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景浩哥哥,我记住了,我以后不会再……“孟兰馨正在垂头扮出乖顺温柔的模样,却听到一阵远去的脚步声。
她抬头一看,叶景浩已经走远了。
“你!“孟兰馨恨得咬紧后槽牙。
“馨馨!“一声呼唤,孟兰馨转身看去,只见那个手提摄像机的男人来到她身边。
“馨馨,我们一起走吧,我送你回去。“男人殷勤地说道。
“李乐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以后别叫我馨馨,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叫孟兰馨。“孟兰馨不耐烦地冲他嚷道。
李乐民好脾气地笑着连连答应:“好,好,就叫你孟兰馨好了。走吧,车子就停在外面。你要不要先回去见见孟伯伯,让他看看你穿婚纱的样子?“
听到他的话,孟兰馨刚舒展的眉头又皱紧了:“李乐民,你是脑子进水了吗?我现在这副样子去见我爸,岂不是明明白白告诉我爸,我跟叶景浩出问题了,新郎不陪着我,他自己跑了。你这不是成心给我爸添堵吗?“
李乐民挠挠头,嘿嘿一笑:“我没想到这茬儿。那咱们现在去哪儿?“
“去哪儿,去哪儿,真烦死了。“孟兰馨烦恼地扭过头不看李乐民。
“要不,我们现在去庄园里,多拍几张照片。“李乐民转着眼珠子。
“对,我们就去庄园!到那里拍照片去!“孟兰馨眼睛一亮,立刻同意。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郊外。
李乐民开着车,看了看兴致不高的孟兰馨:“馨馨,哦,不,孟兰馨,我是真的不明白,你结这种婚有什么意思呢?那个叶景浩根本就不爱你,你这样太委屈自己了。“
“你懂什么?你怎么知道他不爱我?他是我的丈夫,我是他的妻子,总有一天,他会爱上我的。“孟兰馨怒气冲冲地对着李乐民吼道。
李乐民沉默半晌,开口问道:“馨馨,你这是在赌吗?拿结婚来赌会有爱情?“
孟兰馨愣住了。
半晌,她摇摇头:“不,你不懂。我这不是在赌。我这是,不甘心。我不甘心。“
李乐民看着后视镜,镜中的孟兰馨跟平日里不一样,她的脸上满是回忆的忧伤。
“我14岁那一年,我爸把他带回了家。“孟兰馨沉浸在往事中,她精致的新娘妆跟这份回忆的苦涩很是违和。
“那一年,他18岁,刚刚担起家族在国外的商业重担。
当时,他家的生意出了很严重的问题,整整一艘船的货物在大海中遇到了暴风雨,船沉了。“
李乐民暗暗吃了一惊。
一个18岁的男孩子,居然遇到了这种危险。
“我爸把他带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接近崩溃了。“孟兰馨沉浸在往事中,“听我爸爸说,他已经连续20多天没有入睡了。他整个人显得焦虑不安,憔悴不堪。
我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
孟兰馨的脸上浮起笑容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男孩子。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虚弱的男孩子。他的身体虽说已经到了一根手指戳上去就会倒下的程度,他的精神却是极为强硬的。
他躺在床上,还在看各种数据,都是他们家族生意上的,每天都有人给他送过来这些东西。
那些人毕恭毕敬地站在他的面前,听他下达各种指令。
我被这个男子身上多种相互矛盾冲突的东西吸引住了。
他长相那么英俊,却对人冷冰冰的,几乎没有见过他的笑脸。
他明明有着极为强悍的意志力,可是他的身体却糟糕到无法站立,因为他头晕得厉害。
他明明已经连生活都无法自理,却还躺在床上向那些强壮的属下们发布一个接一个的指令。
这种奇异的景象深深地吸引了我。
我总是跟在我爸爸的身后,这样才能走进他的房间。
他是我爸爸最得意的学生,本来我爸爸是准备一直带他读到博士的,可惜他父亲病重,他只能走出校门,投身商海。
我爸爸爱才心切,经常跟他联系,这才发现了他身体上心理上的不正常。
我爸爸当时一面找了美国最好的医生来为他治疗,一面亲自联系他曾经的学生们,现在的商场精英们,恳请他的学生们来帮他。
我爸爸的学生中,果然有人愿意响应我爸爸的号召,出手帮了他。
解了燃眉之急,同时也由于医生的细心诊治,叶景浩终于可以入睡了。
可是,他一恢复健康,就很快从我家搬走了。“
孟兰馨的脸上怅然若失。
“这以后的十年里,他每年都会到我家里看望我爸爸。
每到这个时候,都是我的节日。“孟兰馨苦笑,“我总是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穿上,故意在他和爸爸谈话的时候,在一旁走来走去,或是故意说几句话。
因为那时候我还小,家里人也都没有在意,就连叶景浩,也总是拿我当小孩子看,每次来看望我爸的时候,也会特地挑一些小孩子们喜欢的玩意儿带过来送我。
可是,我脸上装作十分欢喜的样子接下礼物,心里却十分懊恼,因为他从来没有把我当大人看。
直到我18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向他提出抗议,我说,景浩哥哥,我满18岁了,你不能再送我小孩子的礼物了。
他很惊讶,然后对我说:对不起。那你想要哪种礼物呢?告诉我,我会送你的。
我当时心脏咚咚乱跳,我说,景浩哥哥,我想要你送我戒指。
他却一本正经地说,这个不行。这个是只能你的男朋友或未婚夫送你的。既然你没想好,那我就帮你选别的礼物吧。
我不知道这是他故意搪塞我,还是真的没有听懂我的话。
于是,在随后的几年间,我总是在他来我家看我爸爸的时候,收到他郑重其事送给我的各种适合送给成年人的礼物。
比如各种包包,比如各种最新款手机,甚至还送了我好几个笔记本电脑。
每次接到这样的礼物总令我哭笑不得,还让我暗暗失望。
因为没有任何一样礼物是特别为我挑选的。

(QQ群6:19527700)
【女频言情】推荐阅读:春色满园哑妻妃运风流总裁奴本如玉合租之恋绝色军师宠妻再世为妃都市超级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