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第二更……

天蓝战神刑家的嫡系子孙刑天遇刺,昏迷不醒,人事不知。

这个消息很快就震惊整个天蓝帝国。随后传出来的消息更是糟糕,刑天被杀手的长剑贯穿丹田,已成为一个废人……

“哈哈哈哈哈哈!”夜来香佣兵团的庄园里,听到消息的剑仁先是一愣,继而是仰天狂笑。

“刑天啊,刑天,想不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啊。”剑仁狂笑着,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惹到我剑仁,你不死我不安心。不过,既然你已经成了一个废人,那么我就让你活着,让你忍着废人的耻辱,受到别人的冷眼,从此抬不起头来,今生今世,我要你一辈子都生活在别人的冷眼嘲讽和辱骂中,你的尊严被人践踏,你的情人都弃你而去,你的家人都对你冷嘲热讽……”

无比歹毒的言语充斥着如滔滔江水般的怨恨,让站立在一旁的小佣兵们活生生的打了个冷战。小佣兵们低下头去,不敢看那已经疯狂的剑仁。

林中方也低下头,可是和其他小佣兵们不同的是,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畏惧,相反的是比剑仁更加疯狂的狰狞和那浓厚的怨毒。

剑仁啊,如果此次你密谋刺杀战神之孙,刑家人的个性肯定饶不了你。如果你侥幸不死,那我林中方亲自动手,一定要把你送上地狱,我们的怨恨,即便是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难以洗清,我的耻辱只能用你的鲜血来清洗,我的爱人的冤魂,只能用你那肮脏的头颅才能祭奠!

“林中方,此次你立了大功,以后你就跟在我的身边。”良久,剑仁终于消停了下来,看着低下头的林中方淡淡的说道。

林中方双眼闪过一丝狠色,很快掩饰了过去。把头颅压的更低,诚恳的说道,“多谢少爷的提拔,林中方感激不尽。”

周围的许多小佣兵看向林中方的目光中多了一缕艳羡。

能跟在剑仁的身边那可是一个肥差,平时不但能搜刮点金币,而且剑仁练习战技的时候还可以陪伴在身边,如果剑仁的心情好,能够教给一招半式,那可是终身的收益无限啊。

“好了,不用羡慕,如果你们立了功,好处少不了你们的。”剑仁看着周围的小佣兵们的反应,点点头表示非常的满意。

“对了,对于这一次刺杀,刑家做出什么反应没有?”

“少爷,还没有呢。按理说,刑家之人早就应该怒火攻心,大肆在天蓝城搜捕才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五天过去了,刑家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有点不太寻常啊。”

剑仁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们再继续密切关注刑家的动向,一有动静,立刻回报。林中方,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

“是。”林中方心中大喜,双眼暴射出一缕精光。

……

“风老,你说,刑震那老家伙是什么意思?”御房内,赵耀正在翻着奏折,可是他眉头紧蹙,似乎在思考者什么问题,可是想了老半天还没有想清楚,开口问道。

在御房的右侧,一个布衣老人正襟危坐,一双枯瘦的手中握着一杯茶,雾气飘渺,馨香四射。那正是那一日陪在赵耀身边的老人,长长的眉毛如雪,鹰鼻如钩,一身布衣却丝毫没有一点俗气,反而像一个超凡脱俗的智者。

风清扬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热茶,闭上眼睛抿了半晌,才点头叹道,“好茶!”

“呵呵。”看着赵耀那热切的目光,风清扬笑了笑,“放心,有什么事也烧不到皇宫里来。刺客又不是你请的,你着什么急?不过,这一次肯定有人要倒霉了,嘿嘿,刑震那家伙一旦发火,那是神都拦不住啊。”

赵耀有些期期艾艾的说道,“那已经五天了,为什么还没有任何的动静呢?越是如此,我的心就越不安。”

风清扬浑身一震,猛地站起来,一双虎目盯着赵耀,“陛下,那刺客不会是你请的?”

赵耀在那刺眼的目光下感觉有些不安,勉强笑道,“怎么会是我呢?我当然没有了。”

风清扬点了点头,“那就好。现在刑家如日中天,威望越来越高。而且我们天蓝帝国必须仰仗刑家,如果其余的六大帝国来攻,我们天蓝便只有亡国的分了。”

刑家,又是刑家!赵耀双眼闪过一丝狠厉,继而隐去,“以风老的修为,那么如果能够出手的话,肯定能够震慑六国,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风清扬似笑非笑的瞟了赵耀一眼,似乎要看透他内心的一切,“当真正的大战来临,需要的不是我们这种身子入土的老不死,而是刑震那种真正能够排兵布阵的帅才啊。”

“人老了,身子骨虚了不少,看来又要回去休息了。”风清扬打了个哈欠,“陛下,我先回去休息了。”

赵耀暗暗腹谤,到了风清扬这种程度的人,即便是一整年不睡觉都不会有事,这老狐狸……

“风老,您请。”赵耀毕恭毕敬的把风清扬给送了出去。

“刑家,又是刑家。”等到风清扬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转角处,赵耀的脸突然便的无比的狠厉和狰狞,“刑震你个老匹夫,刑战你个王八蛋!有你们刑家在的一天,我赵耀便食难下咽寝难安……”

“王八蛋!”彻底斯里的赵耀拿起桌子上的一章奏折给狠狠的撕成了几块。碎屑纷纷扬扬洒下,飘落在地板上。

“废物,一帮废物,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什么冰河第一,我看是放屁!”赵耀喘了几口粗气,缓了下来,发白的脸有点阴沉。

“主人!”昏暗的房有些沉闷,一个浑身黑漆漆的人影从空气中显露出来,跪倒在地上,“暗影有负主人重托,还请主人降罪!”

赵耀盯着地上的黑影,微微叹了一口气。

“暗影,你入主罪恶之源有多长时间了?”赵耀缓缓的问道。

“回禀主人,已经二十年了。”暗影有些不解赵耀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不过还是一五一十的回到道。

“二十年了啊!”赵耀叹了口气,“我登基也快二十年了。”

“可是你知道么,这二十年来,我虽然是皇帝,可是为什么我的政令一下,为什么那帮子大臣要拿着我的政令去让刑震那老匹夫签字?哈哈,请教?请教的好啊!他们眼里还有我这个皇帝么?我才是皇帝!我才是皇帝,而他刑震只不过是一个臣子!看到我要行礼的臣子!”

“外面的人都知道他刑震,都知道他们刑家,知道他们是战神,可是为什么他们家里供奉的是刑震的长生牌位,而不是我赵耀?我是天蓝的主人,是天蓝的皇帝,我不甘心哪!”

“我赵耀励精图治,勤勤勉勉的处理政事,力求政通人和,百姓安居乐业,不求在我有生一年一统大陆,只求我赵耀能以一代明君的名字流传通史,可是,可是为什么?就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能实现?就是因为有他刑震阻挡着!”

“什么天蓝战神,什么血海战帅,放屁!我赵耀身为一国之君,天蓝帝国之内莫非我之土地,天蓝之人莫非我之臣民,他们要敬我,爱我……”

“我不要求你们杀了刑震,也不要求你们杀了刑战,甚至不要求你们杀了刑星和邢日,可是你看看你们,就那么点出息,连一个六岁的小孩子都杀不了!你们说,你们值得原谅么?值得宽恕么?”赵耀声音有点沙哑,可是由于太过于激动,威严更甚,暗影只能匍匐在地面上,丝毫不敢乱动。

“主人,属下小瞧了刑天那小子,才让冰刃那个废物出手,可是谁知道那小子是个神之宠儿,不过这一次已经把他给弄成了废人,我想目的应该也差不多达到了?”暗影略微有点沙哑的声音有点低微,如果不是赵耀的听力好,还真的听不到。

“我不需要解释。”赵耀冷声喝道,显然对暗影的辩解有些不满,“记住,如果还有下一次,就算你是老爷子的徒弟,我一样废了你!”

“是!”

……

刑府大厅。

刑震夫妇、萧破军夫妇,还有萧紫兰刑星邢日等人都聚集在一起,几个人的面色有点阴沉,雅兰的一双美眸更是布满了血丝,这几天为了照顾刑天,她压根就没有睡好。

虽然刑府有数百下人,可是雅兰实在不放心,就把巨龙商会的事情给撂下了,五天五夜下来都没有歇息过,衣不解带的照料着刑天。

几天下来,刑府的人都为了刑天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没有时间忙报复的事情,现在刑天的伤势已经平稳了下来,是到报仇的时候了。

“爹,这一次,如果查出是谁干的,我要血洗他们全家!”雅兰强打起精神,咬牙切齿的说道,“鸡犬不留!”

在她三个孩子当中,刑天最讨她的喜爱,哪一张嘴经常把她哄得心花怒放,刑天可是他的心头宝,平时她都舍不得用力打他,而这一次居然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讳来刺杀刑天?雅兰彻底的怒了。

所有的人都沉默着。

没有人有异议,在场的所有的人都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决议。

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决定,虽然这一次是从雅兰的口中说出来的话,可是这代表了所有人的心思。所有的人都知道,刑家对于敌人,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QQ群6:19527700)
【玄幻魔幻】推荐阅读:九转轮回经兽血沸腾斗破苍穹雪鹰领主剑逆苍穹战天(冰锋)异世药王异世灵武天下绝世武神大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