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作者:镜中影
许多年后,慕晔每记起那一日,纵然明知多思无益,仍不能免俗的想,若那日他选得是另一样做法,一样更为成熟更为圆润的做法,是不是就不会在两人心中种下那名猜忌的种子?是不是就不会有之后痛彻心扉的煎熬?是不是……终归是思之无益,终归是不能改变。

“给本王将这群乱民拿下,违者格杀勿论!”他一边喝令所带兵丁,边自马上长身跃起,踩过那些乱民的头肩,到达了穿着藏青带帽披确风的妻子身前。

此刻,因着官兵的到来,现场更为混乱,乱声乱象中,尚冠文执意将婉潆护囿在臂弯找寻妥当之所,及待察觉眼侧有人影伸臂欲袭佳人,不及思索便以自身挡了过去……

接获灾民起乱之讯,领太子府五百校卫快马奔来,一路之上,不敢让脑际存有任何臆想,只怕思及爱妻身处乱民环围下所会遭受的那些个自己决计无法承受的恶果……在这份焦灼甚至恐惧的颠簸下,当眺见那抹倩影之时,他首先要将她收揽进怀确证她当真安全无虞。但,这时不能有另一个男人,绝对不能!

没有丝毫犹豫,他扯起那男子后襟,挥臂甩了出去。

婉潆呆望着那道单薄的书生身躯坠落于路畔残雪上。

尽管,尚冠文的执意维护令她的确有几许的作难。尽管,正想着如何不着痕迹的摆脱,但一个在自己身处危境时一心相救的人,不该遭如此对待。她闪着乱撞来的人群,向尚冠文冲了过去,出手相扶

“婉潆!”慕晔一箭步到了跟前,一手拉过妻子,一手又将尚公子扯搡开来。

于是,尚冠文甫立起的身子再度跌俯到了地上。

“你……”婉潆愕然:这厮疯了不成?“你在做什么?”

“回府!”他抄起她便走。

“尚大人他……”

“与本王何干!”臂弯中有人,并不妨碍逍遥王飞身上马,并纵缰骋去。

残雪泥泞中,尚冠文蹒跚起身,回首间,清冷眉眼中,平生首次为一抹名为“恨”的色泽所染。

——————————————————————

“晔儿,这一次你做得委实太过了!”太子府书房,慕曦蹙眉叱责。

昨日,他们本在太子府议事,陡闻城东灾民起了噪乱困住太子妃与逍遥王妃之讯,太子当下即命慕晔率太子专用卫队前往营救,不成想,闹出了那等笑话。

仅仅一夜之间,逍遥王妒火攻心二搡情敌之说,已经成了满城风雨。

“尚冠文乃父皇钦点的头名状元,如今官居从三品,堂堂朝廷命官,大厅广众之下遭你如此羞辱,父皇若是晓得了,也不会轻饶了你!”

慕晔倚坐于紫檀圈椅之内,眉梢懒懒掀动,一脸的不痛不痒。

“在父皇闻讯之前,你必须将这件事平息下来。稍后,你向尚冠文登门致歉。”

“为何?”

“为何?你问为兄为何?”太子蓦然离座逼近。“你会不明白为何?”

慕晔举睑,淡淡迎视兄长,“我晓得太子哥哥看重他,也知他是二哥极力拉拢的对象,但他有何德何能,能让我去向他低头道歉?”

“你与尚冠文可曾正面深谈?你对他有几分了解?”慕曦眉寒目肃。“历来的榜首状元,初入仕途可有四品以上的?他如今已是从三品,足见父皇的喜爱。还有,为兄与尚冠文第一次面谈时,即察其谋智非凡。这等人才若为我所用,必是股肱之士。若为敌所谋,必可使我们如芒在背……”

“若当真是一根刺,拔了不就结了?”

“你到底是不是本王所认识的那位聪明敏锐的逍遥王?你何以对尚冠文如此咄咄不让?莫非……”深眸眯起。“是因为你的王妃?”

“与婉潆无关。”慕晔面色微僵。

慕曦瞳光之内淬出隐隐冰光,淡道:“为兄不管你心里是如何想的,三日内,务须亲自上门赔情。”

“小弟若不去,太子哥哥会杀了我么?”

“你……为一个女人,你当真变得如此面目全非?”

“小弟说了,和婉潆为关。小弟只是不愿违背自己心情行事。”

“即使是为了为兄?”

“难道太子哥哥愿意看到小弟抑郁不喜?”

“……”一话至此,慕曦当真是怒极反笑了,他连连颔首。“很好,很好呢,晔儿,你当真没有令为兄失望!”

太子与逍遥王这场龃龉,乃二人今生首次。及至十几日后,尚冠文公然站入了歧王阵营时,兄弟之情更是降至冰点。

【女频言情】推荐阅读:春色满园哑妻妃运风流总裁奴本如玉合租之恋绝色军师再世为妃都市超级强少医妃有毒