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吃惊,张亚坤的嘴巴也张大了:
怎么?叶少居然放过了这个女人?
放过了这个骂了叶少还掌掴了叶少的女人?
这也就算了,怎么刚才两个人还一起喝咖啡了吗?
难道叶少火烧火燎急着叫他在办公室里弄个煮咖啡的地方,就是为了接待这个女人?
什么时候,他家叶少改了风格了,改成不是往死里重击侵犯者,而是用芳香咖啡款待侵犯者了?
张亚坤感到回国以来,他是彻底迷失了。
…………
下班的时候,杨若雯独自乘电梯下楼。
张露露又跑客户去了。
杨若雯是真的不能想象张露露过的生活。
每天要出去见人。
见形形色色各种长相各种脾气各种心思的人。
还不是简单的见个面,泛泛打个招呼而已,而是要跟人家一直地说话,一直地要看人脸色,揣摩人的心思。
最难的是,还得说服人家掏钱购买自己的产品。
这种生活,杨若雯想想都觉得累。
还有更令她受不了的,就是张露露的生活毫无规律可言,一切唯客户的意愿是从。
连下班都不能按时回家,而是要千方百计地拉上客户,跟客户一起吃吃喝喝,唱唱跳跳。
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吃喝玩乐全都成了酷刑。
张露露的生活在杨若雯看来真是苦不堪言。
而张露露却乐在其中,甘之如饴。
人和人真是不一样呢。
杨若雯想着,翘起了嘴角,微笑着走出电梯。
杨若雯刚从一楼大厅的门里走出来,就看见了一个人,正冲她展开温和诚挚的笑容。
…………
叶景仁这天早早就等在宇盛大厦的门口。
不让他在宇盛追女孩子,连爸妈都支持哥这句话,父亲还板起脸,要他必须听哥的话。
哼,这就难倒他了吗?
他以后会天天在宇盛大厦的门口等那女孩子。
在宇盛的门外追女孩子,他叶景浩就管不着了吧?
不给他宇盛的副经理来做,不给他宇盛的部门副职,他就得不到女孩子的欢心了吗?
那也太小看他叶景仁了。
那么多女孩子心甘情愿地天天围着他转,什么时候用得到那些个虚了吧唧的名头了?
等他把这个女孩子给哄得乖乖顺顺地,跟着他回叶家见父母,到那时,爸妈才会,噢,更重要的是还有哥,才会真正认识到他的力量。
他叶景仁可不是一直被压在那父子二人阴影下的可怜虫。
他的光彩只是他们还没有机会看到罢了。
宇盛大厦的门口外面,是一片宽阔的平台,咖色大理石铺地,显得高档气派。
平台的外侧,是高高的台阶,下了台阶,再往前走几十米,才是宇盛大厦的大门。
叶景仁就站在宇盛大厦的大门外面,遥遥望着每一个从宇盛大厦一楼大厅的玻璃推拉门里走出来的每一个人。
他的双眼紧紧盯着每一个在下班时分走出宇盛大夏的女员工。
男员工一概视而不见。
他的目光仔细地在每一个女人的身上扫视,分辨,否定。
全不是他的菜。
当杨若雯刚从玻璃门里走出来时,叶景仁刚要否定,却又愣住了。
居然真的是她!
她脸上戴了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显得她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更小。那双直接电击人的雾蒙蒙大眼睛被遮住了光芒。
一件宽大的藏青色罩衫,飘摇着,把她的身材遮掩得严严实实。
如果不是叶景仁这双在万花丛中练就的火眼金睛,很难看出哪怕是在这么一件肥袍子的遮掩下,她身姿的优美灵动依然时隐时现。
叶景仁不由在心里赞了一声:“好得很!”
像这种不爱招摇的女孩子带回家里,一定能顺利通过老爸老妈的审查。
他暗暗清了清喉咙,又低低说了句:“晚上能一块儿吃个饭吗?”
还好,音色正常。
他正要迈步往前赶过去,去执行他计划中那急急忙忙与女孩子相撞,然后道歉邀吃饭那一套百试不爽的流程,就看见一个男子已经从那个平台上走向女孩子,跟她开始对话。
“妈蛋!居然还有人截胡!”叶景仁恨恨地嘀咕了一声,若无其事的走向前,想听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没结婚前的女孩子都是公有财产,随时都有可能改投门庭。
就看谁更有吸引力。
花落谁家,各凭本事。
对此叶景仁有太多的经验。
…………
杨若雯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叶守建脸色明显憔悴了。
他平日里温和亲切的面容此时带着几分隐忍的凄楚。
“雯雯,我们谈谈好吗?”他嗓音有几分嘶哑,似乎正经受着痛楚。
“我们不需要再谈。”杨若雯冷淡地说,“我们没有共同财产需要分割,也没有任何经济纠纷。你买的所有结婚用的东西,还有那些个结婚礼服,全都放在你家准备的婚房里。除此之外,我并没有拿你的任何财物。”
叶守建无语。
他曾经暗暗满意的杨若雯不贪任何钱财的优点,此时反倒成了她迅速甩开他的有利条件。
想甩了他?
没那么容易!
从来都只有他玩腻了甩女人的,还没哪个女人甩他的!
况且,眼前这个女人已经在他眼里充满了魅惑,他打算要好好地品尝呢。
“雯雯,我们不说这个,我们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好吗?”叶守建诚恳地说,“毕竟我们相爱一场,彼此还是很有好感的……”
“我跟你根本就没有相爱,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杨若雯听叶守建说到他们毕竟相爱一场,格外反感,“以前我不过是把你当成了别的人,现在我知道自己认错人了,如此而已。”
“别开玩笑了,雯雯,”看到旁边走过去的人诧异地向他们投过来目光,叶守建讪笑着说,“怎么能说你认错了人呢?我本来就一直是你认识的那个人,是你的未婚夫呵……”
杨若雯厉声道:“我以前以为你是一个正派可靠的人,现在我知道你压根就不是这样的人,这不是我认错人了吗?还有,请你以后再不要提什么未婚夫这种话。”
杨若雯小脸板得紧紧的,把左手举起来伸展开:“我根本没有什么未婚夫。看我的手上,可有戒指吗?”

(QQ群6:19527700)
【女频言情】推荐阅读:春色满园哑妻妃运风流总裁奴本如玉合租之恋绝色军师宠妻再世为妃都市超级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