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个不用魔法的魔兽

作者:静官
维安大萨满被这道高傲中带着挑衅的眼神彻底震惊住了,这哪里还是刚刚那个猥琐不堪的败家子,滂湃而纯正的龙息带着他的怒意,就象是刺破苍穹的闪电,耀眼而热辣!

四个圣殿骑士从这股强大而充满了侵略性的目光感应到了敌意,四个全副武装的骑士立刻将维安大萨满的身子挡住了,领头的李察王子的手轻轻地按上了十字巨剑的剑柄,一双同样冰冷而凝聚的目光锁定了台阶下的刘震撼。

“您的答复我并不感到意外,但是我好象听说,任何祭祀每年都有一个资格向神庙提出晋级申请,神庙必须提供相对应的试炼晋级任务,尊敬的齐丹大萨满,为何您还没有颁发给我相应的晋级任务就否定了我长久以来艰苦的修炼?”刘震撼说的话条理分明,哪里还是个又蠢又笨的匹格。

“您的申请的确是正当的,战神赐予了这个权利。”维安大萨满挥了挥手,让身边的骑士们退下了:“但是我是出于爱护你才这么做的,你知道不知道?你的歌力如此的浅薄,怎么能够接受战争祭祀的试炼?战争祭祀是圣坛祭祀中在军队中服役的中坚力量,所以他们的试炼远比其他祭祀要来的严格,我不想你白白去送死,毕竟,东北行省的祭祀产量,还没足够多到我挥霍的地步。”

“我毕竟不是个败家子啊......”维安大萨满狡猾地挤了挤自己的小绿豆眼。

四周又是一片笑声。

“感谢您的呵护,但是很遗憾,我是一个比较固执的比蒙。”刘震撼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海伦已经晋级战争祭祀了,男人的尊严怎么也让他咽不下这口气。

“哦~~是这样啊,恩...您的试炼任务第一关已经过了,通灵战歌你唱的还是挺纯熟的,虽然歌力不够纯厚,但我还是可以让您勉强过关;下一个试炼任务是和我们的试炼神官进行一场比赛,展示一下双方控制魔兽战斗的技巧,只要您能在一定时间内不落败即可通过;不过我得提醒您一点,这里的权杖祭祀们的资历,无一不是超过了二十年以上的修炼,他们的魔兽即使是面对人类的魔法师也毫不逊色,您还愿意接受挑战吗......”维安大萨满表面上虽然很和蔼,其实心底已经在决定,一定要把这个可恶的匹格小子打个落花流水,打消他倔强而愚蠢的念头。

“我愿意接受!”刘震撼肯定地说道。

“尊敬的大人们,你们有谁和我们的“曾经”的龙祭祀来比试一场?”维安大萨满的目光扫视着座下的一群祭祀们。

“赞美神,大人,就请让我来和我的徒孙来演练一场吧?”崔蓓茜“游动”着身子,站到了维安大萨满的座阶前。

“崔蓓茜大人,您也是王国内少见的一位亚龙祭祀,由你出面,是不是这项挑战过于严苛了?”维安大萨满哑然失笑道。

哦?这个美女师祖居然也是亚龙祭祀?看不出啊,这么娇滴滴的。刘震撼惊讶地抬起头,看着自己师傅的师傅,果然在黑色的袖口找到了一个金线勾描的无角龙兽的刺绣!

“当然了,亚龙祭祀和正牌的龙祭祀交战,肯定是稳输不赢的了,我也是担心,万一您的亚龙魔宠毁在了龙祭祀大人的手里,我们威瑟斯庞神庙岂不是损失惨重了?”维安大萨满的话语里充满了说不出的调侃味道。

老乌龟。刘震撼心里暗骂着这老东西。

果果看了半天,没人理会它和刘震撼的存在,一阵泄气,垂着耳朵撅着屁股,摇晃着大肚皮,站到了一边去撒尿了。

“哈哈......”黑袍祭祀们觉得今天这一切真的是太滑稽了,即使是古板到了极点的祭祀也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

“崔蓓茜大人,请站到一边来吧,我无意贬低您的实力,只是不想这场试炼让你们师徒之间产生芥蒂。”维安大萨满微笑着对美女蛇说道。

“大人,请允许我来试一试这位龙祭祀的实力吧?”一位马脸拉的老长的祭祀从祭祀们的人群中走了出来。

刘震撼歪着脑袋看着他,他也错眼看着刘震撼,眼神轻蔑中带着高傲。

“李察,这位是豪斯族的人马祭祀普约尔大人。”美女蛇爱莫能助地看着刘震撼,给他介绍了面前这位黑袍祭祀。

“很高兴认识您。”刘震撼无比谦恭地给这位大人行了一个抚胸礼。

“哼......”人马祭祀的鼻子重重地打了个喷嚏,看都没看他一眼。

“手下留情,普约尔大人......”美女蛇游走开了之前,凑到了黑袍祭祀耳朵边说了一句话,这句话让耳朵奇尖无比的刘震撼心头一暖。

这个师祖还真不错。刘震撼心想。

“我们开始吧!”人马祭祀摘下了胸口的美杜莎徽章,一道黑色的光芒跳跃而过,一只足有四刃长的乌龟不象乌龟,穿山甲不象穿山甲的怪兽出现在了空白的试炼场上,这只怪兽浑身上下都由坚固的骨板组成的硬壳,这层骨板由无数六角形的鳞片构成,看上去坚硬无比,一条长达一刃长骨质长尾,酷似一只巨大的狼牙棒,生满了尖锐的倒刺。

“熔岩雕齿兽!”海伦在一边惊呼道。

雕齿兽从冬眠状态中醒转了过来,微眯的双眼缓缓地盯住了正前方的刘震撼和果果,一个响亮的喷嚏,被鳞甲覆盖的鼻孔喷出了一团夹杂着黑烟的火星。

“我这只雕齿兽是火系的顶尖魔兽,李察祭祀,你如果现在选择放弃,不会有人嘲笑你的无能。”人马祭祀普约尔凝视着刘震撼。

刘震撼用行动代替了回答。

“上!”刘震撼勾了勾小指头,果果嗷嗷叫着扑了上去,刚跑了两步就一个跟头栽在了地上,肥屁股朝天,半晌起不来。

“想不到您指挥魔兽的方式还停留在初级的语言指挥阶段。”人马祭祀的脸上的不屑更加浓郁了,“还要再继续吗?”

果果支撑着从地上又爬了起来,那只雕齿兽在看着它,它也看着雕齿兽。

雕齿兽回头看着自己的祭祀,那眼神再明白不过了。

“当然得继续了。”刘震撼阴郁着脸,机械地转动着拇指上的两个血玉扳指,他在考虑是不是得把压箱底的货给拿出来了。

人马祭祀冷哼了一声,那只雕齿兽张开大嘴,露着一口黑烟遍布的尖锐獠牙猛扑到了果果的身边,灵活而敏捷,一点也没有身批重甲的那种笨拙。

就在它张嘴不知道是喷火还是咬下去的时候,果果“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作揶,小屁股一阵猛撅。

雕齿兽楞住了,人马祭祀也楞住了,四周的人全楞住了。

海伦和崔蓓茜的脸顷刻间红成了芒克的屁股。她们俩师徒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找个地洞。

“哈哈......”这次即使是严肃的维安大萨满笑的也直擦眼泪水,简直是荒唐到了极点,谁也没想到,这个魔宠居然求饶了。魔兽和主人是心灵共通的,尤其是“霜雪皮丘”这样爱模仿的魔兽,这个龙祭祀看来是在某个时刻给自己的魔兽上过一堂生动的示范课程。

就在所有人都在笑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果果和刘震撼的眼睛里都闪过了一道不易察觉的狡猾。

果果一跃而起,粉嫩的小拳头象擂鼓一样砸在了扭头看着自己祭祀的雕齿兽的脑门上,先是一个封眼捶,雕齿兽完全被打蒙了,两眼全是星星。跟后而来的沉重拳头不停地打在了它没有鳞甲保护的鼻子、嘴唇、眼睛上。

果果打起来还有套路,两条小腿漂亮地交错着跳绳步,每一次摆拳还结合了腰部力量,小屁股扭的兔起鹘落,拳拳不离雕齿兽脑门。

雕齿兽每一次想喷火反击的念头都被那山一般沉重的拳头打断了,勉强睁开被打成了满是乌青疙瘩的眼帘,尖长的嘴猛吸了口气,还没来得及有下一步的动作,它的长嘴已经被果果两个爪子撰住了,鼻孔里被捏的夹着火星的黑烟直蹿。

四周的祭祀们笑声来不及刹车,嘴里在干涩地笑着,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无法想象的表情。

更令他们不可想象的事发生了,这个霜雪皮丘兽居然抡起了爪子里撰着的雕齿兽,原地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脱手而出,这只沉重不堪的雕齿兽带着“呼呼”的破空声,狠狠地掠过祭祀大人们的头顶,撞在了有天鹅绒帷幔遮住的墙壁上。

这一下撞的太结实了,雕齿兽坚固的骨板鳞片也被撞飞了两块,神殿里回荡着一阵闷响。雕齿兽不愧是雕齿兽,居然还从地上站了起来,勉强地支撑着身子,脑袋一阵乱晃,四处寻找着对手的踪迹。

可怜的雕齿兽已经被刚刚那一下完全摔晕了,果果其实就站在它面前,它耷拉着眼居然还向远处张望着。

人马祭祀普约尔率先从无比的惊讶中清醒了过来,到底是老牌祭祀了,立刻就通过心灵沟通能力给自己已经脑袋发晕的魔兽指出了攻击方向,果果这个小东西一把揪住了雕齿兽下颌上的胡须,一个大拽,顺势用爪子按住了雕齿兽的脖子一个下压。

“碰”地一声巨响,火星四溅,雕齿兽的下巴在坚硬的石板地面上硬是凿出了一个大坑,这一下超重的打击让浑身铁甲的雕齿兽也完全崩溃了,雕齿兽蜷缩在地上,爪子刨了几下,想起却怎么也起不来。

火星和黑烟已经完全消失了,一丝鲜血滴滴答答顺着雕齿兽的嘴角流了出来,雕齿兽的嘴角张了张,吐出了几颗血糊糊的牙齿。

果果得理不饶人,跳上了雕齿兽的身子,一个小爪子揪着雕齿兽的鼻子,一个拳头继续捏成了钻心拳头,继续猛掏。

哈哈...老子的看家绝技“黑虎掏心”。刘震撼在一旁笑的很贱。

雕齿兽脸上被鲜血很快糊满了,果果跳下了它的脸,在地上四处抠起了砖头,花岗岩的地很硬,也没办法下手,它只好悻悻地晃悠着耳朵,照着雕齿兽的脑门用猛踢了最后一脚,这才回到了刘震撼的身边。

人马祭祀傻眼了,楞楞地看着自己被揍的走了形的爱宠,雕齿兽鼻子里冒着的火星和黑烟被鼻血粘成了黑乎乎的一团,只有四个蹄子的抽动还在证明着它唯一的存在。

人马祭祀普约尔两只手在颤抖。

周围的祭祀们全部两眼痴呆,神情呆滞,不敢置信地盯着这个力气强的过分的大肚皮霜雪皮丘兽。

维安大萨满没有眉毛的眼眶忽然抽筋的厉害,挤着皱纹眯成了一条线。

一个圣凯路族的袋鼠祭祀张着半晌也合不拢的大嘴,中风一样喃喃说道:“这个小魔兽居然会我们袋鼠族的“拳击”!”

“我的果果才用了一半的力量而已。”刘震撼看着这个身材高大的圣凯路祭祀矜持地欠身一笑:“对不起,我们忘了戴上拳套了。”

*******************

昨天QQ上和兄弟们聊到这个话题了,今天澄清一下关于兽人和人类外表的设定:

兽人的外形,和人类(或许应该叫芒克族猴人。)大致上是一样的,两者都是为了适应爱琴大陆的生活环境,由亿万年之中进化而来。由于爱琴大陆的进化环境是一样的,就像是每一个水泡在同样的气压下都是圆的一样,爱琴大陆的智慧生物,在外表上基本上是差不多的。就象在空气压力下的水泡永远不可能出现方形或者三角形一样,兽人和人类在外型上也不会有着过分的种族差异。

当然了,个体的稍许差异也是存在的,譬如说有的高有的矮,兽人的进化并没有人类那么完美,还残留着自己种族的独特标志,譬如说狐族屁股后面有长尾巴,匹格族的鼻子依然还是阔大而空洞,牛头人脑袋还是长着双角,泰戈族的额头上有“王”字纹。

而人类的猴子尾巴早已经蜕化了。

兽人中的女性会有一定的几率诞下畸形后代,也就是野兽形态的后代,这种后代被称之为“兽亲”,没有或只有少许智慧,完全是野兽的外表。

人类妇女诞生的后代也有畸形,也只能没有或者只拥有少许智慧,不过人类的畸形后代还能保持一个智慧生物的雏形,这种畸形后代我们称之为“弱智”或者“白痴”。

兽人并不应该象一些小说中写的那样无聊,只会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他们也是“人”!肌肉强健的他们同样有心脏,有血管,失血过多也会死亡,情感世界也同样丰富,也会为了爱人的离去而悲伤。

以前的一些经典小说中对兽人的描写给大家阅读本书带来一定的误导,所以有必要在此申明一下。

比蒙兽人并不傻,他们只是缺乏创造性,他们和人类的灿烂的先进文明相比较,也许是相对比较落后,但那只是种族之间的文化差异而已。

这一点尤其要分清楚。

我觉得兽人倒有点象我们现实社会中的黑人,黑人也只会用强健的身体去生存,不擅长动用脑筋,所以被欧洲贩奴的劫掠者搞的那么凄惨。现在呢?现在还有谁敢说黑人不聪明吗?

关键是环境和气氛在造就人,“人种”只是一棵种子而已,有合适的土壤,他们能学会任何东西。

兽人也一样。

【玄幻魔幻】推荐阅读:九转轮回经兽血沸腾斗破苍穹雪鹰领主剑逆苍穹战天(冰锋)异世药王异世灵武天下大主宰绝世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