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蓝云

作者:鱼楽
陆辰右手并未松开,他左手一晃,三张火球符现出,一一拍在贺武身上,作为此举,他身子一跃,退后开去。

"第一张,大根师兄的...."

砰!

伴随着他的声音,贺武身子恍若被霹雳击中般,抖动一下,顿时火炎大盛。

"第二张,朱干师兄的!"

贺武的身子刚刚被弹起,紧接着又一爆破声。

"最后,方师兄的...."

第三道火球符爆出,贺武的身躯被弹的五米之高,最终带着黑烟掉落台外。

两人交战不过一炷香,在结束后,石台下静寂无声,众弟子神色恍若定格下来般,非但富家公子,甚至包括方御等人。

“是灵符...不是牛逼剑法......”方御恍然道,他对于陆辰不按常理出牌,更加佩服了,别人练剑,原来这厮尽去弄灵符了,看来掌门那番剑修之道,对这厮一点用也没。

众弟子再看眼石台,满是水迹,就恍若刚下过大雨般,陆辰站在水迹上,脸色看不出喜悲。

"这么多灵符,他是穷人阵营的吗?为何比我们还富?"

"贺师兄输了,不可能,这废物修为不行,用下三流手段,垃圾...."

"垃圾五灵根,我们不服!"

石台边静寂片刻,一个个富家公子哥鄙夷大喊,毕竟那台上少年是方御,他们尚且心服口服,若是那少年凭真实力打赢,他们无话可说,但是用灵符....

完全胜之不武!

一**声音若海浪般响起,落在陆辰耳里,他眉头紧皱:“谁不服,上来!”

“那个胖子,你声音最大,上来!”

不远处,一锦衣胖子眼角微抽,一下子缩起脑瓜子,他心中暗骂:人多,我才跟着瞎起哄,我上?我连贺师兄也不如。

见那胖子缩起头来,陆辰冷冷看向其他人:“谁还不服?上来!”以他的性子,剑法与灵符有何区别?哪个拳头大,谁就是道理!

况且陆辰紧记目的,不让贺武入内门,其余的置之不理。

石台下方渐渐静寂下来,众富家弟子心里狠的咬牙切齿,但确实不敢上,石台上那嚣张少年摆明就是仗着灵符多,不以为耻。反以为傲。

殿前,青云门四名长老面面相觑,内门考核以来,今天这场考核是最怪异的了,以强势态的灵符打压,完全让人不敢说话。

最主要这弟子摆明在说,学什么剑法,你看我法器灵符多威猛?

陈天长老嘴巴直哆嗦,他拉着司马空手臂道:“师兄,咱们可是剑修啊!”

司马空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道:“你看那娃嚣张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九天仙女是他丈母娘,不愧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此风气不可长,必须要让这调皮鬼知道,啥是剑修!”

陈天长老赞同点头,但目露同情,他似乎看到将来某个时候,师兄用皮鞭监督那娃练剑!

上方几个老鬼的决定,陆辰一点不知,他冷冷扫着石台,见再无人敢出声,这才满意点头,随即傲然看向殿前,等候司马空的认可。

司马空脸色铁青,干巴巴道:“你赢了!”

闻言,陆辰嘿嘿一笑,随即看向方御等人,右脸颊那酒窝越发明显。

顿时间,穷人阵营弟子爆发出强烈喝彩,方御大拇指一伸,呵呵笑了起来,但他左手痒痒的,看到那少年的那酒窝,他很想用手捻....

“霸唱全场,原来不是剑法,是灵符!”

....

比试依旧继续,贺武陷入重伤,他的战绩也定下来,四胜六败,若无意外的话,他已被淘汰出内门考核,毕竟方御已有五胜。

内门弟子三个名额,也将从四人中产生,当然,还有一个例外,则是挑战者,只要连赢十场,那就代表也拥有资格。

第三个上场的是清黎枫,他一跃上石台后,则左手摇扇,右手捂剑,那风度翩翩的样子,让下方不少女弟子目光炙热。

不过并未等候多久,陆辰就跃上了石台。

“师兄,请指教!”

这一下,石台下方鸦雀无声,众弟子都看出意思了,这少年想将剩余的弟子全部都挑战。

这想法很胆大,而且很另类,甚至是青云门首例,但细细想去,只要拥有无尽灵符,这并非毫无可能。

这一下,众弟子牙齿咬的嘎嘎作响,心里不满更浓了,甚至有些弟子想有样学样,但细细想去,他们拼劲全力,不过至多弄的七八张灵符而已。

石台上,清黎枫眼角一跳,他对陆辰的印象——奸商!眼下他欲哭无泪,这奸商敢挑战,明显就想以灵符威压,而且他琢磨着,自己与这奸商相拼,完全吃力不讨好。

毕竟拼光了他的灵符,这不便宜周柔两人?

这是个煞星,谁惹他谁倒霉!

清黎枫不断犹豫,最终摇着扇子道:“我为剑修,你像法修居多,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如此,我认输!”

话落后,他风度翩翩转身离去,但心中哆嗦,很怕这煞星不顾情面,一灵符轰来。

陆辰脸色不变,但心中对这才子好感提升,毕竟以他的性子,人不惹我,我不惹人,至少这才子不是与自己对着干。

“这娃土匪啊,有这么霸道的吗?”司马空纳闷的想骂娘,黑着脸再度认可陆辰胜局,他有感觉,那小鬼今天是来踩场子的。

第四个弟子为蓝云,他体格魁梧,脸色若刀削般刚毅,其出身大唐国一将候世家,世代为忠。

“你我往日无仇,今日无怨,但郡主有令,耗尽你灵符,所以,请接受我一战!”蓝云拱手道,话语诚恳,并未因为陆辰出身从而低看。

闻言,陆辰微微一怔,也是拱手行礼。

“我所修炼为重山剑法,势大力沉,稳重如山,我不会攻击你,但你若想赢,只能耗尽灵符!”蓝云抽出刀状大剑,微微一扬,顿时,一股不动如山的气势荡漾而出。

陆辰面色一肃,微点头后,跃后而去,他对于这名弟子心生好感,毕竟虽然听命于人,但从话语中隐隐透露着光明磊落。

“既然明说,那我就以灵符为战,以此对你的尊敬!”陆辰挥出一张灵符,随即,接二连三,一道道水爆符射了过去,不知为何,在这一刻他没有一点心痛,唯有一种打心底的尊敬。

敞开大门,正面对决,这就是真正的剑道吗?

砰砰!

蓝云双脚扎落大地,双手捂剑,挥动如风,一道道滂湃水珠袭来,尽皆被剑刃砍碎,出身将候世家的他,唯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忠心。

郡主为他的上峰,早在来青云门时,家族已重点拖嘱。

“蓝云,你生为唐国人,死为唐国魂,你为臣,他为君,精忠报国,此为你的使命!”

所以,不管愿不愿,你都要去做!

砰砰!

滂湃的冲击荡漾石台,蓝云身势微动分毫,双脚之下,青石现出龟裂,他右手舞动残影,剑芒烁烁,但他不过练气五层,在一连贯抵抗下,灵气渐渐消耗。

只守不攻,此为大忌,可奈何郡主有令,他的使命仅是消耗对方灵符,而并非打败!

陆辰神色严肃,左手挥舞频频,火球符被一挥而空,水爆符只剩二十余张,但他心中没有一点不舍,依稀中他感应到那少年不甘。

少年想一战,而不是落于下风的低档!

“周柔,你为了耗尽我灵符,下一场好好收拾我,所以让他只守不攻.....好手笔!”陆辰灵符挥动更快!

砰砰砰!

时间缓缓而过,蓝云长发飘扬,一连贯攻击下,他衣衫破碎,但目中坚毅丝毫不弱:“我蓝家为将臣世家,护边疆,平叛乱,代代忠臣,从无怨言,我蓝云不会辱没先祖名声!”

他声音洪亮,似乎在证明着什么,又似乎在安慰着自己,君命不可违,所以只能遵守,即便并非自己本意。

砰砰砰!

在一道水爆符之下,蓝云碰出一口鲜血,神色萎靡,但抬首望天,展望苍穹,他心中那股不甘,在眼神中表露出来。

他更期望像个顶天立地男人般,倾力一战,可惜根深蒂固的祖愿,以及那忠字死死的压制着。

砰!

蓝云右手大剑一插石台,在荡漾尘土之际,剑身没入地面,他想起儿时那首诗,那首透满着无奈与不甘的呐喊:“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这是大将军的《满江红》!”

听着少年的声音,陆辰左手停了下来,心中恍若琴弦般触动,他能感觉少年的不甘,空有一身热血,但却做着身不由己之事。

或许战场才是他的归宿,而并非君皇把玩的棋子!

"你灵气耗尽,使命已完成!"陆辰一步步走前,他左手死死握着一灵符,在来到蓝云身前时,他将灵符拍在其胸膛,但他的手并未放下:“爆!”

砰!

蓝云身躯一颤,胸膛处血水如注流出,而陆辰的左手手掌,伤痕累累,深可见骨!

不过,蓝云依旧站立不倒,似乎对身体的伤毫无所觉,但他心中很清楚,自己剑插石台时已然败了,然而那少年并未停下动作,反倒给予最后一张灵符。

而这一张灵符非但自己受伤,那少年左手一样受牵连,没有怜悯,没有嘲笑,而是一个尊敬!

“谢了!”蓝云神色低沉道。

此时陆辰神色拿出药酒,轻倒在左手上,他自语道:"不用!"

殿前,司马空神色复杂,他静静望着下方两名少年,突然有种感觉,自己似乎又看走眼了,不过细细想去,他又有浓浓欣慰。

将来某一天,青云门将被这些少年顶起半边天,剑修光荣的旗帜,将插上小山河顶峰!

“陆辰再胜!”

【仙侠武侠】推荐阅读:农民圣尊欲望塔凡人修仙传星辰变神战遮天风流艳侠传奇仙鱼莽荒纪穿越西游之从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