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瞳的兴致并没有因为顾烟的出现而受到影响。
她兴致勃勃的挑选了几样菜,都是普通的家常菜,她的厨艺并不惊艳,只会做简单的菜,其中最拿得出手的就是苏子宸爱吃的可乐鸡翅。
苏瞳在厨房里忙的团团转,接到林初晓电话的时候正在做可乐鸡翅这道菜,酱汁香溢满了整个厨房。
“怎么这么久才接?”林初晓语气里充满了急切,“你现在在家里?看了新闻吗?表哥在不在你身边?”
她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在家里,还没有,怎么了?”苏瞳往厨房外看了眼,顾淮庭正在帮苏子宸组一起堆城堡,望着他穿着笔挺的西裤坐在地毯上,脱了西装,卷起衬衣袖子,没有一丁点架子地听从苏子宸的指挥,心头滑过一道暖流。
“怎么不说话?”林初晓催促一声:“你快看看新闻。”
苏瞳说了个好,就按掉了电话,她握着手机在洗碗槽前站了会儿,才熄了煲汤的火,转身走出厨房,结果客厅只有苏子宸一个人趴在地毯上玩。
“爸爸去接电话了。”苏子宸指了指楼梯。
苏瞳站在楼梯口往上看,通道没有看到顾淮庭的背影,想起林初晓的话,连忙打开电视。
一则新闻跳了出来,播放的视频正是在酒吧里的,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群魔乱舞。苏瞳却脸色惨白,死死的盯着被一堆男人拥簇在中间,穿着性感的女人,一只手端着细高的酒杯,一只手夹着香烟,迷醉的扭动着身体。
‘啪嗒’一声,苏瞳手里的遥控器掉在茶几上,从楼上下来的顾淮庭往地上瞄了一眼,浅显一笑:“看什么呢?吓傻……”他话音戛然而止,目光紧盯着液晶屏幕里的视频。
苏瞳如梦初醒,她手忙脚乱的将电视关掉,整个人慌乱无措的挡在电视机前面,惶恐的盯着顾淮庭,似乎想从他阴郁铁青的脸上看出一丝半点的嫌恶。
没有!
他目光冷冽森寒,却没有厌恶。
苏瞳想发声,开口说话,问问他,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可是喉口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扼住。
那段视频,她做梦也没有想过会暴露出来,那个时候她刚刚去m国的第二年,正是抑郁的时候,做出许多荒唐的事情。后来她病好了,这一段往事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被她彻底的跑到脑后。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揭露出来!
顾淮庭回过神来,看着惶恐不安的苏瞳,心里一阵刺痛,良久,终究是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把她抱进怀里,他温柔的安慰她:“别想太多,你那个时候只是生病了,我这道,我都知道,是我的错。”
苏瞳靠着他温暖的胸膛,整个人才像活过来一样,冰冷的四肢里凝固的血液慢慢的流淌,她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庞露出一丝笑容来。
她紧紧的回抱住他,摇摇头:“如果不是经历了这么多,我出现了改变,说不定现在还是一个大胖子!”
顾淮庭眼底布满了心疼,她的语气轻松,可是从她颤抖的身体他可以感受到苏瞳在害怕。
“别怕,老宅那边的人我来处理。”顾淮庭轻轻揉着她的脑袋,抱着她坐在沙发上,温声说道:“我去把菜做好,吃完了我们出去一趟。”
苏瞳的大脑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顺从的点头。
顾淮庭看着她乖顺的模样,亲了她的额头,去厨房将汤盛出来。
一家三口吃完饭,顾淮庭收拾了东西,将他们母子送到一栋高档别墅里,哄着苏子宸和苏瞳睡着之后,他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外面的新闻虽然被第一时间压下去,可又立即的铺盖网路。
顾淮庭不敢耽搁,趁着还没有传到老爷子和顾夫人的耳朵里,他去了老宅一趟,走到门口,顾淮庭脚步一顿,听着电视里传来播放顾少奶奶的劲爆新闻。
他一进去,顾夫人回过神来,连忙关掉电视。
顾淮庭挑眉,坐在顾夫人身边。
屋子里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寂静无声。
最后,还是顾夫人先开口,“你……都看见了?”
顾淮庭端着茶水喝一口,点头:“看见了,不能怪她,如果不是我……她也不会病了,出现这样的事情。现在她已经是我的妻子,被人恶意的散步视频中伤她,作为她的男人不应该让她受到半点委屈。”
顾夫人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不自在的说道:“我没有反对她的意思。”事实上,在没有接着苏子宸一起去国外的时候哦,她看到这段视频,肯定会第一时间跳出来,不允许他们结婚。
因为苏子宸,她了解过苏瞳,的确是一个不容易的女人。
更重要的是她看在苏瞳现在改变的模样,符合顾家少奶奶的标准,那些已经成为过去,只希望稳定住苏子宸的病情,不能因为她强行拆散他的父母,导致他的病情更严重。
是的,顾夫人看到新闻的第一时间,就想过很多问题,最重要的还是心疼苏子宸,所以才会选择原谅迷途知返的苏瞳。
顾淮庭诧异的看向顾夫人,似乎没有想过蛮不讲理,傲慢的顾夫人,居然通情达理了一回。
顾夫人看着他的申请,摆了摆手:“滚回去,这里已经没有你的地位了!”
——
解决掉这边的后顾之忧,顾淮庭雷霆手段,封杀多家媒体报社,强硬的压下了负面的新闻。
记者不死心,踩点采访顾夫人,顾夫人面色严肃的说道:“视频我们确认了,里面的人只是有点像,并非本人。那个时候瞳瞳生产在加国调养身体,我就在身边照顾。”
并且表示,如果他们再胡编乱造,就等着接收律师函。
半个月后,除了苦苦挣扎坚信那是苏瞳的人,其他已经转了风向,关注起苏氏破产的新闻。
苏馨守在电视机前,猛刷手机,上面只有寥寥几条关于苏瞳的负面新闻。
她愤怒的将手机砸在墙壁上,双眼通红的盯着电视机上面播报出月底苏瞳的婚礼。
指甲紧紧的掐进手心里,苏馨转头看向身后靠着仪器呼吸的苏父,眼底闪过疯狂。
苏馨打了电话给沈清秋,接电话的人却是她的哥哥。
“秋儿已经出国,你有事可以给她邮箱留言。”沈默干净清澈的嗓音在话筒里响起。
苏馨吃惊道:“沈清秋出国了?她怎么能出国呢?”
沈默皱紧眉头,好脾气的回答:“秋儿的腿出现问题,在国外接收治疗。”
他没有告诉苏馨的是,沈家在顾淮庭的打压下,不得不将企业迁址国外。而沈清秋被他强行的催眠洗去记忆,才能安然无恙的带到国外来。
她对顾淮庭的感情太偏执,除非死,不然不会放手。一边是妹妹,一边是心仪的人,两个人他都不想伤害。沈清秋嫁给顾淮庭不会有幸福,所以他才让沈清秋重新开始。
仇恨,会让人变得面目可憎。
沈默挂掉电话,看着坐在花园里晒太阳,脸上露出恬静美好笑容的沈清秋,仰着头和隔壁的俊美男子交谈,不由勾起了嘴角。
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
婚礼如期而至。
林初晓整个人比苏瞳还要兴奋,拉扯着身上的伴娘服:“真讨厌,东哥前几天才和我求婚,早一点的话,咱们可以一起办婚礼。”
苏瞳穿着繁复的婚纱,化妆师给她在化妆,听了林初晓的话,不由觉得好笑。
“你们办完婚礼再出国吗?”
林初晓摇摇头:“等他身体好了再举行婚礼。”摸着中指上的钻戒,笑得一脸甜蜜。
婚礼并不重要,对林初晓来说,只要许擎东能够健健康康陪伴在她身边一辈子,她就是最幸福的人。
到时候,等年纪大了,再补办一场婚礼,也没有什么不行的。
婚礼进行曲开始。
许擎东站在教堂外,握着苏瞳的手,准备推开门,带着她走过长毯,将她的手递给呵护她一生的男人。
滴答滴答——
时钟在转动,在重要的时刻,化妆师跑过来,喘着粗气把手机递给苏瞳:“顾少奶奶,你的电话,响了四五个,我怕有重要的事情。”
苏瞳看了一下,犹豫了几秒钟,她接通电话,苏馨刺耳的声音传来:“姐姐,爸爸死了,刚刚断的气,你的婚礼开始了吗?”她咯咯笑道:“你来了,我就告诉你,你妈妈怎么死的。”
啪嗒——
手机砸落在地上。
苏瞳脸色煞白。
怔怔的看着地上的手机,又呆呆的看着紧闭的大门。
一边是悲恸,通往地狱。一边是幸福,前往天堂。
纵然苏毅海对她没有父女之情,却改变不了他是她爸爸的事实。
苏瞳最后还是选择去了医院,她不能当作什么没有发生,继续婚礼。
她拜托许擎东:“哥,你进去和淮庭说,让他等我。”
紧接着,提着裙摆跑了出去。
许擎东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她跑到马路上,一辆跑车疾驰而来,撞上她——
砰——
一到雪白的身影被撞飞在地上,像秋日里凋零的白花。
而教堂里的门这个时候打开,顾淮庭看着这一幕,瞳孔一缩,脸上的笑容凝固住。
苏馨满面狰狞扭曲的看着倒在血泊里,一动不动的苏瞳,疯狂的大笑:“苏瞳,你妈是被苏毅海谋杀,我送你下去找他报仇!”
——
两年后。
海边。
一男一女带着一个小男孩坐在餐布上写生。
男人俊美至极,女人精致绝美,她穿着柔软的白纱裙,脸上带着柔软的笑意,轻轻的抚/摸着高隆起的腹部,柔和的看着小男孩画画。
男人磁性低哑的嗓音想起:“累了吗?”
女人摇摇头:“不累。”
男人看着小男孩收了笔,亲吻着她的额头:“你身子弱,海风大,我们回去吧。”
女人含笑的点头,任由男人扶着她起身,一家三口牵着手,往海边的别墅走去。
沙滩上,画家上面一副未干的油墨画,正是画的一家三口。
血色夕阳,映红了半边海,一家三人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笑意。
海涛声中,远远的传来男人女人孩子的笑声。
——
爱情太短,遗忘太长。
不是遗忘太长,而是根本无法遗忘。
不是无法遗忘,而是根本舍不得遗忘。
我感激命运,没有将你夺去,让我们彼此相爱,陪伴一生。——顾淮庭。

(QQ群6:19527700)
【女频言情】推荐阅读:春色满园哑妻妃运风流总裁奴本如玉房事不断合租之恋宠妻绝色军师都市超级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