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骷髅旗飘扬

作者:静官
虽然处理了几十号熊地精,但还是剩下了百十号的熊地精强盗,这一百来号熊地精让刘震撼围着他们转了很久。

每个熊地精都手脚冰凉,希望这个可怕的匹格领主千万别将他们的脊梁骨打断,再扔到荒原上去做穴狼的夜宵。

刘震撼其实这会是在欣赏这些熊地强健魁岸的块头,可惜没有博格村那样的矿场,要不然这种力气大的奴隶还真是不错的选择。

一个窑洞被作为了他们的地牢,窑洞口用木栅栏象征性地围上了。

昆克部落的臭鼬首领加扎自告奋勇地要求来值夜,加扎的胳膊刚刚在和熊地精的战斗中被打断,脑袋上也缠上了纱布。

刘震撼同意他的请求之后,这个可怜的臭鼬趴在地上吻起了刘大官人的马靴,粉身碎骨难以为报云云,小马屁拍的喀秋莎魔法水箭一般密集。

刘震撼毫不客气地征用了安度兰的窑洞,先把两个小畜生安顿去睡觉,赶紧连夜提审了两个看上去面皮稍微嫩一点,皮甲稍微豪华一点的熊地精头目,他实在想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家眷和子敏们前脚刚来到翡冷翠红土高坡,后脚就被这些强盗偷袭了。

最好是巧合。刘震撼心说。

这两个熊地精小头目被单独带过来的时候已经吓的哭天抢地屁滚尿流了,在互相对扇了一百个耳光。打穿一只耳朵的耳膜作为开胃菜之后,哪里还遮掩什么,一五一十地说了。

鉴于两个熊地精的话没什么条理,刘震撼让凝玉在一边充当书记员,用鹅毛笔在箬莎草纸上记载这刘震撼整理出的重要事项。

箬莎草纸的价格是比蒙王国所有纸张中最便宜的一种。但价格依然不菲,一个金币一刀,这种纸没有吐火罗灯芯草纸那么好的手感,也没有羊皮纸那样地雪白颜色。

凝玉的字是所有人之中最漂亮的,一手娟秀飘逸的比蒙文字让小狐狸想又是羡慕来又是嫉妒。

刘震撼不知道从哪搞来奇怪的红色墨水。将熊地精断断续续的描述通过凝玉纤细的手指,一一记载到了箬莎纸上。

荒原上的地精强盗们按照各自部落的不同,也有派系之分。

这帮熊地精隶属于距离红土高坡南方五十里处地科森部落,红土高坡和桑干河南岸属于他们的势力范围,部落的名字来源于他们的首领——那个被刘震撼撕裂了嘴,敲断了脊椎的倒霉蛋的大号。

这个部落区别于荒原上其他的地精部落不同地是。他们全部是由清一色的熊地精构成,一百八十名成年熊地精战士是他们的全部武装力量,除此之外,他们的营地还有大约五十几名雌性熊地精和一百多名熊地精儿童。之所以为什么科森部落中的雌性熊地精数量如此稀少,那是因为无论是类地精还是地精,雌性的繁殖能力都几乎和老鼠差不多,过多的人口会带来不必要的食物负担。所以科森熊地精部落只需要五十几名雌性熊地精来生育后代就可以了。

地精部落大多数都遵循着同样的生存繁衍法则,部落只会要雄性的后代,因为这将是未来能够战斗的勇士。而生育出来的雌性婴儿,为了给熊性婴儿提供充足的奶水,除了留下少数几个身体健壮的用作将来传宗接代之外,一概和对付老弱病残的手段一样,遗弃到大荒原之中任其自生自灭。

对于这一点,科森熊地精部落倒和刘震撼想到一块去了,不一样的是,刘震撼在放逐熊地精的时候会先敲断对方的脊梁骨。

由于没有正宗血统的地精。所以科森熊地精部落并没有豢养巨兽的古老地精技艺,他们强壮不逊色于食人魔的身体是他们最大的本钱。

这几个熊地精对于自己的描述让几个女孩的眉毛全纠在了一起,旁听的玳瑁长老虽然也早有耳闻,但这会听这些熊地精亲口讲出来,让朴实的苦行僧心里一阵恶寒。

大荒原的强盗们并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之间也有各自的势力范围,也常常发生一些越界火拼之类的事情,有时候是和食人魔部落,有时候是个别的地精部落之间。

这次偷袭红土高坡的事情很具有小说中才会出现的巧合。

就在五六天之前,这伙熊地精正在自己的底盘上游荡,准备为过冬进行“资源储备”的时候,围捕了一群被比蒙骑士保护的归乡人类商人。

原本这样有大队比蒙骑士保护的人类商人,借熊地精一颗龙胆他们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但很奇怪的是,这队比蒙骑士只护送了商人们一段很短的距离,度过了桑干河之后,就无视这些商人的强烈抗议返程了,更夸张的是,这些比蒙骑士还拒绝了人类商人关于返程回到威瑟斯庞的要求,硬是将这些没有武器的人类商人扔在了茫茫的大荒原上。

送上嘴的肥肉没有不吃的道理,熊地精们自己观察了没有埋伏之后,迅速地将这群手无寸铁的人类商人给扫荡了,和期待中的大丰收相比,这些人类商人身边的财物委实有点少的可怜。

不过熊地精们从人类俘虏口中不经意地得到了一个重要消息,比蒙骑士在销毁渡河的船只之前,曾经告诉过这些商人,如果不敢向荒原中前进,可以在红土高坡上等待着,因为即将有一支比蒙村庄从桑干河被岸迁徙过来,这支比蒙村庄人口稀少。是由匹格族和一些弱小的附庸族构成地,带着大批的牲口,今后即将驻扎在桑干河北岸作为前哨。

这个匹格村庄会给商人们提供回航的船只。

人类俘虏再三强调,这是当时护送他们的比蒙骑士们讲给他们知道的。

至于为什么有比蒙骑士护送他们,这些商人也不知道确切原因。只知道是这些骑士找上他们,提出了护送要求,这些人类在比蒙王国东北行省都是一些财力并不雄厚的行脚商人,正愁快到冬季了,回去要花费一笔不菲的金钱雇佣武技出色的佣兵随行呢。这样地好事送上门,哪有拒绝的道理。

这样的好事接连不断地发生着,几乎每天都有一队比蒙骑士护送一帮人类商人渡过桑干河,然后回程,几乎是将这些商人白送给这块底盘上的科森部落熊地精强盗们。

科森熊地精部落被这个天上落下的馅饼给砸晕了,虽然每天送上们的这些人类商人数量越来越少了。而且都是些蹩脚的行脚小商人,油水不大,但他们每个随身携带的一个月干粮对于快要进入残酷冬季的科森部落来说,积少成多之后已经不无小补了。

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商人被俘虏之后,也说出了关于红土高坡即将迁徙来一支比蒙村庄的事情,同样。他们也申明了,这都是那些护送他们渡河的比蒙骑士“特地”告诉他们的。

畜群!还有地精最喜欢地比蒙女人!这些字眼让熊地精强盗们热血在烧。

地精的审美观中,也一直不认为自己种族的女人好看,虽然匹格族女人也不好看,但总比自己的那些婆娘要好多了,有几个有幸干过匹格女人的熊地精大肆吹嘘起了曾经的遭遇,什么略粗的腰身、强烈的尖叫和扭动、古铜色的皮肤和挺拔的朝天鼻子,都让熊地精们地浑身充满了抢夺的欲望和力量。

所以这帮熊地精这几天一直就在红土高坡附近徘徊着,一支有懦弱无能的匹格族和更加懦弱的附庸组成了村庄让这些熊地精浑身胆气豪生。同时科森部落也严格地封锁了这个消息,因为他们生怕这个消息散播之后。会引来别的更强大的强盗部落小觑觎。

再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已经发生了就是最好的证明。

唯一和事实有出入的就是,这批迁徙的匹格村庄中,并没有让熊地精们意淫了很久的匹格女人,全是几百个人类萝莉和两个楚楚动人的大美女!

沉没,地精强盗的话引发了一场巨大的沉默。

凝玉手中的鹅毛笔停顿在了箬莎草纸上,慢慢的印出了一个凝固的红点。

“我和海伦得到圣坛祭祀的称号才多久?”刘震撼掐起了指头。

“不到半个月。”凝玉转动着手里的鹅毛笔回答道。

“幸亏我去泰穆尔拉雅雪山总共才花了五天,如果我迟一步回来,后果还真是难以预料啊。”刘震撼的眼帘低垂着。

“那些比蒙骑士……”小狐狸也好象估摸出了什么东西,眯紧了美眸,修长漂亮的睫毛一阵颤动。

“我知道是谁了。”艾薇尔的脸色有点难看,虽然没有真凭实据,但是脾气其实异常火暴的她忍不住就想把这个名字说出来。

“薇儿,不要说是谁,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刘震撼洒脱地一笑。

相对于三个女孩的忧心忡忡,刘震撼就跟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他对熊地精们的生活发生了极大的兴趣,继续提问着,尤其是一些细节,比如说吃什么,穿什么,武器从哪里来等等,都问的很详细。

熊地精们的食物来源很复杂,让在场所有人惊叹的是,他们几乎无所不吃,除了打猎得到的野兽之外,他们的食物上到和秃鹫抢腐肉,下到和兔子夺草根;比起霍比特半身人,他们吃的范围更加扩大了一个范围。他们喜欢用泥浆洗澡,除了死去之后被别人剥掉身上的烂皮甲或者自己找到了更好的装备,一般一辈子都不会脱下身上的行头。从荒原地泥土里挖出的神魔大战时期的青铜兵器是他们最好的武器,当然。也有偶尔从别的途径得到一些劣质兵器。

“那你们死人吃不吃?”刘震撼颇有兴致地插嘴问了一个大家都想知道,却又觉得恶心地问题:“我是指你们伙伴的尸体,或者是比蒙和人类的。”

“一般不吃,但实在是饿得不行了也吃。”一个熊地精看他半天,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这句话一出口。热爱生命的玳瑁长老觉得刚刚劝李察大人把这些熊地精留着,简直就是极大的错误。

“那你们生病了怎么办?”刘震撼又问道。

“一般我们很少生病,倘若真地有谁生病了,我们就会将他丢到荒原上去。”另外一个嘴巴鼓起老高的熊地精抢着表现着自己:“若古是在战斗中受伤,路程近的话。我们会来找这几位居住在红土高坡的比蒙僧侣治疗,如果路程远,我们就不来了,嫌麻烦。”

“这几位苦行僧,你们为什么不把他们掳劫回去做奴隶?让他们帮你们专门治病?”刘震撼觉得真有意思,指着安度兰长老和绿党族螳螂们开起了玩笑。

“他们长的太丑了。”熊地精饭着白眼。看了看几位僧侣半天,说了一句很是让几位苦行僧伤自尊的话。

“主要是食物不够。”另外一位熊地精低头想了一想,插嘴道:“我们除了会留下少数人类奴隶之外,没有其他的奴隶。”

“人类做的食物,烤的肉就是香啊。”这位地精垂诞四滴地作回想状。

“你们哪来那么多的人类奴隶?”刘震撼仿佛抓住了要点,挠着鼻孔的动作停顿了。

“人类国度其实有很多商人来比蒙王国的,大型的商团都是有佣兵护卫地。那个我们动不了,但也有不少小型商团进入荒原,每逢灾荒,说不定还有难民进入多瑙大荒原,这些都是我们的猎物。”

“为什么?明知道荒原这么危险,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类来这里冒险?”刘震撼问着海伦。

“巨额的贸易利润足以让人类铤而走险。”海伦说道:“民间有很多普通比蒙猎取的野兽的骨架、晶核、毛皮,收购价格都非常低廉,但这些东西在人类世界之中都是天价,足以引诱这些人类商人冒险穿越巨大的荒原,更何况。他们并不了解荒原之中潜伏着多么大的危险和象蛟虫一样繁多的强盗和匪徒。”

“猛犸武士们使用的象牙长刀,在人类世界中的价格几乎可以换取一座象样地房子了。”凝玉也点了点头附和道。

“我们福克斯一族和人类的贸易始终处于一个饱和状态,每年都有大量的货物积压在那里,桑干河和大荒原,很难将贸易推向一个高峰。”海伦很遗憾地耸了耸肩膀。

“怪他们。”刘震撼取出了一支雪茄,指着两个熊地精说道。身后的卡鲁立刻很识相地拿出了燧石帮他点燃了雪茄,然后贪婪地吸了吸鼻子。

“也不能全怪我们。”一个熊地精哭丧着脸说道:“荒原上其实不止我们一帮强盗,别的地方就不说了,就说红土搞坡附近两百里范围内,就有四伙强盗,最大的一伙是剃刀荒丘地精部落,足有上千名地精,一伙是岩石强森食人魔部落,还有一伙是白头乌鸦野人部落。我们的实力算是最差劲的了,别人吃肉,我们只能喝汤。”

“还不止呢!”另外一个熊地精郁闷地说道:“以前大荒原上有专门和我们强盗做生意的人类商人,他们用麦酒、粮食和武器来跟我们交换抢来的奴隶和财物。谁知道去年开始,这些商人不见了,来的人换成了一大帮一大帮的人类强盗,这些人类强盗装备好,人数又多,见谁抢谁,不但抢他们人类商人自己,还抢我们这些土著……”

“还有人类和你们强盗做生意?”刘震撼觉得真新鲜。

“对对对……这里附近就有一伙这样的人类强盗,我认识他们的头领,那个剃着光头一只独眼的人类强盗,以前就是那些和我们做生意的商人身边的佣兵护卫。他们每年春化冻出动,冬天消失。他们还收买了白乌鸦野人部落,帮着他们一起抢劫,手段比我们厉害多了。”另外一个熊地精接过了话茬。

“呵呵,消脏的商人摇身一变,成为强盗了,有意思。”刘震撼冷笑着。这个大荒原看来还真是个好封地啊!神庙和李察王子,真是***够哥们。

“离这两百里雪山胡杨林脚下,有过一个草原精灵小部落,就是今年胡杨叶子变成红色的时候,被这伙人类强盗和野人部落联手给一锅端了。”

“唔,精灵长的可真漂亮啊……”刘震撼顿时回忆起了前不久的那段和暗精灵旖旎想混的露水姻缘,好一阵遐想。回过神来发现三个女孩脸如冰霜一般怀疑地看着他,赶紧忙不迭地解释道:“嗨……江湖传闻……江湖传闻而已……”

“那些强盗就是人类的捕奴队和私掠者冒险团体,这些胆大包天的人类强盗甚至还敢进入比蒙王国呢。”海伦满脸狐疑的白了他一眼,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她自己有这样的切身体会,自然恨的牙痒痒。

“他们的命运被终结了!”刘震撼暗里庆幸地舒了口气,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奶奶地,我想来想去想不出怎么处置这帮熊地精,现在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两个熊地精脸色顿时变成了刷白。

这个喜怒无常的匹格老爷躺他们缺氧的大脑想到了一副可怕的场景,熊地精们靠着红土高坡排成一溜,被那头会喷魔法水箭的小猪崽集体扫成了马蜂窝。

“放心吧,儿子。”刘震撼摸了摸两个嘴巴肿的老高的熊地精:“我不会杀了你们的。”

“带他们下去吧。”刘震撼潇洒地对卡鲁挥了挥手指。

两个心口擂着大鼓的熊地精,带着忐忑的心情在卡鲁的大脚猛踹和推搡之下离开了窑洞。

“我决定了!”刘震撼掐灭了雪茄,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也要做强盗!”

“啪”地一声响,一向沉稳的凝玉手里的鹅毛笔也拗成了两截。

窑洞里一地乱蹦的眼球。

可能有兄弟不明白,为什么密集阵现在变成了电棒。呵呵,都是因为改造过了,具体原因我想你们应该看的出来吧?

【玄幻魔幻】推荐阅读:九转轮回经兽血沸腾斗破苍穹雪鹰领主剑逆苍穹战天(冰锋)异世药王异世灵武天下大主宰绝世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