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X章 想唱就唱

作者:静官
祭祀永远是战士的大脑。--------比蒙祭祀法典。

****

凝玉的脸上滑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毅然神色,嘴唇也开始微微的蠕动起来。

“不要!”徐老头绝望地喊道。

已经晚了。

一道道蓝光滚过,鲨鱼骑士和虎头鲨鱼群,包括骑着黑色海马的人鱼公主艾薇尔,全部被巨大的金人包围住了。

十二个金人把四周的方向围的严严实实。

海族人刚刚松弛的神经一下子又到了崩溃的边缘,这十二个金人居然全部站立在水面之上,每迈动一步,就发出“咔咔”的金属摩擦声,海水上,他们的足迹就是一串荡开的涟漪。

人鱼公主碧蓝的瞳孔里映着越来越大的金人象,恐惧开始升上了所有海族的心头。

刚刚的那一短暂时间没能让所有人看个清楚,现在的金人让所有人清清楚楚地看了个通透,这些金人浑身是闪亮的风铜颜色,闪着无与伦比的古拙,虽然每个姿势都很缓慢,但却有着山一般沉重的压迫感。

他们的面容都是奇怪的模样,胡髭和头发都是卷曲的,鹰目深陷,鼻子高耸,颧骨很突出,表情说不清是笑还是严肃;他们浑身的衣服也被刻成了从未见过的式样,上面环绕着奇异而神秘的水银符箓。

很显然,这些奇妙的符箓就是支持他们举手投足的动力。

他们身上有着或多或少的伤痕,有的恐怖伤痕简直无法让人想象,这是什么样的对手才能给这么强悍的金属身体留下了这光荣的印记。

爱琴大陆上有几个强大国家的炼金魔法师也能够制作魔偶,依靠刻在魔偶身上的六芒星魔法阵和宝石、晶核作为动力驱动,进行作战或者冒险。

千年前的海加尔战役中,魔偶也曾经参与过和比蒙的战斗,这些魔偶没有痛觉,全靠魔法师的魔法阵驱动,的确是很厉害。

但是也从没有一个国家的魔法师能制作出体积如此庞大的魔偶,如此高度和宽度的魔偶,体积重量在二十万磅向上的魔偶,这对炼金魔法师来说,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金属的魔法附着力本来就是奇差,所以爱琴大陆的魔偶一般都是木偶、土偶和石偶,其中石偶算是比较强悍的。据说有些邪恶的亡灵魔法师还能用骨头制作骨偶,但这些魔偶,无论是哪一种,站在这几座十刃高的“斋殆金人”面前,都会象荧火虫面对皓月般黯然失色。

多么伟大的东方国度啊,早在两千年前就拥有了如此高度的技艺,难怪能够建立起强大的帝国,能够拥有海族作为自己的水军,能够建立起长达万里的城墙。海伦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沉浸到了对这个伟大国度的赞赏和追忆中。

所有的海族人甚至忘了潜水逃跑,怔怔地看着那十二个伟岸如同天神一般的金人。

金人为什么刚刚沉入水中,而现在又能在水面上,如水蜘蛛般站立?很多海族人的脑海里在拼命思索着答案。

虎头鲨群已经四散逃离了,它们只是动物,避开强大的敌人是发自本能。

一向强大而骄傲着的魔鲨骑士在面临更强力量的时候,这才明白,自己的心理原来是这么的脆弱。

不只是他们,就连美丽的人鱼公主艾薇尔的心也完全被承载东方古老智慧的金人给填满了。

呵呵,海市蜃楼。只有刘震撼扯着嘴角在笑。

“凝玉!”福格森.徐对着蚌女怒喝了一声。他的眉毛纠结在一起,就象一把铜锁,却锁不住焦急和无奈。

海面上的金人静止在了海族人的面前,直入天际的身材,犹如一道巨大的屏障,将阳光遮在了身后,将阴影留在了所有海族人的心头。

“亲爱的人鱼公主艾薇尔殿下!”徐老先生急急对着海里的人鱼公主打着招呼:“这是意外,这只是一个意外!我们这些旅人只是在海上的过客,无意冒犯您的尊严,请原谅我们的错失......”

“人类!你还在侮辱我吗?”人鱼公主的的尾巴轻轻敲击着海水,借此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

“打又打不过,走又不好意思走!”刘震撼恶毒地说道:“你到底还想干什么?”

“比蒙祭祀大人!”徐老头看着刘震撼的眼里已经带着深深的怒意。

“李察!”海伦一把挽住了刘震撼的胳膊,“我们比蒙祭祀敢于面对最强大的敌人,也从来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怜悯和保护,战死沙场才是每个比蒙祭祀最好的归宿!我不要再待在这艘船上,我们走!”

海伦孱弱的身体中迸发的强硬,让徐老头面色一喜。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福格森.徐想提自己辩驳一下,忽然发现自己的确不能留下他们,又赶紧闭住了嘴。

伪君子。刘震撼用硕大的鼻腔狠狠地打了个异常响亮的哼哼。

人鱼公主挥手止住了蠢蠢欲动,已经还过了神的魔鲨骑士们,既然对方明显向自己示弱了,现在正是就坡下驴的好时候,真要去硬拼,闹的不可收场就没意思了。

莫名其妙地争一口气发生一场损失惨重的战斗,实在有点太不合算了,而且,这几个金人的恐怖实在是太难以想象了。

蚌女凝玉一声深深无奈的叹息,挥了挥手,海上的十二金人消散在了虚幻之中,海面顿时空出了一大片。

“我们的竹筏没了,怎么走呢?”刘震撼其实一肚子的不情愿。

“游。”海伦的回答简短有力。

“等一等!”人鱼公主又开口了。

“我要你们将他们俩绑好了,作为礼物送给我!否则我不接受你刚刚的道歉!”艾薇尔看出了船上的东方人对她的忌惮,又开始张扬了起来。

“这些客人和我们毫无瓜葛,我们怎么有权利去将客人捆绑起来送给你!你这个条件太过分了!”蚌女实在是忍不住了,秀眉倒竖诘问道。

蚌女凝玉身后翅膀一般的蚌壳因为气愤,花枝一般乱颤。

“李察,我们走!”海伦没有怨恨,没有责备,目无表情地扫视了周围的人群一眼。

福格森.徐悄悄给熊猫武士们使了个眼色,熊猫们眼光中一片不忍,每个人都在躲闪着他的目光,低头看着甲板上的散落着的竹筏,古德羞愧地把脸扭到了一边。

刘震撼一手拉着海伦,一只手拖着巨大的龟壳,从船上的诸人之间缓缓走过,龟壳和甲板划出了刺耳的噪音,他的眼神中全是藐视。

“我鄙视你。”刘震撼走过福格森.徐的身边时,凑到了他的耳边说道:“彻底的鄙视。”

徐老头脸上微微一笑,一股看的见的轻蔑在荡漾。

一种悲愤至极的情绪迅速涌上了海伦的心头,这种难以名状的悲愤让她的胸口象被压住了一块秤砣一般,让她几乎窒息。

海伦高声吟唱起了比蒙通灵战歌里最壮气的一阕。

半空中飘落的......

半片枫叶.......

那是我灼热的鲜血和勇气的化身......

哦......

坎帕斯的荣耀......

由你我开始......

豪迈的声音由无数的祭祀口中传唱,到了海伦的口中,豪迈已经换成了一种悲壮,听到战歌的每一个人甚至能幻想到,那些勇敢的比蒙战士,前赴后继地抱着必死之心冲向了强大的敌人的场面。

熊猫武士们都抑制着自己的心情,埋下了头,一个个手指捏的骨节“毕毕剥剥”直响。

虽然东方的比蒙,但毕竟已经在西方大陆繁衍了很多年,比蒙的心都是相通的,这难免让潘塔族熊猫武士们有兔死狐悲之感。

“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蚌女凝玉的眼中噙着泪光,也开口唱起了一声古老的东方歌曲。曲调悲凉伧劲,表达着摩韶族蚌人对这对多灾多难的比蒙的送行。

傲气傲笑万重浪.....

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誓奋发自强做好汉......

即是比蒙当自强......

刘震撼再也抑制不住喷薄而出的热情,一首激越但不伦不类的战歌脱口而出,曲调豪迈至极,一面唱还一面敲着手里拖着的龟壳,就象敲着一面巨大的战鼓,沉闷的鼓壳声和雄壮的战歌混合在一起,混合成了一种特别的韵味,带出了一片金戈铁马之声。

一道道绚丽的光芒在他身上滚动着,辉煌的光环有如孔雀的翎毛,从他身上四散开来,涌入了所有的熊猫武士身体里。

潘塔族熊猫武士们的身体陡生异变,每个人的肌肉全部象充了水的酒囊一般,剧烈地膨胀起来,一条条粗重的血管从他们身体上浮现,上身的水手亚麻上衣立刻被绷的紧紧的,他们身上的黑白相间的毛发都直直地站立着,须发贲张,连眼睛边的黑色毛圈顷刻间都变成了赫人的血红色。

熊猫们的身体剧烈地抖动着。

不可遏止。

“干他个海族***!”古德仰天一声狂吼,抄起甲板上的猎鲷叉,一脚踏在了船舷上,“刷”一道残影瞬间飚过,猎鲷叉居高临下已经射向了海面上的一个魔鲨武士。

其余的熊猫武士也不甘落后,纷纷一声狂吼,抄起渔叉就掷了下去。

魔鲨武士们根本没有看到船上发生的一切,他们刚刚为强大的金人消失,神秘的东方旅人又在谦卑地向他们的公主妥协而感到庆幸,几首悲戚的歌声嘹亮响起,正当他们还在陶醉美妙的歌声,一排黑白相间的脑袋闪现,十几柄猎鲷叉已经攒射而至。

魔鲨骑士都是海族的精锐,又岂是浪的虚名,每个加布林骑士都在第一瞬间下意识地想用手中的骨叉去抵挡。

魔鲨骑士是力量和魔法的集中者,所有武士都艳羡的目标,他们的力量绝对可以媲美着他们的骄傲。

所有的魔鲨骑士在举叉格挡的瞬间都已经吟诵自己天生魔法的第一串音节,他们的魔法虽然比不上魔兽那样瞬发般迅疾,但他们的魔法比起人类魔法师来说,已经从音节上简化了若干,挡开这轮攻击,优秀的魔鲨武士已经足够可以将一个小型的水系魔法成型,并且参与到攻击中,只要给这些魔鲨骑士足够的时间,第二个魔法施展出来,就足以让这艘船上鸡犬不留。

遗憾的是,他们手中的那柄骨叉大多数已经在刚才刘震撼赏了班尼路武士一记大耳光的时候落进冰冷的海洋中了。

这件事只到他们感觉手里一轻,再感到坏了的时候,那一群如同蝗虫一般密集的猎鲷叉已经到了天灵盖上。

肌肉撕裂的闷响!

带着倒勾的三股叉尖就象一道闪电,在潘塔族熊猫武士恐怖的力量驱动之下,已经超过了肉眼可辩的速度,叉尖撞断了魔鲨武士的头颅,穿透了他们强壮的身体。

鲨鱼武士们凭空消失了。

没有凄厉的惨叫,海面上只泛起了一个个巨大的旋涡,魔鲨武士连同他们胯下的虎头鲨已经被猎鲷叉生生射进了浩瀚的海面下,甚至连水花都没有溅起。就隐约只见一个个巨大的黑影在海水中迅速下降,终于颓然不见。

“咕嘟咕嘟”的气泡泛上了水面,气泡爆裂之后,碧蓝的海水顿时出现了一个一个巨大醒目的血色圆圈!

多么可怕的力量,多么可怕的潘塔武士!

这就是远东古代的最强悍的比蒙战士吗?

人鱼公主被惊呆了,海伦也被惊呆了,刘震撼这次也被惊呆了。

“狂化!”海伦惊呼道。

熊猫武士的表现正是标准的比蒙狂化现象,被狂化战歌激励之后,即使是最低级的比蒙战士也能激发出比平时高出一倍的战斗力。

不用辅助乐器,就能凭自身的“歌力”施展出“狂化战歌”,即使是权杖祭祀也很难完成,被魔兽“血之祭奠”诅咒过的李察是怎么做到的?他的歌力从他通灵战歌微弱的表现力就可见一斑了,他怎么可能完成这么复杂的战歌?海伦美丽的瞳孔瞬间放大到了极致。

而且完全还是使用非正规的的战歌,就算是发生自然进化晋级,又怎么可能会是不符合比蒙正规法典里记载的战歌?昨天的心灵锁链战歌是这样,今天的狂化战歌又是这样!

难道天生灵魂歌者还有篡改战神坎帕斯战歌的恐怖能力吗?

海伦仿佛不认识自己的李察了。

人鱼公主也没能幸免,虽然她和坐骑离船比魔鲨骑士们更远,但横空而来的渔叉正是来自熊猫武士中最最强壮的古德,古德的鱼叉是第一个出手,直对的目标正是这个可恶而又讨厌的公主殿下。

古德的心中可没有什么“怜竹惜笋”的念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痛恨这个人,大脑甚至没有经过考虑,鱼叉已经出手了。

艾薇尔的坐骑-------那匹神骏的骨质海马首当其冲,高高的马首爆出一蓬巨大的火星,叉尖似乎不是在扎进一个生物的体内,而是射中了一块生铁。

可是狂化后古德的力量即使连生铁也无法挡住!

夹杂着无与伦比力量的猎鲷叉全部穿透了坚硬的马首,被骨质海马的骨骼磨损的残缺不全的锋利刺尖余势不衰,狠狠扎进了人鱼公主雪白粉嫩的腹部。

坚硬无比的冷杉木制作的叉柄,在嗡嗡的抖动中,“嘭”地爆出了一团火焰--------那是经历了可怕的摩擦之后,木柄再忍受不了高温而导致的后果。

这么强大的力量居然没有能将这匹海马射进深深的海水之中,只是象遇到了强大的推力一般,逆着海潮整整退出了两三公尺。

人鱼公主和海马软软地歪倒在海面上,嫣红的鱼尾痉挛一般地抖动着。

好漂亮的一次奇袭!刘震撼抛下了手中的龟壳,一个鱼跃就跳下了海,三两下就游到了人鱼公主的身边,猎鲷叉上面的火焰在跳跃着,刘震撼赶紧把火浇灭了,没敢拔那根渔叉,直接抱着连着海马的人鱼公主游回了船边。

等刘震撼顺着绳索爬上了船的时候,海伦已经在用通灵战歌在消除熊猫武士们的狂化附加作用了。

“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徐老头厉声诘问道。他的眼中全是惊惶,他的声音在颤抖,睿智的风度荡然无存。

刘震撼斜着眼看着他,仿佛是在看着一个被婆娘戴了绿帽子的老乌龟。

“你们这些愚蠢的、可怕的、没有大脑的比蒙祭祀......我.....”福格森.徐几乎连咒骂的词也想不出来了,三缕长须无风自动,面色可怕。

“吵个屁啊!”刘震撼毫不在乎地顶了一句:“你别忘了,咱们现在是一个绳子上的蚂蚱!”

这句话就象一盆雪水,兜着老头的脑袋浇的他一个大窝脖。所以有的诅咒,所有的切齿的漫骂,全部成了泡影。

“完了......”老头一屁股坐到了甲板上,颓然说道:“海族会追杀我们一生的!”

“这是你说的。”刘震撼说着话,手上也没停,不停地查看着人鱼的脉搏和心跳,“我认为,只要救活这个人鱼公主,拿着她,我们手里就有王牌了。投鼠忌器你可懂?挟天子以令诸侯可明白?”

【玄幻魔幻】推荐阅读:九转轮回经兽血沸腾斗破苍穹雪鹰领主剑逆苍穹战天(冰锋)异世药王异世灵武天下大主宰绝世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