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陈楚修鬼、修妖、对气味则十分的敏感,他觉察老白应该在附近。
不由得遵循着气味往前行。
直到了楼顶,上了天台,看见白色短裙的白姬凝手握着栏杆往下眺望。
齐腮短发随风飘扬,她神色极为平静,像是经历过重大灾难后的那种平静。
“呀,老白,你原来在这里呀。”陈楚嘻嘻笑着往前走。
白姬凝没回头,听见这货的声音已经难以遏制的愤怒了。
“不许你过来!”
“呀,你别想不开啊,不就亲了一下么?你就想跳楼啊?那啥,多可惜啊,你既然想跳,不如让我那个一下,不然也太可惜了,你说……”
“滚……”白姬凝愤怒的转过脸,五官气得通红,眼中满是水雾。
“呷?开句玩笑,开句玩笑而已,你千万别当真。老白,我找你是有事的。”
“哼,和我道歉不用讲了,陈楚,我恨你!”白姬凝牙齿咯吱咯吱咬着。
“道歉?为嘛道歉啊?老白,我是来问你要奖金的,那啥,我夺得冠军不是有五百万美元的奖金么?你作为我的经纪人,奖金应该是你签收了吧,那个……给我吧,我的奖金。”
白姬凝抖动身子,像是羊癫疯要发作一样。
“没有……”
“呷?这么快就把我的奖金贪污了啊?算了,那啥,要不你再让我骑一下,哦不,亲一下,我的五百万奖金就不要了,你看这样行不行……”
“我要杀了你!”白姬凝无法抑制,直接冲过来。
陈楚站着不动道:“老白,你不是要和我签什么合同么?要是把我杀了,合同怎么签啊?”
冲到了陈楚身边,白姬凝两手做出要掐死陈楚的姿势,忽的停住了。
咬牙一阵。
白姬凝有些无力,这货是冠军,为啥这样的货色会是冠军?就这人品?多缺德啊!老天真是瞎了眼了,就这种无赖为嘛要给他那么好的天赋?为嘛我这样努力,不给我?
陈楚试着捅了捅白姬凝的咯吱窝:“老白,笑一个,笑一个,咱们谈谈合同,你笑一个给我看看。”
白姬凝咬牙,红唇蠕动道:“姓陈的,你真心和我家签约?”
“嗯,如果我签约你还恨我吗?”陈楚笑吟吟问。
“我……”白姬凝脸红道:“如果你和我家签约,我会考虑不恨你的……”
“嘿嘿……”陈楚笑嘻嘻道:“那还是请你恨我吧……”
“哼!”白姬凝哼了一嗓子,转过头迎着风,风再次吹起她的发丝,纷纷然的。
“老白,你看你那小心眼的样!”陈楚凑了过来。
“别和我说话,我讨厌你。”
“呷?”陈楚又往跟前凑凑道:“老白,咱可以合作么?”
“合作?怎么合作?”白姬凝扫了扫他。
陈楚从裤兜摸出那块玉玺,手来回的摆弄着。
“嗯?”白姬凝瞄了一眼:“你哪来的?”
“别人送的。”陈楚在手中一阵爱不释手的把玩。
“谁送的?是不是那个女人?”
“不是,是小倭国送的。这玩意儿价值也有一两千万吧……”
“哼!倭国人的东西你都要!你这个坏人!”白姬凝更气咻咻的。
“倭国人的东西怎么了?”陈楚撇撇嘴:“要怎么了?我还想抢呢!不要白不要啊,白给的还不要,我那不是傻么。”
白姬凝转过头正色道:“陈楚,倭国人的东西不是好拿的,你要了这东西,就要有附加条件的!”
“条件?什么条件?”陈楚挠挠头。
“哼,你的智商还高呢?高个屁呀,你收了人家东西,人家要和你签约,你能不签吗?”
陈楚咂咂嘴:“收了东西就签约?收了聘礼就嫁人?我擦,哪有这样的逻辑捏?东西我就收了,约我也不签,擦,看能把我如何?”
“你……你简直就是一个无赖呢。”
白姬凝一副被打败了的模样。
陈楚摊摊手:“无赖就无赖吧,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啥好人。老白啊,咱商量签约的事,比如你们家有啥事用我了,然后一次给我多少钱,咱们这就算是合作了,你看行不?别一整就包月包年的,我又不是小三,签啥卖身合约啊?”
白姬凝瞪了他一眼。
仔细想想签约也不错。
“那……怎么个分钱法?”
陈楚挠挠头道:“一人一半吧,少于五百万的单子我不接。”
“德行。”白姬凝哼了一声,扭动屁股往回走。
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陈楚道:“走啊,不签约去么?你还傻愣着干啥?”
陈楚笑嘻嘻的跟在她屁股后面,老白老白的叫着。
白姬凝也有点习惯这货的称呼了,也不跟这货一般见识了,好在被这货啃了一口不算白啃了,合作合约算是签了。
很快,起草了一份合同。
陈楚看着合同甲方乙方,甲方乙方的太绕口了,而还乱糟糟的二十多页。
不禁撕了个粉碎。
“陈楚!你要干什么?”
白姬凝狠狠道。
“你嚷啥?嚷啥?老白这合约那个混球起草的?乱七八糟的,我来写!”
陈楚在桌面上拿了一支笔,把合约一页翻了过去在后面刷刷刷写了两份字。
随后从中间把纸撕开,递给白姬凝一份道:“签字吧!”
白姬凝看了一眼,咬咬牙。
这货在上面写:本人陈楚和白家签约,赚钱一人一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也管不着谁,钦此。
白姬凝揉着脑袋,看着最后落款还钦此,你不写皇帝诏曰啊!
虽然忿恨,但还是签了自己的名字,对这种货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了,土鳖,混球,垃圾……
不过这样的垃圾还得了世界脑力冠军,太让人眼气了。
签好了字。
陈楚揉了一个团,塞进兜里。
“老白啊,记住了,少于五百万的活我不接,那个……我没事出去溜达溜达去。”
“陈楚,你去哪啊?”这时,刘姝眉走了进来,裙带飘飘,十分风骚。
“额,我去逛大街去,怎么?你也要陪我去啊?”陈楚反问一句。
没想到刘姝眉很性质道:“嗯逛逛街也很不错的,一起逛也好啊。”
“小眉……你怎么……”白姬凝拉了拉闺蜜,觉得这妞儿是非常讨厌陈楚的了,怎么能答应这坏人和他一起逛街呢?万一这坏人使什么坏心眼可怎么办?
“小眉,他不是啥好人呢……”白姬凝贴着刘姝眉耳边低低的警告了一句。
刘姝眉心里叹息,心想:宁宁啊,你都跟陈楚签约了,还不放过他啊,表面上装的很讨厌陈楚,暗地里跟他拉拉扯扯的,刚才两人还亲昵的互相骂架,看样子陈楚又把你给哄好了,这才开心了。还不承认你和这土鳖有一腿……
不过现在这土鳖已经不是以前的土鳖了,陈楚这只土鳖已经升级了,成了一只长翅膀的土鳖。
脑力世界冠军,这个头衔便足以让陈楚这时土鳖肋生双翅,成了滑翔鳖。
“宁宁,我忽然很想逛街呢,陈楚啊,要不……你去我们家溜达一圈啊?”
“你们家,你们家在哪?”陈楚问。
“哦,我们家在‘妞昂恋’”。
“妞昂恋?”陈楚笑了。
在音译中,妞昂恋指的就是翻译过来的奥尔良。
翻译过程中很多不是正确发音的,所以有很大的差异,陈楚的英语很不错,这点难不倒他了。
“那听说是个盛产大美妞儿的好地方哪!”陈楚咂咂嘴,露出一副向往的猪哥一样的表情。
“嗯,美女的确很多呢,陈楚,去我家看看如何?正好我爸爸,我爷爷,我奶奶,现在都在妞昂恋呢,听说世界脑力冠军是个天朝人,我爷爷也非常非常的想见你那。”
陈楚眼睛转了转,偷看了一眼白姬凝。
这小妞儿把头低下,手捏着自己的衣襟儿,表情很复杂,但却是默不作声。
“额……这样啊。不好意思啊,我刚才跟白家签约了。”陈楚微笑点头。
刘姝眉咯咯咯笑了:“陈楚,没关系的,刚才的事儿我都知道了,你跟我闺蜜签约是很自由的,你也可以和我们签约呀,也是很只有的呢。”
“那白姬凝还让我亲了呢,你也让我亲吗?”
陈楚说完,白姬凝脸红的有个地缝都要钻进去似的。
刘姝眉脸也红彤彤的,滚烫滚烫的。
“这个……”
“算啦,算啦,我这人啊,一直是不喜欢强迫人滴,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老白啊,逛街去不?”
陈楚已经走到她跟前。
白姬凝抬头小嘴儿啊?了一声。
陈楚啧啧啧道:“你啊啥啊?问你逛街不?怪不得你得不到世界的脑力冠军,你的反应真是慢呢……”陈楚说着话扯着白姬凝胳膊就往外走。
白姬凝白推半就的被陈楚拉扯了出去。
一路上,很多白家人看到大小姐跟一个男的拉拉扯扯的,很亲昵的样子。
有些知道内情的一阵低呼:“天啊……小姐是跟世界脑力冠军在一起……这下我们白家发达了……”
“是吗?太好了!我们白家大小姐跟脑力冠军处朋友了,这下我们白家掏上了……”
白姬凝气得牙齿咬的嘎嘣嘎嘣的,自己可是金枝玉叶好不?
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女,跟这个土鳖走在一起,竟然是自己掏上了?
很快,消息传到了白家总部。
总部在德克萨斯州一处私人豪华别墅。
几个白家掌事的得到这个消息,乐的抑制不住裂开嘴:“太好了,刚传来脑力世界冠军与咱们白家签约合作,现在又传出了宁宁那丫头在跟脑力冠军谈恋爱,真是太好了,最好早点生个孩子,那样天才基因就遗传到咱们白家了,哈哈……”
他们不知道陈楚是有玉扳指的辅助,才得到世界脑力大赛的冠军。
论资质,陈楚且只一般,一个小时跟正常人差不多,能记住一篇课文撑死了。
加上玉扳指,还有灵魂力量的辅助,才成为脑力超人了。
两人出门。
白姬凝先到了超市,拉着陈楚低着头在里面买了口罩和鸭舌帽。
随即走了出来让陈楚戴上。
“坏人,你现在可是名人了,别让人认出来你。”
陈楚嗯嗯点头道:“老白啊,咱俩说正经的,那个……冠军奖金五百万,你啥时候给我啊!”
“哼……”白姬凝哼了一声:“不给了!你这坏人怎么就认准钱了?”
“呷?那可是五百万美金哪!折合人民币三千来万那!老白,你实在不给我,就当我给你下的聘礼了行吧?”
“去去去……”白姬凝脸红道:“我堂堂白家大小姐,就值三千万?”
“呷?老白,白家……你是哪个白家?那股势力?”陈楚挠挠头问。
非常非常有钱的便是犹太人,其次有几个大家族有钱的是华人。
其中非常非常有钱的华人姓宋。
白姬凝不想说,陈楚也不去猜想了。
很多人到了国外隐姓埋名,改名换姓乱糟糟的大发特发。
两人走了一段,到了一座露天小桥,这里是个冰淇淋的小店,小桥下面流水哗啦啦,小桥上面坐落竹椅,几个老外在喝着冰水,亦或吃着冰淇淋。
衣服悠闲洒脱的模样。
陈楚盯着一个老外美女的大白腿看了几眼,白姬凝咳咳一声,他才装作看别的风景的样子:“老白,小桥流水人家,真好,作诗一首如何?”
“呸!你少来,你明明在看美女大腿。”白姬凝一点面子也不给,这时,要的冰淇淋送了上来。
“老白,你知道青派么?”
“青派?你问这个干啥?”
陈楚正问着。
电话滴滴滴的响了,一个美帝的本地号。
陈楚接了问:“你好,哪位?”
“咯咯咯……”对方未说话先笑,一个拉轰女人的声音道:“你叫陈楚对吧?”
“嗯,是,你是……”
“哦,我是你大姐,那没错了,你就是我妹夫了。”
陈楚挠挠头:“你是谁啊?”
“小子,你是不是把我妹妹给忘了?好吧,我提醒你一下,我叫洪雨晴……”
“洪雨晴?”陈楚敏感的想到了洪雨菲了。
“呷?这个……”陈楚偷眼看看白姬凝,白姬凝在拿吸管吸着冰淇淋,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但眼神有意无意的往这边飘着。
“哈哈……是老王啊,最近还捡大粪哪?和你说过多少回了,买点化肥得了,多省事啊,别捡大粪种地了,多脏啊……”
陈楚边说边走,走了十多步。
对面的洪雨晴哼道:“臭小子,果然不出所料啊!吗接我说这些话究竟是啥意思?肯定是背着我妹妹你在外面养小三了是不是?”
“喂呀?”陈楚撇着嘴,感觉这洪雨晴的娘们挺倔啊!咱们见过面么?认识么?你就和我一套一套的,擦……
“额,雨晴大姐啊,我跟洪雨菲……也没啥啊,洪雨菲根本不喜欢我哪,我假装是她的男朋友,她巴不得我哪天嘎巴让一个炸雷崩死才好哪!”陈楚说着还做着一个夸张大爆炸的手势。
“滚蛋……”洪雨晴笑骂道:“你这混小子,得了全美脑力大赛的冠军,也是全球脑力冠军就不忍亲了是吧?我告诉你,你既然答应我妹妹了,就应该负责任,一日夫妻百日恩的,百日夫妻比海深的,你就这么狠心么?”
陈楚咂咂嘴:“大姐,你说的不错,但关键我没日啊,没日我哪来的夫妻感情啊,再说我们都好久不联系了,让她忘了我吧……”
“呵,忘了你,她就嫁给刘伟……”
“额,爱嫁谁嫁谁吧。”陈楚想起那倔脾气的洪雨菲来,小模样还是不错的,但就是脾气跟小毛驴一样撅,不讨喜。
“好啊,姓陈的,你肯定是陈世美的后代,你这个陈世美!哼……”洪雨晴在电话里开始数落了。
陈楚毫不在乎道:“陈世美咋了?没杀人,没放火的,搞个小三也不止于砍脑袋啊?千古冤案内。”
“哼,我算知道你小子了,你在哪?我要和你面谈!”
陈楚心里也有些想念洪雨菲了,想先去看看她……
(全文完)

(QQ群6:19527700)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官神歌王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