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之中,青白两色光芒交相辉映,大盛之下,黑雾与光芒相互交错在一起,在几句的膨胀之后,猛然消失于这片天地之间。
大地,重新获得光明,黑雾,早已不知道消散到哪儿去了,一切,如果不是地面上到处都是残骸遍地的话,谁也不会想到,整个外武林所有人刚才的性命,都差点被那黑压压的黑雾,就此抹灭!
“三哥……”地上,林青青一跃而起,半空之中,哪儿还有赵三斤和魔门老祖的身影呐。
“三哥!”
……
时间,总是在人不经意的时候就悄然溜走了,至少,眼下,距离当初那场惊世骇俗的外武林大战之后,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了。
距离魔魇门万里之外的千山陵,群山之下遍布的千山之中,一个女子,一身青色长裙,立于半空之中,迎风而立,静静的俯瞰着脚下的山川河流。
女子,自然是林青青无疑!
“一个月了,三哥,你还打算继续躲着我们不成?”林青青脸上露出一丝丝的苦涩,看着远方,那张清秀的俏脸上,已经有热烫的泪珠顺着脸颊滚落下来了。
当初的那一场大战,赵三斤和魔门老祖就好像是一滴雨水一般,落入了大地就消失不见了,让得就算是有心想要去寻找的林青青一行人都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看着茫茫无边的天际,林青青除了一阵发神之外,似乎再也不能做其他的事情,那种无力感,真的只有亲生经历的人,才能够感受得到。
不仅是林青青,就连夏灵墨和柳盈盈在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都是深深不可置信的看着众人,那秀美之下,清澈的眼眸之中,包裹着的泪水就好像是决堤的大坝一般,倾涌而下。
她们在千山陵等候了这么久,但是却就是没有等到赵三斤的出现,最后传来的,只是一个噩耗而已。
千山陵的议事大厅之中,首座的位置已经空出来了,虽然主事人依旧是赵登仙,但是时至今日,千山陵的每一个人,都已经是在等候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回来,然后登上首座的位置。
几千里之外的东方家族,在大战落幕之后,东方浩天就带着温文月离开了千山陵,如今赵三斤生死未卜,甚至于连去向都不明,东方浩天实在是没有心思留在千山陵之中。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刚和自己团聚的儿子,却是还没有来得及好好让他感受一个大家庭的温暖,就已经又一次的分开了,相比起愤怒不已却还能保持基本镇定的东方浩天而言,温文月却是早就已经哭成了泪人。
……
千山陵之中,林青青三女聚集在一起,身边有孙飞虎他们保护着,虽然说,如今的三女,都已经不再需要人保护了,但是,却没有人敢离开她们身边分毫。
因为,所有人都相信,赵三斤有回来的那一天,如果一旦让赵三斤知道了,在他离开的时间,没能好好地保护着林青青他们的话,想来肯定是免不了一番处罚的。
很快,在千山陵的议事大厅之中,林青青三女并排而立,目光落到了边上位置的赵登仙,缓缓道:“爷爷,我们打算道东方家一趟,然后,就返回内武林了……”
“你们,打算离开了?”赵登仙轻声的呢-喃道,有些不敢直视林青青三女的目光,却还是坚持说道:“当初,是我将赵三斤带到外武林来的,如今他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让你们一个不差,毫发未损的离开外武林,但是,我却是失信了。”
“对不起……”赵登仙缓缓地站起身来,看着林青青三女,深深的鞠躬道歉。
原因无他,仅仅只是因为,赵三斤消失这么久,林青青她们还是第一次来找到赵登仙,所以,对于一直想要向林青青她们道歉的赵登仙都没有多余的机会!
“爷爷,我们已经想通了,不管赵三斤还能不能回来,我们都会一直等他的。”林青青连忙将赵登仙扶起,面容坚定的笑道:“这辈子,不论什么时候,我们都是赵三斤的女人!”
“这一次离开,也只是因为太久时间没有回去了,当初被绑架离开内武林,父母肯定担忧得不行,所以我才打算回去看看,完事了,我还会回来的!”
林青青话音落下之后,也没有要在和赵登仙多说什么的意思,转身,不带意思眷恋,离开了议事大厅,离开了千山陵。
东方家一行之后,一行人直奔内武林!
……
“走吧!”内武林,燕京北边的几百公里外,还没有被开发出来的深山老林之中,林青青一行人突兀的出现,看着当初被赵三斤带进外武林一个不差的众人,笑道:“三日之后,燕京‘寰宇集团’大门前集合!”
“嫂子,我们跟你一起!”孙飞虎直接就拒绝了林青青的提议,补充道:“老大离开之前交代过,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要跟在你们的身边。”
林青青没有多说,脚尖点地,一闪已是百米之外了。
身后,谁也不甘落后的追上了林青青,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亲身经历那一场大战,所以不能理会林青青此刻的内心究竟是怎样的一番滋味,所以,他们能做的,就是跟在林青青身边,保护林青青。
当然了,林青青一行人返回内武林的消息,已经有人早早的就通知了‘寰宇集团’那边。
今日的燕京,城市周边的快速路全程封道,上百辆豪车连成了一条长龙,所有热的目光都落到了从深山之中下来的林青青众人。
很快,山坡上的身影赶到车队面前,所有人嘴角处这才咧开了一丝笑容。
“女儿!”车队前,为首的是不出意外的是柳净天,如今,燕京之中,除了‘寰宇集团’之外,也唯有柳家,能够被称之为当之无愧的大家族了。
当然,柳净天身边,不管是夏长青还是苏清雪,所有人都并排而立,看着林青青一干人,久久的拥抱到了一起。
赵三斤出事的消息,他们都已经知道了,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所有人都很知趣的闭口不提,只不过,苏清雪的目光的,仍旧落向了身边的身上,她多么希望,人群的后面,能够有一道身影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今天的苏清雪,一身红色的长裙,很是妖娆,只可惜,这份妖娆,却是再也无人能够欣赏得了了。
车队没有进入燕京城区,而是直接向着江海市赶去了,如今,林青青她们归来,整个队伍的主心骨,无一例外的已经成为了林青青了。
清水村,那是生养林青青的地方,所以,他们此刻的第一站,就是清水村,原因无他,仅仅只是因为林青青离开太久,想要回来看看。
如今的清水村之中,两三层楼的小洋房并排而起,以前的那些土房子,早就已经被取而代之了,如今的清水村,看上去更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如今,林德才的病也已经好了,在林家的右前方不到百米的距离,新修建了一栋小洋房,用林德才和苗竹香的话来说,那是给林青青和赵三斤准备的新房。
“怎么样?傻小子,当初你那二十万没有白花吧?”小洋房前的院坝位置,苗香竹看着面前的青年,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相信我的眼光一向不会错的,这二十万,是我最值得的投资!”青年笑了笑,目视远方,眼眸之中流露出了一丝丝的期待之色。
“你说,青青他们多久才会回来?”苗香竹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这话,让青年忍不住笑了笑,缓缓道:“我想的话啊,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吧,您呐,就准备好一切的东西吧,将心手到肚子里好了。”
苗竹香没有在多说什么,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倒是边上的林德才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了,看着赵三斤,缓缓道:“以前,是爸对不起你!”
“爸,您都这么说了,还有什么好对不起的?”青年笑了笑,看着林德才,缓缓道:“我可是诱拐了您女儿的人,以后也就是一家人了,您这么说,实在是显得有些生分了。”
“你这小子,油嘴滑舌啊!”林德才没好气的白了青年一眼,突然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不选择和她们一起回来呢?”
这话,让青年没来由的愣了一下,作为刚经历了一场生死的他,更懂得活着的宝贵了,更明白身边的人,有多么重要了,如今,他不想再错过什么。
所以,青年在沉默了一下之后,最终缓缓说道:“因为,这么多年了,我怎么也应该给她们一个名分才对!”
青年,自然就是赵三斤无疑,一个月之前,外武林之中,与魔门老祖大战之后消失于天地间的赵三斤,如今,却是已经回到了内武林,并且还回到了清水村。
回想起当初,天地法则落下之后,赵三斤和魔门老祖就好像是进入了时空隧道一般,两人瞬间从一个地方落入了另外一个地方,从一个空间进入了新的一个空间。
也是那个时候,赵三斤才知道,原来这片宇宙的浩大程度,实在是有些超乎预料,也正在这一个月的时间,赵三斤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世界,见到了许多不一样的人,最终,他遇到了天帝,那个留下天帝宝库的主人。
很幸运的,赵三斤回来了,并且熟练了掌握了所有的天地法则,如今的赵三斤,内外武林,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回到内武林的赵三斤,并没有向着在进入外武林一次,所以,他才早早的来到了清水村,开始着手准备一场属于自己的婚礼。
“赵总,刚才收到的消息,苏总他们已经到了江海市了,相信一个小时之内,就能够回到清水村了!”一道声音的传来,打断了赵三斤的沉思。
思绪被拉回到现实,赵三斤看着面前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的青年,嘴角处勾勒起一抹玩味的弧度,笑道:“让所有人准备好吧!”
青年,自然是武直无疑,当初赵三斤一手从武家提拔出来的江海市‘寰宇集团’总部的总裁,这会儿,却是跟一个跑腿的青年一般,乐此不疲的听从赵三斤的吩咐。
当然了,忘说的一点,那就是如今的‘寰宇集团’,在武直和苏清雪两大商业奇才的大力发展下,如今,已经将‘寰宇集团’打造成为了内武林之中的第一大超级大集团。
虽说不至于富可敌国,但是‘寰宇集团’的财产,已经多到难以想象了。
只不过,赵三斤对这一切并不感兴趣,眼下,他返回小洋房之中,将衣柜之中的西装出去来,独自换上。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赵三斤没来由的咧嘴笑了起来,自语道:“今天,你们和我,都将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赵三斤,终于可以兑现我之前许下的承诺了。”
一个小时之后,清水村村口,因为当初‘寰宇集团’的投资,进村的公路已经被修好并且拓宽了,即便是百辆豪车一起到来,也依旧有摆放的位置。
“今天这村子,似乎有点不对劲啊!”打开了车门的林青青,看着村子内空无一人的模样,不禁轻皱了一下眉头,呢喃自语道。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个个身着西装的中年人,戴着墨镜出现在车队面前,沿着公路扑出了一条长长的红地毯道路,一直延伸到了赵三斤此刻所在的那栋小洋房面前。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三位新娘踏上这红地毯,踏上这通往婚姻的道路,踏上这通往幸福的桥梁!”在红地毯的边上,没有什么专业的司仪,也就是一个一身西装,看上去还有几分清秀的武直给扮演的。
“青青,这是怎么回事?”一并下车的柳盈盈和夏灵墨不解的看着面前的红地毯以及边上的武直,顿时就不悦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当然是结婚了!”武直当仁不让的回应道。
“是三哥,是赵三斤!”一直默不作声的林青青,突然开口大叫起来,然后根本不等武直继续开口,就率先沿着红地毯跑开了。
“我靠,谁泄密了?”武直一脸黑线的看着身后的柳净天众人,没好气的爆了一句粗口:“你们到底是谁泄密了?不是说好的给嫂子她们一个惊喜的吗?”
这话,众人可就真的只能是报以一阵苦笑了,当然,还有摇得跟拨浪鼓一样的脑袋,开玩笑,保密这可是赵三斤亲自传达的意思,没有赵三斤的允许,谁他娘的敢泄密了。
如此,唯一的解释恐怕也就只有是林青青自己猜到了,虽然他们也不知道林青青为什么会这么聪明,但是除了这一点,恐怕已经没有理由能够解释得清楚这个问题了
倒是还站在车门边上的苏清雪一脸木然的看着自己身边的中年男人,怔怔的问道:“爸,这一切,真的都是赵三斤做的吗?”
“对不起,女儿……”苏大福苦笑着点了点头,承认了这一事实。
没错,从赵三斤回到内武林的时候,消息就已经传播出去了,并且连请柬也一并散发了出去,可是唯独,当然,所有人也很知趣的选择了保密,这一点,从苏大福连自己的女儿都瞒着就已经可以看出来了。
这一刻的苏清雪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高兴,还是难过了。
难过吧,毕竟赵三斤没事了,并且都已经将婚礼筹备得这么好了,可要是高兴吧,她仅仅只是一个参加婚礼的人,苏清雪也有说不出的苦涩。
“走去看看吧,看看赵三斤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苏清雪忍不住了眼眶之中的泪水没有让它滚落下来,只是坚定的迈开了脚下的步伐。
“唉……”苏清雪的这幅模样,作为父亲的苏大福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可除了一声叹息之外,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鲜花,掌声,从林青青三女跑过去的方向经久不绝,所有人这一刻的目光都落到她们的身上。
很快,在红地毯的尽头,三女看到了已经单膝跪地的赵三斤,眼眶之中,那已经憋了一个多月的泪水,再也没能忍住,就好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涌而下。
三女,这一刻捂着俏脸,哭得是那么的梨花带雨,看着面前的赵三斤,她们多害怕这一切都是假的。
所以,谁也不肯让着谁,争先恐后的就跑到了赵三斤的身前,紧紧的拥抱到了一起。
“三哥……”
“老公……”
“我们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看着将自己勒得死死的三女,赵三斤的心头,一股暖流涌动,他不敢相信,自己要是真的死了,三女接下来的日子将会是怎么样的。
所以,如果还有下一次,这样的孤胆英雄,赵三斤不做也罢!
“我这不是完好无损的站在你们的面前吗?”看着缓缓的抽身出来的三女,赵三斤轻声笑道。
“如果说爱情是美丽的鲜花,那么婚姻则是甜蜜的果实,如果说爱情是初春的小雨,那么婚姻便是雨后灿烂的阳光。”
三女的耳边,村广播的声音突然响起,那熟悉的婚礼进行曲,那一字一句都应该刻到心底最深处的情话,这一刻一一响起,让三女忍不住轻颤了一下身子。
与此同时,赵三斤单膝跪地,看着林青青三女,缓缓道:“我们结婚吧!”
下一刻,以小洋房为圆心的半径,千人的队伍就好像是早就预谋好了一般,齐刷刷的站起身来,那震耳欲聋的声音,争先恐后,此起彼伏的叫喊道:“嫁给他,嫁给他……”
“别闹三哥,你父母,还有爷爷他们都没在呢!”林青青三女俏脸羞红,但还是小声的开口说道。
“难得你们这三个丫头还记着我们呢!”林青青的话音落下之后,小洋房的二楼阳台上,一排人中老年男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无疑就是赵登仙,东方浩天,以及温文月,乃至于东方明朔和东方海归这一群人了。
“好啊,原来你们早就已经密谋好了,害得我们白白担心了这么久,真是过分!”事情发展到了这一地步,林青青她们怎么会还没有明白其中的是非曲折呢,顿时就故作生气的嘟囔起了小嘴。
“那你们愿意嫁给我吗?”赵三斤依旧单膝跪地,追问道。
“我愿意!”赵三斤的话音刚落下,夏灵墨就抢先回答道,顿时就招来了另外两女一阵白眼,不过下一刻俏脸就变得羞红起来,争先恐后道:“我也愿意……”
看着三女娇羞不已的模样,赵三斤笑了起来,看着三女,下一刻,兴奋的叫喊了起来:“结婚了,我们终于结婚了……”
此刻的赵三斤,开心的就好像是一个孩子一般,当然了,三女此刻也是一样,笑魇如花!
在整个村子都洋溢着欢声笑语的同时,村头的大喇叭上,拜天地的祝词缓缓的响起:
一拜天地之灵气,三生石上有姻缘!
再拜日月之精华,万物生长全靠她!
三拜春夏和秋冬,风调雨顺五谷丰!
……
(全书完)

(QQ群6:19527700)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官神歌王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