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若雯回到自己租的房子里,先去卫生间冲了澡。
仍然有些地方在隐隐作痛。那根绳子捆她的时候着实是用了力的。也可能是因为她挣扎得太厉害,有些地方皮破了。刚才还不觉得什么,此时水一冲,痛得她直抽气。
她只得加快速度,冲完澡,回到卧室,呆呆地抱着薄被子想心事。
想到奶奶居然帮着叶守建,将她的行踪告诉了那个恶棍,她不由对奶奶生出埋怨。
可是又想到奶奶做这些,仅仅是希望她能抓住这个机会嫁到叶家,希望叶守建能弥补她年老体弱不了解时尚的短处,能帮上自己的孙女一把。
只不过是奶奶不了解叶守建。
她不免为奶奶这一番苦心感到心酸。
想到自己居然不敢把叶守建的坏完全告诉奶奶,怕她为自己担心,以致让奶奶实际上反倒帮了叶守建的忙,她又为自己的处境感到难过。
“妈妈!妈妈!”杨若雯在寂静的房间里低低地出声轻唤着。
如果她有妈妈,她就一定可以毫无顾忌地告诉妈妈这一切!
如果她有妈妈,她就一定可以从妈妈那里得到有力的帮助,她就不会再面临今天下午这种可怕的危境!
杨若雯将双臂环抱着自己,想像着妈妈就是这样将自己抱在怀里。
她忽然想到今天下午确实有人将自己抱在怀里,那般温柔地将她抱在怀里,将她从可怕的困境中抱出来,用他那男人的宽阔胸膛,给了她坚实的安全和依靠。
如果那个怀抱可以一辈子归她所有,让她一生都永远有一个可以期望可以依赖的怀抱,那该多好啊!
可是,杨若雯又很清楚地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他和她,差距也未免太大了。
他是宇盛集团的人事总监,而她,不过是宇盛一个实习期员工。
况且,他也无意于她。
那天在19楼的洗手间亲吻她,应该是觉得她有可能是一个从事****的女人,虽然不陪客人上床,可也应该是个陪酒陪聊陪唱之类的女人,头天晚上却用未成年人欺骗了她,他未免心有不甘。
如果他是真的对她有意,那今天下午在车上,刚刚被解救出来的她,对他是那样全然的信任,充满了感激。
而他,却再无跟她亲热的意思。
如果她有自己的妈妈,她就可以把这些个心事讲给妈妈听,让妈妈替她参谋下,帮她出个主意。
而她,满怀心事,却无人可以讲述。
张露露本可以无话不谈。
可是,人事总监又跟她们在同一家公司。
这种事情,可是万万不能透露出去半句的。
哪怕是无意中透露出去的,也是绝对不可以的。
杨若雯就这样乱七八糟地想了许久,不知什么时候,才一头栽到床上,入睡了。
早上,杨若雯刚刚被闹钟吵醒,还想赖床,就接到了公司的电话,通知她提前二十分钟赶过来,到38楼的会议室打扫卫生,并且上午不要安排自己的其它工作。
因为上午在38楼的会议室里要举办一个仪式,她们几个年轻的女孩子要充作服务人员,负责端茶倒水。
打电话给她的小姑娘就是办公室里的王丽媛,赵主任的手下。
杨若雯虽然一大早就被这通电话搅得心烦意乱,可是她还是立刻迅速起床,顾不上吃饭,风风火火地往单位赶。
接这种电话并非一次半次。
每次办公室的人打电话过来都是一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架势。
虽然杨若雯对这种安排并不赞同,而且对办公室这种随便一个小员工都可以对其它科室的人员吆五喝六的作风很是不满,可是,每次接到这种命令式电话,她都是尽量按要求做。
她骨子里是一个求平安求世界大同的人。
把眼前的生活就这么不起波折,安安稳稳地过下去,似乎就是她最大的愿望。
有时候,你并没有意识到,可是,你已经走在生活为你安排好的轨道上。
你只是无知无觉地一天天走下去。
除非你遇到意外,再也走不下去。
否则那条道路就是你一生也摆脱不掉的固定轨道。
她急急忙忙赶到38楼,见张露露已经到了。
她连忙去卫生间拿了拖把,跟张露露一起拖地。
一阵高跟鞋敲地的脆响,杨若雯知道这是赵主任亲自来检查工作了。
平时没什么耀武扬威的机会,就是这种可以随意差遣员工干一些零零碎碎工作的场合,最能凸显赵主任的魅力和威风。
“把拖把涮干净再拖,要不然你拖多少遍也显不出来地面干净。”赵主任权威地向她们布置工作。
“赵主任,”张露露掂着手里的拖把直起身子,“我今天上午可不可以不在这里服务会议?因为我上午约了客户要去谈。”
赵主任的脸色明显不好看:“那你既然跟客户约好了,就去见客户吧。不过客户一般也都是九点钟以后才上班,你去早了也没什么用。先打扫卫生吧,把会议室打扫干净,今天的会议很重要。”
“赵主任,”杨若雯一看有了榜样,顿时有了勇气,忙跟着说:“我能不能也只打扫卫生?我们的设计稿也是要赶时间交的……”
“不行!”赵主任果断打断了她,“你们技术部的工作时间性没有那么强,不像销售部,非得这一会儿就要去见客户。你的设计稿要赶时间,那是你的正常工作,你该加班就加班干,不要影响了正常的工作。像今天上午你们打扫卫生,服务会议,就是你身为宇盛员工正常的工作,不要想方设法躲避工作。你不想干,宇盛有的是人才想来呢。”
一番话说得杨若雯哑口无言,羞惭满面。
明明刚才还觉得自己挺有理的,被赵主任这么一番慷慨陈词,她反而觉得是自己太斤斤计较了。
更况还拿要她离开宇盛相威胁。
她是不能失去宇盛这份工作的。
“什么时候宇盛的技术人员要被当作保洁员当作服务员使用了?”忽然,一道冰冷的浑厚的声音响起,透着浓浓的威压。

(QQ群6:19527700)
【女频言情】推荐阅读:春色满园哑妻妃运风流总裁奴本如玉合租之恋绝色军师宠妻再世为妃都市超级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