漠一片璀璨。
如今的黑血沙漠,早已不是此前的模样,到处可见绿洲,有着许多游牧生灵,到处都充斥着勃勃生机。
这一夜,看到天空星辰之光大耀,许多游牧生灵跪伏在地,以为是神迹出现,会为这片沙漠带来福泽。
“墨小子要突破了么?”银澄有些焦急,不时看向宫殿深处的密室。
秦墨的旧识都在场,都在等待着秦墨的突破,对于各大地界来说,这是一个无比重大的时刻。
“不用担心。星辰光体的大成,并没有什么凶险。”萧雪晨轻声道。
她虽是这样说,却是纤手微微握紧,与天蛇公主对视一眼,有着一丝忧虑。
一旦秦墨突破,则会离开这里,各大地界已经无法承受这种层次的力量。
这一情况,就如同当初的剑之巨头,在突破之时,被迫离开了。
“如今各大地界平静,墨大人此次突破乃是好事。”
大殿中,寂淼巨头开口,他言语之间,有着唏嘘,从重启,到各大地界安定下来,才短短千年的时间,秦墨就要突破了。
这样的实力提升速度,实是让无数天才汗颜,在短短千年之间,就超越巨头之上,恐怕以后再难有生灵能够刷新这一纪录。
宫殿中,各大地界的巨头们都在场,也都感叹秦墨突破的时间太快了。
不过,想到此前,秦墨乃是经历了一次次轮回,才有这一世的厚积薄发,算起来这样的速度也算是正常了。
“那以后,再难与墨兄相见了么?”严骔开口,有着不舍。
如今的严骔,已是冥土巅峰强者之一,也是数大超级宗门的宗主之一,实力也是踏足界使境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跻身半步巨头的境界。
一旁,有几位绝色女子浅笑,却是笑容很勉强,她们一直不希望这一天到来,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宫殿中,在场的强者们都是各有心思,唯一相同的,则是有着不舍。
轰隆……
宫殿深处,虚空炸裂,一条空间甬道出现,浩荡星光弥漫,以极其狂暴之势,朝着四面八方涌去。
在场众强者都是骇然,这股威势实是太可怕了,远远超越了巨头境,就算是弥陀山的禁制也难以压制。
要知道,弥陀山乃是一件接近超大陆的神器,依然无法承受这样的波动席卷。
此时,萧雪晨纤手一动,神剑出鞘,布成一重重星辰剑域,抵挡这样的威势。
咚!
猛然间,这漫天星光涌动之势顿止,迅速消失,从那条空间甬道中,走出一道身影,星辰之光滂湃,炽烈如雷霆,让人震撼。
“墨大人,终于突破了么?”
“这就是超越巨头境之上的力量……”
众强者惊呼不已,为之心悸,感受到这股恐怖的威势,竟是远远凌驾在巨头境之上。
秦墨缓步走来,身上的星光渐渐消散,一点点收敛会体内,恢复成平时的模样。
只是,熟悉他的人都发现,秦墨与此前相比,有着很大不同,身周隐隐有星光缭绕,血气无比滂湃,令这片天地都在战栗。
“本想突破后,与你们欢聚几日,之后再离开。现在看来,恐怕只能等到以后了……”秦墨叹道。
殿宇中众强者都是沉默,明白秦墨的意思,突破之后的星辰光体,力量实在太强,若是与之相处一会儿,就会无法承受,会留下难以痊愈的伤势。
这并非是秦墨对力量控制不足,而是无法承受这股力量,在与之抗争,这样层次的摩擦,哪怕是力量泄露一丝一毫,都不是一般生灵能够承受的。
这还是因为,超神器的力量,与秦墨是同源,才能让后者在此存留。
众强者叹息,有着不舍,却只能挥手告别。
秦墨微笑,环顾四周,看向萧雪晨、天蛇公主等同伴,微微颔首,等他离开后,安顿好一切,再回来接他们。
咚!
弥陀山上空,忽然响起雷霆般的轰鸣,一道浩瀚星图出现,漫天光华涌现,落下一道巨大光柱,将秦墨笼罩,而后消失不见。
——
三座万界源山,坐落在星海中央,犹如三根天柱,支撑着整个星海的运转。
三条光路蜿蜒而下,铺在秦墨面前,分别通往三座万界源山。
“秦墨,你要选择去那一座万界源山?我的老大说了,你若是到了那边,很快就能将同伴接过来。怎么样?这条件优渥吧?”
一个白发男子出现,赫然是剑之巨头,背悬一口神剑,向秦墨笑着说道。
秦墨一愣,他是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竟然让他选择,能够进入随意一座万界源山。
尚未等他开口,一条黄金龙从天而降,直接撞飞了剑之巨头。
“你这吃里扒外的家伙,当初我对你也很不错,加入雷帝那里就算了,还出头挖墙脚?”
那熟悉的声音响起,正是祖龙之地的那个恐怖存在。
只听他开口“秦墨,你我之间,也算是有渊源,你加入我的万界源山,也是顺理成章。怎么样?别听那小子忽悠,你到这里不久,就能将同伴接过来。”
远处,剑之巨头揉了揉腰,他虽然实力强大,但是,被这位主随手一击,也是有些吃不消,只能溜走了。
“你们都别争了,这小子拜了我麾下大将为老师,加入我这里,才是顺理成章。至于你,拥有九头黄金龙印记的毁灭龙皇,与这小子的关系太复杂,何必强人所难。”
中央的那座万界源山上,传来一个陌生的妖异声音。
在那山顶,隐约可见一道身影伫立,在星海之上,有着一道巨大血色光影浮现,让无数星辰都在颤抖。
秦墨怔然,这才明白,那道身影的身份,竟是星龟老师的首领,也是远古一族的最强者么?
其他两座万界源山沉寂下来,而后有巨大龙影,恐怖雷霆若隐若现,似是要打上一场。
此刻,却听那妖异声音又道“你们能到这一步,也有我的提携,如今我的万界源山,只有大猫小猫三两只,难道还要与我争么?”
顿时,其他两座万界源山安静下来,龙影消散,雷霆褪去,那两条光路也是逐渐消失。
见状,秦墨愕然不已,看了看那道身影,猜测三座万界源山的主人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纠葛。
远处,光路上一个雄伟身影出现,背着星龟壳,大笑着走来。
“小子,突破的倒是不慢,走,走。老师我带你过去……”
星龟带着秦墨,踏上了光路,朝着中央那座万界源山而去。
光路上,秦墨回首,在万界源山下,有着一座座巨大光门,乃是一片片星海通往这里的门户。
此前,他曾经在一座光门前,远远注视万界源山,却是没有注意到,竟是有无数光门耸立……
(全书完)。

【玄幻魔幻】推荐阅读:九转轮回经兽血沸腾斗破苍穹雪鹰领主剑逆苍穹战天(冰锋)异世药王异世灵武天下大主宰绝世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