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门老祖面色阴沉之极,他明白体内的状况,在经过正面交手后,他发现,虽说他力量同样惊人,可或许是因为借丹药之故,所以在气息悠长的方面,竟然是有些比不上赵三斤.
再者,后者的大寂灭金身,有着诸多他看不懂的因素,其中便是似乎灵力对于赵三斤来说,仿佛就是无穷无尽的一般,威力更是强横无比,就算是他这魔祖之身,也是有些逊色,这样下去,恐怕落败的,还真会是他!
而这种事,是他绝对不会被允许的!
魔门老祖目光扫过下方的联军,眼中掠过一抹狞色:“赵三斤,我本不欲如此,但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今日,我便用这整个战斗区域,来为你陪葬!”
森然之声落下,魔门老祖大手一挥,一道璀璨的血光暴射而下,最后直接射进大地之中,然后,众人便是惊骇的见到,无数的血芒,以那落地之处,闪电般的蔓延而开,那一条条血线,收割的速度实在是恐怖!
赵三斤也是有些惊异的望着这一幕,居高临下,他能够看见,那些血线,以一种极度恐怖的速度,将整个区域都是包裹而进。
“砰砰砰!”
就在他为此而惊疑时,这片区域突然开始在此刻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道道数以百丈庞大的血光,从此处各处地方暴冲天际!
“这是什么手法?”赵三斤真的没有看懂魔门老祖这会儿要做的到底是什么,毕竟,随着魔门老祖的不断出手,魔魇门之中越来越的人,被魔门老祖亲自收割了性命。
尤其更让人觉得有些骇人听闻的,那就是这些血线竟然连接在一起,然后向着魔门老祖的身子奔涌而去。
这一招,让赵三斤突然响起了断尘法师,一个以吸食处-子女人体内阴气来提升势力的一种秘法,而现在,赵三斤觉得,这魔门老祖所做的,和当初的断尘法师,实在是有些殊途同归。
“不好!”猛地反应过来的赵三斤手掌一动,林青青手中的长剑一下子就落到了赵三斤的手中,没有任何的犹豫,赵三斤猛地大声呵斥道:“清灵剑法!”
这是林青青平日里没事的时候练习之时赵三斤随便瞟的几眼而已,这会儿也只是照葫芦画瓢的给比划了出来,不过,这同样的剑法,在赵三斤的手中舞出来,却是给了人一种更加不一样的感觉。
“这剑法,这么的熟悉,但是却又感觉是这么的陌生!”地面上,林青青看着赵三斤手中施展出来的清灵剑法,忍不住自语呢-喃了一句。
“这是我白凤山剑宗的清灵剑法啊!”下方的人群之中,免不了有一些见多识广和在魔魇门的灭门之下幸存下来的血脉,在看到赵三斤此刻施展出来的剑法之后,一时之间都忍不住为之一怔。
林青青施展清灵剑法,那是因为林青青已经注定了是白凤山剑宗新任的宗主,更主要的一点,她是白凤山的人,会这剑法并不奇怪,然而赵三斤就不一样了,他什么都不会,竟然能将清灵剑法给生生的舞出另外一番姿态来,实在是只能说叫做可怕啊!
“三哥如今这领悟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林青青脸上露出的笑容看得出此刻的她很是自豪。
清灵剑法之下,本身就不需要多少的玄劲作为支撑,哪怕如今的魔门老祖已经将天地间的这个气息给生生的禁锢住了,并且炼妖壶之间的玄劲,也根本无法再满足赵三斤的需求之后,依旧不能阻挡赵三斤那势不可挡的一剑。
与太虚三十六剑不一样,清灵剑法从开始到结束都没有那么多的变招,所以,此刻的赵三斤一剑刺向魔门老祖,那转身即逝的身影,快到让人有些咂舌。
“这一剑,完全已经远远超出了清灵剑法当初设定的力道啊!”地上的人群之中,熟悉这一剑法的人,都不由得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确实,同样的一招,在不同的人手中使出来,那是能够带来不一样的效果的。”在东方浩天的身边,有人忍不住补充了一句,这一点,从最开始的林青青,就是已经可以证实了的。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赵三斤的身上,在魔门老祖不断压缩天地气息的同时,还不断的收割了他魔魇门中的不少人性命,以确保自己源源不断血线不会出现在中途断掉。
然而,意识到了魔门老祖的残暴之后,即便是魔魇门之中,也没有多少人敢上前靠近魔门老祖了,只是远远地待着,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
“你的嗜血,让你门下自己人,都已经不会靠近你分毫了!”赵三斤冷哼了一声,在距离魔门老祖还有百米距离的时候,身下的速度再次加快了几分。
“一群贪生怕死之人,为了我魔魇门千秋万载的基业,以及源源不断的血脉存活,贡献出自己的生命,就这么困难吗?”魔门老祖那嗡鸣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炸响,仅仅只一声呐喊,赵三斤就能够感觉,魔门老祖的实力,果真随着血线的吸收,变得强大了不少。
面色阴沉的赵三斤根本不在继续与魔门老祖废话,本身就被禁锢了的天地气息让赵三斤没有办法使出更多的招式,如果不能速战速决,那么最终失败的,很有可能就是赵三斤他们。
一剑破空,赵三斤手中的长剑转瞬即逝,落到了魔门老祖面前的防御的黑雾上,原本以为自己一剑可以穿透黑雾的赵三斤,却是惊人的发现,自己实在是有些太天真了。
黑雾看起来动荡不止,但是给一剑落下之后,给赵三斤的感觉就好像是扎入了大地一般,当到了一个极限之后,任由自己在怎么用力,都不可能在精进分毫了。
“哈哈哈哈……”魔门老祖突然狂暴的笑了起来,一脸冷笑的看着赵三斤,趾高气扬道:“千山陵新任陵主,天帝宝库的有缘人,四大灵宠的主人,玄劲的修练之人?这么多光环加身的人,现在呢?连我区区一道黑雾都破不开,实在是有些可笑啊。”
面色阴沉的赵三斤哪儿还有心思去回答魔门老祖的嘲笑,一剑落下的赵三斤,只能再次加大手中的力道,狠狠的向着魔门老祖出手,然而,结局,却是依旧的如出一辙。
“该死!”这一幕,让赵三斤不禁愤怒的咆哮了一声。
“没办法了?”魔门老祖一脸不屑的看着已经山穷水尽的赵三斤,面色陡然一寒,冷笑道:“既然你已经没辙了,那么就看看我的表演吧?”
“你千山陵的联军,今日,我要让他全部葬送在这断鹊山之中,让他们的尸体,将断鹊山重新的堆填起来,让整个外武林,见证我魔魇门的辉煌时刻!”
魔门老祖戾声戾气的大笑了起来,随即,赵三斤就感觉到了一股危机感正在向着自己袭来,没有任何犹如的就猛地向后退去。
“到了现在还想跑?”看着赵三斤一闪百米外的身影,魔门老祖狂暴的笑着,同时将天地气息吸收为己用,不仅如此,那原本挡在魔门老祖面前的黑雾,此刻也一并向着赵三斤的身影追去。
“黑魔嗜天!”
魔门老祖猛地大喝一声,下一刻,那些紧跟在赵三斤身后的黑雾,陡然一下子就扩散了数百米出去,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遇到了薄荷的可乐一般,迅速的扩散。
不仅如此,百米,似乎远远不是黑雾的终点一般,仅仅两个眨眼间的功夫,黑雾传到了千米之外,并且还在一直延伸,直到……
直到整个天地都彻底的便成为了一片黑乎乎的之后,似乎才停了下来。
“还真是对得起黑魔嗜天这个名字……”赵三斤不禁苦笑了一声,停下了继续逃跑的举措。
没办法,在这不断扩散的黑雾面前,赵三斤觉得,就算找到华夏最快的快递公司,东风快递,那他娘也逃不出这片黑雾啊。
再说了,就算是自己能够离开,可是整个千山陵的联军呢?整个外武林呢?难道就让它直接消散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吗?这是赵三斤所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所以,与其逃跑,还不如停下来,放手一搏。
黑雾此刻带给众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世界末日到来了一般,除了安营扎寨下来的联军这边有火把的光芒之外,天地一片漆黑,那种混沌的感觉,就好像是走到了宇宙的尽头一般,再无其他。
赵三斤面色阴沉如水,只能凭借惊人的感觉力来找到魔门老祖存在的位置。
“黑雾之下,寸草不生!”魔门老祖突兀的出现在赵三斤的身前,在一片漆黑的情况下,两人却仍旧能够感觉到对方存在的位置。
不过,魔门老祖似乎没有要继续打斗下去的意思,只是玩味的看着赵三斤,笑道:“你说,你还有没有办法来阻止我呢?”
“你……”赵三斤嘴角处突然勾勒起了一抹冷笑,感受着黑魔老人出现在自己身前百米的位置,这才缓缓道:“阻止你,很困难吗?”
“哦?”这倒是让魔门老祖顿时来了几分兴趣,面色陡然阴沉下来,冷冷道:“既然如此,那就收!”
下一刻,黑雾开始剧烈的向下收缩起来,赵三斤竟然隐隐有些异样的感受,黑雾的不断下压,就好像是天塌下来了一般。
实在是黑雾在要接触到赵三斤的时候,以他大寂灭的实力,竟然也感觉到有些吃不消。

(QQ群6:19527700)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官神女总裁的神级保镖飘香风流歌王超级优化弄花香满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