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磨刀霍霍

作者:静官
为了这次的逃跑,奥特加大师可是策划好几天。

守土之战过后,所有的战俘都被集中关押在红土高坡第二层的大窑洞里,奴隶和附庸族分成三班轮换看守;窑洞

口没有大门,就用白垩石在窑洞口划出了一道粗线,越过引线的战俘,白己掂量后果…………有人尝试过,他们的身

体现在被拆成了零件。

奥特加大师的自己的那位学徒身份特殊,所以被单独看押在了另外一个窑洞,有四十熊地精奴隶专门负责伺候他

们…………说是伺候,其实也就是每到吃饭,就填鸭式地往他们嘴里灌一食物罢了。

禁锢魔法师并不是禁锢普通人,翡冷翠没有这方面的专业人才,以致于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

嘴里塞上木头楔子外加十字架五花大绑,这种办法用来禁锢山丘巨人都绝对设有问题,但是用来对付专门创造奇

迹的魔法师,就未免太有点大门缝里着人了。

平时看柙奥特加大师和学徒的,除了熊地精奴隶外,还有两个熊猫武士。

奥特加大师最怵的就是这种身材魁梧的彼尔斌士了,熊猫们的眼神只需要瞄他一眼,他就觉得脊筲发麻,就象是

被一柄棱枪抵在了眉心一样,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熊猫武士们每晚去饭堂吃大锅菜的时间段,给了奥特加大师一个可趁之机。这几天来的示弱,已经让熊地精看守

们降低了警觉性,这帮熊地精本来就不是什幺太勤劳的家伙,熊猫武士在,他们倒还不敢造次,熊猫武士一走,这四

十懒惰的熊地精立刻全靠在墙上眯起了盹。

不一会时闭,呼噜声响成了一片。

“我要喝水!”奥特加大师大喊遵。

熊地精们的呼噜继续抑扬顿挫。

“我要吃饭!”奥特加大师再次大喊道。

呼噜、砸嘴和磨牙声就是回答。

“梅西!”奥特加大师对绑在一边的学徒悄悄说道:“我们的机会来了!”

梅西努力地点点头,为了帮自己的导师再确定一下。梅西也大声叫嚎了几遍看守,这熊熊地精看守集体翻了个身

,给了师徒俩一个后脑勺。

终于肯定了这四十熊地精看守已经全部睡死之后,奥特加大师在心底悄悄默念着一十小型火系魔法“照明指焰”

。这个魔法是菜鸟学徒入门的最低级火系魔法,顾名思义也就是手指上冒出一截蜡烛或地火焰,用来傲为“照明术”

使用的。

这个小型魔法需要的魔力非溃少。按照奥特加大师中级魔法师职称,就算被打断了几根肋骨,但魔力经过这几天

的冥想,也恢复了七七八八,默发这十魔法简直如同举掌观纹十指拈螺一般轻松,默念咒语之后,大师地左右手上十

根手指同时冒出了一蓬蓬灯花也似的火苗。

魔法师自己召唤的魔法,因为和本身有着一样地元素共鸣,并不会灼伤白己。所经奥特加大师大胆地用指头上冒

出的“照明指焰”烧灼抽雒白己手腕上的绳索。

奥特加大师的魔法学徒梅西很机灵,看到自己的导师这么做,也有样学样,自己替自己解除束缚,不过梅西还没

达到默发“照明指焰”的程度。一阵呤唱过后,在熊地精们的呼噜中,机灵的学徒也完成了连这个小魔法。

爱琴大陆公认人类是最聪明的种族并不是没有道理地,奥特加大师这一招就好比当初被绿魔强盗们偷袭的佣兵中

的牧师用“圣光治疗术”当作照明用一样,虽然旁门左道。但也算是针枪戳中了瘸马,歪有歪的用场。

师徒俩绑缚在十字木架上的手腕很快就解脱了束缚,原本大师担心地火焰灼烧后产生的焦味,也没有将四十熊地

精看守给弄醒;窑洞没有大门。穿堂风很猛,焦味很快就飘走了;这四个熊地精奴隶睡的不是那么死,哈喇子流老长



奥特加大师和梅西小心翼翼地抖开了烧成两截的绳索,揉了揉手腕,烧开了脚上绑着的绳索。

大师弯腰地时候,这两天被暴殴后的胸。痛的特别厉害,把大师疼得眼泪岗岗的。

脚上地绳索刚刚烧开,偏偏这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大师一紧张,立刻矮下身子托着自己的学徒躲

到了四十呼噜打的震天响的熊地精看守身后去了。

熊地精身高两刃,躬于强壮而魁梧,四十窝成一堆的熊地精,用来做掩护体态瘦弱奥奥特加大师和学徒,虽然不

是十太好的选择,但情急之下,两师徒也实在没什么其他的办法了。

脚步声不是朝这个窑洞来的,渐渐地远去了,这让巳经将一个攻击魔法蓄势待发的奥特加大师长长地私了口气。

糟糕的是,这一个突发事件让大师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的手指上冒着的那一团团“照明焰指

”匆忙之下并没有熄灭,一十不留神,巳经燎着了一位熊地精的衣服,这熊地精的衣服全是剥的人类的,上面吐满了

已经焐干的酒渍。残留的酒精使得这件衣服非常适合用来纵火。

熊地精就算再来麻木,也立刻惊醒了。

奥特加大师和学徒拔腿就跑,当然也没忘了将那个蓄势待发的攻击魔法砸了出去。

翡冷翠的集体餐厅在最底层,奥特加大师被关柙的窑洞在第二层。

从熊地精的惨号响起,再到奥特加大师0和梅西学徒跑出窑洞,奔上阡陌,五息之后,他的身前身后已经是堵满

了人,夜明球堪比香帕的光辉让他们无所遁形。

两个穿着漆黑色斗篷的纤秀人影,转眼间就在他们俩的脑袋上空悬浮着。

双方僵持住了。

纤秀的黑色斗莲,简直就是奥特加大师的噩梦,他就是到死也忘不了,滩涂一战中。白己就是被这个黑色斗篷的

人影给一个照面制服地。

由于对方能够悬空飞翔,奥特加大师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一位风系魔法师,为什幺自己的火球砸到对方身上毫无

作用,而对方的反击。却让自己胸口象突然挨了一记重锤一样被打倒?就算是一个“风暴之锤”,也没这么夸张的攻

击能力吧?我可是带着魔法护盾地中级魔法师啊!一个照面就干倒我,工会职称是魔导士还是魔导师?奥特加大师一

脑门的糊涂心思。

上次只有一个。这次更变态了,一出现就是两个.

奥特加大师心里真叫一个郁闷!多洛特公国宗主国圣弗朗西斯科的光,也不过供养了四位宫廷魔法师罢了。想不

到这么一个小小比蒙领地,居然蹦出了两个风系魔诗师外加一十水系魔法师!

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奥特加大师红眼了,给自己和学徒召唤了一个“火焰环绕”地魔法护盾,随即一个火

球接着一个火球不要命似地丢向了这两个漆黑色的斗篷掩盖下的身影。

不得不说,在上次和美人鱼惨烈的近距离魔法格斗之后。和弗兰大师一起遭受了严重羞辱的奥特加大师魔法水平

已经有了长是的进步,这一点从魔法火焰球的发射速度就能看出来。不管魔法师还是萨满祭祀,每一个阶段都会存在

一个瓶颈,等级越高,瓶颈越难熬。

毕竟师承名师圣奇奥魔法师斯蒂法诺。这几天被俘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静心思考之后,奥特加大师见韶了美人

鱼那种流氓式的魔法攻击,彻底颠覆了自己地固有思维,只觉得眼前一阵豁然开朗。水平比起被俘前已经在不知不觉

中跃升了一十台阶,对于专修一系的魔法师来说,这种进步比起兼修两系的魔法师更加显而易见,假以时日。奥特加

大师的高级魔法师职称绝对是杏林在望。

梅西也没有客套,虽然施法速度比不上导师,但也开始了呤唱。

可惜的是,奥特如大师和梅西碰上地是“法师杀手”仙女龙,还不是碰上一十,是俩。

仍然没能弄明白是什幺原因。奥特加大师胸口一麻又倒在了地上,盘龙一样在他身上旋转着的“火焰环绕”居然

都没来得及熄灭。

还好只是一个小小的火球,反噬力量并不是很大,不过奥特加大师还是新伤老伤一起合并,瘫在地上再也没力气

爬起来了,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大喘气,嘴里泛着一股甜腥。

我们的小梅西连一个完整的火球召唤术语还没呤唱完,自己地导师已经倒下了,这个可怜的小子吓得剩下一半咒

语怎么念也忘了。

这时候刘震撼才慢悠悠地带着一帮人从饭堂里出来。维安大萨满和美女蛇导师没有跟着他们一起上台阶,就站在

高城下,纠着眉毛看着悬浮在天空的两位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影。

光是黛丝和若尔娜听到熊地精地呼救才报警之后,立刻瞬移到饭堂外的本领,已经让维安大萨满一阵发愣了;刚

刚出来,又着到那个逃跑的魔法师已经被放倒在地,更是让齐丹大人有种刮目相着的感觉。

虽然两位女子身上都有着一股强烈的龙息,但齐丹大人还没有那么丰富的联想力,将她们俩扯到仙士龙身上去。

但凡是和李察有过露水姻缘的,身体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一点龙息,维安大萨满理所当然地将这两位能翱翔天际的

风系美女法师,也划归了李察的后宫之一,反正这个匹格祭祀在东北行省的作风问题已经是大大出名了,齐丹大人这

一番自作聪明的臆测,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当然了,维安大萨满还是很开心的,匹格祭祀李察也是东北神庙出身,无形之中也算是自己的门生嫡系,一个强

大的嫡系,将来可以为他在王国中的地位起到不少的巩固作甩。

王国之中,只有“祭祀传奇”穆里尼奥大人手下有魔法顿问,其他祭祀,还没这个能力呢。维安大萨满一想到这

。就越是得意。

一切平息如初,该吃饭的又全去吃饭了。

只有刘震撼把这个渴望自己的奥特加大师和学徒梅西又揪回了审讯专用窑洞。

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大多教人都以为领主大人是要动刑了,尤其是奥尼尔拿着根红色的棒予双钻进了窑洞。更

加让人肯定这种想法。

今人意外地是。审讯专用的窑洞中始终不曾发出过半声惨叫,很快地。领主大人携着奥特加师的手,走出了窑洞

,并且让安度兰长老帮奥特加大师和他的弟子治好了伤,还亲自取了两件黑色地斗篷,帮大师和学徒梅西披挂好了,

一起共进晚餐。

领主大人稍后还宣布了一件事,表示奥特加大师和学徒梅西会在接下来加入翡冷翠法师团,为抵抗龙卷风佣兵团

的入侵出一份力。

一个魔法师的加入,对于翡冷翠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地事;有人欢喜就有人忧愁,托蒂伯爵悄悄地向维安大萨

满表连了自己的不满。

留着这种实力强大的魔法师在,对于夏皋巴家族的蝙蝠人身份是一种巨大的威胁,囚禁着也就算,,怎么能将他

释放。并且还准备收买并委以重任呢?万一这个魔法师回到了多洛特,将夏尔巴家族的秘密一传出去,哪怕托蒂伯爵

是圣弗朗西斯科帝国的驸马,也难逃教迁的制裁。

维安大萨满是多厉害的老江期,收取一个魔法师就那么客易?有送上门地还不要?齐丹大人哼呼哈哈东扯西扯了

半天。装疯卖傻打了个过门,一笑带过。

美女蛇导师崔蓓茜也同样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骄傲的魔法师,眨眼间就同意了帮俘虏自己的敌人效力?这种转

变也太快了吧?

当姜女蛇导师偷偷去问刘震撼怎么收服这个火系魔法师的时候。老刘信口胡吹,说这是自己人格魅力所致,虎躬

一震。王者之气四处飘逸,魔法师纳头便拜,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云云。

崔蓓茜被他吹得云里雾里,脑子一片混乱,觉得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回去整整苦思了一夜,才总算想了起来,原

来是那些骑士小说中惯用地词语。

直到第二天送走了维安大萨满和美女蛇导师之后,刘震撼才和自己人说了实话,不矢道为什么,这次之后,刘震

撼支以前对美女蛇导师的尊敬,变战了提防。

这种情绪,甚至已经在潜移默化着海伦,这个单纯的小狐女,实在是对刘震槭太死心了。

魔法师其实并没有被收买,只是和老刘做笔交易罢了。

奥特加大师想要的是自由,那刘震撼就用自由作代价去跟他交换,前提是帮助翡冷翠打好这一战,只要协助守城

。领主大人将以至高战神的名义起誓,会在这场战斗之后,释放奥特加大师和学徒梅西。

领主大人也把所有地丑话都丢了出来,这次所有的战俘,由于和夏尔巴家族有了明确的合作关系,所以都不可能

用金钱赎迁,所以这次赢得自由的机会,可能也是唯一地机会。

领主大人非常直接地告诉奥特加大师,这次的选择是一张没有回程的驿票,如果拒绝了这个交换,奥特加大师将

立刻会被处死。

在选择一条等价变换自由的路还是选择死亡面前,奥特加大师犹豫了。

匹格领主只用了一句话,就攻破了可怜的魔法师最后的心理防线。

“反正你们人类百分之九十的战斗,都是发生在同类之间,这又有什么让你难以决定的?龙卷风佣兵为钱而卖命

,为什么你不能为自由而战?穿上斗篷吧!我保证,没有任何人会知道你是谁!”匹格领主刻喜的微笑就象一根撞城

锤,将魔法师奥特加的心门彻底敲成了粉碎。

每个听到这句话的翡冷翠人都不禁有点不寒而栗,翡冷翠领主大人实在是太善于玩弄别人的心理了,对此,仙女

龙黛丝是最有感触的,当初的她,也是被这个领主一句话就摆平了,他那双邪恶的眼睛,总能察觉到别人藏在灵魂深

处的弱点。

对于这种评价,刘震撼无言以答。

哪怕就是换了一个位面的哥世界。人性中固有地缺点并没有什幺改变。这一点在《爱琴大陆通史》中有着最完全

的记载,除却神魔大战、海陆大战和海加尔三次世界大战之外,爱琴大陆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人类国家和人类国家

互相吞并的历史。在所有种族都不是自己地对手之后,人类开始选择自己同族作为对手,无休止的内部消耗和自相残

杀成了大陆史的主旋律。虽然其他智慧种族。或多或少也都有这样地毛病,但真正将“同类相残”这门艺术张扬到极

致的,除了芒克蔟比蒙………………人类之外,谁也做不到这么完姜。

我以前的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刘震槭苦笑着摇了摇头,迅速屏弃了这个无聊而不相干的想法,投入了热火朝

天的备战之中。

在多洛特那一头,由于丹斧家族速次并没有收到消息,所以卡佩罗侯爵加派了人手。严密监视着龙卷风佣兵团的

一举一动,毕竟是一个上万人的大型佣兵团,一旦有军事调动,是绝对瞒不过控制着多洛特城防军的卡佩罗宰相的。

在某别有用心地人刻意散布下,关于夏尔巴家族这次去多瑙大荒原猎艳行动全军覆没的小道消息也在多洛特传开

来了。同时,夏尔巴家族也将两个中队的重装巨镰手的抚恤私密递上了龙卷风佣兵团的大门。

丹泽家族也开始秘密调查起这谣言来,虽然做地很隐秘,不过的确开始做了。

卡佩罗侯爵手头的那个记录了五大美女的水晶球,也通过特殊途径辗转流传到了坊间。一切进行的理所当然。

托蒂伯爵成了传令兵,三天两头飞回一次多洛特,除了偶尔装作颓废地要子在街头买醉,装装样子之外。也时不

时将最新的诮息带回翡冷翠。

翡冷翠这边,经过数次战斗的洗礼,领地上下对于战斗的准备已经有了一种熟练地模式,一切有条不紊地举行着



一个礼拜之后,翡冷翠四周坚壁清野,所有的竹米全部采摘完毕,四百亩佛肚竹林一共获得了大约三十万磅开外

的竹米,平均亩产达到了八百磅,如果不是因为采摘匆忙,有着很大的遗漏,估计亩产千磅也不是问题。

领主大人并没有纠正这种浪费行为,而是刻意地纵客了这种遗漏,漏就漏一点吧,竹米撒下,明年又是一片凤尾

森森,潇湘春雨。

刘震撼想想好笑,以前谁要是说亩产千斤,大跃进时代肯定嫌少,八十年代肯定被当作浮夸风,现在呢?没想到

一亩竹林比一亩杂交水稻还要高产,不适很快他又释然了,毕竟哪一株水稻也不会长到七八为高,还浑身长满满穗子



砍伐完毕的竹子除了留下三千棵作为熊猫武士们的食物之外,还灌装了一千根竹筒的清水,其余全部烧成了竹炭

,作为炊料。

这次的农忙真是千头万绪,比起一场大战更加费心劳神。

由于战事迫在眉睫,时间紧迫,领主大人调集了剃刀山的地精一起来参与,总计动用了下属的领民六千人,采摘

、打穗、编筐同步完成,这一阵大忙过后。剃刀山地精美孜孜地分得了十万磅黄澄澄的竹米。

黛丝和剃刀山的地精们都很满意领主大人的慷慨,竭力要求派人参战,刘震槭勉强不过,接受了两百名地精战士

的参战请求。

捕获的战马也全部被柙进到了威瑟斯庞,交给了美女蛇导师处理,崔蓓茜一边以神庙的名义变卖,一边进行募捐

,帮悲冷翠筹集了大约五万磅的肉干和四百磅的食盐,也一起递刭了翡翠。

翡冷翠的粮食储备,已经足够翡冷翠所有领民大半年的食用,最大的危机解决了。

接下来着手解决的是人类战俘,这些人类战俘是限制夏尔巴家族的杀手锏,当然得妥善安置,他们全部被押解到

了潘帅的领地“雪巢城”,为了防止这此人类战俘妄图逃跑或者反抗,到达剃刀山之后,他们集体被挑断了左脚脚筋

和右手拇指。所有的口粮配比减半。

当时安度兰长老曾径提醒过领主大人,这一千名战俘中,还有两三百名夏尔巴家族直属的捕奴手,这些捕奴手不

是那些有着严格操守地骑士。是不是要留下,帮着一起宁卫翡冷翠。

“这种人留下做什幺?等以后再来多瑙大荒原捕猎比蒙奴隶?”刘震撼期侧侧弛决定了这些捕奴手的残疾人命运。

等托蒂伯爵听到消息赶往了剃刀山,一帮残疾人在地牢里满腔愤恨地朝他蹬眼。这笔帐全记到伯爵身上了。

猛犸族和河马族的老弱妇孺,外加所有的附庸族和童男童女,全部调配到了雪梨城,和剃刀山大地精一起全权负

责对俘虏地监控。

除了油瓜之外,桫椤蕉和点金桑的种植地全部转移到了雪梨城,上次大战过后,麝人没舍得动用一颗“摩拉丁怒

火”,所以每人三百颗铜弹还是很充足的,油瓜由于大部分消耗在了炼钢上。再加上“死亡台阶”之战中,被大手大

脚地肥罗消耗了不少,目前仅剩了五枚,经过每日的生命之泉的浇灌,每天大概能收获五到八款。每个油瓜周身栓上

十颗“摩拉丁怒火”之后,用血胶紧紧包裹好,后面镶着竹片制作的鱼雷尾,这才是刘震撼的牛顿空骑兵的真正究级

武器,也是翡冷翠最高的军事机密。

牛顿骑兵骑鞍后面两个青枝绿叶的大竹篓的真正作用就是装载这种双料大油瓜。只要油瓜秧苗和生命之泉在,牛

顿空骑兵就永远是轰炸型空军而不是战斗型空军。

牛顿巨鸟是草食性动物,荒年也吃杂食,这段时闭被强迫性改吃肉食。虽然力量有所增长,但是快速飞行仍然不

是它们地强项,轰炸型作战实在是太适合它们的特点了。

只是牛顿空骑的训练期太短了,组队飞行已经勉强,准确度更是个大问题,刘震撼想了个笨办法,在翡冷翠前面

的荒原上用草木灰划分了地域,反复空投石块模拟训练,这种笨办法也不中谁都能掌握的,除了阿杜之外,只有有限

地几十麝人空骑兵勉强能保证在五百码高空投弹时偏差不超过四五百码。

训练不足,就用土办法替代,刘震撼做了几个竹哨,绑在这几十优秀空骑兵的牛顿巨鸟的腿瓜上,诶待从一千码

高空俯冲到五百码高空投弹时,由这些精兵率先发起准确攻击,俯冲时刺耳的鸣镝哨音就是最好的战斗讯号,他们地

第一波投弹会为后到的空骑兵指点大致的进攻路线。

有没有作用刘震撼就不知道了,只能希望对方一万人马全捆在一起,最好组建个密阵,给空骑兵瞎加菲逮住十死

茂丝了。

大规模的迁徙之后,翡冷翠地战士只留下了二十名熊猫武士、二十二名獒人战士、二十一名猛犸骑兵、四十八名

河马诗人、两位圣殿骑士、四十名牛顿麝人空骑兵外加五位僧侣,主力部队一共一百六十一人,外加两百一十五名奴

隶战士辅助,这些高大强壮的奴隶也算不错的战士,就是只能打顺风仗,至于两百十大地精战士。他们的战斗力比起

这帮奴隶,倒更加让刘震撼放心一点。

圣殿骑和权杖祭礼们带着荣誊骑士古德的册封令和一头雷兽也在一十礼拜秆之后全部到了,这些圣殿骑士虽然都

是比较低等的荆棘骑士和钢铁骑士,人欺虽然仁有十六人,但是战力不容小觑。他们和翡冷翠领主来自一个种族……

……………一匹格族,全是由匹格族最彪悍的野猪战士组成,野猪战士身高虽然只有一刀八左右,但是他们身材敦实

,肌肉虬结,是多瑙荒原东北行省这片沃野上培育出的最勇猛的战士,也是匹格族唯一和其他强力种族媲美的骄傲,

只是数量稀少,他们的领队是一位头发和胡须象钢针一样豪猪族青铜圣殿骑士,名叫艾尔顿。

权杖祭祀也并没有维安大萨满承诺的那样全部来齐,美女蛇导师正在威瑟斯庞出售战利品,在刘震槭手里载过跟

斗的两位沃尔夫祭祀和一位圣凯路族袋鼠祭祀,由于自己的魔庞伤势未痊愈,也未能到此助战。

六位权杖祭祀分别是四位福克斯和两位彼尔,他们的追随者数量全部加起来也赶不上翡冷翠领主的一半,每位祭

祀仁有十名追随者,不过配比很恰当,有强力由盾型的战士,也有敏捷型的战士,还有神箭手和巫医。

权杖孥祀是比蒙祭祀高端的存在,追随者也当然是比蒙武士中最强力的武士组成,美士蛇导师虽然无法抽身,但

也调来了一位追随者协助作战,这位追随者居然是一位非常罕见的彪玛族猎豹战士,这种野性战士向来离群索居,是

比蒙兽人中最适合暗杀者职业的战士了。

刘震撼觉得这个崔蓓茜导师真的越来越神秘了,平时看她不动声色的,连来翡冷翠,连个侍女仆人也不带,现在

来了真格的,居然蹦出了一个彪玛族猎豹战士。

和这些骄傲的权杖祭祀交流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两位身材矮小内墩墩的彼尔族祭祀刚从外面游历归来,虽然

自称是彼尔族熊人,不过刘大官人看他们一个长着黑白相间毛茸茸尾巴,呆头傻脑,另外一位发色灰不溜秋,睁着一

双糊满眼屎的迷离睡眼,怎么看也比不上维黑子的一根脚趾雄牡。

刘震撼怕自己没什么常识,闹出笑话,偷偷地问了维埃里才知道,原来连两位祭祀是彼尔族的拷拉熊人和浣熊人



我靠!刘震撼除了用这个词,真没有别的词可发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骄傲的权社祭祀和圣殿骑士们,收到的命令只是帮助翡冷翠领地抵御人类劫掠都的入侵,每个人其实都不知道人

类劫掠者的实力究竟是多少,所以格外的轻松。

荣誉骑士的册封令和白金米索莉铠甲交付到潘帅的手中时,他们的轻松顷刻间消失殆尽。

从窑洞中鱼贯而出的翡冷翠领主追随者震惊了所有权杖祭祀和圣殿骑士们。

最强比猛犸大力士!坎帕斯!居然是骑兵!猛犸长毛巨象!披毛犀!大地獭!洞穴巨熊!长着槌型巨角的雷兽原

来就是神庙赐予他们的!

坎帕斯!还有彼尔……还有獒人……还有豪斯族诃马!还有骑着牛顿巨鸟的壤人!还有……脸上烫着翡冷翠烙印

的强壮食人魔奴隶和熊地精奴隶!这些奴隶的甲胄居然比权杜祭祀的追随者还要精姜!整整一百个熊地精居然装备的

是三层塔盾、重装盔甲和巨型镰刀!

庞贝帝国现在被熊地精给占领了吗?圣殿骑士们互相翻着白眼。

还有五十戴着脊黑色斗篷的魔法师!这种魔法波动瞒不了见多识广的权杖祭祀!

权杖祭祀们傻了,这是两个战争孥祀的追随者?这是王国十二主祭或者红衣大孥司的追随者吧?

圣殿骑士们的骄傲也诮失了,一十白银圣殿骑士和一个青铜圣殿骑士的出观,让他们的军阶一下黯淡无光,如果

再加上一个新册封的荣誉骑士

这样的力量还要我们来做什么?

巨大的疑虑顿时充满了每一十权杖祭祀的心头。

很沉重。

【玄幻魔幻】推荐阅读:九转轮回经兽血沸腾斗破苍穹雪鹰领主剑逆苍穹战天(冰锋)异世药王异世灵武天下大主宰绝世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