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传庭致仕后不久,朱由检决意禅位,但是在此之前,他决定办一件大事。
崇祯三十五年初夏某一日,一道特别圣旨从乾清宫发出,一队队锦衣卫从京城各个城门驰出,奔赴大明各地。
这道圣旨针对的就是各地藩王。
圣旨措辞十分严厉,内容是要求各地郡王以上宗室,必须在崇祯三十五年年底前,举家迁往南涯行省以及北美新大陆,违者以謀逆论处,其在大明本土所有财产全部变现,款额由太仓支付。
也就是说,这些藩王郡王们名下的田地、商铺、工坊、宅邸从此之后不再归个人所有,而是成为朝廷公有财产。
其中各地王府将会进行改建后作为当地高等学堂使用,其他不动产对外出租,所得费用用于补贴学堂、医院所耗,其权益归属当地官府。
这次迁移令中明确要求,江北之地藩王宗亲一律移往南涯行省,地处江南者全部迁往北美新大陆。
经过十几年的建设,四海商行对北美大陆的开发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一些地区的基础设施也已初俱规模,他们选取一条大河上游密西西比河附近作为落脚点,后续的开发以此为基点向四周扩散着,拖家带口的藩王宗室们将会成为开发的新动力。
考虑到藩王宗室对这道圣旨的极强抗拒性,锦衣卫奉命派出大批人员分赴各地,他们将会“协助”这些宗室进行迁移,四海商行名下的车马行、船运公司会给与鼎力协作和支持。
藩王这颗毒瘤不能留给后代子孙去头疼,既然自己要退位,那就最后做一次坏人吧。
从今往后,大明封藩将全部移往海外,本土不再赐封土地。
同年秋,缅甸王弟莽白杀其兄莽达后篡位,朱由检闻讯大怒,随即遣官军出云南击之,斩缅甸大兵两千余,俘获莽白并杀之,另立莽达幼子为缅甸王。
由于其年幼无知,故遣云南大儒数名进驻缅甸王宫,教授其正宗儒家文明,因怕其遭受莽白势力反噬,特遣官军三千名留驻缅甸,护其王室及缅甸国家之安危,并收缴缅甸全境武备,遣散军队。
莽白是原先历史中咒水之难的制造者,正是他下令将永历帝的护卫全部杀死,并最终将这位南明最后一位皇帝交给了吴三桂。
本来朱由检早就将其遗忘,但合该这厮命当该绝,居然还如原来历史中一样篡位謀逆,正巧无意中提醒了朱由检并表明了自己的存在,给了大明一个控制缅甸的机会,大明舰队也由此多了几处印度洋出海口。
在做完这几件事情之后,朱由检与崇祯三十五年十一月下达在位期间最后一道明发天下的诏书,言称自己年老多病,日常处置国事大有力不从心之感;太子有仁君之姿,正值壮年,当即位登基替父操劳,故自即日起朕退位休养,天下军民皆应一体领命为盼。
因为早就提前放出风声,不管是朝堂还是民间,早就耳闻皇帝有欲退位让贤之意,所以诏书在京城中并未引起太大的波动,没有人去联想到其他。
在发布诏书后的当天,朱由检与周后、田贵妃、袁妃等人分乘数辆四轮马车,在一百名锦衣缇骑的护卫下悄然离京,开启了游遍大明的旅程。
已经年过六旬的王承恩也一同随行,这次旅程的一应事务由他一手安排。
朱由检一行的首站定在济南府,在领略大明湖的风采后向南直奔泰安,在拜祭这座五岳之尊后前行至东昌府,由此乘船沿大运河去往扬州,然后在烟雨江南度过春天。
等到游玩归来返京,朱由检以及后宫嫔妃们将会入驻整修一新的西苑,从此如无特殊情况,终生不再踏入乾清宫。
得知父母离京远游的消息后,朱慈烺亲自驱马飞奔去寻,朱由检一行却早就杳然无踪,朱慈烺跪地南向大哭后返回东宫。
首辅卢象升邀约内阁重臣以及在京文武百官以及一众勋戚,齐聚东宫,请太子继位,朱慈烺辞让三次,无奈之下只得于乾清宫加冕登基接受百官朝拜,是为大明第十八代帝王。
新皇登基后发布第一道诏书,遥尊朱由检为太上皇,加尊号为“文成武德圣皇帝”,并言明,太上皇之意即为朕之意,天下但有不从者以欺君论处,此前规矩一如既往。
次年,朱慈烺改年号为“承乾”元年。
当年年底,朱由检结束为期一年的游玩返京,当晚,承乾帝夫妇携三个孩子,与永王、定王以及朱媺娖夫妇赴西苑探望父母,一家人言谈甚欢,期间朱慈烺再次提出将皇位还给父亲,但被朱由检含笑拒绝。
承乾八年,首辅卢象升致仕,承乾帝圣旨特赐其太子太傅、华盖殿大学士、特晋紫金光禄大夫、配享太庙。
同年原阁老陈奇瑜病逝,太上皇遣特使悼念,追授谥号“文成”,并准其配享太庙。
承乾十二年,田贵妃病逝。
承乾十四年,归家养老的秦良玉去世,太上皇大恸,特遣阁臣温侃亲往石柱土司吊唁,并追赠谥号“武毅”,准其配享太庙,另赠其家人银币一万枚。
承乾十七年,原首辅孙传庭逝世,年近七旬的太上皇亲往府上拜祭并洒泪当场,追赠谥号“文正”,准其配享太庙,另赠银币一万枚。
承乾十八年,袁贵妃离世。
承乾十九年,王承恩病逝,太上皇亲自扶棺送其安葬,王承恩的目的就在朱由检陵墓一边,这是历史上首次有人以太监的身份葬于皇帝陵寝旁。
插一句, 换源神器a huanyuanhenqi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
承乾二十三年,原首辅卢象升逝世,已经七十四岁的太上皇不顾年老体虚,坚持亲往府上吊唁,已经很少动感情的他亲自瞻仰这位忠臣仪容,不禁哽咽难言。
事后追赠卢象升谥号“文正”,准其配享太庙,亲写祭文一篇奠之。
陈奇瑜、秦良玉、孙传庭、卢象升等人先后去世,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正是以他们为首的这些忠臣义士的奋不顾身,方才有天下百姓的安居乐业。
承乾二十八年,周皇后逝世。
至此,能与朱由检说话的人一个皆无。
承乾三十一年初夏,太上皇病危,在服药后不久恢复如常,但几日后病情突然恶化,承乾帝及永王、定王、朱媺娖夫妇及一众儿孙重孙日夜守候在榻前,祈求天上神灵庇佑太上皇平安过关。
第三日,太上皇陷入昏迷状态,水米不进,身体骤然消瘦,一众儿孙无不暗自垂泪,承乾帝宣布罢朝,直到太上皇复原再说。
此时的朱由检对外界任何动静已是一无所知,但他的脑海中却犹如影片回放一样,许许多多的画面一帧帧清晰地掠过。
他看到无数男女老幼在烈火中绝望地挣扎。
他看到卢象升高大消瘦身躯披甲圆睁双目挥刀怒劈。
他看到孙传庭神色冷峻、疾言厉色地痛斥帐下一众军将。
他看到秦良玉以六旬的年纪,率领石柱白杆兵跋涉于山水之间。
而他自己,则是端坐在御座上,殿内群臣忽而化作禽兽,正对着花白头发、沮丧神情地他张牙舞爪。
天色突然暗了下来,黑暗顿时笼罩大地。
迷迷糊糊中,眼前无尽的黑暗忽然被一束从天而降的白光照的明亮无比,紧接着,朱由检看到天空中出现了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子面孔。
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温婉,脸上的微笑是如此亲切,犹如观世音菩萨一般,全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辉,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是满满的慈爱之意,朱由检在瞬间便确定,这个女子一定就是他前世素未谋面的妈妈,她是来带自己回家的
妈妈
朱由检想呼喊着扑到她的怀中,流着泪大声向她倾诉妈妈,我想你了
你当初到底为了什么抛弃了我啊
我等了你一辈子、找了你一辈子、也想了你一辈子啊
可是,不知什么原因,他整个人却如同被仙人施了法术一般,口中无法发声,身子一丝一毫动弹不得,只能在锥心裂肺般的痛苦中,在肆意流淌的泪水中,目送着那张世上最美的面孔在天空中慢慢消散。
妈妈,月光之下,静静地,我想你了。
静静,淌在血里的牵挂
在朱慈烺以及一众儿孙的悲声中,本来已经发不出声的朱由检,喉咙里突然哼唱着奇怪的歌谣,眼角隐有泪痕,脸上带着无限期盼和遗憾,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历史军事】推荐阅读:官居一品超级中华帝国民国投机者资本大唐我的军阀生涯唐砖浪荡皇帝秘史长安风流艳史记重生之红星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