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秦川你在发什么呆啊!?要打就快点来打啊!!”纳兰沁一个后腾翻躲开了一道急电,看秦川在发愣,不由破口大骂。
“我在想……这剑为什么长这样”,秦川讷讷地道。
纳兰沁气急,“你管它长什么样!?能打就行啦!!!”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秦川听到纳兰沁的这番气话,却是浑身一震!
“不管长什么样……能打就行?”秦川喃喃,陷入了一种沉思,呆呆站在原地,连这一会儿什么情况也顾不得了。
“完了,剑魔他是不是傻了!?”弗格焦虑道。
风神则是目光凝重,大声道:“紫萝,你去顶一下,这孩子好像要悟到什么……”
紫萝见状,也意识到情况的关键,毕竟秦川的剑意卓绝,已经高到一个非常离谱的境界。
如果这种情况下,秦川还能领悟什么,那很可能就扭转乾坤了!
紫萝也顾不得风神的伤势了,跑上去再度与冥龙缠斗起来,毕竟风神一受伤,她就是现场修为最高的人。
但除了唐薇以外,其他人再怎样都不敢碰触黑暗能量,战斗起来畏首畏脚,节节败退。
这一切,跟这一刻的秦川毫无关系。
秦川出神地看着手上黑乎乎的,其貌不扬的无锋,不断地心中喃喃自问……谁说剑一定要长得像三尺青锋?
谁说剑一定要有两刃寒锋?
谁说剑一定要光芒毕露?
剑,就是剑,旁人说的剑,未必是你的剑,而你说它是剑,它就是你的剑啊!
在世人眼中,无锋剑必然是神兵利器,剑中王者,才在万千名剑之中脱颖而出,得到剑圣的青睐。
可是,谁又曾想过,在剑圣无风眼里,世上唯一的一把剑,就是这把其貌不扬的无锋啊!!
那个铁匠出身的孩子,他的眼里,他的心中,自始至终,只把这件自己打造的武器,称之为“剑”!
剑圣之剑,本就无锋!
……就在秦川陷入沉思之时,七玄冥龙的黑暗能量,已经进入一种暴躁到极点的状态!
“去死!去死!你们全去死!!”
感到自己受到挑衅和轻视,七玄冥龙忽然毫不顾虑自己龙魂的状况,朝着四面八方,以震荡波的方式,将黑暗能量打了出去!
一时间,死亡的气息弥漫了整个山谷,花草全数凋零枯萎。
紫萝、纳兰沁等人,都朝着远处逃散,根本不敢接触,也就唐薇能勉强用血凰真气,艰难抵挡。
可是,众人却看到,秦川还呆愣愣地站在那儿,就快要被黑暗能量波及!
“秦川!快跑啊!!”唐薇尖叫。
但秦川仿佛根本没听见,只是抬头,目光淡然地望着黑暗能量,逐渐要将他吞没。
更让众人不解的是,秦川连剑气都没运起,甚至连真气都没有提起半点!
“不要啊!”紫萝感到心脏都快碎了,眼睁睁就要看到自己儿子化作干尸。
七玄冥龙则是冷笑不止,这一切早就该结束,若非秦川在旁刺激它,它也不会拖这么久才结束战斗。
可是,令所有人感到不解和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当黑暗能量侵蚀到秦川面前时,秦川竟然像是什么也没感觉到,仿佛是身前刮过了一阵清风般,就这么过去了!?
“这……怎么可能……”七玄冥龙愕然,其他人也是看呆了。
不用真气,不用剑气,不用任何能量,就挡住了!?
秦川提着无锋,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向七玄冥龙。
当看到这一刻秦川的眼神,七玄冥龙的眼神变得格外不安……“不可能的……不可能……难道说你……这么短的时间,你是怎么做到的!?”
七玄冥龙的声音中,透着恐惧和绝望,还有一份被压抑着的愤怒。
秦川缓缓地扬起举剑的手臂,看似漫不经心,也不像是使剑,就和一厨子要切菜差不多。
“什么是可能?什么是不可能?时间怎么算长?怎么又算短?”秦川问道。
七玄冥龙沉默,在场其他人也是沉默。
秦川一脸淡然的微笑,轻叹道:“当我畏惧你的黑暗能量,它才是令人畏惧的能量。当我不再把它当成恐惧,它也无非只是宇宙中的一些物质罢了。
水是柔和的,结冰的才能伤人。毒蛇是致命的,却也不过是某些飞禽的美味。岩石是坚固的,但岁月眼中它也只是沙。
这世上的一切,旁人眼中的,未必是你眼中的,你眼中的,又何必和旁人一样?”
“……”
“他在说些什么”,弗格小声问旁边的纳兰沁,后者则是摇摇头。
秦川也不管周围的人如何想,他走到七玄冥龙面前,轻笑:“大道三千,大道本就无形,道既无形,你这区区的七玄冥龙,又怎能主宰天地的一切?
你眼中的世界或许不断在走向死亡,而我眼中的世界,却不断走向新生,你有怎能掌控我的生死……”
七玄冥龙颤抖着,倒退着,表情狰狞而疯狂,掩饰着它的恐慌:“你不会杀我,你别忘了,这是你最爱的女人,你舍得用剑意,将她劈开吗!?”
秦川洒脱地一笑:“剑意是什么?剑气是什么?真气又是什么?古武又是什么?
你可知道?不,你什么都不知道,因为那是我眼中的古武,我眼中的真气,我眼中的剑气,我眼中的剑意!
道无形,剑亦是无形,你说我劈的是人,可我,斩的是魂!”
话音落下的瞬间,秦川挥着无锋,从上而下,缓慢地斩落……这一剑,果真没有任何花哨的真气、剑气,也没任何其他的能量出现。
这仅仅是秦川眼中的剑,秦川眼中的剑意,斩杀的,也是秦川眼中的那个龙魂!
毫无征兆的,当无锋从柳寒烟的身体面前划过,七玄冥龙的龙魂,就仿佛被一股激流冲击,四散崩溃!
黑色的龙魂就如同呜咽的山风,在山谷里不断地回荡和惨叫!
直至,龙魂彻底消散……“大道无形,道亦永恒,九重天外,剑意通神!”
风神激动地热泪盈眶,露出一抹自豪的笑容,他知道,秦川已经突破到了剑客传说中的最高境界!
所有人如释重负地坐倒在地,面面相觑,露出灿烂的笑脸。
秦川看了眼手上的无锋,目露感慨之色,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在虚无之境停留,踏入传说中的境界,只因剑圣留下来的这把兵器。
蛮王说得没错,若无风还在世,七玄冥龙也不是他的对手。
“寒烟”,秦川看到柳寒烟突然晕倒一般,一把将女人抱住。
只见到,那七块神物已经随着龙魂的消散,散落了一地,也似乎因为被大量消耗能量,暗淡了不少。
但这一切,已经无关紧要,秦川更关心的,是女人的身体。
略一把脉,秦川感到有些不妙,因为柳寒烟虽然生命体征正常,但似乎因为遭到龙魂的冲击,精神非常萎靡,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太厉害的后遗症。
紫萝跑过来,收拾起七块神物,关切地看看柳寒烟,“走吧,去等她醒来”。
“嗯”,秦川收拾心情,笑着点头。
一年多后,临近圣诞。
这个冬天特别冷,东华市竟然神奇地下起了雪。
在东华市北城区,一间原本是教堂的建筑,被一名神秘商人买下后,进行了近一年的改造,成了一家泰迪熊收藏馆。
这里陈列着全世界各式各样的泰迪熊玩偶,大大小小,五花八门,吸引了各个年龄段的人观光。
每到节日,这里还会给孩子们免费开放,并且前来参观的孩子,都会得到小熊玩偶作为留念。
后天就是圣诞,深夜时分,一辆黑色的奔驰房车停在了收藏馆外。
法国人萨维奇,作为馆长,急匆匆跑出来,打开车门后,微笑着迎接:“秦先生,秦夫人,欢迎”。
秦川走下车,同时把轮椅拿下来,随后,将一身白线衫,灰色冬裙的柳寒烟,从车子里抱了出来,让女人坐在轮椅上。
柳寒烟表情呆滞,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偶尔眼珠子转一转。
“老婆,后天就圣诞了,人太多,今天晚上我带你来看完小熊,后天就不来了”,秦川俯身,笑着在女人耳边道。
柳寒烟没反应,可秦川也没当回事。
后面的萨维奇微笑着,眼中又有些感伤。
当初秦川花钱雇他,让他秘密筹建这座小熊收藏馆,为的就是给柳寒烟一个惊喜。
但没想到,收藏馆建成后,柳寒烟却是不知道怎么的,变成了精神受到刺激的“痴呆”,这一年多来,衣食住行,都需要秦川和下人照顾,出门也只能坐轮椅。
好在,秦川有钱,身边也有其他女人可以帮忙照顾,柳寒烟生活上并没什么问题。
只是在旁人眼中,这么美貌绝顶的女子,却成了一个半植物人一般的状态,难免唏嘘。
秦川推着柳寒烟,兴致勃勃进到收藏馆内,边走边给女人解释着,新进来的一些小熊,有什么样的历史和奇趣。
虽然柳寒烟偶尔看一下熊玩偶,但事实上,也只是瞄了一下。
当一路走到,收藏馆最内部,一个特殊的玻璃展柜时,里面摆放的,赫然是那只柳寒烟的断臂小熊。
“老婆”,秦川俯身,凑到柳寒烟耳边,温声道:“你看,你的小熊现在一点也不孤单,虽然呢,它一只手没了,但我给它放在最醒目的展柜里,其他熊都得陪着它……就像你一样,不管你什么时候醒来,至少身边都会有我陪着你,我还等着你穿婚纱,我们去结婚呢,好不好?”
柳寒烟没有回应,只是看着那只小熊,仿佛出神。
秦川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沉默,轻轻叹了口气,继续推着轮椅,打算往外走。
正当这时,一个清澈幽雅,在秦川耳中已经久违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现在……天冷”。
秦川身体如遭电击,手一颤,猛地低头,看向女人。
只见柳寒烟缓缓地抬头,回眸用柔情似水的目光望着他。
“等春暖花开,我们去结婚好不好?”女人的笑颜,宛如冰山雪莲花开。
秦川的眼眶不受控制地湿润了,重重点头。
“听你的。”(完)

(QQ群6:19527700)
【都市娱乐】推荐阅读:超级强兵流氓老师(夜独醉)现代艳帝传奇女总裁的神级保镖官神歌王异性合租的激情往事超级优化炼丹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