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处处吃憋

作者:静官
不得不说,两位大魔法师的忽然加入,对战局起了至关重要的扭转作用,换了其他系的魔法师来,也绝对起不了弗兰大师这种作用。

“空间传送阵”对于空间魔法师来说,只是一个初级魔法,基本上入门的见习魔法师就可以施展,只是传送数量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一下子传送四十名骑兵,就算是工会职称高达高级魔法师的弗兰大师来说,也算是超水平发挥了。

任何小瞧魔法师的人都会得到教训的,但这次算是个例外。

桑干河北岸的军事配比上,比蒙已经占据了绝大的优势,即使四十名“金属蔷薇”骑兵加入,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在这个天平上,还有一个戴着斗篷的女子尚未出手,这场战争交响曲中,手握着指挥棒的仙女龙黛丝,纵然对手一步一步在她的精妙布局中苦苦挣扎,但一切始终没能脱离她掌控的范畴。

八头批毛屡和三十一名轻骑兵在珍妮佛团长的带领下,随着“倾家荡产间传送阵”到达北岸时,科里纳率领麾下三头大地獭和一头洞穴巨熊正在准备向重装巨镰手们发起冲锋。

重装巨镰手们不可谓不强悍,他们都是从庞贝帝国精选出来的最高大魁梧的战士,“龙卷风”佣兵团花在他们身上的开支,占据了所有财政出的三分之一一强,这些庞贝巨汉的身高都超过了两刃{PS:两刃等于两米},个个都是力举千均的猛男。虽然身着两百磅地重型装甲,但从他们猝然遇龚,然后又能从冰河中屏住呼吸,互相扶持走上八十码距离,并且安全踏上河岸,这一切一切就足以告诉任何人。这支战队是多么的训练有素和拥有着刚硬的心理素质。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从冰冷的河滩中走出之后,这群庞贝大汉的体力已经到达了临点,原本支持他们继续战斗地信念只是敌人的弱小,幻术屏障撤去之后。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可怕的劲敌,庞贝大汉们的三层精俄勒芬骑士,这已经不再是光凭借勇气和信念闵能够支撑的了。

批毛屡骑兵的及时出现,缓解了比蒙骑兵即将发动的第一波次猛攻。

科里纳极具骑士风度地用手势打消了即将发动的冲锋,给了这四十名“金属蔷薇”的骑兵们一个调整编队的时间。

真正强大的战士都是这样地,既从容。又宽容。

这是一种极端自信的体现。

“金属墙薇”佣兵团中,每头批毛屡的身高大概是两刃五左右,体重约为四吨,脑袋上生着一长两短三支屡角,浑身的皮肤褶皱而坚硬。

作为“金属蔷薇”佣兵团克敌制胜的绝杀武器,十头批毛屡牛埋头猛冲开道,用无与伦比的冲击力撞开一条血路。拖后的轻骑兵沿着这个突破口扩大战果…………这几乎就是成就了“金属蔷薇”佣兵团地骑兵在多洛特公国这么闻名遐迩的原因所在。

殊途同归的是,翡冷翠香军骑兵队从建立伊始,秉承着领主大人李察地一贯风格。在字典中唯一存在的战斗术语就是突击!突击!再突击!

刘震撼在南疆前线时,对于穿插突袭战术的钟爱让他将这个风格牢牢地灌输给了自己的追随者们,这种战术也可以说是最符合比蒙战士地胃口了,忘命式的冲锋可以让每个比蒙战士的热血瞬间燃烧到极点。给予对手最致命的打击。

这种屡利的战术,优点和缺点都同样巨大。

如果能够抵扰住他们亡命式冲锋,用凹字战阵反包围,这种野蛮突袭面临的就只有一个下场………………全军覆没。如果抵扰不住他们的冲击,那就惨了,无论多完美的战阵被一击洞穿之后,再被无规则穿插,打散编制,傻瓜也知道那将代表着什么后果。

仙女龙黛丝为什么会这么近切地希望指挥一场由翡冷翠民兵组成的战斗,其根本原因就是,翡冷翠的民兵实在是太万里挑一了。

由猛犸和多种巨兽混编的骑兵队组成了突袭箭头,紧跟其后的是多重重甲披挂,力大无穷的领主大人带领的重装藤甲战斗编队,不管不顾,沿线穿插,以纵深突击作为唯一信念,这种战斗编队的威力,不可以单纯用一个“可怕”二字就能概括。

作为一个对军事上有着深厚造诣的指挥官,仙女龙黛丝光凭想象就能体会出这种野蛮无比的战斗方式的凶悍之处。

在爱琴大陆的任何历史悠久的军团中,都存在着这种强袭部队的编制,每个指挥官司,在军事指挥学院中学习军事理论开始,都清楚在最关键时刻,往敌人脏上插上一把尖刀的重要性,但前提是这把尖刀千万不能折断。

纵观整个爱琴大陆的历史,王牌军团如同桑干河沙数,但真正“无坚不摧”的急袭部队,压根就从来没出现过。

“无坚不摧”这个词,实在只属于吹吹布尔B时拿出来装点装点门面。

翡冷翠的民兵们是个例外,或许是狂妄,不过每个民兵都认为,这个大陆上,没有他们洞穿不了的敌阵。

对这句狂妄的宣言,仙女龙曾经考虑过很久,她没能找到答案。

到底是训

有素的职业军人,“金属蔷薇”佣兵团的骑兵队在三屈指的时间后,就立刻在重装巨镰手身前筑成了一道完整的“V”字编队,立刻发起了冲锋。

几乎在同一时刻,翡冷翠混编骑兵队在科里纳的带领下。用同样地方式,向对手发起了骑士式的冲击。

凝玉也在仙女龙黛丝的刻意安排下,同步幻化了二十头猛犸巨象,作为排头兵跟随香军骑兵队一起发动了冲击。

双方的冲锋距离都足够将最强的冲击力发挥出来,但是由于幻术的介入,使得战局变得无比微妙起来。

当幻术猛犸群从埋头猛冲地批毛屡骑兵群中一掠而过时。还在奇怪为什么没有任何接触反应的“金属蔷薇”骑兵们在下一刻迎来了噩梦。

每个骑兵在冲击时,坐骑和骑兵都会有一种自我保护意识,这是一种很正常的生理反应,在二十头幻术猛犸冲击过之后,因为没有想象中的应该产生的碰撞。披毛屡骑兵们理所当然都产生了一个楞神,精神和肌肉都微微产生了一个细小地松弛,这个愣神如果是对抗战马组成的骑兵编队,凭借披毛屡的吨位和力量,也许不算是太大的问题,但是面对猛犸骑兵,尤其还是而对一个进入了同体狂化的“双子座骠骑”,这个愣神彻底决定了批毛屡骑兵们的命运。

惊天动地的碰撞声中。两支最强骑兵用同一种方式进行了最简单的对话。

就象两颗陨石互相撞到了一起,有幸目睹这一幕地人,终生将铭记住这个惊天动地的时刻。

体重高达十吨的猛犸巨象冲击起来的力量,将两头批毛屡连着身上披挂着的重甲一起撞飞,在排山倒海的力量面前,披毛屡身上的重甲全部崩裂。

由于强势惯性缘故,后列中地两头披毛屡再次与科里纳狠狠相撞。两头披毛屡一声悲鸣,也横着摔了出去,冲击力大幅度缓解的第三次相撞中。两头披毛屡仰天人立而起,倒转着身子,砸向了后面的骑兵队。

科里纳座下地猛犸巨象连闯三关之后,也前腿一曲坐倒在地。披毛屡的牛角,也给这头神勇的猛犸巨腿上留下了一排血洞,下档的双重藤甲也早被崩炸了。

经历过和强盗们地战斗之后,科里纳和座下的猛犸兽亲在配合上有了长足的进步,这次的伤害,并没有让这头猛犸长毛象退出战斗,“嘶昂嘶昂”的震天巨吼中,这头猛犸巨象再次站起了身,巨大的象鼻一抡,砸飞了一头翻身想站起的批毛屡。

香军骑兵队中的三头大地獭和一头洞穴巨熊这时候刚好冲好了科里纳的身旁,“V”形金字塔攻击线最大的好处在这里体现无遗,在排头兵倒下之后,随后跟进的骑兵从左右侧翼一分而过,用双倍密集冲击迎敌。

“金属蔷薇”佣兵团

以自豪的是,他们居然挡住了这支严重缺编的翡冷翠骑兵队,倘若科里纳身后是四头猛犸巨象骑兵,“金属蔷薇”骑兵队将被没有任何悬念地被踏成肉泥。

三头大地獭和洞穴巨熊并不是冲击型的巨兽,他们完全是混战型的,他们的到来,让这场骑兵战斗立刻变成混乱不堪的绞杀。

珍妮佛团长的身体上早已经现出了斗气,毫不扰豫地带领着麾下的好手们迎向了比蒙骑兵们。

坐骑上的差异,让佣兵们陷入了一场残酷的苦战之中,猛犸大力士们的金钢长刀和诡异的刀法,已经让无数佣兵汗颜过,这一次也不例外。

在没有转圈的空间中,大地獭和洞穴巨熊的十二寸利爪,也让“金属蔷薇”的佣兵们领教了这支比蒙骑兵不但冲锋无敌,混战更是无敌。

仙女龙黛丝一声令下,三百名大地精战士的橹盾战阵开始推进了,早已磨刀霍霍的奴隶们也操起了家伙冲向了混战着的骑兵兵群。

重装巨镰手们拖着沉重的步伐,想上来支援本部人马,实在太不幸了,迎接他们的是两个表情冷漠的圣殿骑士,这两个圣殿骑士打量他们的眼神,就如同饥饿的穴狼扫视着赤裸的羔羊。

两位大魔法师和魔法学徒们傻乎乎悬浮在桑干河的上空,什么书记也帮不上。

两位大师本来算盘打得哗哗响,这次来先协助友军作战。如果混战得手,趁乱掳掠几个美女,立刻“空间魔法传送”或者“科勒恩瞬间转移术”回到南岸,潇酒地扬长而去。

可是做梦也没料到的是,这两个娇俏动人的比蒙大美女居然都是亚龙级别地祭祀!

祭祀不可怕,可怕的是祭祀的魔宠。

两个大师真是一万个想不通。不是听说比蒙王国东北行省的主神庙总共也就两个拥有亚龙魔宠的祭祀吗?怎么光这个荒凉破败的翡冷翠领地,就连着出来俩?更让他们心门乱颤地是,有一个魔宠好象还是大名鼎鼎的科摩多战争巨兽,看着那“T”型独角上游离的电光,好象………………还是双系魔法科摩多战争巨兽。

要想挑战亚龙级别的祭祀。魔法师的工会职称起码要达到魔导士,两位大师好象都不是。

但是怀里揣着地五瓶“血髓”,总算安定了两位大师的军心,也给了他们一个继续自我感觉良好的理由………………毕竟打不过还能逃;只是协助

战肯定是办不到了。

透过海加尔千年的迷雾,祭祀和魔法师,两个老对手,又面对面在一起了。

面对着刺猬人和

人用雨点一般砸过来的石头块,两位大师皱了皱眉头。魔法师就算没有了追随者保护。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鱼腩,难道就凭这小小的石块也想击毙魔法师?一道火红的光孤闪过,奥特中大师为自己召唤了一个“火焰盾牌”,而弗兰大师为自己召唤地是一个“虫洞壁障”。

到底是经验丰富的大师了,知道先下手为强的道理,两位大师迅速召唤最简单实用的“魔法火焰球”,砸向了两个美女祭祀孱弱的身体。先试试这两个祭祀魔宠的成色再说。

令他们感到晦气的是,他们虽然攻击目标锁定了对方地祭祀,可对方的两个美女祭礼的反击目标却是已方地佣兵。

在仙女龙黛丝的指挥下。海伦和美女蛇导师给自己的魔宠下达了明确的攻击指令,科摩多战争巨兽地“网状闪电”和迅猛龙的“连锁闪电”立刻砸向了缓慢推进的重装巨镰手们密集的方阵中。

水淋淋的盔甲,导电性能无比完美,这些强悍的重装巨镰手。经历了无数的苦难依然能克服困境,到这一刻,总算彻底碰上了终结者。

流离的电光刹那绽放芳华之后,这一大排重装巨镰手们有一大半人四肢搐着倒下了,以至于两个造型摆了半天的圣殿骑士的长枪和巨斧居然落了个空。

对于两个魔法师发射过来的“魔法火焰球”,两个美女祭祀也没有忽略,师徒俩一边指挥魔宠扫荡重装巨镰手,一边从歌力增幅乐器中召唤出了储存已久的“闪电护盾”。

两个美女祭祀的赫然都是八面悬脬空中,走马灯一样旋转着的闪电盾牌,光这八面闪电护盾足够经受住四十枚魔法火焰球的折腾了,这两枚小火球在羞愧中消散了。

“不会是两个维安大萨满吧?”弗兰大师的脸变成了苦瓜。

两位大师一边诅咒着这该死的八面护盾,一边赶紧改变策略,用两个中级卷轴召唤出了两个威力稍大一点的攻击魔法……………………“烈浆熔岩”和“次元斩”砸向了两位美女祭祀,三个魔法学徒也没闲着,虽然水平不怎么样,好歹也奉献了三颗“火焰球”。

实话实说,两位大师在内心深处,已经有滑脚开溜的打算了。

“谁也不许插手!这将是我的战斗!”早已经准备了半天台词的艾薇儿一声大叫,激射出的“水刃风暴”将两位大师的“次元斩”和“烈浆熔岩”绞成了碎片,残余的水刃还把两位大师的魔法护盾好一通乱砸。

三个魔法学徒结结巴巴砸出的火球,也被她玉指点出的三道水箭打成火星乱冒的蜡烛头,就象阑珊的黑夜里爆出了几杂挺漂亮的礼花。

仙女龙黛丝一听这话,立刻撇了撇嘴。

她知道,艾薇儿这话无非是冲着她来的。

“不要我帮?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仙女龙心底暗暗说道。

黛丝的眼角余光注意到了一个小细节,她看到了艾薇儿在发射完“水刃风暴”

之后。居然从从容容地从怀里掏起一个盘龙刻凤地老竹根水筒,很秀气地抿了一口水,喝完了水的艾薇儿,迫不及待地对几位人类魔法师展开了魔法水箭狂轰。

黛丝看到艾薇儿连个“波涛护盾”居然都没召唤,就开始和对方魔法师干了起来,冷笑了两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着这个美人鱼公主丰满欲滴的酥胸,仙女龙小声地嘟哝了一句:“胸大果然无脑。”

说完这话,黛丝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赶紧一阵“呸呸呸”。

两个人类魔法师那叫一个郁闷,没和比蒙祭祀较量一下。倒有个同行率先打上了门。

以一挑五?两位大师在心里冷笑连连。他们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狂妄的同行。

不过更令他们郁闷的事还在后面,双方互用魔法对轰了半天,这个美人鱼以一对五,居然打得有声有色,由于是近战,两派人马都不可能通过卷轴召唤大型地攻击魔法,所以互相就是拣最简单实用的魔法对射,哪个速度快。哪个占便宜。

艾薇儿不但丝毫没落下风,还时不时仗着施法速度的优势,用水箭轰得两位大师的魔法护盾一阵摇摇欲坠。

艾薇儿越打越兴奋,两位大师的脸则越打越白。

美人鱼天生就是玩弄水元素地高手,施展水系魔法的速度远远快过普通人类魔法师,这是两位大师所能够接受和理解的。但两位大师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这个美人鱼越打越来劲了?发射起魔法来。连个间歇和停顿都没有,她的魔力就这么雄厚?

两位大师原先还有点幸灾乐祸,作为两根资深油条。他们俩只瞄了一眼,就立马就从水箭的威力估算出这个美人鱼顶多就是个中级魔法师的水准。一个中级魔法师能有多少魔力?以一扰五,虽然魔法学徒们不怎么济事,但好歹也在浪费她的魔力。又能捱到什么时候?

滑稽地是,偏偏就是这个顶多是中级魔法师水平的美人鱼,楞是干得一个高级间魔法师和一个中级火系魔法师外加三个魔法学待鸡飞狗跳,

于奔命,不是魔法护盾挡住了多余的水箭,两位大师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魔法对轰在外行看来,一阵花团锦簇,煞是打的好看,在两个魔法师眼里就有点邪门了,斗到酣处,两个魔法师一人都已经轮流喝了一瓶珍贵的血髓了,三个魔法学徒也已经魔力告罄,可这个美人鱼的水箭还是象开始一般迅速而密集。

仙女龙在帝边看得也是一头雾水。

到底是两个老江湖了,两位大师在第二瓶血髓下肚之后,立刻调整了策略,弗兰大师用“黑洞壁障”和“次元斩”硬着头皮抵御着艾薇儿水箭,而奥特加大师趁着这个机会,迅速用魔法卷轴召唤出了一个中级火系攻击魔法“火箭攒射”,这是针对这个美人鱼连个魔法护盾也没有而突施的冷箭。

再次让他们失望了,这个“火箭攒射”居然被这个美人鱼先以水箭给打掉了三分之一,又用一个突然出现地水元素匹格挡住了其余的火箭。这个美人鱼还趁着弗兰大师的“黑洞壁障”被打散,没有来得及重新召唤地机会,用一支

利的水箭,射中了一位倒霉的魔法学徒………………顺便说一句,三个魔法学徒的站立位置被两闰大师刻意安排到了前列,并且美其名日,这有利于他们近距离观摩学习魔法地奥义。

两位大师已经骑虎难下了,“血髓”还剩一瓶,“失重术”和魔法护盾也已经补了两次了,这个美人鱼还是象个魔力仓库一般怒放着魔法水箭。

这还就罢了,这小妞一边怒射着水箭,一边还时不时娇滴滴地大吼一句:“坎帕斯!”

两个大师这会面前有条缝,立刻就钻进去了。

“丢人哪!”奥特回大师想哭。

至于那两个美女祭祀,早也因为没有魔法师的牵绊,用战歌和魔宠把“金属蔷薇”的佣兵们打得叫苦连天,尸横遍野。

科摩多战争巨兽是头号杀手,“腐蚀酸液”和“网状闪电”如同秋风扫落叶,反衬得其他比蒙战士多少有点多余。

看到大势已去,两头超级魔兽的目光也已经开始转向了自己,两个大师立刻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撤退。

好在“失重术”能够点水浮空,两位大师和学徒们一脚前一脚后地踩着河面上的浮水,且战且退,灰头土脸地溜回了南岸。

仙女龙黛丝神情呆滞地看着艾薇儿,简直不敢置信这是真的。

“金属蔷薇”的佣兵们此刻就剩下一个珍妮佛团长在勉励力支撑着战斗了,不是因为这个女团长武技有多高超,关键是大家都在放水,尤其是两个超级魔宠科摩托车多战争巨兽和迅猛龙都没有下毒手。

一个霍比特半身人厨师正拿着大菜刀和“金属蔷薇”佣兵团的女团长单挑,闲杂人等早已经让开了,没让开的全是死尸。

胖乎乎的半身人厨师光着个大脚板,嘴里咬着个面包,耳杂上夹着一支雪茄屁股,上蹿下跳,他身上是一层层缭绕的辉煌光环,分别是“石肤”、“祝福”、“敏捷”、“米纱体格之歌”………………这是“耐力持久”之歌,外加一个毫无用处的“天灾骨钟交响曲”,这首战歌是抗毒之歌,纯属于某位老板娘仗着装备凶悍,一时童心大起的无聊之举。

这也就罢了,偏偏一边还有个胡子一大把的老玳瑁,正在用他那四五千岁高龄修炼出来的顶级“祷言扶慰术”,变着法的往那位活蹦乱跳的半身人厨题身上猛刷。

一身酱紫色斗气纵横的珍妮佛脸上笼罩着一层层邪恶光环的阴影,分别是“迟钝”、“力量汲取”、“虚弱”和“凯瑟琳摇篮曲”………………这是“眩晕之歌”,除此之外,某位老奸巨滑的权杖祭祀还好心地给女团长加特了一个“山林呓语之歌”,这个见鬼的“石肤战歌”虽然是辉煌光环,却让女团长本来就因为“姜之忍耐

歌”弄得很迟钝的身体变得更加沉重而迟钝。

本来这位女团长的斗气是瓦蓝色的,被这些邪恶光环玷污的多了,也就成了酱紫色斗气。

就算斗气对邪恶光环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也架不住这么多种邪恶光环的重叠附加,珍妮佛团长现在也完全垮了,被这个只及到她大腿高度的半身人厨师拿着大菜刀砍的石肤纷飞,衣衫褴褛。

千古奇观。

这个半身人如果回到白令山脉的老家,光凭他这次一把菜刀就将一个拥有斗气的人类高阶战士砍得七晕八素,绝对够半身人王国一半的厨师转行去习武。

珍妮佛团长现在唯一支撑她还没自杀的念头就是,对岸还有个空间魔法师,可以把自己给传送回去。

遗憾的是,两位大师恐怕帮不上她什么忙了。

九死一生,好不容易回到了桑干河南岸的两位大师应了一句比蒙古老谚语………………“才脱泰戈口,又陷沃尔夫窝”。

【玄幻魔幻】推荐阅读:九转轮回经兽血沸腾斗破苍穹雪鹰领主剑逆苍穹战天(冰锋)异世药王异世灵武天下大主宰绝世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