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前往剃刀山

作者:静官
苍穹如铅,雪花如同当空乱舞的柳絮,冰凉的美丽。

战斗结束了。

只有几匹矮种马还在厮留原地,用舌头轻舔着已经瞳孔涣散的主人。

领主大人也解除了狂化状态,一脸的若无其事,背着那杆古力火铳,忙前忙后查看着科里纳和两头猛犸象的伤势,不亦乐乎,哪里有半点狂化后的疲态,这种就连同体狂化后,由猛犸象承担了大部分狂化后遗症的猛犸骑兵们也不禁咋舌。

科里纳和猛犸象的伤势由于及时得到了僧侣们的祷言治疗,又有灵魂锁链护驾,加上他们又是天生石肤,命是毫无悬念地保住了,好一阵调养肯定是少不了了,这就是鲁莽换来的代价。

这一伙看来惨烈,翡冷翠的损失其实非常非常小,就只有几个附庸族战士受了点伤,居然连一个战死的都没有,零伤亡的战斗结果让两位精通军旅的守护骑士大跌眼镜。

领主大人和民兵们是居功至伟的,领主大人今天客串了祭祀、战士、魔偶师三大职业,尤其是那种奢侈的战歌光环,是这场胜利最大的奠基石。倘若没有他和骁勇的民兵作为中流砥柱,这一仗就会象一张桥牌一样,翻个面。

看着刘震撼忙前忙后,凝玉和艾薇儿倒是着实叮得不轻,一个劲嘘寒问暖,生怕他因为狂化落下个什么不知道的隐疾。

老刘的狂化的状态虽然解除了,但龙力使用的过久,胯下那顶帐篷支得象座丘陵也似的高耸,如同中了石化术的海伦一般,兀自僵硬挺立在冰冷地风雪之中——不知道算不算隐疾。

所有的雌性食人魔奴隶都在的悄悄偷笑,一边打扫着战场。一边极有技巧地用侧眸打量着雄伟不凡的领主大人,啧啧有声,看向两位老板娘的眼神里有羡有妒,不一而足。

刘大官人开始没有察觉,直到现在才发现,刚刚被弹片剐中的胸口上,也被割开了几条小口。浅浅的伤口,已经凝上了一层血痂,被北风一吹。伤口一阵痒痒的。

刘震撼一阵窃喜,没想到自己阴差阳错获得了魔宠地诅咒,这一身龙力获得了还不算,还赚得了这一身有逾常人的强健肌肉。

见到损失简直小到了极点,老刘心情一阵愉悦。把闲杂事务抛到了一边,一心钻到了缴获的那柄矮人火铳上,连凝玉和艾薇儿对他地问长问短也是爱理不理。

崔蓓茜和歌坦妮单独把正在研究矮人火铳的刘震撼拖到了一边,凝视着刘震撼整整半天,那种严肃的目光让刘震撼不寒而栗。浑身发毛,连胯下在寒风中挺立了许久的丘陵也顿时平复了。

“你到底还有多少东西瞒着我?可恶的,城府深沉的小子!”美女蛇导师柳眉倒竖。身边的迅猛龙嚣张地咆哮着,间接表达着主人内心的愤慨。

果果的小拳头让它的咆哮及时变成了半截,科摩多战争巨兽和小猪崽站在了果果地身后,虎视眈眈地看着迅猛龙。在三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注视下,迅猛龙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及时地闭嘴了。

刘震撼用膝盖想就知道是自己地战歌卷轴,三大金人和自创的“献祭战歌”惹的祸。

支支吾吾了半天,觉得还是蒙不过,来了个竹筒倒豆子。

老实说,他也没想到在战斗中,自己这三大压箱底绝技居然带来了这么大的战果。倘若不是这些战歌提前研制出来,倘若不是他有超强的臂力来投掷,今天对付这帮花样繁多的地精强盗,胜负实在是难说。不说别的,就光是对强盗的情报和估计不足,那一千名矮脚马地精骑兵和十头大地獭骑士在平坦的荒原上冲刺起来,没有鹿砦和壕沟,怎么去阻挡他们?倘若不是金人横空出现,阻挡住了强盗最后的预备队洞穴巨熊骑士的冲击,民兵的半月阵只怕要全歼来敌,自己也要损失巨大吧?这还不说金人血色五分种的表演。倘若不是自进入了“祭祀狂化”,头脑发热使出了最不愿拿出来见人的自创战歌,没有“献祭之火”下惨嚎的声音,能否摧毁这些强盗意志,也是件很难说的事。

刘震撼刚刚沉浸在战斗之中倒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想想未免有点后怕。

他后怕,崔蓓茜和歌坦妮更是吓得亡魂皆冒。

自打地一开口喋喋不休地带着自吹自擂式地卖弄开始,天鹅女骑士和美女蛇导师就差点神经病了。

坎帕斯!战歌卷轴!居然比蒙中也有祭祀能够制作战歌卷轴了!战歌从来是祭祀导师和学徒之间“智慧启蒙”口口相传,根本没有所谓的战歌阵图和歌词之类的文字记载,也无从记载,谈什么和人类魔法师一样制作瞬发卷轴?

美女蛇导师和天鹅女骑士就是想象力再丰富一千倍也绝对没有想过会是这种可能。

她们刚刚后半阶段甚至直接在战场就在讨论这件事情,原先只是以为李察这家神秘兮兮的偷偷藏了许多宝石和极品魔晶,因为他好歹也曾经是一位龙祭祀,哪头龙不一喜欢收集这些闪亮的宝石和魔晶,他拿出来的货色,无论是以批发形式装备在海伦身上的魔晶还还是他自己乐器上的那块神秘的龙晶,品质和数量就绝对容易让人联想到是他继承了那头龙宠的遗产。

而祭祀唯一瞬发战歌的办法就是使用封存在极品魔晶或者罕见宝石之中的完整战歌,崔蓓茜和歌坦妮饶是想出千万理由,最后也还只是以为李察只是将魔晶镶嵌在木轴上砸出去。

美女蛇导师和天鹅女骑士平时一直是沉稳而庄重,此时这种风度早以抛到了时空大裂缝之中,哪里还顾得什么风度和矜持,一把拉住了李察,详细问起了战歌卷轴的制作工艺。

祭祀的战歌吟唱速度一直是千百年来困扰着比蒙的难题。现在王国西线战争正酣,倘若能拥有战歌卷轴,实在是全王国比蒙祭祀和神庙的福音和盛事!

相比之下,关于云秦金人和自创战歌的诘问也。就暂且搁置到一边了

刘震撼哪里会说实话,什么梦中战神赐予战歌阵图之类地弥天大谎撒起来眼睛不带眨,崔蓓茜识人无数,却仍然被他蒙得晕头转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徒孙也是个说谎不带眨眼的瘪三

战歌卷轴还剩了几支,崔蓓茜和歌坦妮仔细端详着这几根原先以为是玩具的东西,心中一阵感叹战神的偏心。

这龙飞凤舞一般的线条文字。韵律中带着动感,崔蓓茜和歌坦妮一看,心里已经相信了八成,这样奇妙而又带着智慧地文字阵图,如果说是面前这个愚蠢的匹格领悟出来的。只怕全国地祭祀就不相信。

凝玉和艾薇儿也跟在一边看,她们没有说话,不过脸上有自豪的光芒在闪动。

海伦僵硬在科摩多战争巨兽的背上,虽然无法说话,但她的眼神中的温柔如水。已经将自己想表达地全倾泻了出来。

她们知道爱那的一切,这哪里是中战神赐予李察的智慧阵图,完全是他自己世界的奇妙文字。是李察孜孜不倦观察生活,历经两夜研究出来的成果。

刘震撼很享受这种眼神,了解自己他人不需要很多,得到最在乎你的人一个褒奖的眼神。对于他来说就足够了。

美女导师听了刘震撼地使用方法介绍之后,伸手想试试,樱桃木的卷轴太硬了,崔蓓茜皱着眉毛使了半天力气也分毫不动,只得递给了歌坦妮,天鹅女骑士怔怔地看着手里的卷轴,双手都有点发拼,很郑重的深呼吸了一口,轻轻撅断了这根灵魂锁链的卷轴,瞪大了美丽的眼睛。

没有光环,没有灵魂锁链,什么也没有,就是两截木轴,金色地魔兽血顺凹槽流到了地上,滴滴答答。

“怎么会?”刘震撼不相信地抽出了一根灵魂锁链卷轴,“啪嚓”一声拧出了两兰,一道金光闪过,辉煌光环特有的轻抚似的温暖带着一条灿烂的光带透过了周围四人的胸口。

“歌力!”崔蓓茜恍然大悟,“只有自己的歌力才会引起共鸣!你刚刚不是说了吗?制作卷轴的魔兽血液必须灌输歌力进去,让魔兽之血呈鱼籽状,你的歌力我太了解了!这带着龙息的歌力,全比蒙王国除了你还有谁!”

“那如果用你们灌输歌力的魔兽之血,是不是就能够使用了?”刘震撼对于元素力量,尤其是歌力,根本就还是一知半解。

“不知道,这得实验之后才能知道究竟。”崔蓓茜非常严谨地说道:“每个祭祀的歌力都有自己的强烈个人印记,具体表现在魔宠属性之上,我的“闪电护盾”能够召八面,不是因为我的歌力超过了维安大萨满,而只是因为我的魔宠是电气系的,我的歌力之中有它强烈的印记。你的歌力虽然薄弱,可你的龙息异常纯正而柔和,这种带着个人特征的歌力,即使别人想模仿也根本没有这个条件。”

“那等导师你什么时候有全,灌输一点魔兽血液给我来试试。”刘震撼被这么一说,心里的研究欲望以迸发了出来。

“老实说,我还真有点迫不及待。”美女蛇导师巧笑倩兮,心里也有点跃跃欲试。

“乐意为您效劳,导师。”老刘的哈哈大笑:“研究和创造一直流淌在我的血液中。”

“无论怎么说,李察。”美女蛇导师的手放到了刘震撼的肩膀上:“你这次算是立下了不世的功勋了!如果真的研究出来的话,神庙一定会赐予你很高的荣誉的。”

“战歌卷轴制作并不容易,这也是我花费了很多时间和心血才弄出来的,还要绿魔萨满的帮助,这个东西,我们师徒之间自己用用就可以了。上报到神庙大可不必,谁上报我跟谁翻脸。”刘震撼一提到神庙就有点反感,脸色就僵硬了。

“不上报就不上报!你地战歌卷轴比现在还只能你自己使用,这种不成熟的制作工艺,我还懒得上报呢!为什么一提到神庙你就变成这样?我的小伙

子,我们祭祀做祭祀同时也要学会做人,王国有太多才华横溢的祭祀,你不能以偏盖全,天下英雏你才见识了几个?将来你如果做了维安大萨满,那你以现在的心态。如何去驾御麾下祭社会?”崔蓓茜语气稍微有点不悦了。

“维安大萨满?”刘震撼哈哈大笑“导师,我这个战争祭祀还做的磕磕碰碰地,谈什么去做大萨满?”

“你的上进心呢?”美女蛇导师指着地上两截木轴说道:“难道今天这场仗。还没让你察觉出,一个有祭祀的军队和一个没有祭祀军队的差别呜?你研制的战歌卷轴完全有影响战局的能力!告诉你!这还第一次对你这么有信心!但你让我真的很失望!”

“海伦对我一直有信心,我自己对我自己也一向有信心。”刘震撼擦了擦鼻子,咂了咂嘴。

果果拉了拉他的裤子,小爪子指着自己地鼻子一阵猛点。

“一说海伦我倒想起来了!”崔蓓茜指着刘震撼的脑袋一戳:“我的种族异能凝眸石化术对处子是无效的!你这个混蛋东西!”

刘震撼装做谨受教的架势。其实一个劲拿眼角瞟歌坦妮,暧昧地意思不言而喻。

天鹅女骑士显然也知道美女蛇和她老爹那段风流孽缘,面皮本来就薄,被刘震撼那种带着深刻涵义的目光盯的一阵尴尬,赶紧偏开了头。

美女蛇导师也被他地眼光弄的面红耳赤了。

“这个坏胚。怎么老喜欢拿住别人的痛脚。”崔蓓茜又羞又怒,心里一个劲骂着这个可恶的臭小子。

“李察,我跟你说实在地。桑干河以南广袤的荒原上。方圆两千里内就只有你一个领地,倘若你的胆子够大,完全可以申报参加全国祭祀奥林匹克大会,只要你取得了前五的名次。不但有相应的金币,沙巴克主城的红衣大祭司说不定会允许你在这里另开祭坛也说不定,假以时日,建筑起一座雄伟的神庙来,王国最年轻的维安大萨满将非你莫属了。”崔蓓茜一边说,一边心想给这个可恶的匹格小子一个教训。

“真的吗?”如同崔蓓茜所料,一听奖金,刘震撼眼睛忽闪忽闪地冒着精光。

“拥有祭坛之后,虔诚的子民们和追随英雏足迹的祭祀们会络绎来此,说不定一座伟大的城市就此诞生也说不定啊!维安大萨满是不需仰人鼻息的!”崔蓓茜继续开导着这个笨蛋。

靠!我太想欺负欺负那个王子了!我做了萨满,谁还能在我面前布尔B?刘震撼被说得心里蠢蠢欲动,巴不得现在就能参加全国祭祀奥林匹克。

“东北神庙并没有帮你提名,也不可能帮你提名。”美女蛇导师叹了口气:“没有见过今天这个场面,就算是我,也不会对你有任何的信心,但现在我觉得我的思想应该有所改变了,我会写信给穆里尼奥大人,帮你开个后门,以东部民间祭祀的名义帮你报名。”

“导师,只要拿了奖金,我就给你提成。”刘震撼贼笑道。

“这一届的奥林匹克,我父亲是主考官,按照他的脾气,民间祭祀的报名,必须通过他的审核。”歌坦妮忽然插了句嘴。

“凭我的战歌卷轴,管你是谁,还不是手到擒来!”刘震撼狂妄地大笑道。

歌坦妮苦笑着摇了摇头,没再说话,脸上的不屑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先别得意,我还有件事要问明白。至于你那三个金人魔偶,这并不关我们什么事,拥有魔偶的祭祀也算是我们比蒙祭祀中的骄傲,我也就不再追究了。但你在进入“祭祀狂化”后吟唱的那个献祭战歌是怎么回事?这是群体战歌,大萨满以下级别的祭祀只有群体演奏才能召唤,我根本就没教授过你,你是怎么使用出来的?而且你地歌力什么时候到达了这么高超的境界了?还有就是你那可怕而又古怪的音阶!告诉我!这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美女蛇导师的脸色一凛。

刘震撼又把战神托梦拿出来说事。这次崔蓓茜不相信了,自然进化是有可能,但绝对不会自然进化到一个变异的行列中去,严格说来,李察这就是异端了。

见到大事不妙,老刘赶紧申明,自己当时也是处于狂化中。根本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想起来还是迷迷糊糊的。赶紧一招太极推手,一问三不知。装疯卖傻起来。

他也吃准了崔蓓茜是有点护短的,绝对不会刻意去告发他,至于歌坦妮,她会怎么做老刘心里可是一阵忐忑,反正天鹅女骑士的眼神里有点不怀好意。

能混一时混一时吧。老刘自己安慰自己。天鹅要真敢说出去,我就贴她的大字报!把那点丑事给抖搂出来。

总算因为战歌卷轴一件奇功在这里搁着,崔蓓茜没有过分为难他,只是关照他今后不要再使用这种战歌,也就算了。

来到翡冷翠算是什么就见识了。一个祭祀也能狂化!美女蛇导师自己脑子里面也是一阵混沌。

做一个领主真的好难。

应付完了导师的盘问,刘震撼稍做休整,将战场打扫的任务留给了附庸和奴隶们。又准备带着民兵们和五十个最健壮的奴隶战士杀奔剃刀山而去。

有很多反对的声音,大体的意思就是现在已经是疲累之师,再去征剃刀山,百十里路光是急行军就需要半天。剃刀山总共有三千名成年地精强盗,这次进攻翡冷翠,地精强盗总共就出动了一千人地矮脚马骑兵和一千名步兵。

此时的剃刀山还剩一千名成年地精战士留守,翡冷翠军事力量已经在血战之后,到了劳累的极点,再去强攻实在是不怎么合适了。

倔强的领主大人丝毫不为所动,一只咬定宜将剩勇追穷寇,坚决要求追击。民兵们就是领主大人的狂热追随者,提到战斗,古德一个嚷嚷着半身人厨师给他灌酒,奥尼尔批着一件大地獭身上剥下来地铜甲,手里挥舞着一柄青铜大干,谁也没他叫嚣的厉害。

安度兰长老劝,没用。

美女蛇导师劝,仍然没用。

新加入的麝人强烈要求参加这次远证,维埃里被他们纪缠地没法子了,只得挑选了二十个最年轻力壮的,有几个嘴唇上长茸毛的小童男手里掂着半身人厨师的大菜刀,也嚷嚷着要一起去,被刘震撼好一顿臭骂。

李察地固执让崔蓓茜觉得让他参加祭祀奥林匹克的主意真是完全正确的,这个家伙实在太狂妄了!崔蓓茜导师和两位守护骑士不是系统学习过军事理论就是有过军旅生涯,对于刘震撼这种没有计划没有目的贸然进击实在是一万个想不通和不理解。

刘震撼真是懒得和他们解释。

“照顾好伤员,保护好领地四周,这些强盗实在太有头脑了,防止溃散的强盗杀一个回马枪。”刘震撼郑重地交代凝玉道,把喀秋莎抱起来塞到凝玉怀里。

凝玉点点头,帮他披上了羽翎衣,整理了一下衣领。

荒原上已经是白茫茫的世界,大雪纷飞。

海伦用自己的眼神表示着自己也想去,可惜被石化冷却时间还没到,一句话也说不出,刘震撼假装没看到,咸猪手却很技巧很隐蔽摸了一把海伦紧绷绷的小屁股。

惟独艾薇儿有点洋洋得意,李察就是不带她去,双修结界的“星空之门”,也能先斩后奏达成心愿。

看着民兵和领主大人消失在越来越大的鹅毛风雪之中,崔蓓茜和歌坦妮同时摇头。

与强盗联军这一战,让所有的翡冷翠居民心里都沉甸甸的,倘若不是拥有最勇猛的比蒙战士和压箱底宝贝一样一样层出不穷的领主,这仗即使胜了,也一定损失惨重。

地精终盗们视死如归的战斗意志简直可以媲美最骄傲的比蒙。

这样有纪律的强盗,还有整整一千名在上下只有一条山路的剃刀山据守。

三千人成年地精战士,这意味着整个剃刀山的地精部落的总人数保守估计也在七八千左右,这么大的一支部族霸在剃刀山天险山道上苦心经营了无数年,进可攻,退可守,李察凭什么去攻打下它?就凭那一百多人的民兵?

看着在荒原上正胡吃海塞的科摩多战争巨兽,崔蓓茜一声长叹:“抓紧休息吧,过一夜之后,我们全体出动,增援领主大人!”

【玄幻魔幻】推荐阅读:九转轮回经兽血沸腾斗破苍穹雪鹰领主剑逆苍穹战天(冰锋)异世药王异世灵武天下大主宰绝世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