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渔翁和鹬蚌

作者:静官
身处寒冷刺骨的荒原,每个民兵们的血却都在燃烧。

麝人悲惨的遭遇让每个比蒙的心都在颤抖。

绿党僧侣们原先的身份是伺从剑士,不过进入荒原之后,领主大人忽然想起了他们这个种族拥有疾风一般的潜伏技巧,临时把他们降职成了斥候尖兵,和獒人一起担任起了前进搜索的任务。

獒人贝拉米很轻易地就跟着人类留下的脚步和气味,搜索到了人类的确切方向。

夜晚之中,道格族獒人的视力怎么着也能在全比蒙兽人之中排个前五,就是放眼全大陆范围,除了精灵之外,能自诩在夜视能力上绝对超过獒人的不会有太多。

毕竟对于象暗夜精灵那种变态来说,黑夜才是她们的白天。

人类的视力和道格族獒人在夜晚相比,几乎就和瞎子是没什么区别。

刘震撼这个人类算是例外,他的身体构造自打吃过龙蛋之后,很多机能都被改造了很多,虽然还比不上精灵,但和獒人相比,就算有差别,也是很微小的。

麝人身上那种淡淡的药香味,给獒人的追踪留下了最重要的线索,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顺藤摸瓜急行军之后,摩拳擦掌的翡冷翠民兵找到了人类的宿营地。

杀气腾腾的翡冷翠民兵在一座荒丘前刹住了脚,荒丘的另外一面,再有两里路,就是人类的宿营地了。

虽然人类的防卫心是出了名的谨慎,但是刘震撼的狡猾也并不是浪得虚名。

两百名职业佣兵的战斗力并不简单,刘震撼还没傻到一冲而上,迎着对方游侠地军用弩箭,大肆展示自己勇武的地步。

所有的长毛大象全部按照猛犸大力士们地指示,匍匐在了一个荒丘后面,避免露出巨大的身影。

刘震撼脑袋上戴着一圈草环。和螳螂族僧侣一起爬过了坟包一样的荒丘,偷偷接近了人类的宿营地,近距离地仔细观察这些人类佣兵的身影。

绿党僧侣们的潜伏技能果然源于本能,他们背后代表着氏族标志的薄膜状翅膀,在前进的过程中,能够有一定的滑翔功能,手脚并用地时候,偶尔还能贴着地飘。

让他们大为佩服的是,领主大人地潜伏技巧也很出色。那种象蛇一样蜿蜒前进的方式也是他们闻所未闻。

接近到了人类宿营地周围八十码半径的时候,刘震撼发现了不少的小巧的机关和陷阱。不用说了,这些陷阱一定就是人类佣兵中盗贼的杰作了。

出于小心,刘震撼没有敢于擅自拆除这些陷阱,也停止了前进,就靠在荒草中偷偷打量这个人类营地。

人类的宿营地灯火通明,荒原上地寒气都透不进去。

贩奴团选择宿营的地方一看就知道比较有经验,荒丘绵延的多瑙大荒原中多是一人高的荒草。他们选择了一块背着荒丘的空旷广袤的平原宿营,这里的荒草没有那种一人高的镰齿马尾苋,全是枯黄地蒲公英和苜蓿形成的草甸子。

一条小溪淙淙从人类营地中间流过。

标准的依山傍水。

除了南面背靠着一个荒丘之外,其他三个方向三到五里范围之内全是这种平坦地草甸子,一旦有事,佣兵们立刻可以上马,用最擅长的骑士冲刺打散任何来犯之敌,也可以货车结成战阵。发挥自己装备优良的长处,打消耗战。

而且人类宿营地背后的荒丘顶上,也燃着一堆篝火。可以清楚地看到几个哨兵在上面徘徊,将对面的一切收于眼底。

大堆的佣兵和商人们散坐着,各自围着各自的篝火架,组成了一个圈,外面是货车,面前是熊熊的篝火架上烧煮着咖啡和食物,谈笑声朗朗。

佣兵的战马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素的,缰绳就丢在地上,让这些战马自由地啃食着苜蓿草,偶尔有几匹战马走远了,马上就会有个佣兵把手指塞嘴里,吹一声响亮的口哨,战马立刻会跑回来。

围着篝火架的人群,不时有大声劝酒的声音.木头燃烧时噼里啪啦的声音.女人放肆的浪笑和马蹄铁撞击地面的声音传来。

刘震撼和螳螂僧侣们正对着的地方有一帮佣兵在演练着武技。

这几个佣兵玩的是击剑,他们使用的是比较优雅的刺剑,完全的佛兰士风格,和刘震撼用来做乐器柄子的那把刺剑不一样的是,佣兵们的刺剑更加的柔软。

几个佣兵围着一个大胡子佣兵,打得花团锦蔟,这个被围攻的佣兵显然是个出色的剑客,单手叉腰,步履从容地游斗着,不时用剑刃挑断一个对手的裤腰带,引发一阵狂笑。

不一会儿,几个对手全在他的迅疾的剑法中败阵了,围观的人全都在鼓掌。

一个身材丰满长相妖娆的贝普赛女人被推到了他的怀里,看样子是奖品。

这个长着络腮胡子的佣兵把剑法玩出了花活,他的细刺剑在迅疾犹如电光,在一个贝普赛女人的胸口上拉出了一个“Z”字形的闪电形状图案,一声尖叫,那个女人白花花的胸口露了出来。

周围一阵口哨声,刘震撼差点就情不自禁地跟着吹声口哨了。

人类的武技果然有自己的一套,比起比蒙武技的粗犷奔放而言,人类更侧重的是技巧。这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佣兵而已,人类中最杰出的剑客和勇者,还有那神话一般存在的龙骑士,在武技上肯定更有出众之处。

刘震撼暗暗在心底赞叹着。

这个大胡子佣兵狂笑着抱起了这个穿着蓬大裙子的贝普赛女人,溜躲到一个帐篷后面,三下两下,那个佣兵就撩起了贝普赛女人肥硕的裙子,贝普赛女人趴在酒桶上面。裙子一直撩到了腰,白花花的屁股撅起了老高。

有水花隐隐拍击的声音传来。

这个大胡子佣兵有点保持得还算不错,他在销魂地时候。身上的链甲和武器始终没有离身。

刘震撼和螳螂僧侣们正好在这对野鸳鸯的侧面,一起在咽口水。

火光跳跃,贝普赛女人地妖娆脸庞上也在跳跃着兴奋和快乐,大声放荡的喘息就象是一条发情的母狗。

“剑法还行,但还是乌合之众。”这场活春宫看完了之后,刘震撼一本正经地悄悄对四个螳螂僧侣说。

“那是。”僧侣们一起点头。

雾气渐渐大了,月光如水的荒原上,有人类佣兵吹奏口琴的声音传来。

麝人奴隶们砸着沉重的镣链,一个个面朝西。蓬头垢面地圈坐在货车旁,他们的身边有几个手持军用弩的哨兵在啃着面包,不时拿皮靴踹他们几下取乐。

刘震撼把兵力范围默默记在心里,跟螳螂僧侣们打了个手势,又回到了大队人马埋伏的荒丘后面。

“这支佣兵人数虽然有我们地三倍多,但大多数不堪一击,再次重申,我不需要俘虏!科里纳!把象甲上面的遮眼罩放下来!”刘震撼细细吩咐道。

鉴于大象对火天生地恐惧,所有的长毛战象上的藤甲全部带有覆盖眼睛的褡裢。对于战象来说,只要拥有猛犸大力士在上面指挥,他们不需要眼睛也能知道往什么方向冲。

“知道了!”科里纳夯声夯气地答应了一声。

“这里的草甸子适合冲锋,人类的骑兵是怎么也玩不过战象的,我看了,他们里面有一些军用弩,但数量并不是很多,这种武器很昂贵。好在我们这次穿了藤甲!为了防止对方使用火箭,是不是由我们尊敬地水系大魔法师艾薇儿小姐,先来召唤一个大型的暴雨术?”刘震撼取过了古德递过来的密集阵。对着美人鱼哈哈一笑。

艾薇儿露着两个小酒窝,嘻嘻笑着拿出几颗玲珑剔透的魔晶和一个竹筒得意地显摆了一下。

这几颗魔晶是猛犸大力士们拍她马匹送给她的,虽然只是几个冰雪魔貂的晶核,和刘震撼的收藏品比起来还是有着很大的距离,但是好歹也是魔晶,这几天艾薇儿很刻苦,里面都攒满了魔力,这几颗魔晶一起使用,足够将她地魔力全部补满。

更夸张的是那个竹筒。

因为所有的极品魔晶全部镶嵌到了海伦那两面硕大地战鼓上,上次艾薇儿对阵熊地精强盗又差点闹出笑话,这让刘震撼心里一直隐隐觉得对艾薇儿有点亏欠,“元素之泉”上次被小猪崽偷喝之后,还剩下一点点,刘震撼把所有的“元素之泉”全部送给了艾薇儿作补偿。

这种一滴就可以瞬间补充所有魔力歌力的元素之泉,再加上几颗充满了能量的魔晶,现在的艾薇儿简直是一个能顶以前无数个。

本来这个水系魔法师倒还不怎么显眼,有了强大的魔力做后盾之后,现在的艾薇儿摇身一变,简直成了翡冷翠单挑之王。

除了对水系魔法有免疫能力的刘震撼,有谁能面对一个魔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魔法师?不说别的,光用最低级的水弹,砸也把你砸死了。

可惜艾薇儿的魔法修为还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否则今天只要一个大型禁咒魔法砸到人类营地,也不需要民兵队动手了。

刘震撼当初力排众议坚持使用藤甲的原因也就是,自己拥有一个杰出的水系魔法师,藤甲的确怕火,但是如果下雨呢?

“暴雨术”这种水系魔法算是一个比较麻烦的鸡肋魔法,除了一些极少数心地善良的魔法师为了荒年抗灾而修炼这种魔法之外,爱琴大陆上的其他魔法师很少有修习这种偏门魔法的,这个魔法只能召唤大型的暴雨,来的快也去的快,耗费魔力不谈,杀伤力几乎为零。但是海中地美人鱼不同。风暴的力量正是需要暴雨做引子,正是靠着这种“暴雨术”,美人鱼才能引发波涛和巨浪。将行走在海上的商船彻底摧毁。

可是大海和陆地还是有着本质地区别的。

大海之中有丰沛的水元素可以感应,施展“暴雨术”自然事半功倍,可是在陆地荒原上施展这项魔法毕竟是两码事,再加上只和人类隔着一个荒丘外加半里地,艾薇儿又要控制自己魔法音阶的音量,所以吟颂咒语的时间也显得格外的漫长起来。

翡冷翠民兵中,有几个还没见识过玄奥的魔法,尤其是猛犸和河马,更是一张嘴咧得象个脸盘。

冷飕飕的劲风吹得艾薇儿地头发一阵狂舞。原本半遮半掩的香帕月亮,立刻被一大团乌云给挡住了。云层中渐渐发出了闷雷一般地声音。

几个没见过世面的民兵,全都傻乎乎地看着天上的乌云缓慢地向人类营地移动过去,河马诗人虽然在写诗的时候,无数次想当然地描述过魔法是什么样子的,但真要亲眼一见,才知道自己在诗歌中描写的魔法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魔法是可以改变自然形态地一种方式,越是大型的魔法。越可以让人感觉到自己面对魔法师就象面对自然一般,产生那种无力和渺小的感觉。

宿营地中的人类也看到这几朵凝结起来的乌云和闷雷的声音,一个个立刻停止了说笑,开始加固帐篷,防止会刮大风。

偶尔也有咒骂的声音传来,可能是觉得这时候下雨很让他们不爽。

连闷雷的声音也没响起,豆大地雨点说下就下,密集地打着人类营地中间。越下越急,篝火被雨水浇得一阵扑哧扑哧直冒热气,很快就熄灭了。架子上的水壶被雨水打的叮当作响。

就连站在高高地荒丘上的几个哨兵也下来取毡布了,现在已经是冬天了,这样的晚上,霜寒露重,被雨水再一浇,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时间到了。

半跪在地上的猛犸长毛象在猛犸大力士们的催促之下全部直起了身子,刘震撼举起狼牙棒,站在了荒丘上,正准备吟唱狂化战歌发起冲锋,一个意外的发现让他闭嘴了。

就在哨兵离开岗位去取毡布的时候,人类宿营地背靠着的荒丘上,忽然冲出了一大帮黑忽忽的身影,手里挥舞着武器,一声不响,就象静悄悄的泉水,忽然之间就从荒丘上冲向了人类的营地之中。

瓢泼一般的大雨浇熄灭了人类营地中的篝火堆,天上的香帕又被乌云遮得严严实实,刘震撼翻着白眼看了半晌也没能看出来,抢了自己生意的是一帮什么人。

这些偷袭者人数太多了,大批大批的身影从荒丘的另外一面源源不断地冲了过来,刘震撼一万个想不明白,刚刚那几个人类哨兵是吃屎的?这么多的偷袭者能迅速地冲过荒丘,一定是隐蔽在荒丘下很久了,能让这么大一支部队躲在鼻子底下冲过来,这不是扯谈吗?

人类佣兵在黑暗中处于了绝对的劣势,突如其来的打击和黑漆漆的四周让他们无所适从,无法发起有效的还击,赖以自豪的游侠骑兵现在也根本无法找到自己的战马,甚至连是谁攻击他们也没能弄清楚。

武技出众的佣兵们陷入了一团忙乱之中,惨叫和闷哼此起彼伏。

毕竟是大陆上最强的种族,佣兵们携带的牧师立刻发挥出了异乎寻常的作用,刘震撼看到了四道白色的光芒伴着清亮的唱诗,在人类营地中间立刻闪耀了起来,惨白色的光芒虽然微弱,但在漆黑的夜里,是那么的显眼而明亮。

居然是“圣光治疗术”几个牧师挥动着手里的十字架,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片祥和的白色光圈,在这样的时刻,对于人类佣兵来说,需不需要治疗术完全是没有意义的,最主要的是,“圣光治疗术”所附带着的圣光可以驱散黑暗,这就可以了。

把圣光治疗术当照明,虽然奢侈了一点,但效果立刻显示了出来。佣兵们老练地护住了牧师,有的吹响了口哨,趁着战马飞驰而过的时候,敏捷地一跃而上,勒住缰绳,取下了鞍鞯上挂着的流星锤。

渐渐地,大批的佣兵退到了一起,刚刚那一波的趁着黑暗的攻击,起码让这些佣兵损失了三到四十个人。

大批的偷袭者团团将他们围住了。

刘震撼和獒人们站在荒丘上看得津津有味,只苦了剩下的民兵们,懵懵懂懂看过去,就是稀里糊涂一点点白光和一团团黑影。

这些偷袭者漫山遍野涌出来,足有上千人。

冲在最前面的偷袭者浑身绿油油的皮肤,长着树叶一般尖锐的耳朵和修长的四肢,批着草帘一样的衣服,手里挥舞着长矛,冲在后面的是一些白色皮肤的怪物,身躯健壮高大,有的是两个脑袋,有的是一个脑袋,浑身一片古怪的白鳞,每个手里都挥舞着巨大的棒子,这些棒子都闪烁着结晶物才会有的反光。

几个脖子上挂着羽毛和兽骨,长得象骷髅一样的古怪家伙还在吟诵着古怪的咒语,手里的木藜杖头上挥洒之间,居然带出一条星光一般的红色光带,每个被光带扫到的偷袭者身上都冒出了红光。

“靠他娘!嗜血术!”刘震撼吓了一大跳。

“嗜血术”在比蒙战歌中也有,这种战歌也是权杖祭祀阶的高级战歌,这是一种在比蒙巫医医疗技术严重不行的情况下衍生出来的产物,嗜血术能让垂危的战士爆发出最后的生命力,以自杀攻击的方式投入战斗,这种战歌也可以让未受伤的战士进入半狂化状态,不过因为“狂化战歌”的关系,这种战歌使用率一直不高。

这批希奇古怪的偷袭者也能使用“嗜血术”,不得不让刘震撼感到了奇怪,而他们的古怪造型也让刘震撼无从琢磨他们的身份,幸亏海伦最近已经成功学会了“罗侬撒歌剧”——“未知物品鉴定之歌”,小妮子也是乖巧,知道刘震撼一直眼红她的学业有成,帮刘震撼封存了一个“罗侬撒歌剧”在刘大官人的专署乐器——刺剑龙晶弦子之中。

也只有地狱黑龙魔晶这种顶级的晶核才能封存战歌,老刘陡然之间想起来自己还有这首封存着的“未知物品鉴定之歌”,赶紧用通灵战歌的首个音节召唤出这个封存的战歌。

一道刺眼的光环在刘震撼眼中闪过。

【玄幻魔幻】推荐阅读:九转轮回经兽血沸腾斗破苍穹雪鹰领主剑逆苍穹战天(冰锋)异世药王异世灵武天下大主宰绝世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