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圣地。
在雷霄道王还有天雷圣地一众道王长老眼中,杨业已然是一个死人无异。
潜力毕竟只是潜力。
未曾真正转化为实力前,一切都是虚的。
无论杨业再如何的妖孽,都万万没有可能,逆伐顶级道王。
万万没想到,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还会有这般惊天逆转。
随着一声魔神般的咆哮,那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的混天殿主整个人如遭雷击,口吐鲜血倒飞而去。
那中阶顶级道王之恐怖气息,直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削弱。
神体之上,遍布纵横交错恐怖的豁口,似乎下一秒,就将彻底崩溃。
道道恐怖的荒芜之气,好似那跗骨之蛆弥漫其上,无论混天殿主不灭之力如何冲刷,都难以愈合一分。
“嗡......”空间泛起一丝涟漪,一人凭空而现,这是一位身着黑色麒麟甲的中年魔将,周身魔气森森,就那么一站,整个九州大陆似乎都微微颤栗起来,一举一动,都让人有着一种本能的畏惧。
“嘶......这力量......这力量......顶......顶阶顶级道王,起码也是顶阶顶级道王......”雷霄道王还有一众道王长老纷纷倒抽了一口冷气,能够如此轻易就重创了混天殿主,就是高阶顶级道王,都做不到。
咕噜噜......这人......这人到底是谁?
难道......难道真的是为了......想起那魔神刚刚的话,一个可怕的念头,在雷霄道王识海浮现。
不过很快,雷霄道王眼中划过一抹狐疑。
杨业的身世背景,他们可是调查的一清二楚,不过就是他们天雷域中一个小家族出生,家族之中最强者,也就是一低级道王,按理说,根本不可能与那种至强者有什么联系才是。
顶阶顶级道王,不要说如今已经没落的天雷圣地,就是巅峰时期,那都是需要他们仰望的存在。
杨业真要有这么一尊大人物作为靠山,哪里还需要拜入他们天雷圣地门下。
还是说刚刚是我等听岔了?
那尊大能本就与混天殿主有仇,只是恰逢其会,方才出现在这里。
就在这时......只见那中年魔将一步踏出,来到杨业面前,右腿一弯,单膝下跪,冲着杨业一脸谦卑,道,“少主,这孽chu该如何处置?”
“少......少主!真......真的,刚刚不是本王的幻听,那尊顶阶顶级道王真的是为了杨业而来。
“雷霄道王心头一跳,终于相信了那一不可思议之现实。
伪装!什么玉河杨家,根本就是杨业的伪装。
只是他真实背景,又是什么?
难道是那传说中的鸿蒙大古神子嗣?
不知不觉,雷霄道王心里泛起一抹悔意。
能够御使一尊顶阶顶级道王,这可不是一般鸿蒙大古神能够做到的,很有可能是百强鸿蒙大古神,甚至更强。
如果他们天雷圣地能够搭上这尊大船,重归鸿蒙大陆,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然而现在倒好,这么一条大船,就这么让他们给生生推了出去。
后悔!要是早知道杨业有这般可怕背景,他们说什么都要保下杨业。
哪怕为此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这一切,说起来也怪这杨业,你说你有这种背景,为何不早点告诉我们。
装什么大尾巴狼?
现在可好,白白让我们当了那恶人。
.......虚空中。
“九荒大叔,杀了吧!”
杨业没有看那面色不断变化的雷霄道王一眼,冲着那魔神吩咐道,声音平淡,好似杀得根本不是那高高在上的顶级道王,而是一卑微的蚜虫。
“是,少主。”
“不要,我家老祖乃是混元道宫供奉堂大供奉——裕昌道王,你若敢伤我,混元道宫定不与你们干休!“混天殿主面色狂变,顾不得再有什么隐藏,急忙搬出了自己的后台。
他看得出来,杨业这小**是真的想要他的命。
“果然,传言不是空穴来风,这混天殿主真的与混元道宫有关,看来,他这命是保住了。”
雷霄道王及一众道王长老心头一凝,一脸艳羡的看着混天殿主。
混元道宫背后可是站着那一位陛下,不要说是鸿蒙大古神子嗣,就是鸿蒙大古神亲临,都不敢痛下杀手。
与那位陛下而言,鸿蒙大古神也不过就是蝼蚁一只。
短短八百个衍纪时间,与他们这些大道之王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
那一次次源祖陨落之恐怖异象,还历历在目。
“混元道宫?”
杨业嘴角一裂,呢喃一声。
“不错,我家老祖正是混元道宫大供奉。”
混天殿主点头承认道,一颗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这小**既然知道他们混元道宫的名号,想来不可能继续对他痛下杀手。
“那又如何?”
杨业一脸不屑,道,“九荒大叔,杀!”
“啊......不......”混天殿主惊骇欲绝,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雷霄道王等人同样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目瞪口呆,这杨业到底明不明白混元道宫意味着什么,那可是那一位陛下所在的混元道宫啊。
“蚜虫!受死吧!”
那叫九荒的魔神面目狰狞,心中更是一阵好笑,居然用混元道宫来威胁他家少主,简直可笑。
他就不会想想他家少主姓什么。
那可是姓杨!“不......真......真的,他们真的想要杀我。”
混天殿主心头狂跳,一下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哀嚎,“不要,救我,老祖宗,救我!”
“嗡......”虚空一阵扭曲,形成一方空间虫洞。
一人从中一步跨出,那是一位身着水蓝色长袍的威严中年,与那混天殿主有着三分相似之处。
“轰......”一股顶阶顶级道王之恐怖威压,以那人为中心,滚滚如潮,向着四方碾压而去。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混天殿主老祖宗,混元道宫供奉堂大供奉裕昌道王。
“谁敢伤我混天孙儿......”裕昌道王声音冰冷,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不愧是混元道宫大供奉,果然可怕!”
“看来,此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雷霄道王他们心里一阵嘀咕,裕昌道王亲临,杨业就算再如何的百无禁忌,都得给这混元道宫大供奉三分薄面。
.......”啊......九荒大人,是您!“突然,刚刚还不可一世的裕昌道王面色骤变,整个人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双目之中,满是惶恐与不安。
........九州大混沌,天雷域,天雷圣地。
“不......这......这怎么可能?”
“本王......本王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裕昌道王他怎么会?”
.......雷霄道王等一众天雷圣地道王一下瞪大双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还是他们所知道的裕昌道王吗?
其不仅是顶阶顶级道王,更是混元道宫供奉堂大供奉。
身份之尊贵,就是比之不少鸿蒙大古神来,都丝毫不差,甚至犹有过之。
哪怕是排名前百的鸿蒙大古神,都要给其三分薄面,怎么可能会是这么一个态度。
而一边的混天殿主,更是难以接受眼前这一切,心神几近崩溃。
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不相信,不相信啊。
.......虚空中。
豆大的汗珠,不断从裕昌道王额头滴落而下。
这孽障,这是要把他往死里坑啊!那可是九荒大人,那一位陛下座下第一大将,早在五百衍纪前,就在那位陛下的恩赐下,踏出了那一步,晋升为了至强古神之列,在诸多至强古神被那位陛下镇杀磨灭的现在,九荒大人那是无可争议的第二强者,不要说他这么一个混元道宫大供奉,就是他们道宫之主——混元道祖,都万万不敢招惹九荒大人。
论亲疏,九荒大人是那位陛下心腹爱将,早在鸿蒙时代就追随在那位陛下左右,论实力,哪怕他们混元道宫所有强者合在一起,都不是九荒大人的对手。
区区一个中阶顶级道王,居然也敢得罪九荒大人,找死也不是这么一个找法。
“九荒大人,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
裕昌道王勉强堆起一丝笑意,冲着九荒源祖连连赔罪,“孽chu,还不跪下。”
要不是这孽障是他诸多后辈血裔之中,唯二的顶级道王之一,他真想就此放弃了这孽chu。
顶级道王不同于其他,即便以他之底蕴神通,想要培养一尊顶级道王,都是千难万难之事。
真要这么放弃这孽障,他们一族损失可就大了,说是动摇族群根基都不为过。
“砰!”
混天殿主没有一丝犹豫,双膝一曲,直接跪了下去。
所有的自尊骄傲,统统都被他给抛在了九霄云外。
连老祖宗都只有赔罪求饶的份,他哪里还敢硬抗下去。
心里更是将那孽子给骂了个狗血喷头,自己怎么会生下这么个坑爹玩意。
早知如此,就算拼着绝后,也断然不能留下那孽子。
不就是一个儿子嘛,某种程度而言,那些他以大法力创造的生灵,与他子嗣,又有多少区别。
“误会?
你可知这小chu生到底犯了什么错?”
九荒源祖声音森冷,令人不寒而栗。
裕昌道王心头咯噔一跳,一股极度不安,席卷他的心灵。
难不成这孽障招惹的不单单只是九荒大人?
就在这时......后方的杨业眉头一皱,露出一抹不耐,“九荒,还不动手!”
“什么?”
裕昌道王瞳孔一缩,只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九荒大人,除了那位陛下,以及其血脉亲人之外,可以说是整个鸿蒙,最为尊贵之人。
怎么可能,有人如命令手下仆从一般,直接命令于他?
他......他难道是......难道是......赫然间,裕昌道王面色一变,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的识海闪现。
“少主,老奴这就动手。”
“少......少主,真......真的是那一位......”裕昌道王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差点栽落云头。
**,这个**啊!老祖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竟要你这么坑我?
下一秒......“砰......”裕昌道王双膝一软,直接跪了下来,头如捣蒜,“殿下明鉴,这一切都是这小**的错,都是他的错,与小的无关!“说话间。
都不等九荒源祖出手,裕昌道王直接一掌向着混天殿主拍去。
毫不留情,大义灭亲。
“啊......不......老祖宗不要......””砰!“天崩地裂!本就重创垂死的混天殿主,就像是胀气的气球一般,轰然爆碎,炸成齑粉。
就连那不灭真灵,亦是被强行剥离鸿蒙大道,彻底磨灭。
.......“抹......抹杀了,混天殿主就这么被彻底抹杀了,这......这......”雷霄道王惊骇欲绝,不仅形神俱灭,就连真灵都被彻底磨灭,这是真正的死亡,再没有一丝重生的可能。
这是要多么的惶恐,方才能够让裕昌道王下此狠手。
嘶......至......至强古神,杨业他难不成是至强古神子嗣?
瞬间,无尽的悔恨,再次吞噬雷霄道王的心灵。
此刻,真的是杀了一众长老的心都有了。
要不是他们一个个贪生怕死,不断挑唆他交出杨业。
他哪会如此轻易就舍弃杨业。
一开始,他可是准备力保杨业。
至强古神,那可是仅次于那位陛下的至强者。
他们天雷圣地要是能够有一尊至强古神作为靠山,不要说杀回鸿蒙大陆,就是超越巅峰时期,成为新的顶级大势力,都不过是时间问题。
可惜,这一切,都被那帮鼠目寸光的家伙,给断送了。
这帮混蛋,他们怎么不去死啊!.......虚空中。
杨业视线一转,落在那裕昌道王身上,好似高高在上的神明,审判苍生。
裕昌道王一颗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流。
此时此刻,他那顶阶顶级道王的修为似乎一下烟消云散,只是一个默默等待审判的世俗凡人。
“念在道宫份上,本殿饶你不死。”
不等裕昌道王松口气,杨业话锋就是一转,道,”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自废一级修为,以观后效!“.......“什么?
让裕昌道王自废一级修为,还一撸到底,贬为混元道宫低级供奉,不,这不可能,裕昌道王绝不可能答应。
“弃车保帅,大义灭亲,抹杀混天殿主,就是极限。
让裕昌道王自废修为,这完全就是在挑战裕昌道王之底线。
他们这些大道之王,一个个都是活了几十上百万个衍纪的主,亲情,早已淡漠,真正重视的唯有他们自己。
斩杀混天殿主这个杰出后辈,与让其自废一级修为,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除非至强古神亲临,生死存亡之下,还有一些可能,但杨业只是一至强古神之子,裕昌道王万万不会就此妥协。
以他顶阶顶级道王之修为,虽然不是鸿蒙大古神的对手,可一心想走,还是有不小把握,逃出生天。
不过很快,雷霄道王他们面色再次一变。
只见裕昌道王面色一白,气息极限下跌,比之雷霄道王来,都要逊色不少。
“啊......高.....高级道王,裕昌道王他.....他真......真的自废修为了,嘶......这......这......”雷霄道王他们纷纷倒抽一口冷气,心中的震撼,已然不是言语能够描述。
一句话,就那么一句话。
裕昌道王居然就......不......不对,杨业他绝对不是至强古神子嗣。
难道......难道他是......突然,一个恐怖的念头,在雷霄道王识海浮现。
除了那一位子嗣,他实在想不出第二种可能来,而且,杨业同样姓杨,哪有那么巧合之事。
下一刻......雷霄道王上前一步,一脸讨好,极力挽回与杨业的关系,“殿下,刚刚一切,都是误会,我天雷圣地绝不放弃任何一人......””九荒大叔,我们走。
“杨业看都不看雷霄道王一眼,误会,真当他杨业是傻子不成?
没有出手报复天雷圣地,已经是他的仁慈。
还想借他的势,屹立鸿蒙之巅,痴人说梦!“啊......殿下......”雷霄道王张了张嘴,还想在说些什么,可惜,哪里还有杨业的人影。
顷刻间,雷霄道王整个人似乎一下苍老了无数,好似那风烛残年的老者,一脚踏入了鬼门关。
失去了杨业,不仅断了他们崛起的希望,更是断了他们天雷圣地之未来。
杨业仁慈,不与他们计较。
但不代表,其他势力不会对付他们天雷圣地。
今日之事,一旦传扬开去,有的是强者势力,打压他们天雷圣地。
不说其他,混元道宫就第一个不会放过他们天雷圣地。
一尊顶阶顶级道王,就是在混元道宫之中,都是最顶级战力。
天雷圣地没落,乃至彻底覆灭,几乎已是定局。
.......天雷圣地如何,与杨业无关。
出了天雷域后,杨业变化个样子,继续闯荡九州大混沌。
.......一个纪元......一百纪元......一万纪元......百万纪元.............时间很快,就是三千万个纪元过去。
灵武鸿蒙。
这是杨帆的体内鸿蒙。
八百衍纪过去,杨帆体内鸿蒙,已然彻底成型。
鸿蒙天宫。
杨帆高居主位之上,在其下方,九荒源祖跪倒在地,一脸自责与愧疚。
“主上,老奴无能,护卫少主不利,请主上责罚。”
这三千万纪元来,杨业逛遍了三千大混沌,随后又转战亿万小混沌。
日前,他们主仆二人到了一座小混沌,本以为这么一个大尊都没有一位的小混沌,根本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危险的了他家少主,万万没想到,他家少主就这么在他眼皮底下神秘失踪。
之后任凭他动用所有手段,都找不出一点线索来。
“九荒,业儿他怎么了?”
位于杨帆一旁的幽诺,嚯的一下站起身来,一脸焦急。
八百个衍纪来,杨帆虽然一直努力,耕耘不断,奈何修为越高,子嗣繁衍越是困难,尤其是杨帆这样的鸿蒙掌控者,到现在,也就跟幽诺有了杨业这么一个儿子。
东方雪她们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脸上的焦急却是不减多少,对于杨业,她们同样将其当做自己亲生儿子来看待。
真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九荒,你先起来!”
杨帆声音平淡,不见一丝慌乱。
下一秒......”嗡......”眼中神光闪烁,命运长河,*时空。
数息后,杨帆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业儿倒是好机缘,幽诺,你们大可放心,业儿没事,等他归来,说不得,我杨家又将再添一位鸿蒙掌控者......”(全书完)

(QQ群6:19527700)
【玄幻魔幻】推荐阅读:九转轮回经兽血沸腾斗破苍穹雪鹰领主后宫群芳谱剑逆苍穹绝世武神战天(冰锋)御女心经异世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