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到六九中章节

“在我们沙人族的禁地,有一处建筑废墟。”幽蓝眨了眨湛蓝的眼睛,“那是我们沙人族所有人的禁地,从来没有人进去过,也从来没有人敢靠近,一旦靠近,他们便会感觉到头晕心悸。”

“我小时候并不知道。由于我的体质特殊,小时候不小心进去了一次,之后拿到了一串链珠,融合了之后,出现了这一副铠甲。”幽蓝努力回想着。

“禁地?为什么你能够进去?”刑天一下子抓住了要点。

“不知道,禁地很黑暗,伸手不见五指,里面有一个声音,冥冥之指导着我找到这一副基因战甲。”

“那声音是什么样的?”

“……”

一阵子聊下来,刑天对基因战甲的起源有了不少的理解,他的心里突然想要去沙人族的禁地看一看的念头。

“你们的禁地在哪里?”刑天突然问道。

幽蓝愣了愣,“你想干什么?”

“进去看一看。”刑天笑了,“我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明了基因战甲。”

在刑天的记忆,这种战甲只存在于科幻,而且名字也起的这么科技,这让刑天有些期待。

“这个我必须要经过大祭祀和族长的同意才行。”幽蓝想了想,说道,“不过,你和风清扬今天已经结成了不死不休的仇敌,估计他现在可能去找大祭祀了,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万一……”

“风清扬?”刑天有些不屑,金属刻片出现在手,“风清扬之所以能够劝动你们的长老,那是因为有这个狂沙炼狱,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谈判的资本,而且又受了重创,他还敢回去沙人族?”

刑天之所以敢痛下杀手也是这个原因,雷霆手段击杀风清扬,虽然没有成功,但是目前为止,却成功的破坏了沙人族和风清扬的交易,而且刑天得到的好处是巨大的,以他体内浑厚的土系力量,狂沙炼狱这个禁咒无疑可以挥出最大的威力。

“狂沙炼狱?”幽蓝愣了,旋即狂喜,有些不可置信,“你居然从风清扬的手上给夺过来了?”

“对。”刑天耸了耸肩,“你回去告诉你们大祭祀,风清扬和他们的交易已经不存在,如果想要狂沙炼狱,我可以和他交易,我可以把狂沙炼狱交给你们,但是我必须要进去你们禁地一观。”

刑天对禁咒金属刻片这东西需求不大,反正已经烂熟于心,金属刻片包不保留,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而且保留着金属刻片对他也是一种麻烦,沙人族一旦知道金属刻片在他的身上,肯定是不要命的追杀,在大漠上,刑天还是有所顾忌的。

“好,我回去问一问。”幽蓝喜道。

“噢,迷途的羔羊,听从黄爷的召唤,摆脱坏人的诱惑,投入到黄爷的怀。”刑天回到绿岛,就听到黄小鸡念叨着。

刑天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转身进入了帐篷。

“你回来了?”雪千愁正在修炼,一团碧绿色的毒云在她一双玉掌来回盘桓,毒气被她精确的控制在手,一呼一吸之间,毒云被她吞吐着,一股香甜的气息在帐篷久久不散,看到刑天回来,雪千愁把毒云收了回去,帐篷气味一敛,恢复了平静。

“你的万籁俱灭斗气越来越深厚了。”刑天搂着雪千愁的柳腰,闻着她身上的动人体香,笑道。

“嗯。”雪千愁靠在刑天的怀里,“你和她谈什么了?”

“关于铠甲的事情。”刑天躺在雪千愁丰腴的大腿上,把事情说了一遍。

“你真的拿到了禁咒?”雪千愁惊讶的问道。

“嗯。”刑天手腕一翻,金属刻片出现在他的手,“这不就是么?”

“你太好运气了。”雪千愁有些嫉妒的说道,“为什么好东西总是被你得到?不过,可惜,这东西很快就要离手了。”

“嗤,你不会真以为我会把真的金属刻片交给他们?”刑天手轻轻一弹,在雪千愁丰满的圆臀轻轻一拍,轻笑道。

“那……”雪千愁瞪大了双眼,“你不是说要跟他们交易么?”

“嘿嘿,我只说要把金属刻片给他们,可没有说是真品啊。”刑天坏笑道。

在雪千愁目瞪口呆下,刑天的手突然出现了一块漆黑的玄铁、一块秘银还有一块金色的黄石,一团银白色的火焰从刑天的手冒出,当这一团火焰出现的时候,整个帐篷都陷入一种诡异的气氛当,幽深,寂静,苍凉,银白色的火焰炙烤着刑天手的三块矿石,三块坚硬的矿石在灵魂之火的灼烧下慢慢的融化,逐渐成为一弹金属液,然后三种不同颜色的液体完全交融在一起,变成了暗金色的金属混合液体,刑天的手指如行云流水般在上面刻画着,玄奥的魔法图纹很快就出现在上面,画好之后,刑天把一股精神力慢慢的渗透进入到混合液体当,魔法图纹好像活过来了一般,隐隐欲现。

等到刑天把灵魂之火收回去之后,暗金色的液体凝结成为和金属刻片一模一样的刻片,刑天把两块暗金色的金属刻片放在两只手然后瞬间分开,“来,小雪儿,你来区分一下,哪一张是正品,哪一张是赝品?”

雪千愁把两张金属刻片拿在手,皱了皱黛眉,观看了良久,还是看不出所以然来,摇头把金属刻片丢回到刑天的手里,“你真的是太坏了。”

“嘿嘿,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刑天亲昵的搂着雪千愁的柳腰,大手在滑腻的腰间肌肤上抚摸着,用力吸着雪千愁的体香,“如果我不坏,能够把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给弄上床么?”

“讨厌。”雪千愁皱了皱琼鼻,“如果沙人现了怎么办?”

“嗤,他们见过这块金属刻片么?他们见过禁咒么?”刑天不屑的说道,“再说了,我这伪造的金属刻片虽然是造假,可是也是一次性的用品啊,只能够使用一次,他们用完之后就会变成废品,那时候他们也只能怨他们自己,还有心思来我这里追究啊?”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们怀疑我做了手脚,可是他们有证据么?”刑天冷笑连连,“他们没有禁咒作为比较,他们怎么知道原来的金属刻片不是一次性用品?”

……

“怎么样?你们大祭祀怎么说?”刑天懒洋洋的闭着眼睛,问道。

幽蓝看到躺在雪千愁大腿上的刑天,湛蓝的眸子闪过一丝不悦,却很好的遮掩住,轻轻说道,“大祭祀要见你。”

“见我?”刑天笑道,“好啊,什么时候?”

“现在。”幽蓝说道,“如果你方便的话,现在就跟我走。”

“行。”刑天站起来,看向幽蓝,“我们走。”

“刑天……”雪千愁有些担忧的看着刑天,“还是带上小青和老黑,那样比较安全。”

“我们大祭祀只见刑天一个人。”幽蓝目无表情,“其他的无关人等,就在这里等着,我们要去的地方,只限刑天一个人知道。”

“放心。”刑天咧嘴一笑,“嘿嘿,我没事。”

刑天可不是个善茬,狗急了还要跳墙,兔子急了要咬人,如果把他给惹急了,那可不是跳墙咬人,而是杀人了。刑天就不相信了,一旦他真的动怒,就算要大出血,刑天也肯定要在地底下放上一尊魔法巨炮,到时候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幽蓝有些不悦。在她眼里,自己沙人族一向说话算话,可是今天居然受到了质疑,这让她有些愠怒,而更让她愤怒的还在后面,沙人族好歹是大漠上的主宰,可是听到刑天这货的话,根本就不把沙人族放在眼里……

“跟我走,不要走丢了。”幽蓝冷冷的说道。

一路走来,刑天虽然没有左顾右盼,浑厚的精神力却无声无息的渗透了出去,把周围的情形全部收纳在脑海,虽然大漠的地形几乎一模一样,可是在刑天精准的分辨下,却把所有的地形牢记的一清二楚,就算要逃走,刑天也能够把握好时机和路线。

“地下城?”幽蓝带着刑天来到地下,刑天顿时被这一座庞大的地下城震撼住了,随后,刑天颇有点儿兴高采烈,如果真的打起来,在这个地下城轰上一炮,不知道……

看到刑天的表情,幽蓝以为刑天被震撼到了,终于找到了一点平衡,“这就是我们沙人的城市,地下城,这可是经过我们沙人几千年的经营才建出来的,怎么样?”

“好,宏伟,实在是太宏伟了。”刑天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咱们,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工程越大,破坏起来就越带劲,也就越解气。刑天甚至有些期待和大祭祀的见面了,如果谈不拢,自己一个魔法巨炮,轰的一声,把这个沙人族几千年的积累给轰成碎片,不知道那些沙人会不会肉疼?

幽蓝对刑天的赞美很受用,得意的昂了昂头颅,叽叽咕咕的给刑天介绍着地下城。如果她知道刑天此时想的是什么,估计会被气得半死。

“到了,这里就是我们几位祭祀的住处。”幽蓝带着刑天来到圆形建筑前,轻轻的敲了敲门,等到门开了之后,带着刑天走了进去。

**九中友上传

(QQ群6:19527700)
【玄幻魔幻】推荐阅读:九转轮回经兽血沸腾斗破苍穹雪鹰领主剑逆苍穹战天(冰锋)异世药王异世灵武天下绝世武神大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