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作者:镜中影
别苑归来,婉潆着力改变。

芳蕴那席话,务实且中肯,尽管她未必全数认同,仍愿将其中些许拿来采用。她何尝不知呢?慕晔对他,除却娶入府时的不择手段,可谓无可挑剔。对这样一个已然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她应试着以心纳之,也应善尽人妻之责。

“王爷,这是府中送来的酸梅汤,来人说是王妃亲手熬制的,为王爷解署之用。”

当身处护堤工程帐篷内的慕晔接到这一份大礼时,真真个是受惊匪浅了。以至于当即留了总管冷志驻守原处,连夜乘一骑快马赶回府中,仅为确定真耶假耶,是耶非耶。

然而,逍遥王的惊喜刚刚开始,方兴未艾。

“王爷,您深夜操劳,王妃做了冰糖银耳羹,命小的送来。”

“王爷,这是小姐为您做的冰丝枕,为您在书房午憩时去暑消热用的,您试试可否合用?”

来自于爱妻的体贴,开始于各细微处展现,由最始的受宠若惊,渐至心花怒放,渐渐地,逍遥王始觉这桩情事己不再仅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婉潆,在日渐熟稔起的付出中,亦愿相信自己与这个最初并非心甘情愿嫁予的丈夫,渐入佳境。

如若,这一场情爱就这般自然顺延下去,或许,这一对男女纵不能鹣鲽情深,如胶似漆,亦能情真意笃,相守到老,而这座距离天朝漩涡中心六百余里的逍遥王府,亦将一方供他们耳鬓厮磨、形影相偕的世外桃源。

只是……

休言世外有桃源,九重天有鸿雁来。

这日,逍遥王携妻至赵府探访各自好友,一封来自京城的宣诰,驾临逍遥王府。诰云:皇后凤辰将至,宣逍遥王携新婚夫人前往拜谒,以尽人子人臣之职。与诰书同至,尚有当今天子赐赏婉潆的凤冠霞帔,珠簪佩环。

一时间,六百余里外仿佛遥不可及的京都,摆到了眼前。

“王爷当真打算与王妃同行?”

书房内,主仆就苑州大小诸事商议铺排过后,议得即是进京之事,冷志面有踌躇,问。

“这是什么问题?”慕晔浓眉一掀。“莫说母后宣诰中是如此责成本王的,纵使没有,本王带王妃进京入宫拜谒,有何不妥之处么?”

“奴才是指太子那边……您此去,必定是诸事缠身,不能时时陪在王妃身边,王妃身处异地他乡,一个人置身在那个天底下最是讲究依靠的地方……”冷志话吐含混,但其意自明。“皇后虽有宣诰,但若王妃因玉体抱恙不能同行,皇后宅心仁厚,想必不会深责。”

“呃……”慕晔凝眉沉吟。

宫廷那方泥潭的险恶,他最知端底。自己清婉秀雅的爱妻,与那深墙内的豺狼虎豹,宛若云与泥,若当真将婉潆置于那处,他绝然不会应允。但此一去不是十日八日便能返回,思及将有数月不能怀拥佳人而眠,着实是一份煎熬……

“本王记得,本王受封逍遥王时,除了这封地苑州,皇上尚赐了一座京都宅院给本王,有此事么?”他问。

“有的。”此话方出,冷志即领会了主子之意,遂不再对同一话题多作赘述。“王爷在京都的确有一座王府。只是,王爷于受封翌日便辞京赴藩,不曾在那府内住进一时片刻。”

“那宅院照顾得如何?”

“奴才责人值守,定期洒扫修葺。”

“你遣人快马赶去,吩咐值守府中人早作筹备,进京之后,本王与王妃将长住府中。”

“奴才定会打理得当。”

顿了顿,冷志又道:“依奴才拙见,王爷这一趟还是有米老夫人同去最妥当。米老夫人于宫中二十几年,最知悉其间的水深水浅,及那些个礼节规矩,有她老人家在一边帮衬着,王妃行事说话也有了依据的分寸。但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如此甚好!”慕晔歆然大悦。“能让冷总管如此费心考量,想来本王的这位王妃很得你这位冷面大总管的拥戴呢。”

冷志浅哂未言。他这一生,惟有逍遥王一个主子,王妃既然是王爷这当下最在意的,他亦会苛尽全力地在意,为王妃煞费苦心,为得是让主子无虑宽心,不必因这份在意分去过多心力,贻误了大事。

但愿,王爷此遭京城之行平安顺遂,万事称意。

但愿如此。

【女频言情】推荐阅读:春色满园哑妻妃运风流总裁奴本如玉合租之恋绝色军师再世为妃都市超级强少医妃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