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占河为王!

作者:鱼楽
推荐票好低调啊!啥都低调,谢谢七夜道友打赏!

继续低调码字!...

大口一张,黑鱼直接吞噬掉中年,紧接着,陆辰在河底游动,找到一洞穴后游了进去。

待收好黑鱼后,陆辰赶紧吞下丹药,盘膝养伤,许久后,他睁开双眼,目光通红,自打离开清水镇后,这是第一次伤的这么重。

还好,中年那一掌虽然击中要害,但或许距离太远,威力并不强。

不过当回想先前,他身子颤抖起来。短短时间,既然杀了两个人,杀人啊,这不是杀鸡,自小到大听的多,但从未做过。

陆辰脸色苍白,若没进入青云门,自己至多是个卖鱼小商人,杀人,太遥远了!

“但是.....他们要杀我,难道我束手待命吗?”陆辰安慰自己,他忽然想起邋遢掌门说过的话。

天道一途,就是勇往直前,斩杀一切。没有错,没有对,只有目标!

这一瞬间,陆辰感觉好像懂了,又好像毫无变化。

朦朦胧胧中,他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或许在他潜意识中,仙不仙不重要,天道又若何,他只想借强大的实力,守护心中那禁地!

片刻,陆辰打开两个储物袋,顿时,任何杀人愧疚感,飘荡九霄云外!

储物袋中的收获让陆辰乐了,灵石晃的眼帘发光,一品,二品要啥有啥,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法器。

“有了灵石,紫云螺再度可以用了!”陆辰心中大定,不过危机并未解决,剩下的那三人肯定留守在涛河附近,而且暗楼发出任务,想杀自己的人,绝对不止一个!

陆辰感觉压力徒增,他冷着脸道:“唐振,这就是你的杀招吗?两百块二品灵石想要我命?没有一千块灵石!想也别想!”

在青云门被困死,所以他才暗中走出来,眼下却又被围杀,而且是数不胜数的散修围杀,所以他心中极为不甘。

不过既然毫无退路,那就自己开辟一条,绝路逢生,一担走出,将海阔天空!

陆辰不断寻思,眼下去落叶城,外边肯定大量散修寻找自己,任何一个修士实力都高过自己,出去必死!

那怎么办?

陆辰开始换位思考,可为何要出去?还不如原地安全,而自己的优势....

小黑鱼!

陆辰目光一亮!

以涛河为大本营,筑基以下修士想追杀自己,难以登天。

况且,追杀自己的修士肯定拥有储物袋,私藏也不少,若一一收取,那就拥有资源成长了,再者,自己实战经验薄弱,可运用这些修士锻炼。

弱者挑战!

强者,用紫云螺逃跑,等回到自己地盘——涛河!

占河为王!

一个个计划升起,陆辰右脸划出酒窝。

这是一个反走其道的计划,任何人被追杀,第一念头,肯定是要逃亡,但自己非但不走,反倒借着追杀者,让自己成长。

一担达到某个地步时,则是反扑的时候!

接下来,他开始制定计划,以涛河为大本营,运用紫云的优势,将前来刺杀自己的散修引到涛河,再给黑鱼吞杀。

渐渐,散修间似乎知道涛河隐藏着恐怖水妖,所以不再敢靠近,陆辰开始改变计划,从开始的诱惑,转变为主攻。

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跑!

....

石林若竹笋,林立遍布!

三个月后,越来越多的散修聚集而来,显然两百块灵石就恍若一个香饽饽般,依旧勾引着他们。

“没想到那任务还完成,这不便宜我等人了,说好了,各凭本事,谁杀的那少年,灵石归谁!”

“没问题,凝神一层的新人而已,这任务归我了!”

一道道服饰各异的修士,满脸期待的来回搜寻,当然,也有些散修听到声音后,目露不屑,嘴挂冷笑。

这些散修早来一个月,对石林情况略有熟悉,虽然那少年不过凝神一层,但三个月过去了,依旧没人完成任务。

甚至谣传,有不少凝神二三层散修,人没抓到,反倒丢了性命,而凝神四层倒好些,性命得保,但储物袋被摸去了。

当然,这谣言他们并不相信,凝神一层有这么牛逼吗?

总之,这事处处透着诡异,邪门的很!

此时在石林东角,三三两两修士来回搜寻。

胡中来到此地三天了,他此时摸着光头,来回扫视:“你说这石林就这么大,那小子跑哪去了?”

旁边为一鹤发童颜老者,他慎重道:“此地神秘,那小子或许藏在一前人洞府中!不过我听到一谣言...”

话落后,他细细道出。

胡中闻言,耻笑一声,明显不信:“连凝神四层也讨不了便宜?鹤道友,你依旧这般风趣啊!”

说着间,两人神识依旧打量四处,而这时,前方突然走出一道身影,这是一个十六七岁少年,眉目清秀,身体修长,略带稚气的脸上挂着笑容,右脸有酒窝,左脸没有。

最吸引人还是少年手中那把巨剑,深蓝之色,表面有水流痕迹。

这突然一幕,让此地十几个修士皆是楞住了,其中不少人脑中升起声音——是他!

胡中先是一怔,他摸着光头兴奋起来,道:“踏破铁鞋无....”但话未说完,一道蓝光闪烁而来,紧接着他看到一个近在眼帘的笑容,依旧右脸有酒窝,左脸没有。

最让他惊讶的是,体内灵气在这一刻停止流动。

“萧杀!”

低沉的声音徘徊耳边,伴随之,则是一道刺眼剑芒,而关键时刻,胡中体外红光一闪,他的灵甲护主,硬生生抗住了一剑劈落。

但他的一品中阶灵甲现出裂痕!

这个变故极为的快,等胡中反应过来后,目光通红:“你找死!”

“云墨!”

少年笑容不变,左手伸出,一套动作极为的纯熟。

瞬间,一大片黑云荡漾而出,胡中直感天都塌下来了,神识毫无作用,他惊惧万分:“这什么法术,整个小山河州都黑了,遮天屏日?”

惊讶之余,他开始感到沉沉欲睡,迷迷糊糊中,腰间储物袋似乎被人扯落。

片刻后,一道紫云破空而去,几息间就消失在前方。

空地上,众修士面面相觑,事情发生的极为的快,简直可以说,那少年一出现后,立即用了剑招,而后放出黑云,然后就逃跑了,速度贼快。

最主要那动作纯熟的,都不知道练习几百遍了。

再看眼前方,黑云依旧滚滚,但缓缓消散,片刻露出那光头修士的身影,此时正趴在地上,睡的香甜。

见此,众修士嘴都张大了,脑中莫名其妙更浓!

鹤发童颜老者也在发愣中,但很快反应过来,快步走去,以法术唤醒胡中。

“他娘的.....被抢了!”胡中一醒来,立即脸色大变,等他发觉身上灵甲裂缝后,光头上青筋毕露。

“操,红烟甲也被砍破了.....”

闻言,鹤发童颜老者眼角抽了下,随即看向天际,暗道:“果然谣言一般,那少年是个土匪!”

“管他土匪还是山贼,不杀他誓不为人!”胡中怒气滔天,若正面对决,他拥有几百种方法解决少年,但少年二话不说就开打,敲闷棍,打了就跑,还抢东西....

哪个门派教出的弟子,狡猾的跟狐狸似的!

【仙侠武侠】推荐阅读:农民圣尊欲望塔凡人修仙传星辰变神战遮天风流艳侠传奇仙鱼莽荒纪穿越西游之从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