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话,引得庄洁的双眼也湿润了。
琪琪红着眼圈,偎在他的怀里,抱住了他。
宋鸽这时赶忙说道:“平平,去敬琪琪哥哥,你要向哥哥学习,争取考上一所好大学。”
薛家良听了宋鸽的话后,这才看着他们母子俩,说道:“平平,听舅舅的话,你已经很优秀了,又是学琴又是学习文化课的,要做到劳逸结合,别累着。”
平平站起来,端起水杯,说道:“谢谢市长舅舅。”说完,就要跟琪琪碰杯。
娄朝晖一听,更正平平说道:“小贝多芬,你错了,不是市长舅舅,早就是书记舅舅了!”
平平笑了一下,点点头,并没有立刻改口。
琪琪被刚才薛家良的话弄得眼圈红了,此时,见平平要跟自己碰杯,连忙端起水杯,跟平平碰了一下,说道:“谢谢平平。”
两个孩子喝干了杯里的水。
薛家良又看着平平问道:“你的跆拳道学得怎么样了?”
平平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不怎么样。”
“哦?”薛家良听平平这么说,他看了看宋鸽,又看了看平平说道:“你妈妈下了那么大力气让你去学跆拳道,你怎么能学得不怎么样?”
平平不好意思地看着妈妈笑。
宋鸽说:“你舅舅问你话,你看我干嘛?”
平平慢条斯理地说道:“妈妈的目的是想让我强身健体,她只想培养一个音乐家,外带着一个电脑专家、游泳健将,加上跆拳道高手就有点多了,看阳阳比我学得认真,我上高中后恐怕就没时间去学了。”
“啊?哈哈!”薛家良大笑,说道:“平平,你怎么比我还冷幽默?在表扬你妈妈的同时,捎带手就把她批评了!高,你可是比我还高明。”
庄洁听薛家良这样说,意味深长地看看宋鸽母子,又看看薛家良。
宋鸽笑着说:“我儿子经常这样冷幽默地拐弯抹角地讽刺挖苦我。”
薛家良很喜欢这个孩子,小小年纪就知道在不伤大人自尊的前提下,对妈妈进行适当地“控诉”。但是在孩子面前,他这个做舅舅的当然要支持妈妈一把,就说:“错,越是学习紧张越是要去锻炼。”
宋鸽疼爱地摸了一下平平的头,说:“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他自己担心高中学习任务重,就不想去了。”
薛家良看着宋鸽说:“你也很了不起,培养出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来,我敬你们两位伟大的妈妈!加上两个还未伟大的儿子!还有鲁兄!”
宋鸽和庄洁各自端起一小杯白酒,薛家良跟他们两对母子和鲁丰共同碰杯。
娄朝晖不忘刚才薛家良说的话,就问道:“哥,你刚才说有什么事要向我们汇报?”
薛家良放下筷子,说道:“是这样,我本来想提前出来,但突然接到省委电话,我又要调走了……”
“啊?为什么?”娄朝晖惊讶地说道。
宋鸽也紧张地看着他,急忙问道:“你犯什么错误了吗?”
薛家良看着她,知道她为自己担心,他笑着看着她,温和地说道:“我什么错误都没犯,是正常调动。”
“调哪儿?”娄朝晖问道。
薛家良说:“省政府。”
“职务?”娄朝晖又追问了一句。
薛家良看了一眼宋鸽,就见她睁大眼睛看着他,他笑了一下,说道:“省政府秘书长。”
“哇,太好了!我哥又升了!”娄朝晖激动地喊道。
薛家良平静地说:“没有升,是平调,还是正厅级。”
娄朝晖说:“那也是高升了,正厅级的市委书记好几个,省政府秘书长就一个,再说,由于位置重要,秘书长是省政府党组成员啊!”
薛家良看了一眼琪琪和平平,低声跟娄朝晖说道:“当着孩子,别说高升这种话。”
老鲁听了这个消息后,非常高兴,他站起来,端着酒杯,说道:“真是好事成双了,来,我们大家共同敬家良荣升。”
薛家良看着老鲁说:“我刚说完朝晖,你怎么也用上这词了?这不是高升,是正常调动,工作需要。”
“对、对、对,工作需要,我们祝贺家良调动工作。”
大的水杯、小的酒杯一同撞在了一起。
宴席后,老鲁说道:“家良,三儿,我已经给你们在招待所定好房间了。”
薛家良说:“不行啊,今天晚上必须回去,我要安排一下手头工作,明天调令下来我就要去报道,时间太紧了。”
庄洁说:“老鲁,别留了,家良说得对,说不定这会单位多少人在等着他呢。”
薛家良说:“倒是没人等着我,那我也要回去,省得明天赶路紧张。”
薛家良说道这里,看着宋鸽母子,说道:“你们回去吗?如果回去可以搭我的车。”
宋鸽犹豫了一下,她想了想说:“不了,我在家住一晚上,明天再回市里。”
“明天也是回,今天晚上就一起回去吧?”薛家良说道。
宋鸽很想跟他一块回去,但怕给他招惹是非,就说:“不了,我也是快下班时候回来的,还没顾上跟家里人说几句话就出来了,明天,我们搭朝晖哥的车回去。”
薛家良说:“那好,那我就送你们一段路。”
宋鸽说:“不用了,我们俩溜达着回去吧。”
刘三说:“这么晚了,别溜达了,不安全,走,上车吧。”
宋鸽看了看儿子。
平平冲妈妈点点头。
宋鸽说:“那好吧。”
宋鸽坐在前排,让儿子跟薛家良坐在了后排。
告别众人后,他们乘车驶出招待所。
薛家良摸着身边平平的头说:“小伙子长得真高,就是有点瘦,跟我年轻的时候一样,瘦高瘦高的。”
平平笑着说:“姥爷说我吃进的东西都长骨头了,没长肉。”
薛家良哈哈大笑,说道:“有骨头就不愁长肉。小宋,你真好福气,养了这么一个优秀、英俊的儿子。”
宋鸽听了薛家良的话后,眼睛就有些酸胀,但同时内心又感到欣慰,说道:“谢谢你的夸奖!”
哪知,薛家良还较真了,说道:“我是真心地夸奖你!你真不简单,培养了这么一个品行优良的儿子。”
宋鸽的眼里流出了泪水,好在她坐在前面,没人看见,她抑制住自己的情绪,说:“平儿,你要以舅舅为榜样,向舅舅学习,做一个正直、有担当的男人!”
平平说:“好。”
哪知,薛家良却说道:“鸽儿,谁夸我你都不能夸我,你夸我,我就感觉你是在骂我。在别人眼里,我薛家良的确像个男人,正直也好,有担当也好,但就是不能从你的嘴里说出,因为在你面前,我愧当男人……”
刘三一听,就从后视镜里看了薛家良一眼,就见他的脸庞被酒烧得有点红,他今天晚上的确高兴,喝了不少的酒。
宋鸽听了他这话,泪水流得更欢了,她极力克制着自己,有些哽咽着说道:“看你,当着孩子怎么能说这话,我可是一直拿你当榜样教育孩子呢。”
薛家良知道有些话点到为止,不能破坏气氛,他转身面向平平,说道:“孩子,别听你妈的,千万别向我学,没出息的人才当官呢,你要好好学习,争取考上中央音乐学院,不辜负你姥爷对你的培养,将来当一名向冼星海那样伟大的音乐家,创作出伟大的作品,多写一些鼓舞人心的音乐,少写那些哼哼唧唧、无病呻吟的歌曲,你舅舅我不喜欢听。”
平平笑了,说道:“妈妈也不喜欢。”
宋鸽听着他们的对话,虽然泪水不停,但内心感到很欣慰,关于平平的身世,她听从了爸爸的告诫,永远守住这个秘密,保持生活应有的平静,让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只要平平能成才,她就无愧于薛家良。
到娘家小区的门口了,宋鸽和平平下了车。
薛家良也要下车,被宋鸽拦住了,她说:“不早了,赶路吧,薛大哥,祝你以后一切都好!”
薛家良降下车窗,伸出手,用力地握住宋鸽的手,说道:“遇到什么事想着找我,别看我离开寈州了,但说话还是管用的。”
宋鸽含着泪点点头。
薛家良冲着平平伸出手,说道:“来,年轻人,跟舅舅握握手。”
平平立刻上前,伸手握住薛家良的手,说道:“再见舅舅。”
“再见,希望三年后,我也听到你的好消息,也要跟琪琪一样,给你庆贺。”
平平点点头,说道:“好的。”
薛家良向他们母子挥挥手,升上了车窗。
宋鸽险些不能自制,她嘴唇颤抖着,泪水不停地流出。
平平看着舅舅的车已经驶远了,可是妈妈还站在原地呆呆地望着,手还在下意识的挥着。
“妈妈,舅舅已经走远了,咱们回家吧。”
宋鸽点点头,声音哽咽着“嗯”了一声。
“妈妈,你哭了?”
宋鸽笑了一下,说道:“没有。”
“你眼睛里有泪水。”
“妈妈那是风沙眼,冷风一吹就流泪。”
平平听妈妈这样说,就搀着妈妈的胳膊往小区大门口里走。
宋鸽往回走了两步,她再次回头,就看见薛家良的车拐过前面的一条街,向东急速驶去,车灯的光亮,划破了平水的夜空,照射出很远,很远。
她知道,薛家良即将踏上新的征程,开启他更加灿烂的人生,她在心里默默祈祷,祈祷她的薛大哥一切都好……
正文完
亲爱的书友们,《权力红人》到这里正文部分已经结束,由于形势所迫,本文结束确实有些仓促,没办法,我不想再经历一次像在新浪时那样的打击,这段时间的确加快结文的脚步,努力给大家奉上一个有头有尾的作品,尽管结束有些仓促,毕竟算是一个完整的文,我心安了。
鉴于正文中有些事情没有交待清楚,比如侯明和孔思莹的关系、祝建生和岳红军的关系、祝建生神秘失联的背后……等等,我将继续写几章番外,如果形势允许,也可能会写写鸽子……总之,一切看大势所定。
如果以后还有官文的生存土壤,我还会继续写官文,毕竟,这个领域是我所熟悉的,这里有我青春的全部,也有我的思索和情感,如果日后没有了官文,我也会专注这种纯现实题材作品的创作,希望继续得到打大家的支持!
在工作之余,从事网络小说而且专注于官场小说创作已经整整9个年头了,这是我最倾心的事情,每部作品,都是我的泣血之作,从不敢糊弄……
感谢大家!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歌王官神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