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若雯挂了手机,呆呆地笑着。
张露露走过来:“雯雯,走吧,该吃午饭了,今天有你爱吃的红烧肉。“
杨若雯看着张露露,一味地傻笑:
“嘿嘿,这一回的梦里,居然还有你,露露,怎么还有你呵。
我妈刚才说,我这不是在做梦,你赶快来掐我一下,快来掐我,看我会不会痛。
哎呦,露露,好痛。你真狠心。啊,我痛,我会痛。我这不是在做梦。露露,我不是在做梦啊。“
张露露没好气地朝她翻了个白眼:“你就在这儿呆着吧,再过会儿,食堂就该关门了,你饿肚子的时候,就会知道你是不是在做梦了。“
杨若雯突然收起笑容,怔怔地看着张露露:“不是在做梦。那就是说,他,真的自由了。他,自由了。“
张露露张大嘴巴:“啊?“
…………
帝都机场里,杨若雯翘首以待。
那张熟悉又有几分陌生的英俊面庞终于出现。
杨若雯却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她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出来,目不斜视地向出口走去。
她想喊他。
可是,连呼唤他都已经成了一件陌生的事情。
需要勇气才能唤出声。
“叶景浩!“
她终于张开嘴巴发出了声音。
可是,声音却非常小。小到只有她自己能听得到。
“叶景浩。叶景浩。叶景浩。“
她一遍遍地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
她可以,她从此都可以大声地,毫无顾忌地,随时随地呼唤他的名字了。
而他已经在此时走出了候机大厅,身影消失不见了。
“叶景浩——“杨若雯终于放开嗓子喊出了这个名字。
她拔脚飞奔。
“叶景浩——“她边跑边声嘶力竭地呼喊。
这个可亲可爱的名字。
这个睡里梦里偷偷呼唤过无数次的名字。
这个时时刻刻挂在心头的名字。
这个以后会光明正大呼唤千万次的名字。
“叶景浩——“杨若雯一路嘶声呼喊,全然不顾周围人纷纷惊诧地看过来的目光,全力向前奔跑。
她冲出了机场候机大厅的大门。
她正要向四下里寻找他的身影,却被一双有力的臂膀一把揽住。
熟悉的,却是久违的气息。
她急切地抬起头,仰首看着他。
他的脸上笑容绽放,他的眼睛闪闪发亮幽深不见底。
她那颗急惶惶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下来。
“你,你藏在这里,你,你故意装作没看见我。“她假装生气地瞪他。
他看着她哈哈大笑。
“傻丫头。你怎么这样傻呢?你就是假装生气,也要装得像一点嘛。哪里会有人一面生气,一面笑得这样开心,连酒涡都笑出来了。“
他爽朗地大笑着,一边调侃着怀里的女孩儿。
他身边不远处站着的张亚坤目瞪口呆。
他家叶少原来话这么多啊。
他家叶少原来是这么会哄女孩子啊。
亏他还一直以为他家叶少在这方面是个短板。
哎,他家叶少可真是个全能高手,哪里会有短板呢?
就算是有短板,也架不住他家叶少聪慧过人,能拼敢杀。
没看连那个号称拉丁舞王子的唐晓东,也被一向不喜欢舞蹈的叶大少,说替代就替代掉了吗?
那他家叶少还有什么是攻不下来的呢?
杨若雯再也绷不住一张笑脸,嘻嘻笑着说道:“还是老公最了解我。“
叶景浩一愣:“你,你叫我什么?“
杨若雯得意地一笑:“老公啊。你就是我的老公啊。我们可是领了结婚证的。看,这不是。“
她一面说着,一面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她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一点,屏保画面出现。
居然是一张结婚证的里页。
一对男女正紧挨着面对镜头。
只是女孩子脸上的妆太浓,头发太红。
而男子英俊的脸上,正浮出一个胜利的开心的笑容。
叶景浩低头看着结婚证上的照片,心里滋味万千。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他轻声问道。
“刚办完手续我就知道了。“她洋洋自得,皱皱小鼻子,“我是不是很厉害?“
叶景浩看着她一副求表扬的神气劲儿,不由笑了:“果然很厉害,原来我的傻丫头这么厉害,知道得这么早啊。“
杨若雯听着他的话,怎么觉得不太对味啊。
这是在表扬她吗?
可是,很快她就失去了思考判断的能力,因为叶景浩的一只大手托住她的脑袋,吻上了她。
而她,一向对他的吻没有什么抵抗力。
此时,她也不想抵抗什么。
她伸出手,紧紧地回抱着他。
在人来人往的候机大厅门口,他们紧紧相拥,深深相吻。
张亚坤拉着刚赶过来的张露露,二人悄悄躲到一边。
张露露的眼睛红红的:“天啊,他们太不容易了。真是老天有眼,总算是成全了他们这一对。“
叶家老宅里,叶老太太正含笑看着儿子打电话。
电话通了,却在响了几声后转入语音留言。
叶父皱眉沉声对着手机说道:“我告诉你,浩儿,这回你赶快把杨家的大丫头给我带回来。“
叶父抬头向叶老太太看了一眼,又赶紧补充道:“带回到你奶奶这里来,我和你母亲都在这里等着你。不要再耽搁,我们叶家该办喜事了。“
叶父威严地说完,挂了电话。
至于大儿子什么时候回电话,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来把他这一回好容易再次追上的姑娘带回来,那就不得而知了。
真是儿大不由爹啊。
叶父威严地在沙发上坐下来,心里叹了口气。
叶母乐呵呵地开口对叶老太太说道:“妈,这回,我可就要很快抱上孙子了。咱们家,马上就要四代同堂了!“
叶老太太放声大笑:
“哈哈!这真是大快人心。我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他们一时半会儿的,是不会回来了,我们先把家族大聚餐的人员定一下,通知下去。再把菜单也定好。叶家,是该热闹热闹了。“
叶父叶母全都乐呵呵的点头应下,忙着分头布置下去了。
“仁儿,“叶老太太伸手招呼客厅角落里的孙子,“你过来。“
叶景仁忙收起怅然若失的神情,走到奶奶跟前:
“奶奶,您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您心里就只有我哥呢。看我爸我妈,就只记着为我哥高兴了,他们哪里还记得有个小儿子呢。“
叶老太太慈眉笑眼地看着他:“你呀,就是个小孩子脾气。说吧,接下来就轮到你了,你什么时候给奶奶领回来个孙媳妇啊。“
“奶奶,您这不是已经马上就要四代同堂了吗?您就别惦记着我了。“叶景仁急忙说道:“奶奶,我想出国留学去。“
叶老太太眯起眼睛看着他:“你怎么这会儿想起来要出国了?“
叶景仁惆怅地叹了口气:
“奶奶,这一段我打理宇辉娱乐公司,感觉这经商也没我之前想的那么枯燥乏味,还是蛮有意思的。
只不过,我越干,就越是觉得自己学的东西太少了。
这不,就想出去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叶老太太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好,好,你居然现在有这样的想法了,真是没想到,进步很大嘛。
还是你哥有办法,你哥比你爸有办法。
你爸骂了你多少回,都没能让你帮家里干事情。
这你哥就扔给你一个公司,你就一下子上手了。这不,还越干劲头越大了,都想出去留学长本事了。
好,太好了,奶奶太高兴了。“
叶父叶母在一旁听得都是又惊又喜。
而叶景仁却在心里直犯嘀咕。恐怕他哥当初让他成立那个宇辉娱乐公司,并不是单纯想让他锻炼一下。
他哥还不是为了制造跟唐晓东的男男新闻,才想到要成立公司,才诱他上钩的。
问题是,他还吞了钩。还是欢天喜地吞了钩。
他这个哥,不好对付呵。
他还是趁他哥没有带嫂子回来,赶快溜吧。
否则,他哥要是发现,他这个做弟弟的,居然对未来的嫂子存有那样的想法,还不知道会怎么修理他呢。
想到这里,他立时就想到了他哥那武力值爆表的可怕事实,似乎又站在了健身房里,被他哥各种虐待。
痛啊。
全身都痛。
叶景仁急忙站起来:“奶奶,爸,妈,我联系好的学校通知我要按时去报到。我这就收拾东西先去了。等到了学校我再给你们电话。“
“哎,哎,你就是要上进,也不急在这一天半天的,等见了你嫂嫂你再走也不迟啊。“叶母冲小儿子喊道。
没想到,她的话说完,小儿子不但没停下,反而往外走得更快了,几乎是逃一般地冲出了客厅。
“哎,这,你看这……“叶母莫名其妙地站在客厅里。
大洋彼岸,宁如婉接过弗兰克递过来的一杯咖啡,开心中又带有几分无奈:“亲爱的,我们下一步,估计得把rw品牌的工作重心往帝都转移了。”
弗兰克揽住她的肩膀:“那太好了。我们就追过去,再帮她几年,就把公司交给她。反正她现在也已经有人帮她了。我们俩就去悠闲地享受人生,到你想去的国家走一走,住一住。”
宁如婉满足地靠在他怀里。
…………
叶景浩和杨若雯正在那个他们曾经最浪漫的公园里,遥想当时叶景浩表白时的那一幕场景。
他们一面回忆着过去发生的桩桩件件,回味着曾经的点点滴滴,一面欣赏着彼此的面容,彼此的衣着,彼此每一细微表情。
在冬日的阳光下,他们依偎着,端详着,舍不得有片刻的分离,舍不得让别人分享。
能够有这样相聚的一天,曾经是他们只能在梦里出现的幻影。
而现在,他们终于真真切切地将对方的手握住了。
以后,他们永远也不会再放开对方。
以后的每一个日子里,他们都要共享阳光雨露,共担风霜雨雪。
只要能在一起。
“算起来,我们只认识了一年多,可是,为什么,我总是感觉我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似的。“杨若雯痴痴地在他怀里,仰面看着那张英俊的脸,那双幽深的眼。
“我可不是这么想的。“叶景浩嘴角弯弯,“我觉得之前我走了很久,一条艰难的枯寂的路走了很久,遇到你,才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停歇的美丽的家园。“
杨若雯伸手抱住他的腰,埋头在他怀里。
他和她,他们是彼此的家园。
他和她,他们是彼此永远的亲人。
(全书完)

(QQ群6:19527700)
【女频言情】推荐阅读:春色满园哑妻妃运风流总裁奴本如玉合租之恋绝色军师宠妻再世为妃都市超级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