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叩首!

作者:鱼楽
刷刷!

陆辰左手抓着唐风脖颈,就这样拖着走前,而他左手中,唐风神色茫然,在长达一个时辰下,锁灵绳早将他灵气吸的一干二净!

但很快,唐风反应过来,他神色狰狞大喝:"你要干什么?大胆,我是大唐皇族唐风!"这一刻的他丝毫没有与林羽一战那种自信,那种潇洒自如,而是一种暴虐与疯狂!

然而他这种轻世傲物的声音,并未让身前的人停下脚步。

“你死定了,我大哥为小山河院最杰出弟子,你敢动我,我要诛你九族!”唐风再度大喝,由始至终他都没看清楚身前的人是谁,甚至也没看到,此时整个清水镇附近区域,五派顶尖弟子,五派掌门皆在。

“我先祖为小山河院东胜真人!”唐风将心里最依赖的支柱喊了出来,若是平常,在玉阁碰见面生的散修,只要喊出这名字,唐风立即清楚,对方定然心中大慌,从而放过自己。

然而这如同保命符般的名字,并未让身前的人停下速度。

或许唐风不知道,身前的人正是杀死他三弟的凶手,如果他知道,这个时候绝不会张扬大喝,毕竟身前那人根本不看他的身份与地位。

“你爹是阎罗王也要给我跪!”

在十几个骨灰坛前,陆辰猛然大喊,随即他一跪而落,左手一挥,唐风身子被拉扯过来,砰的一声,同样双膝跪倒地面。

陆辰神色略缓,右脸颊露出了笑容,他看着十几个骨灰坛,就恍若看到一个个亲人般。

“清水镇亲人们,小陆子给你们带来麻烦了,镇长,小陆子记得你的恩,那年何村村民要人,是你护住我,还有张大娘,若有下一世,你还买我的鱼,阿林叔,下辈子我跟你再比捞鱼,你不是我对手,小燕子,哥不抢你糖果了.......”

一个个在他心中的身影,恍若过眼云烟般穿插而过,三岁乞丐为生,六岁在清水镇住下,一住七年,没人看不起,只有尊者与关怀!

砰砰砰!

陆辰连续三下叩首,以此谢恩!

随即他一把握在唐风脖颈,冷冷道:“这货侮辱了你们,所以我将他抓来了,用三叩首谢罪!”

而声音一落,唐风脸色剧变,当即大喝:“大胆,我乃堂堂二皇子,小山河院高徒,上不拜天,下不跪地,你敢让我对这区区野狗凡人叩首!”

陆辰脸上青筋毕露,紧紧咬牙:“野狗,我让你野狗,你给我十叩首!”他握住唐风脖颈的左手猛然一压。

砰的一声!

本就残破的青砖现出裂痕,显然这一压力大无比!

而唐风脑中金星闪烁,这种难以置信的感觉,让他恍若进入梦中般,或许在梦中才会出现对自己不敬,且肆无忌惮的人。

"第一叩,此为口无遮拦!"陆辰冷冷道,左手再一压!

砰!

第二道沉闷声音响起!

“第二叩,此为不识礼数!”

砰!

第三道沉闷声响起!

“第三叩,此为目中无人!”陆辰神色狰狞,接下来七个叩首,他抓着唐风的脖颈,狠狠往地面砸去,他口中冷冷道:“我不杀你,你该庆幸了,还当皇子?我让你当皇子!”

砰砰砰!

在十个叩首之后,唐风脑门鲜血淋淋,满脸泥土,而以他凝神六层修为,身体已然超出常人,叩首根本没有致命之伤,但心中那耻辱之感比致命之伤,更令他感到窒息!

由开始想借着林羽为踏脚石,夺取佳人欢心,再到眼下这狼狈之相,唐风感觉这是一个梦,他从未想过,既然有人为这个默默无名的小山村中站出来,不惜得罪自己。

而他也从未想过,挑衅林羽,但却无意惹到了另一个煞星!

“滚!”

在十叩首之后,陆辰左手一挥,将唐风身子扔至几十米远!

咕咚!

伴随着唐风身子掉落,整个清水镇四周的一代顶尖弟子,甚至天空上几名强者神色皆是定格下来,他们先是看着趴落地面的唐风,随即看向那站立的少年!

随即,一道道倒吸冷气声音响起,早在先前他们就猜测,这百花谷二代弟子要做什么,然而接下来一幕让有种感觉,恨不得破开那少年脑颇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行事作风,完全超乎人意料!

小山河院唐风二皇子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向着那些凡人骨灰坛叩首,这一番作为带来的效果,比起杀死唐风丝毫不弱!

这少年....唯恐天下不乱!

包括司马空,他也楞在当场,随即口也张大了:“不愧是倔驴,不抽鞭子,捅破天!”他口中喃喃一句,但很快感应到身前东胜真人的一股杀气!

这一下,司马空也感到有些理亏了,毕竟在他心中,那娃做的事确实伤人自尊,还不如一刀宰了唐风更好。

“东胜老儿,我那弟子按照规定并未杀你后脉!”话刚出口,司马空感觉自己的话毫无说服性,他叹气一声,左手一挥:“我想这个东西,足以让你息怒了!”

他的手中是一平凡无奇的竹筒,而一眼看去,竹筒中装着四把剑!

青云门第一代先祖姬风所留——诛邪四剑剑阵!

“这剑阵为我青云门镇山剑阵,有着惊天地,泣鬼神之威,元婴修士来多少斩多少,东胜老儿,你满意了吧!”司马空把玩着竹筒,他目光闪烁一丝不舍,但还是扔了出去。

“这诛邪四剑剑阵就交给你唐龙大皇子了!”

竹筒化作轨迹,当即飘落在唐龙身前,而唐龙见至略有犹豫,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妥,但却猜不出在何处。

“龙儿,收了它!”

而这时,东胜真人声音传来,他此时脸带怒意,但心中颇为心动,先前司马空拿出那诛邪四剑剑阵时,他已犹豫很久,这诛邪四剑阵他早已耳闻,能斩杀无尽元婴,这让他当即收了下来。

毕竟他不过才元婴初期而已,斩杀无尽元婴,这就代表着元婴期无敌,而唐风虽然受着屈辱,但身子并无大伤,只要将这屈辱留下,来日找回即可。

在听到东胜真人声音后,司马空冷冷一笑,他很清楚,东胜真人并不会拒绝,毕竟若此人真要纠缠不休,孰强孰弱尚且未知,而那剑阵足以让东胜真人满足了。

看着司马空将竹筒扔出,其余三大掌门皆是倒吸冷气,随即轻叹一声,显然他们也对那剑阵极为熟悉。

不说东胜真人,即便他们身处此境,绝对毫不犹豫接过,元婴期无敌,翱翔整个小山河院了。

再看了一眼后,司马空淡淡道:“此事就这样带过了,不过他们的事就由他们解决吧,你我还是不要出手了,东胜真人,你觉的我说的可对?”

他的意思极为明显,如果你东胜真人出手害我弟子,那我一样出手杀你后辈。

东胜真人沉思一下,冷哼:“这是自然!”他随即看向下方,目露寒芒,那弟子不过凝神三层,能捆绑唐风来自那锁灵绳,即便其感悟剑意,至多对凝神四层有威胁力。

而唐龙与唐风足以面对了!

当然,唐风为何会被捆绑,此事还要过后询问。

听到东胜真人应承,司马空不再多言,但他目光散发精芒,心中冷哼:“老子的剑阵,你拿到了也未必会用,到你会用的时候,剑阵怕又回到青云门了!”

他脚下一点,飘下下方,同时朗朗道:“小家伙,人家也跪了,你气也出了,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人家是皇子,你啥能叫人家乱跪呢!”

司马空声音带着一丝得意与调侃,而落于东胜真人耳里,他顿时冷哼,然而眼下这里有着三派掌门在,自己拿了对方剑阵从而答应不再追究,所以他心里有气,但却不好刁难!

先前一事,陆辰全部看在眼里,诛邪四剑阵,这是青云门镇山之宝,在司马空眼里更代表着一代先祖的遗志,但司马空拿了出来,而且不是扔给东胜真人,而是唐龙!

他脑中急速琢磨,这其中有两层意思,一:用剑阵缓和此事。二:让自己去拿回来!

当然还有第三层意思,东胜真人不用再担忧,只需面对唐龙与唐风!

在片刻后,司马空身子站在陆辰身前,他走前一步,摸了摸陆辰的头:“回去吧,小山河院天都被你捅破了!”

陆辰点了点头,再看了眼地上唐风,而后落在那目光阴寒的唐龙身上,他嘴里自语道:“不出一年,我将拿回剑阵....”

话落,他向林羽走去!

...

本想准备明天早上稿件,结果写完这章,眼睛都睁不开了,昨晚到现在,也就睡了几个小时!

所以明天只能还是晚上发了!

【仙侠武侠】推荐阅读:农民圣尊欲望塔凡人修仙传星辰变神战遮天风流艳侠传奇仙鱼莽荒纪穿越西游之从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