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荒原大宴的开胃菜

作者:静官
獒人们虽然对于去传说中的魔兽天堂南十字星森林,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吃惊,但在接下来的训练中,却一点也没含糊。

獒人们拒绝了刘震撼为他们购买的棱枪,只接受了皮甲。不是因为棱枪不好,而是因为他们实在是没熊猫们那么好的武技底子,根本玩不来,他们变戏法似地从身后抽出的自备武器让刘震撼和几个大美女差点惊脱了下巴。

獒人们的武器居然选择的是巨大的猡莎兽的后腿棒骨,白生生的大棒骨抗在了肩膀上,倒的确有点气势——道格族的气势。

刘震撼不得不佩服这些獒人们的想象力。

给予他们的训练,刘震撼也有点摸不着头绪了。

开玩笑,刘震撼什么时候学过棒法了,侦察兵就会拼刺刀而已,他买的狼牙棒,主要是看那根棒子设计的比较阴险。

更让他郁闷的是,那根“密集阵”经过博格村的地磅较秤之后,刘震撼才知道,这根狼牙棒其实只有一千一百磅的重量。

“拦腰一刀砍!我日!人类商人就是人类商人!”刘震撼真是服气了,没想临了,这个商人还是摆了他一道。

基础的徒手格斗技巧和负重有氧练习最后成了獒人们主修的项目,刘震撼对身体各个部位构造的研究让这些学徒们脊背发凉之余,受益匪浅。

让这些獒人学习飞刀也费了刘震撼不少的心思,獒人的固执算是让他领教了。

“为什么要学飞刀呢?李察老爷?”贝拉米缠着刘震撼,喋喋不休地说道:“以我们的力气,冲上去一棒子,石头都能砸扁!”

“蠢货!”刘震撼大怒道:“棒子砸之前,先给对方一飞刀,这才是王道。”

贝拉米还是摇头不解,闹不懂这其中的奥秘。

“我退一步讲,万一你的敌人比你力气更大,那你怎么办?”刘震撼问道。

“我们道格族打架从来都是一起上的!我们不怕!”贝拉米梗着脖子说道。这个传统虽然一直在比蒙中是比较丢脸的,但憨厚的贝拉米在自己的老爷面前不能说谎。

“那你先给他一飞刀,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刘震撼晃着手里的明晃晃的飞刀,循循善诱道:“这把飞刀可以抹上剧毒,只要射中了他,你不就什么都解决了!”

“李察!”海伦听不下去了:“祭祀怎么可以教授自己的追随者使用这种违反贵族典范的东西呢!”

“别打岔!海伦!”刘震撼继续看着贝拉米:“想想吧,猎杀强大的对手,这种快感要远远超过群殴的乐趣的!”

“那万一碰上人类魔法师不也一样完蛋么?”贝拉米说道:“他们的魔法永远比我们厉害!”

刘震撼一拍额头,简直被这个固执的家伙气疯了。

“把你的左手放在树上!”刘震撼说道。

贝拉米傻忽忽地把手放到了身后的伞一样撑开的大树上。

刘震撼动作利索漂亮地抽出匕首,在手里一掂,甩出了一缕淡淡的银色残影,“咄”地一声,矮人大师制作的柳叶匕首直直地射在了贝拉米放到树上的手掌上。

“那就用你的飞刀,扎住魔法师施法的那只手!”刘震撼大喝道。

“巫医!”海伦尖叫了起来,一边叫着随队的巫医,一边骂着刘震撼:“李察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要伤害忠心的追随者!”

“没事!”贝拉米从自己的指缝里拔出了那柄寒光熠熠的匕首,若有所思。

听到海伦的呼叫,西马克子爵派来的一个随队的巫医,匹格族的诺查丹玛斯立刻就背着自己的药箱冲了过来,很紧张地帮獒人查看着手上的伤情。

诺查丹玛斯是西马克子爵手下最好的一个巫医,也是唯一的一个,至于为什么要起“诺查丹玛斯”这个名字,那是因为这个匹格巫医听说,那是人类国度一个伟大的占星术预言家,而他是博格村目前最好的预言家,而且一直立志要成为比蒙王国最伟大的预言家。

“没受伤?”巫医诺查丹玛斯傻了。

“废话!这点准头没有,我还是祭祀吗?”刘震撼就是不怎么喜欢自己这个同族。

这个家伙不愧是个乡下巫医,身上老是散发着一股古怪的味道,说不请是他自身的臭味还是药味。刘震撼不顾他的强烈反对,命令古德拿着刷子揪着这个家伙下河洗了十几遍,但这股味道还是挥散不去。

自打知道了就是这个巫医诺查丹玛斯,帮海伦预测了什么“李察”就是她未来的丈夫,刘震撼就彻底地不待见他了。

刘震撼忘不了那个叫李察的王子帅帅的样子。

尤其是他照镜子的时候。

其实刘震撼觉得自己也挺帅的,不过要在灯下看侧面。

飞刀的问题就这么解决了,就连熊猫们后来没事也开始学习起飞刀来,这群熊猫们的武学天份让刘震撼感动不已,追随者要都象他们这样才好呢。

不过獒人的忠心也挺让他感动的,自打跨入了漫无边际的多瑙荒原之后,他们总是自告奋勇地去寻找水源,打猎,敏锐的鼻子让他们屡有斩获,随身携带的干粮基本上都省下了。刘震撼有时候高兴,随便赏他们一支雪茄,就会让他们扑上来,吻半天的靴子。

不至于吧?刘震撼有点哭笑不得。

海伦告诉他,道格族是比蒙中最忠心的种族,獒人就更是这样了。一个獒人这辈子只伺奉一个主人,一旦决定跟随,即使主人再蹩脚,也始志不渝。

拣到宝了。刘震撼心想。

走入荒原行走了两个礼拜之后,刘震撼才理解,为什么说那天那些权杖祭祀对于他和海伦去南十字星森林冒险会笑的那么离谱,獒人们一听说进入南十字星森林就这么担忧的原因了。

按照西马克叔叔的叮嘱和他给予的一张用猪皮硝制的有点发黄模糊比蒙王国疆域地图,刘震撼小心翼翼地选择了沿着荒原边境线向着南十字星森林挺进。

因为他听说多瑙大荒原之中,越往内部走,强盗越是厉害——这倒不是说他怕强盗,关键是他不想多事。

他不想惹麻烦,不代表麻烦不想找他。

自从离开边境军队巡逻控制的范围之后,无数丑陋的象老鼠一样,穿着破烂皮甲,手拿各种锈蚀武器的矮胖生物没日没夜地从阴暗中偷偷摸摸地冲出来,想打秋风。

这批肥鼠一样的古怪生物,数量多就不提了,身上还有一股让人呕吐的臭味,他们不分昼夜地骚扰着这群冒险家,让刘震撼委实是讨厌又无奈。

刘震撼私下了有个很猥琐的想法,他在怀疑,这些地精说不定就曾经是比蒙之中的老鼠进化的,当然这个念头是不能给小狐狸知道的,因为这就是屡屡出现在海伦骂人词汇中的荒原上最最卑劣的小偷和强盗——地精。

这些地精数量多的不象话,往往都是黑压压地一群冲过来,这样的冲锋在刘震撼的眼里纯粹是儿戏,连火力掩护都没有,冲上来纯粹是找死。

熊猫武士和獒人战士们手里的家伙随便抡过去就能砸倒一片,于是这帮地精黑压压地又逃走一片。

这些地精的毅力委实让刘震撼感叹,虽然屡战屡败,但这些地精依然屡败屡战;他们简直是麻雀战的行家,下次再出现的时候,人数一点也不见少,直把这个荒原当成了地精人民的海洋。

这些地精嘴里发着“哦克!哦克!”的号叫,一次一次地骚扰着冒险家们,终于捅下了大搂子,刘震撼有一次和艾薇尔正在帐篷里进行“双修进化”,刚刚解开娇羞无限,扭扭捏捏的艾薇尔的纽扣,正要入港,就被这帮家伙打断了前戏。

这一次刘震撼真发了火,放出了四个恐怖的云秦斋殆金人,将这批肥鼠熊脸的地精打了个落花流水,屁滚尿流,最后还把他们的尸首全挂在了荒原上的矮树上,作为警告。

也许是冒险家们展现出的实力太过恐怖,地精们从此不敢再发起什么送死般的冲锋,只敢远远地缀在后面,鬼鬼祟祟的一路跟随着。

刘震撼对这些强盗的耐心真是彻底无语了。

毕竟是智慧种族的一员,这些强盗是有图谋的,他们找来了一个强力的帮手。

这天晴空如洗,和风絮絮。

金黄色的荒原,远处云雾缭绕的泰穆尔拉雅雪山,两头健硕大公猪拉着的大车,冒险者们仿佛行走在一卷美丽的画卷中。

三个小美女全在低声谈笑着当天在威瑟斯庞的敲竹杠之旅,三个人都对李察王子的英俊赞不绝口,正聊的开心,一个身高三刃的食人魔挥舞着手里的巨大木棒,陡然之间就从高高的草窠里冲了出来,肥硕的身躯径直冲向了在两头强壮的野猪拉着的车上谈笑风声的三个小美女。因为处于下风,獒人战士们甚至没有能凭自己敏锐的嗅觉感觉出这个食人魔的存在,他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眼前忽然冲出这么个几乎一丝不挂的丑陋恐怖家伙来,三个女孩顿时都花容变色了。

食人魔的木棒只来了一棒,就将两头拉车的大公猪的脊梁全给砸断了,这个食人魔是单头食人魔,只有一个丑陋的脑袋,大而混沌的鼓泡眼里闪烁着的全是淫亵的光芒,胯下的家伙直直撑起了破旧的布条裤衩,伸开大手,揽向了三个目瞪口呆的小美女,另外一只手挥舞着还在滴着鲜血的木棒,看也没看,就砸向车上坐着抽雪茄的刘震撼和巫医。

食人魔一族最喜欢的就是美女,这个爱好如同他们嗜杀的名声一般远扬,食人魔卡鲁也不例外。

和别的强盗种族不一样的是,在多瑙荒原上,食人魔的部落是按家庭划分的,部落的强盛和拥有的食人魔家庭数量成正比;每个食人魔家庭大概拥有十到二十名雌性食人魔,而雄性食人魔永远只有一个,最强壮的一个。

食人魔卡鲁不是那种最最强悍的“双头食人魔”,但他的力量同样不容小觑。

卡鲁的年纪已经有点大了,以前他用的武器是石槌,现在他只能使用木棒了。他原本是多瑙荒原深处的单头食人魔部落族群中一个小家庭的领袖,上了年纪之后,这个位置被另外一个年轻有力的雄性食人魔强占了,老迈的卡鲁很识相地没有反抗,在荒原之中,老迈的同伴都是第一个被抛弃的,这是一条定律。

荒原内部的强盗们看似松散,但其实各自之间的地盘划分的壁垒森严,一旦发生越境觅食的“吃二馍”事件,强盗和强盗们之间的火并也是常事。老迈的卡鲁没那个和其他强盗们分一杯羹的胆色,从此变成了一个流浪的食人魔,整天饱一顿饿一顿在多瑙荒原边缘上飘荡,边境线可不比荒原深处的强盗天堂,这里有比蒙军队的定期围剿,但卡鲁已经很满意了,因为他遇上了一群地精。

多瑙荒原上的地精和树林里的霜雪皮丘兽以及海中的寄生蟹有一点共通之处,他们非常喜欢接近一些强大而不擅长觅食的生物,他们为其提供食物,这些强大的生物为他们充当保护。

老迈的卡鲁很乐意地接受了地精们的邀请,虽然地精们的食物并不是很可口,但对食物并不挑剔的卡鲁很快就适应了,饱暖思淫欲,老迈的食人魔最近惟一的遗憾就是,地精女人实在是太丑了,而且太臭,让他实在憋的慌。

最近边境上的地精部落纷纷在围剿一群人数不多的旅行者,里面的三个超级大美女,让每个地精部落的血都在燃烧,要是抓住了这三个美女,足可以招募三个最强大的食人魔部落来充当自己部落的保护伞!这样的力量足可以攻占荒原深处最好的地盘,从此远离这个靠近边境线,时不时有比蒙军队清剿的危险地带了。

旅行者们的强大也让地精部落吃亏吃大发了,开始出动的几个最大的地精部落,全都死伤惨重;甚至有一个地精部落在偷袭之后,连一个战士也没能活着回来。

卡鲁的这个地精部落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也倚仗着自己有一个食人魔的保护,联合了其他几个残余的地精部落,准备来个偷袭。

当卡鲁得知了旅行者们中间有三个大美女,口水四滴的他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这个计划。

只要东北边境线上最可怕的俄勒芬巨象勇士随行,剩下的匹格族战士,卡鲁虽然老迈,但还是有足够的自信,凭自己食人魔的力量一定能把他们全砸进泥土里,充当大地的肥料。

虽然有几个经历过战斗的地精友情提醒卡鲁,这群旅行者中似乎有彼尔族的熊人和莱茵族的狮人,但卡鲁和本部族的地精首领根本就不相信。彼尔族熊人的驻地是比蒙王国的南部的南十字星森林,莱茵族都是皇族,又怎么可能出现在东北部的边境线上呢?

人数上的优势让这帮强盗们烧晕了脑袋,一个大大的埋伏圈,悄悄在强盗们心中构成了。

当卡鲁听到了自己的伙伴发出了讯号,手提木棒和埋伏着的地精勇士们冲出草丛时,他才发现,自己这趟真是来对了!就算是在荒原深处,最有势力的食人魔部落里,也不可能弄到这么美丽的女人!

他埋伏的地方选择的非常好,拨开草丛就刚好出现在拉着美女的大车前,他完全有把握在三息之内解决战斗,然后带着几个美丽的女人去到荒原的洞穴中,去做一场小小的运动。

巫医诺查丹玛斯因为身份特殊,也被海伦恩准坐在了车上,不过他很自觉地坐到最前面的位置,充当起了临时驾辕的车手。当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可怕的食人魔用木棒砸扁了自己面前的两头拉车的大公猪,又开始对着自己砸过来,险险没晕过去。

好在刘震撼也在三个美女的身边抽着雪茄,手忙脚乱地抽出了那根“密集阵”,挡住了这一记势大力沉的猛砸,车驾一阵剧烈颤抖,不是比蒙工匠的手艺追求的是结实,这车就险些散架了。

巫医诺查丹玛斯缓过了神,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李察老爷,一个穿着白袍的准战争祭祀,正抡着一根巨大的狼牙棒,和那个可怕食人魔打的不亦乐乎,一棒下去就把这个恐怖的食人魔的木棒磕飞了,不但如此,那个食人魔还被结结实实的一个窝心脚揣了一个大跟头,“登登登”退了几步,在地上滚了几圈,一屁股压趴了一摊草丛。

巫医诺查丹玛斯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老爷,他的眉毛一跳一跳的。他几乎有种错觉,刚刚哪里是李察老爷在和食人魔搏斗,而是两个荒原上的食人魔在掐架。

埋伏着的地精勇士们刚冲出来就看到自己倚为长城的食人魔一个照面就被放倒,全都“哦克”一声呼哨,化作鸟兽散。

食人魔卡鲁摇晃着巨大的身躯,刚刚站起来一半,一个小小的身影已经跳上了他的肩膀,豆丁一般大小的果果,敏捷地站在了食人魔的肩膀上,一手拉着食人魔的耳朵,一拳就擂在了食人魔的眼眶上,“咚”地一声巨响,皮糙肉厚的食人魔卡鲁打着罗圈腿,两眼灿烂星光,摇晃了一下,差点休克了。

古德一声怒吼,疾步跑过来,一只脚踩着食人魔的咽喉,拔出背后的一只棱枪,两手一握就要扎下去。

“让我来!”艾薇尔满面怒容地从车上站了起身,手指在空中划出了半个圆,一道水蓝色的波纹闪过,一个魔法水箭成型了。

“不要杀他!”刘震撼挥舞了一下手里的“密集阵”狼牙棒,隔断了艾薇尔的施法:“拉车的大公猪死了,就让这个小子帮我拉车。”

【玄幻魔幻】推荐阅读:九转轮回经兽血沸腾斗破苍穹雪鹰领主剑逆苍穹战天(冰锋)异世药王异世灵武天下大主宰绝世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